[授翻][维勇]UMFB&MHA 夙敌(竞争对手AU,NC17,第十章【3】)

原名:Until My Feet Bleed and My Heart Aches

作者:Reiya

译者:@缄默的情人  ←微博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48484/chapters/20055247

声明:这篇文归原作者Reiya所有,任何人不得将这篇文作为商用并从中获利,同时请勿无授权转载、改编、二次上传,非常感谢!原作全名太长实在写不下,故使用了原名缩写作为标题。本文分级为Explicit,也即是后文中将会出现NC17的内容,请大家酌情选择是否观看。

*请小天使们不要在评论里剧透,感谢=3= 


第十章 最珍贵的奖赏

(3)    

剩下的晚宴时间简直如蜗牛爬行一样漫长。勇利真希望能和披集直接开溜,但他已经偷偷消失过一次了,再来一次肯定会被人注意到。

他们被迫又多呆了几个小时。两人随意的聊着天,努力避开了那个秘而不宣的话题。和之前不一样的是,勇利能够感觉到披集此时和他一样急切的想要离开。勇利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愧疚感,他们之间本来应该是无话不说的,无论有什么原因,他都应该毫无隐瞒的告诉自己的朋友。他会弥补披集的,无论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但是首先他得做出解释。

当晚宴接近尾声时,他们以经历了漫长一天太过疲惫为借口终于开溜了。他们一起走回了酒店房间,路上的气氛安静的几乎沉闷。打开房门进去后,披集直接坐到了床上,双腿盘起,摆出了一个熟悉的放松姿势。勇利跟在他身后,也坐到了床上,两个人仿佛重新回到了在底特律时,经过一天漫长训练后终于准备放松闲聊的时刻。

 “告诉我吧。”披集说。勇利花了几秒钟组织语言,然后开口了。

他从一切的起因开始讲起。多年来的忿怒、沮丧和决心逐渐蒸腾发酵,在他终于拿到冠军时全部迸发了出来;他和维克托一起跳了舞,那些在心中不断纠缠盘旋的情感最终让他们一发不可收拾。虽然他在描述时省略了绝大多数的细节,但那一晚和维克托干柴烈火的事实还是让他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他完全不敢抬头看披集的眼睛。

他讲述了第二天早上的离开,讲述了这种事本不该有第二次。然而接下来的赛季中他苦涩败北,在渴望得到认可、渴望获得控制权以及渴望某种无法言说的东西的驱使下,他和维克托无意中再次相遇,理智轻易地不翼而飞,不该发生的事再次发生了。

他讲述了世锦赛上的意外相撞、维克托的反应,以及出于同情和怜悯的晚餐邀约。讲述了维克托让他度过了一个快乐的夜晚,却没有索求任何东西。讲述了这次晚宴上他们的再次相遇,以及勇利尽管理智一直在叫嚣,但依然不希望两人就此终结的心情。在讲述的过程中,勇利十分巧妙的没有提及自己对于维克托的感受,毕竟它们实在太过混乱复杂,就连他自己都没能完全理清,更别提用话语描述出来了。而且,他的举动和行为才是最重要的,不是情感。

随着故事的一步步深入,披集的表情也从惊讶变成震惊,最后演变成了理解。他的神情中没有一丝批判,只是一直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勇利,认真听着勇利的描述,从始至终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终于,勇利结束了所有的讲述,整个人都有些精疲力竭。这是他第一次将这件事告诉第三者,他感觉疲惫极了。

 “你生我的气吗?”故事讲完后,勇利这样问道,心中不断祈祷着答案不会太糟。

 “当然不会,勇利。”披集的声音很安静,但是语气中没有虚伪和掩饰。“虽然我希望你能早些告诉我,但是我并不生你的气。”

 “我很抱歉,披集。”勇利真诚的说。“我之前就想告诉你,也是这么打算的,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

披集笑了起来,但是眼中依然有一丝深沉的担忧。

 “不过这件事并不代表什么。”勇利很快就加了一句,有些不太确定是否清楚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我和维克托之间发生的事并没有改变什么,没有改变我和他的关系。”

 “你是在自欺欺人,勇利。”披集直截了当的说,勇利有些惊讶。在讲述整个故事时,只要提到维克托,他都有意将自己困惑混乱的心情隐藏了起来,没有诉诸于口,而他也并不算是在说谎。他和维克托至今发生的事并不代表什么,至少对于维克托来说肯定如此。这只是他们两人用来发泄情绪的方式,非常寻常,不附带任何附加条件,也完全没有任何特殊意味。

看到勇利受惊的表情,披集继续开口了,表情异常的严肃。

 “勇利,你的卧室墙上依然还挂着这个男人的海报。你大半个人生都和他纠缠在了一起,脱不开关系,他是你所做的这一切的起因,而你也一直想要打败他,想要向他证明你自己。无论你怎么自我欺骗,无论你怎么形容他的冷酷残忍,他都对你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所以你们之间不可能还和过去一样,这绝对不可能。”

勇利想要反驳,想要坚称他对维克托的厌恶一如既往,想要打败对方的念头和强烈决心也依然存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说不出口。

披集依然表情严肃,但是语气柔和了起来。

 “听着,勇利,也许你是对的。也许这对于你们两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你一定得小心一点。”

 “我一直都很小心。”勇利抗议道,但是披集打断了他。

 “听我说,勇利。维克托在你小时候伤了你的心,而你花了大半辈子想要击败他,反而说明了你并没有真的从这件事里走出来。你已经为他走火入魔了,这在很多情况下是一种助力,但是你现在所做的事非常危险。你甚至都不知道它会演变成多么复杂的境地,如果维克托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是个混蛋的话,那你们的结局绝不会太好。绝对不可能。”

 “我明白。”勇利低声说。他真的明白自己在做一件愚蠢至极的事,而且这件事远远比单纯的恨维克托要麻烦的多。然而尽管他很后悔没有早些对披集坦白,但他也并不为自己所做的事后悔。

 “我没有早些告诉你,你能原谅我吗?”勇利问,做好了接受最坏答案的准备。

 “当然。”披集出乎意料的露出了一个笑容,和之前的严肃截然不同。“你是可以拥有自己的秘密的,勇利。虽然作为你的朋友,我希望你能尽早告诉我,但是当然我会原谅你。”

勇利松了口气,伸手抱住了披集,整个人高兴极了。披集紧紧的回抱了他。勇利在自己朋友的臂弯间呆了片刻,感觉放松极了,他发现自己真的非常需要这个。

经历了漫长的一天后,他们很快回到了惯例的生活作息中,精疲力竭的准备休息。他们飞速的洗漱完毕,上了各自的床,在一片安静中,勇利伸手关掉了两张床之间的台灯,让整个房间回归黑暗。他躺回了床上,在黑暗中,勉强能看出披集也躺了下来。两人半侧着身,面对面,中间隔着几米的距离。

 “我刚才说的话是认真的,勇利。” 在一片黑暗中,披集突然开口,打破了沉寂。勇利眯起了眼,试图看清他的朋友脸上的表情,但是在夜色下,他只能勉强看到一片虚影。

 “你想怎么做,这是你自己的事,没人能够阻止你。”披集继续道。“但是你必须向我保证,你一定会小心谨慎。”

 “我向你保证。”勇利真诚的回答。

 “很好。”披集的话语沉入宁静中。“千万小心,勇利。如果你大意了,或者太过沉迷其中,总有一天维克托会再一次伤到你的心。”披集动了动,稍稍支起了身,转头看向勇利,眼睛在黑暗中熠熠生辉。“或者你会伤到他的心。”

这个荒诞的陈述让勇利想都没想就哼了一声。

 “拜托,披集,别开玩笑了。”他在听到刚刚那荒谬的话后,一脸不相信的对他的朋友说。“伤他的心?你是说真的吗?”这个想法真是可笑至极。“我只是他睡过的那么多花滑选手中的毫不起眼的一个。他甚至都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完全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尤其是对他而言。我的意思是,他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而我……好吧……就是我自己。”

勇利对自己的价值完全没有什么妄想和错觉。虽然他是一个优秀的花滑选手,也赢得过冠军的名头,但是和已经达到传奇高度的维克托完全没有可比性。一旦离开冰场,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名小卒,平庸无聊,没有任何特殊之处,没有任何维克托所拥有的魅力。

而维克托广受大众欢迎,深受粉丝和其他花滑选手的爱戴,随时随地都有一堆人渴望着他的关注。他长相俊美,事业有成,对于想要的一切都能手到擒来。勇利也许能够威胁到他在冰上的地位,甚至将他拉下王座,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什么,他们之间的天堑鸿沟依然存在,无法跨越。维克托没有任何理由在乎勇利,没有任何理由会想要他。披集的这个想法简直荒唐极了。

但是披集说勇利已经为维克托走火入魔了,这一点是对的。他的人生一直都在围着维克托转动,最初是将维克托视为偶像,渴望能和对方站在同一个冰场上滑冰,当维克托露出真面目、用寥寥几句话就将勇利对他的钦慕全部粉碎的一干二净时,勇利就发誓无论对方怎么想,他都一定会向对方证明自己的价值。然而不管这些年来勇利有多么讨厌维克托,在观看对方滑冰时的敬畏感从未真的消失过,他也依然渴望维克托能够看着他,看到他的价值。如今他们之间多了一些新的东西,勇利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了。

但是无论如何,有一件事是绝对并且永远也不会发生的。

 “我会小心的,我保证。”他对披集说。“而且我发誓,这真的只是一件很随意普通的事,并没有什么特殊含义。”勇利翻了个身,背对着自己的朋友。他闭上眼睛,希望能够尽快睡着——今天真的是漫长而又混乱、困惑的一天。

 “但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会爱上我,这绝对是世界上最不可能发生的一件事了。”

————————————————————————————————  

三个月后的世锦赛上,勇利下定决心要拿到冠军。去年他就可以赢下比赛的,他很清楚,只是意外的相撞和受伤彻底毁掉了他夺冠的机会。

不可思议的是,他比过去更加期待比赛了,不仅仅只是因为有了能够再次打败维克托的机会,他是真的很期待滑冰,并且异常兴奋能够再次见到维克托。和俄罗斯选手在冰上交锋是一件既充满挑战又刺激不已的事,一想到能够再次见到他,勇利的后脊梁上就窜起了一股兴奋的战栗。

比赛前,勇利一直都没有见到维克托,然而在短节目前一天晚上,他的手机响了一下,提示收到了一条短信。勇利好奇的拿起来,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在了屏幕上。之前那一次晚宴结束后的当天晚上,勇利出于礼貌给维克托发了一条短信,方便对方将自己的号码也存进手机里,算是两个人扯平了。俄罗斯选手看上去确实存了勇利的号码,因为屏幕上正是他的名字,下面附带的短信内容是一句简短的‘祝明天好运’。

 ‘你也是’勇利回复道,想都没想就发了出去。

然而幸运女神似乎并没有眷顾勇利,他在短节目中没能滑出他的最佳水平。他在表演后外点冰四周跳(4T)时手触冰了,观众们发出了叹息声。虽然勇利渴望能够弥补去年世锦赛的失败,但那场意外相撞的疼痛、羞耻就像是幽灵一样不停地纠缠着他,让他在整场节目中都无法集中注意力。跳跃上的失误让他心焦极了,但他努力没有让这种情绪上升到失控的境地。他在自由滑上还有很多机会弥补失分,恐慌感除了会让情况更糟外没有丝毫助力。

分数公布后,勇利排在了第三位,位列维克托和克里斯之下。虽然他并不常输给克里斯,但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克里斯是一位非常优秀的选手,在大奖赛资格赛上经常位列勇利之前。这样的排名并没有让勇利觉得困扰,一方面克里斯确实实力强劲,是奖牌的有力争夺者 ,另一方面勇利也总能在最终决赛追回比分、拿到胜利,因此短节目排在克里斯之下虽然有些让他失望,但并不会让他崩溃。

所有的比分公布后,花滑选手们回到了选手预留区,而勇利走向了瑞士选手,向他表示了祝贺。他们并没有熟到无话不谈的地步,勇利也不太擅长和除了披集之外的选手打交道,更别提克里斯还是维克托的朋友,但勇利和瑞士选手常常会进行一些友好对话,互相赞扬对方的表现,向对方表示祝贺完全是一种惯常的礼貌行径。

克里斯接受了勇利的祝贺,也回以赞扬。

 “祝你明天的自由滑好运,克里斯。”勇利最后加了一句,克里斯点了点头。

 “你也是,勇利。不过总有一天我会把你和维克托都挤下那个领奖台的,我保证。”克里斯的话语更像是调侃,而不是威胁。勇利笑了起来,虽然和其他竞争者对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滑冰总是一个很好进行下去的话题。

 “我们几个人打算出去喝一杯庆祝一下短节目比赛的结束。”克里斯加了一句,打断了勇利的思绪。“你要一起来吗?”

 “啊,不了。”勇利回答,绞尽脑汁想找一个最礼貌的拒绝理由。他并不是不喜欢和他人一起出去玩,只是他觉得如果坐在另一群早已互相熟悉并且彼此是朋友的花滑选手中,最终他一定会不可避免的变成用猛灌酒精来掩饰尴尬。“我在比赛期间一般不碰酒精的。”

克里斯大笑了起来,但在看到勇利脸上的表情时停住了。

 “噢,你是认真的。”他惊呼,听上去异常的惊讶。“这一定是你最近才有的习惯,对吧?”

勇利突然想起了两年前那场灾难一般的奥林匹克派对,胸口中一股羞耻感油然而生。克里斯作为铜牌得主,当时肯定也是在场的,勇利差点就把这件事给忘掉了。他仍然不记得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克里斯一定是在现场亲眼目睹了。

他有些紧张的笑了笑,希望能够赶紧换一个话题。

 “啊,是的,那次是个例外。”他想要把这件事圆过来,希冀脸上没有露出窘迫的表情。

 “一场让人印象深刻的意外!”克里斯大声说。勇利在心中不断的祈祷他能够小点声,然而就在他以为情况不会变得更坏时,克里斯再次开口。

 “我还留着当时的照片。”

勇利恨不得当场死在这里。无论他那天晚上做了什么,场面肯定不会太好看,但是克里斯居然还有照片留存,那说明绝对是一场噩梦级别的灾难。

 “你想看看吗?”克里斯问道,似乎这样一件对于勇利来说极其不幸的事在他看来觉得十分有趣。勇利摇了摇头,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了——他不知道自己张口之后究竟是会说出话来,还是会变成一道漫长而又痛苦的呻吟。

克里斯耸了耸肩,准备转身离开,但这时勇利拉住了他。再坏的情况也不会比未知更恐怖了,而且情况应该也不会太糟糕的,对不对?

 “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他问道,同时做好了心理准备。

 “你不记得了?”克里斯有些惊讶,勇利摇了摇头,只希望能够赶紧结束这场折磨。

 “那天晚上你喝的酩酊大醉,跑去找俄罗斯队下了斗舞的战书,后来还开始脱起了衣服。对了勇利,你是在哪里学的钢管舞?”

勇利呛住了。他向上天祈祷着自己刚刚一定是听错了,如果没有的话他也希望现在能立刻出个事故让他倒地而亡,免得面对恐怖的现实。从天上掉下来一块石头把他砸死应该是个很好的选项。

 “你说什么?”他用近乎耳语的声音说道,仍然希望克里斯是弄错了。然而瑞士选手的愉快看上去猛增了十倍不止,而且似乎还在努力忍笑。

 “别担心,勇利,你跳的非常棒,虽然比不上我,但还是很棒。”

 “那里为什么会有钢管……”勇利虚弱的问道,试图逃避刚刚揭晓的真相以及随之而来的羞耻感,毕竟他这个特殊技能从来没有真的给人看过。

克里斯一瞬间看上去有些躲闪,他回答道。

 “我也不知道。”他顾左右而言他,但是看着勇利的眼神泄露了截然不同的答案。“无论如何,那天晚上发生的事真的很有趣,所有人都在为我们欢呼鼓掌。最后直到姗姗来迟的维克托出现,你才停了下来。”

 “什么!”勇利大喊出声,将身边的其他花滑选手都惊得一跳。他的脸热得发烫,红得就像煮熟的虾子。如果说有什么能让这件事更糟糕的话,那这绝对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克里斯仍然笑得一脸玩味。“他当时要和赞助商见面还是其他什么事,反正很无聊就对了,最后不得不缺席了官方举办的宴会,但是在之后续摊的私人派对上现身了。你一看到他就用日语朝他喊叫了一番,没人知道你究竟在说什么。”感谢老天仅剩的垂怜。“你当时正准备从钢管上下来,结果不小心绊了一下,直接摔到了他的怀里。我也有当时的照片,如果你感兴趣的话。”

 “噢。”勇利虚弱的说。他真心希望这只是一场随时可以醒来的可怕噩梦,越快醒来越好。他还曾经天真的以为自己能够甩开那一夜的事,永远不会再被纠缠,结果现在报应来了,而且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百倍。

 “当时如果没有他搂着你,你几乎站都站不稳,但你还是不停的朝他喊叫。你还死抱着他不愿意松手,说的话也没人听得懂,最后基本上是挂在他身上了,还是他把你送回房间的。好吧,”克里斯狡黠的加了一句。“送这个词用得不太准确,他实际上是抱你回去的。”

勇利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可怕极了,因为克里斯看上去立刻就明白了他脑海中的走向。

 “不是你想的那样。”克里斯飞快的澄清,脸上的幽默戏谑全都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有些细微的震惊。“你当时连站都站不直。无论你是怎么看维克托的,他都绝对不会做乘人之危的事。他送你回去没几分钟就回来了,虽然看上去仍然有些震惊,但是没有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扫兴的家伙。”调侃的语调重新回归。勇利恨不得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彻底消失永不出现。虽然他朝维克托喊出的是没人听得懂的日语,而且很快就失去了知觉,但整个过程还是十分的骇人听闻。

 “如果这能让你感觉好些的话,我得说你在那天晚上结束之前,起码勾引了在场的半数人以上。你的身体真是让人吃惊的柔软。”克里斯继续说道。勇利将脸埋在了手心里,脸上的热度烫的能够煎鸡蛋,他真的希望这样的折磨能够早些结束。

这……比他想象的糟糕太多。当时他和维克托独处时应该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毕竟不到一个月之后维克托就和他上床了,但是当着满屋子人的面跳钢管舞,以及当众朝维克托喊叫绝对是他能够想象的最尴尬的事了。感谢老天,他醉的不省人事的大脑还没演化出将日语翻译成英语的能力,因为考虑到当时参加派对以及喝的烂醉的原因,他说的话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话。

 “好吧,我得走了。”克里斯随意的说,就好像刚刚将勇利的世界观全部摧毁的人不是他一样。他朝勇利挥了挥手,转身离开,然而勇利已经完全没有心思注意他了。

他突然有些恐惧,担心会有其他人听到他们的对话,于是转头四处看了看,疯狂的扫描了一遍整个房间。感谢老天的是,周围的人看上去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然而当勇利瞥见了远处一个听不见他们说话、但足以看清面孔的银发男人时,差一点就直接从房间里逃窜出去。

维克托站在那里看着他,只在克里斯离开时短暂的瞥过去了一眼。勇利再次脸红了起来,无法忘记克里斯刚刚给他描述的画面。因为尴尬,他不想与维克托直视,所以转开了眼睛,祈祷着对方永远不会对他提起那一晚的事,祈祷着对方已经彻底忘记。

当他再次看过去时,维克托已经离开了。 

———————————————————————————————— 

无论是当天晚上还是第二天一整天,勇利都努力想要将刚刚得知的可怕真相屏蔽出大脑外。虽然事实既可怕又难堪,但过分在意和担心对他的滑冰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他负担不起这个代价。拿到冠军后他怎么崩溃都无所谓,但现在绝对不行。

勇利从会场离开后立刻找到了披集,将克里斯刚刚说的全部都告诉了他。在勇利讲述的过程中,披集看上去既惊骇又想笑,等到故事全部讲完,披集像是终于忍不住了一样,一点都不严肃的憋笑起来。勇利非常愤慨的瞪着自己的朋友。

 “这一点都不好笑,披集!”他大声说。而他的朋友努力的在一旁想要抑制住自己的闷笑声。

 “我很抱歉,勇利。”披集的语气中确实满是真诚的抱歉。然而勇利仍能听出其中的戏谑。“但是真的很好玩!你自己也得承认这一点。”

 “完全不。”勇利直接说。他能理解在外人眼中这件事也许是很好笑,但是他实在是窘迫得看不出来哪里有趣。“这可以说是我经历过的最尴尬的事了,披集!”

 “听着,勇利。”披集再次开口,这一次看上去认真了一些。“我知道这看上去挺糟糕的,但是毕竟已经过去好些年了!新鲜的八卦每周都在发生,大家估计早就把你的事给忘了,而且既然到现在都没被公之于众,那么应该永远都不会了。总有一天你也会坦然到一笑置之的,我敢保证。”

勇利非常怀疑自己能不能做到这一点,但是他决定还是不要和自己的朋友继续争论下去。披集是对的,如果现在都还没有泄露出去,那很有可能永远也不会有重见天日的一天。虽然他还是羞愧的想要自尽,但这个情况已经算好的了。

 “嘿,别担心了,好吗?”披集给了他一个微小但是真诚的笑容。“你明天还有一堆人要干翻,以及一场比赛要赢呢。专心到正事上,一切都会没事的。” 


TBC


久等了小天使们!

今天是“亲吻之日”哦!想看维勇亲一万年!(滚)

23 May 2017
 
评论(82)
 
热度(740)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