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第六章【7】)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

作者: RikoJasmine

翻译:@缄默的情人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7016/chapters/19665139

 *译者注:因作者前四章写于最终话前,部分设定可能不符。黑色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第六章

 (7)


“那么,你今天早上还是要去冰之城堡吗,小维恰?”当他们在吃早饭时,勇利的父亲问道。

维克托点头回答,“是的,我还得训练。但是,嗯……”他转头看向勇利,眼中有着恳求。“你会和我一起来的,对吗,勇利?”

勇利本来也是这样打算的。“是的,当然。”

维克托朝他露出了阳光的笑容。等到早餐结束,他们拿上了各自的滑冰装备,带着小维和马卡钦出了门,晨跑着去了长谷津冰之城堡。

他们与对方保持着同样的步调。勇利看着维克托,看着他们的贵宾犬,看着身周熟悉的家乡街景,心中再一次深受触动。他们能够重新回到这里,和对方相伴,真的太不可思议,太幸运了。

他曾经无数次的在这些街道上走过,而有维克托陪伴时的次数更是多得难以计数。但是这一次是全新的——这是在这个时间线上,他们第一次一起去冰之城堡——这给他们的人生带来了一些全新的可能性。

勇利呼吸着清晨冷冽的空气,在他身边,两只贵宾犬对头顶的黑尾鸥吠个不停,而维克托看着它们露出了笑容。

两人很快就到达了滑冰场。勇利一进门就被西郡一家团团围住,他们热情的拥抱了他,和他打着招呼。

 “噢,勇利君,看看你!”优子在勇利刚迈进大门时就喊了出声,双目含泪的冲过去抱住了他。“你长大成人了!还把大奖赛金牌带回了家!”

勇利笑了,他抱住优子,表情柔和了下来。“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小优。”

 “我也是!”西郡用手臂环住了他们,将两人完全抱离了地面。“欢迎回来,勇利君!”

 “啊!呃,嘿,西郡!”

维克托在勇利身后轻笑起来,两只贵宾犬在脚边穿来穿去。勇利被放下来后,三胞胎姐妹立刻迫不及待的围在了他身边,而他也蹲下身一个一个的拥抱了她们。

 “嘿,你们三个,”勇利热情的说。“和上一次见面相比,你们真的长大了不少!”

 “你走的时候我们还只是婴儿,”空挧流嗤之以鼻,不过还是紧紧的攥着勇利的上衣。“我们现在是大人了!”

 “没错。”他笑着赞同。

流丽大声说,“你不准备参加世锦赛吗,勇利?”

 “是的。”

 “那么你会和维克托一起训练吗?他没带教练过来。”流谱告诉勇利,将满脸愉快的维克托拉上前来。“而且他一直——都在谈论你!”

勇利抬起眉毛,微笑着瞥向维克托。“是吗?”

 “是的!”姐妹三人齐声说,加重了语气。

 “……好吧,我应该会的。”他回答。紧接着他和维克托就被三姐妹一起推向了冰场。他们的父母紧跟在后面,悄悄藏起了脸上的笑意。

当他们换冰鞋时,维克托朝其他人说,“今天允许大家录像!如果你觉得没问题的话,勇利。”

勇利耸了耸肩,并不怎么在意。“我都可以。”

三胞胎姐妹欢呼起来,很明显满腔热情,争先恐后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西郡朝音响室走去,同时回头问道,“还是那个曲子吗,维克托!”

 “是的,谢谢你!”

他们做好简短的拉伸后,准备开始练习。维克托此时已经取下了冰鞋刀套,站在了冰场入口的冰面上,而勇利一边在脑海中搜刮着关于维克托短节目的信息,一边回想着更加熟悉的不要离开伴我身边,朝对方靠了过去,准备和他一起开始他们重聚后的第一次共同滑冰。

但是在勇利取下冰鞋刀套前,维克托将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阻止了他的动作。勇利疑惑的抬起头看了过去。

 “怎么了?”

 “勇利,”维克托轻声说,抓紧了他的肩膀。“开始训练前,我能给你看些东西吗?”

勇利困惑的眨了眨眼, 但还是点了头。“好的。”

维克托会心的笑了,滑向了冰场中央。接着,他朝音响室的西郡比了个手势,对方拿出手机接上了音响系统。勇利从现在所在的位置,能看到西郡手机上似乎是打开了某个视频,而与此同时,优子和她的女儿们一脸兴奋的望着勇利和维克托,手机摄像头已经对准了他们。

这时,一个声音从冰场头顶的扩音器中传了出来。

 “最后一个自由滑节目来自日本的胜生勇利。原创曲目,“On My Love(为爱而生)。”

 “……噢。”勇利屏息的低声道,已经意识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维克托在冰面的另一头朝勇利露出微笑,然后熟悉的钢琴声倾泻而出,逐渐变成了绵绵细雨般的音符——这是他们的歌的开场——维克托的表情也随之转变成了某种温暖的渴望,让勇利完全移不开视线。

他被牢牢地钉在了原地。维克托像是祈祷一般的抬起双手,脸庞朝向了天花板,然后熟悉的编舞开始了。

这是多么奇怪的轮回,勇利想。他看着面前这个正在滑冰的美丽男人,双眼被泪水刺痛了。这个年轻的、一无所知的维克托,为勇利滑着的这个节目,正是他在上一段人生中亲自教给勇利的节目,而这个舞步也是很久之前他们两人一起创作的。

在那个单独的、响亮的钢琴音符响起时,维克托起跳了。

他轻松地完成了后外点冰四周跳(4T),以及后外点冰两周跳组合(2T),然后以令人惊叹的优美转向了接下来的步伐。

他一直都在练习这套节目,勇利意识到了这一点,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他已经这样练了有多久了?

这时,小提琴的声音加入了进来,轻柔的就像是一声叹息。这正是整个曲子中,代表着维克托在当初那个4月飘雪的夜晚闯入勇利生活的部分。但是现在……

在冰面的另一头,维克托跳出了一个后内结环四周跳(4S),成功落地时,他看向了勇利,眼睛闪闪发光,突然之间,这一切所代表的意义都不同了。

现在,维克托在滑他们的故事,在这个新时间线里他自己所经历的故事。小提琴所歌唱的涵义,以及情况倒转了过来——现在是勇利毫无预兆的闯入了维克托的生命,将他的人生全盘改变,为两人开启了全新的未来。

勇利的心脏在胸腔中毫无章法的急速跳动着,他意识到了这每一个熟练的步伐和优美的动作中想要传达的信息。

他用手抵着颤抖的嘴唇,看着维克托将心意毫无保留的倾泻在了冰面上。维克托对他的感情就像是墨滴坠入水中一般,色彩向外四散,在他们身边缭绕着,既鲜艳生动,又明亮清晰。

音乐开始进入到了接续步的部分,缓慢而又温柔,充满了感情和涵义。维克托优雅的在冰场中滑动,目光仍然投注在勇利所站的位置。

勇利,他闪闪发光的眼睛在对他轻语。这是献给你的。

这种感觉非常奇怪,就像是长久屏息后猛地吸入了一腔氧气,就像是无穷无尽的海浪终于变成了风暴。就像是勇利的两段人生兜兜转转终于还是回到了原地,落在了天平的两端,不再有任何的偏移和倾斜。

第一段人生中,勇利在他们两人都深陷迷茫和孤独的漩涡时,滑出了不要离开伴我身边。而现在的第二段人生中,维克托在他们终于找到彼此时,滑出了On My Love(为爱而生)

勇利将紧紧纠缠在一起的颤抖双手握在胸前,正处于心脏上方。他看到了维克托将自己的选择,将两人从未问出口的答案描绘在了冰面上。

音乐重新加速,节奏逐渐升温,维克托也进入了后半段的跳跃——后内点冰三周跳(3F);阿克赛尔三周跳(3A),后外结环跳(1Lo),后内结环三周跳(3S)的组合跳跃;勾手三周跳(3Lz)以及后外点冰三周跳(3T)。他毫无瑕疵的完成了所有的跳跃,然后跟随着逐渐增强的小提琴和钢琴声滑动着,在冰场头顶的灯光照射下,优雅且光芒四射。

节目即将进入尾声。接着,勇利听到了扩音器中传出来的声音。

 “胜生选手将以后外点冰四周跳(4T)作为最后一个跳跃动作,他来了……!”

当时的勇利并没有跳后外点冰四周跳(4T)。当他看到维克托用左脚内刃起跳时,清楚的意识到了对方也不打算这么做。

他双唇微分,敬畏的看着维克托跳了起来。

 “这是后内点冰四周跳(4F)!”

冰刀与冰面撞击在一起的声音回荡在冰场中,维克托着冰了。

 “太棒了!”优子欢欣雀跃的大喊出来,而三胞胎姐妹们也在疯狂的喝彩,拼命鼓掌中。

勇利并没有转头看她们。他无法这么做,因为此时此刻他的眼中只有维克托一个人。

小提琴的声音逐渐减弱,只留下了钢琴声。维克托在闪亮的冰面上旋转,然后抬起双臂,做出了极为熟悉的结束姿势,一只手置于胸前,另一只向远方伸了出去。

最后一个钢琴音符在冰场中回响着,这一次是维克托向勇利伸出了手。哪怕是在沉重喘息,维克托仍然熠熠生辉,他紧盯着勇利,就像是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样。

勇利并没有去听录像里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也没有注意西郡一家在身旁的欢呼喝彩。他眨了眨盈满泪水的双眼,有那么一瞬间,他看到了身穿结婚礼服的维克托,听到头顶传来了熟悉的钢琴旋律。

维克托朝勇利伸出手,戒指在指节上闪闪发光,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维克托。”勇利听到音乐后轻柔的说,笑了起来,“这是我曾经的自由滑音乐吗?”

他的新婚丈夫将他拉近,用双臂拥住了他。他吻着他,说道,“这很合适,不是吗?今天的主题就是‘On My Love为爱而生)。’”

他牵起了勇利的手,两枚戒指紧紧相贴,在光芒下熠熠生辉。

 “我能请你跳一支舞吗?”

无论是那个时候还是现在 ,勇利的心都溢满了喜悦,他已经无法再克制下去了。

 “维克托!”他喊了出来,取下冰鞋刀套飞奔进了冰面,用双手抱住了对方。

维克托抱着勇利的腰接住了他,两人在冲力的作用下滑向了冰场的另一边。维克托带着他们转身,他的笑声在勇利的耳中如同天籁一般——能和对方再次站在同一块冰面上,这种感觉真的太棒了。

勇利的心中有某些东西悄然改变了,就像是身体中缺失的一块悄然归位,就像是碎掉的瓷器被熔炼的金线填补缝合,重新恢复原貌——虽然并不会复原如初,但至少……得到了修复。

而且仍然美丽如初。

勇利的脸埋在了维克托的肩膀上,说出来的话模糊不清。“维克托,这真的太棒了。我简直难以相信……我-我……真的非常谢谢你……”

 “你之前给了我一个礼物,为我滑了不要离开伴我身边,”维克托在他的发间轻声低语,将他紧紧的抱在怀里。“我也想要把激发我灵感的东西展现给你。”

勇利突然之间哽咽了一下。维克托抽身后退,关切的捧着他的脸颊。

 “噢,勇利。我并不想弄哭你的!”

 “抱歉,我……你可能也注意到了我很爱哭,”他哽咽的笑着,用袖子擦着眼睛。“只是……这首歌,这个节目,对我来说真的意义非凡,而看你来滑它,真的……”

他低下头,吸了吸鼻子。

 “抱歉,我有点太过激动了。但是我很喜欢,真的。”

 “我很高兴。”维克托的目光柔和。“让你露出笑容就是这个礼物的意义所在。”

勇利脸红了,但是嘴角毫无疑问的扬起了来。维克托发出了旗开得胜的声音,用拇指滑过勇利的下嘴唇。

 “看?”他笑着说。“就是这样。多么美。”

在冰场的另一头,优子大喊出声,“维克托,你滑得真是太精彩了!”

他们两人转过身,看到西郡一家都聚集在场边,热情的朝他们挥着手。他们松开了对方,但在勇利彻底抽身前,维克托再次对他露出了笑容,向他伸出了手。

勇利看着眼前的手掌,心中满溢着快乐。他回了对方一个微笑,将手放了上去,和对方一起滑到了冰场的另一边。

当他们抵达时,可以看出来优子简直是浑身散发着欢欣的光芒。她说,“你做到了!你的后内点冰四周跳(4F)成功着冰了!”

 “你知道吗,他自从来到这里就开始不停的练习你的节目,”西郡完全不在意维克托就站在身边,对勇利毫不掩饰的说。他指着维克托,“他花了大量时间练习,就为了能够在节目结尾成功跳出后内点冰四周跳(4F)。而他也做到了!”

当勇利消化这些话时,维克托说,“是勇利向我展示了这是可以做到的。过去我从未尝试过将这个跳跃放到节目结尾部分,但自从看到勇利在大奖赛决赛上完美的跳成功后……”

他转头看向勇利的眼睛,目光中洋溢着幸福。

 “我就每一天都在发现新的事物!看上去我只是需要一个正确的激励罢了。”

勇利回视了他,在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自己一直寻找的答案。他握紧了维克多的手,对方也同样握紧了他。他的心跳在胸腔中动如雷鸣,因为他意识到了维克托正在给予他的是什么。

虽然情况和上一个人生截然不同,虽然勇利已经不再是多年前维克托第一次爱上时的那个样子,但维克托仍然选择了来到这里。他选择了滑出On My Love(为爱而生),选择了来到长谷津,与勇利的父母和朋友相识,选择了用勇利的节目将心意坦诚的表露出来。

勇利听到了他的心意,就像是听到了从远方传来的呼唤一样。

在这个新的时间,新的地点,维克托仍然在呼唤着他,仍然在等待着他的回应。

这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他一边想,一边看着这个年轻的维克托,看着这个仍然想要他,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仍然想和他在一起的人。

无论发生了什么,我最终都会被带向你的身边。

勇利抽回手,转而紧紧的抱住了维克托。维克托愉快的抽了一口气,睁大眼睛,似乎明白了勇利无声的答案。

他紧紧的回抱住了勇利,将脸埋在了勇利的颈间,笑了起来。

他在勇利耳边细语,声音低沉而又轻柔,“你真的让我非常快乐。”

这难道不是勇利唯一祈求的东西吗?

 “我也是。”他回答。维克托抽身迎向了他的目光,双眼明亮,闪闪发光。

然而再一次的,他们被打断了,因为三胞胎姐妹齐声宣布道,“发上去了!”

勇利和维克托看了过去,发现优子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女儿们。“你们三个又一次偷用了我的YouTube账户?!”

 “快看,快看!”流谱兴奋的说,朝他们挥舞着手机。“现在所有人都能看到维克托滑勇利的节目了!”

 “他没有允许你发出去!赶紧给我删除!”

 “但是妈妈,花滑社区的人会爱死这个的……!”

 “呃,”当优子开始和他们的任性三胞胎大声争辩起来时,西郡说,“真的很抱歉,维克托,勇利。我知道这是一件很私人的事,你们想要把网上发布的视频删掉吗?才刚刚发出去没几分钟,应该还没有太多人看到。”

勇利盯着他,有些惊讶,因为这和上一段人生中的情况截然不同。他当初滑出不要离开伴我身边时,得到了形形色色不同的反应,但在视频迅速火起来后,他就坚决的没有再碰过社交媒体,因此他从来都不知道人们究竟是怎么看待那个视频的。

他看向了维克托,对方正在沉思的用一只手指轻敲着嘴唇。

这一次是维克托滑了勇利的节目,而勇利完全不知道如果这个视频被保留在网络上,人们会有什么反应。也许不会带来太大的麻烦——毕竟维克托已经非常有名了,在全世界都有许多的粉丝,不像当初的勇利那样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这就保证了一定的安全性。

勇利所知晓的未来,在这个时间线已经完全改变了,所以他无法预测究竟会发生什么。

当他这样想时,维克托问他,“你觉得呢,勇利?这是送给你的礼物。”

勇利考虑了一下——这个维克托早就已经对勇利赋予了所有的信任,而他能做的就是给出自己最为诚挚的意见。

 “就我个人来说,我不介意。”他回答。“说真的,这对你来说也许是件好事。现在你可以在自由滑节目的最后跳出后内点冰四周跳(4F)了,我觉得你可以稍微显摆点儿,如果你想的话。”

维克托笑了起来。“而且我还可以显摆是你让我做到这一点的。”

 “你是凭借自己的努力做到的。我昨天才刚刚回到这里,还记得吗?”

 “是的,但是你一直都在我身边,因为我在滑你的曲子!”

勇利的脸热了起来,因为维克托真的是非常直白,完全没有含蓄的意思。

维克托顽皮的朝他眨了眨眼,转头对西郡说,“视频可以继续放在网上!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勇利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勇利整个人都快烧起来了,而西郡在他们俩之间来回看了一会儿。“哇噢。好吧,我明白了。你们会变成那种情侣的,对吧?”

维克托用手臂勾住了勇利的脖颈,鼻子在上面来回磨蹭,回答,“他太害羞了!”

 “啊哈。”他的童年伙伴咧嘴笑了起来,但在勇利恳求的目光下,还是放弃了开口调侃的打算。“好吧,我会跟姑娘们说的。一会儿回来。”

西郡离开了场边,朝自己的妻子走去,留下勇利和维克托一起站在冰上。在那一头,优子还在责骂着三胞胎姐妹,强调着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以及口头同意的重要性等等。

维克托的手臂仍然环着勇利,轻声问道,“这样没问题吗,勇利?”

勇利笑了,放松身体靠在了维克托身上,点了点头。“我没什么问题,除非你想要删除它。”

 “很好。”维克托将鼻尖埋进了勇利的头发中,深呼吸着。勇利能感觉到维克托的嘴角有一抹笑意。“因为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的!”

维克托再一次紧紧抱了他一下,然后松开了,带着他们一起回到了冰场入口。

 “稍微休息一下,然后就可以开始练习我的世锦赛节目。你的自由滑节目让我有些筋疲力尽了。”他笑了一下,解释道。“我都数不清有多少次在最后的后内点冰四周跳功亏一篑,因为滑到最后实在有点体力不支!你的节目真的是专为你量身打造的,对不对?”

勇利只是看着他,轻轻的微笑着。

 “是的,确实如此。”

… 

仅仅几个小时之后,圣彼得堡就变得没有那么平静了。

 “这就是那个心浮气躁的蠢蛋在做的事吗?!”雅科夫叫喊着,拿着手机在空中挥舞。

在他们冰场的休息室里,尤里·普利赛提和雅科夫的其他学生们都能看到他们的教练手机上正在播放最新上传、引起热议的视频——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试滑胜生勇利的“On My Love(为爱而生)

尤里安静的戴着耳机,在他自己的手机上反复观看着这段视频,用挑剔的眼光审视着维克托的表演。米拉是雅科夫的学生中第一个发现这个视频的人,她转发给了团队里的其他人。

 “看看这多可爱!维克托跑去见勇利,还为他滑了他的节目!”她滔滔不绝的说,格奥尔基在一旁表示了赞同——这是当然的,格奥尔基“多-愁-善-感”波波维奇当然会对此表示赞同了。

不过,他们的教练看上去一点都不觉得这很可爱。

上个星期一,雅科夫收到了维克托的一条短信,说他要出国了。当然了,这个傻瓜并没有说他到底要去哪里,只说了会在世锦赛上和他们会合。这一个星期以来,他们的教练一直燃烧着熊熊怒火,试图联系到维克托,但最终都无功而返。

维克托没有回他们的任何一条短信,在网上也没有他身在何处的线索——就像是他真的非常努力的在躲避他们的追捕,坦白说,这本身就很让人惊讶了。

本来大家已经从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到底他妈的在哪里这件事中恢复平静了,结果这个视频蹦了出来,昭然若揭的告诉了大家他究竟在哪里,以及到底在干什么。

也难怪雅科夫勃然大怒了。

他们的教练仍然在咆哮,而尤里反复的播放着结尾的跳跃。虽然维克托突然跑去日本确实像雅科夫所说的那样是在浪费时间,但尤里仍然注意到维克托突然之间能够做到之前无法做到的事了——在自由滑结尾成功跳出后内点冰四周跳(4F)。滑胜生勇利的节目需要不少体力和耐力,维克托一定是花了很多功夫去练习,才能做到这样毫无瑕疵的完成这套节目。

当视频播放到表演结束时,画面中的胜生勇利从场边飞奔过去,抱住了维克托。尤里盯着屏幕中的胜生,思索起来。

如果维克托想要在世锦赛前乱来一气,毁掉自己的事业,尤里倒是无所谓的。而且,维克托作为世界第一的花滑选手的头衔已经被人夺取了。虽然维克托并非失去了这么多年积累的所有王冠,但现在胜生勇利才是尤里需要重点关注的人。

如果他可以击败维克托一次,那他就可以再次做到。尤里现在已经将视线瞄准到了这个更加具有威胁性的敌人身上。

如果胜生和维克托现在在一起训练的话……那么胜生非常有可能会将自己的技巧教给维克托,反过来也是一样。那个后内点冰四周跳就是证据。他们各自所拥有的技巧和能力已经非常惊人了,如果现在互相帮助的话?

尤里低声诅咒了一句。不管怎么说,维克托都是他的同胞,在大型国际赛事前把他们一帮人全部抛在身后,跑去和自己愚蠢的男朋友胡搞,让他有种隐约的背叛感。

而且那个人还是世界级的花滑选手。该死的。

 “噢!维恰刚刚更新了他的Instagram!”

米拉将手机屏幕展示给所有人,上面是一张维克托眨着眼拿着筷子,坐在一个很矮的桌子旁,面前一大堆美食的照片。在他身旁的不是别人,正是微笑着的胜生勇利,而桌子旁还有另一群人,都在愉快的朝镜头挥着手。马卡钦和一只小一些的贵宾犬在背景中清晰可见。

尤里点开手机中的Instagram,看到了照片附带的文字:“来自长谷津的@katsuki_yuuri和他们一家人的热情欢迎,承蒙乌托邦胜生的款待!”紧随其后的是一堆食物的表情图。

另一张照片也出现了。这一次是维克托在冰场里——胜生再次出现,还有两个成年人,以及一群孩子。

 “在@Ice_Castle_Hasetsu @katsuki_yuuri @sukeota3sisters一起为世锦赛做准备!!!

突然之间,就像是开闸放洪一样,维克托枪林弹雨的发布着可能已经憋了一整个星期的照片。对于维克托来说,那数量是绝对不会少的。

米拉和格奥尔基立刻开始大放赞美之词,快速的在各自的手机上打出了评论。与此同时,雅科夫开始一遍又一遍的给维克托的手机发送不少暴躁的语音留言,一如往常的咆哮着毫无责任感、粗心大意等内容,而团队里的其他人已经听天由命的再次做好了等自家教练的脾气消耗殆尽的准备。

尤里沉着脸,怒气冲冲的打出了一条短信,发给了维克托。

 “你他妈的一定会倒大霉的,蠢材”

自从一个星期前突然消失,这个浪子头一次的回复了尤里。不过,这个回复就和他本人一样让人肝火大盛。

 “我会告诉勇利你向他问好的!!!;))))


第六章 完


译者的话:甜出糖尿病的第六章搞定!作者太太的第七章目前仍然遥遥无期,大家只能有缘再会啦

接下来开始更久违的夙敌!welcome to madnesss!!

22 Apr 2017
 
评论(117)
 
热度(1367)
  1. 诗小羊-love遥远地球之歌 转载了此文字
    穿越梗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