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第六章【5】)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

作者: RikoJasmine

翻译:@缄默的情人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7016/chapters/19665139

 *译者注:因作者前四章写于最终话前,部分设定可能不符。黑色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第六章

 (5)


勇利知道真利拿出了手机,脸上露出了窃笑,但他并没有在意。和父母互相打了招呼后,微笑的母亲将小维抱了过来,于是在过了这么多年后,他终于重新将童年爱犬抱在了怀里。

小维立刻就认出了勇利,在他的手臂中兴奋的蠕动着,完全止不住快乐之情。它舔着勇利的脸,发出了欢快的叫声,棕色的卷毛温暖的贴在了勇利的外套上,同时不停的扭动着,害怕勇利会抛下它。

但是它并没有被抛下。勇利紧紧的抱住了安然无恙、充满活力的爱犬,让娇小却熟悉的重量稳稳的落在了手臂上。他将脸迈进了松软的棕色毛发里,哭了出来。

这么多年,他为小维哭过很多次,但是没能见到它最后一面的伤痛从未真正的愈合过。

这一次我会做得更好,他默默的许下誓言,吻了吻爱犬的头顶。

也许是感受到了他的心情,小维不停的叫着,舔舐着落下来的眼泪,让勇利不由得笑了起来。他的小狗也很想他——它现在所做的,就像是在用独有的方式在表达原谅一样。

 “你和妈妈、爸爸,还有我团聚了,但小维才是让你哭出来的那个?”真利故意取笑他,勇利终于回过神来,朝她翻了个白眼。

 “是啊,是啊,你就笑吧。”勇利反驳道,但语气中并没有任何怒意。他一只手抱着爱犬,另一只手擦了擦眼睛。“小维可没法和我通电话,所以这是不一样的。”

 “我可以把你们俩的视频传到网上去,让你们成为网红——大学生与爱犬5年后重聚——但我想了想,还是打算留在手中,以备不时之需。”她说道,结束了录制,将手机放回了围裙口袋里,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好啊,随便你。”勇利回答。他和姐姐一起聊天时,总是能迅速找回熟悉的感觉。

然而他看着现在的真利,有一种非常奇异的感觉——她现在和勇利最后一次见到由纪时是一样的年纪,而由纪却是真利的女儿。如今的真利非常年轻,还没有成为乌托邦胜生的主人,这种既像母亲又像(未来的)女儿的感觉非常不可思议。

勇利转头看向父母,他们都穿着旅馆主人的蓝色浴衣,用以区别穿着红色浴衣的顾客,而外表却比他记忆中那对已经白发苍苍的退休夫妇年轻得多。

自从勇利回到这个时间线后,他就一直和家人保持了联系,但亲眼看到他们和仅仅只是电话聊天仍然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他总是会忘记自己有30年的阅历和记忆还没有发生,或者说,从已经发生改变的事来看,也许永远也不会发生了。

勇利心中熟悉的下坠感只出现了一瞬,就很快消失了——母亲伸手捧住了他的脸颊,用手指将刘海从眼前拨开。

 “你现在都长这么高了,小勇利!”她惊呼,眼中有些湿润,但还是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微笑。“你真的长大了,对不对?终于等到你回家实在太好了!”

 “我很高兴能够回家。”他低声说道,脸上出现了一丝薄红。无论勇利长得多大,他在母亲心中永远是那个没有长大的小男孩,至少这一点在他的两段人生中始终都保持了下来。一想到自己无论怎么做都不会改变这一点,他的心中就有了一丝慰藉感。

 “你这些年真的太努力了!切雷斯蒂诺老师一直很照顾你,是不是?”

 “我,呃,是的,他当然很照顾我。”

他的父亲走了过来,轻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到这个,我们听小维恰说你们在去年的大奖赛派对上玩的很开心!我们都不知道你喝醉后原来是这样,哈哈!”

勇利张口结舌的看了自己的父亲一会儿,然后转身看向和美奈子站在门口、笑得一脸无辜的维克托。“你跟他们说了?”他呻吟着,将小维紧紧地抱在胸前。

维克托用安慰的眼神注视着他,眼中写着并不是所有,勇利顿时松了口气。然后维克托愉快的回答,“你简直是晚宴中的焦点人物,勇利!因为你,大家都玩的很开心,我当然得告诉你的家人!”

维克托之前对勇利说过那天晚上玩得很开心,而勇利……非常高兴,因为这就是他唯一所求的了。

他的母亲再次开口,“我猜你现在一定累了,快去把东西放下,然后去温泉里泡一泡。另外,我们已经给你换好干净床单了!”

突然之间,一整天长途旅行的疲惫全部涌了上来,他肩膀稍稍塌了下去,同意的点了点头。“听上去不错,我这就去。谢谢你,妈妈。”

他本想将小维放到地上,然后拿起行李箱,但他的母亲突然又插了一句,“小维恰,为什么不帮帮他呢?等你们俩忙完,晚餐差不多就准备好了!”

 “好的,妈妈!”维克托和她一唱一和,立刻动了起来。他将勇利的行李箱拉向了门口,咧嘴笑着说。“来吧,勇利!”

宽子笑着将他们赶了出去,勇利没有反抗,跟着维克托一起往卧室走去。他的手臂中抱着小维,而马卡钦尾随其后。

他看着出现在同一个地方的两只贵宾犬……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虽然马卡钦和小维在上一段人生中从未见过面,但勇利一直都觉得他们会很合得来。

这两只贵宾犬是陪伴着他和维克托长大的伙伴,在他们各自的人生中都占据着不可或缺的地位。他和他的丈夫虽然之后也养过其他狗,并且全心全意的爱着它们,但对于他们来说,小维和马卡钦是无可取代的童年伙伴,代表着他们的过去,没有任何一只能够取代这种地位。

现在它们都在这里,彼此相伴,有着新的人生,新的机会。

勇利抬起头,看到维克托正等在卧室门边,身边放着旅行箱,脸上带着愉快热切的笑容。

它们就像是他和维克托的翻版,他这样想着,没有任何迟疑的朝对方露出微笑。

另一个机会,在一个新的时间线中。

 “我的房间就在这里,”维克托在勇利走近时,朝卧室旁边的门指了指,笑了起来,“他们说这里原来是一个宴会厅!”

这也是上一段人生中维克托住的房间。当初的情景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既无比遥远又近在眼前,毕竟现在这个年轻的维克托就站在他身边。他有些好奇对方是否还是像上一段人生那样运了一箱又一箱的东西过来,毕竟这一次维克托几乎是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做下决定跳上了飞机,准备给他一个惊喜。

 “他们安排你住这里,是在听说大奖赛晚宴之前还是之后的事?”勇利抬起眉毛问道。

 “之前!”维克托咧嘴笑道。 “妈妈已经在门厅上挂了我们俩在晚宴上的照片,如果你没注意到的话。”

勇利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有些微弱的说,“我……我会去看看的。”

他有些结巴,是因为他刚刚才意识到维克托已经开始叫他的母亲妈妈了。

勇利几分钟前第一次听到对方这么叫时,并不觉得奇怪。在上一段人生中,他的丈夫已经这么叫他的父母很多年了,而他的父母也早在他们结婚前,就已经将他的丈夫视若己出。

维克托会这样叫并不奇怪,因为对于勇利来说,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事。

然而现在……维克托来了才不到一个星期。很显然他在乌托邦胜生待得很愉快,不然不会这么快就和勇利的父母打成一片。不过勇利也并不应该感到惊讶,毕竟他们一直都很喜欢维克托,只不过上一段人生的维克托是花了很长时间才走到这一步的。

然而现在很多事都已经不一样了,也许这只是又多了一件而已。勇利松了一口气,因为即使他不在这里,他的家人还是重新聚在了一起。

勇利这样想着,蹲下身将小维放在了地板上,让它和马卡钦呆在了一起,然后直起身,握住了自己的卧室门把手。

 “谢谢你帮我拿行李。”他对维克托说,然后打开了门,将灯按开。“你没必要这么做的。”

维克托急不可耐的跟着他走了进去,将旅行箱拉在了身后,“噢,没关系,我——”

他的话突然停住了,勇利有些探寻的回头看了过去。维克托目不转睛的越过了勇利的身边,双眼大睁,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透出一股纯粹的快乐。

 “噢,勇利!”他快乐的惊呼道,拍了一下手,然后环视着整个房间,眼睛闪闪发亮。“你真的不少我的海报!”

勇利微微张开双唇,意识到了对方会做出这样反应的原因,突然完全没有勇气抬头了。

让他窘迫不已的是,在他的卧室中仍然贴满了多到令人尴尬的维克托的海报。这些海报中有些甚至都不是官方海报,而是从网上打印下来或者是从报纸杂志上小心翼翼剪下来的照片。

他们刚刚直接走进了勇利童年时期所建造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圣殿,这里充满了勇利尚未和维克托见面时,在人生的不同时期累积的对维克托的崇拜证明。在上一段人生中,当维克托造访乌托邦胜生并且提出要进勇利房间时,这些海报全部被清空了,因此维克托并没有见过这个场景。

然而现在……好吧,勇利完全没有将这一切提前毁尸灭迹的机会。

说实话,他完全将这事给忘记了,现在想起来只能后悔莫及。

 “求求你,别仔细看了。”当维克托毫不掩饰的近距离查看每一张海报时,勇利呻吟着,用双手捂住了通红的脸。

当维克托大声开口时,勇利能够明显听出他语气中的笑意,“噢,我记得这张硬照!当时摄影师和我就姿势表情什么的争论了好久……不过看最终效果还是很不错的,是不是?”

勇利并没有回答,而是依然将脸埋在手心中,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当维克托沉吟着仔细看过了墙上的每一寸后,重新回到了勇利的面前。他温暖的轻笑着,“别不好意思,勇利!我真的非常受宠若惊,你知道的!”

勇利用手捂着脸,不太相信的低声说,“嗯-哼。”

 “不,真的!”让勇利惊讶的是,维克托用双手环抱住了他,脸颊蹭着他的头顶,语气很坚持,“你这么美好,这么才华横溢,我怎么可能不感到受宠若惊?你姐姐跟我说过海报的事,但我没想到会是这样!我真的太开心了。”

勇利被维克托突如其来的搂抱弄得有些分心,终于从手心中抬起脸来,但仍然没有勇气看向维克托的眼睛。他转而将视线投注到马卡钦身上,它正充满好奇的在房间里嗅来嗅去,小维紧跟在它身后,不停地摇着尾巴。

他最终退让了,“好吧,如果是这样,那么……我很高兴。我是说,就是你觉得开心这件事。”

维克托发出了一声难以言明的,几乎像是紧张兴奋的尖叫声,将勇利抱的更紧了些。勇利短促的笑了一下,觉得维克托也许同样有些不好意思。

 “我……我也买了你的海报!就是你最近拍的硬照!我想给你看看,所以呃……我这就去拿!”

维克托再一次紧紧抱了他一下,然后飞快的逃出了房间。勇利听到隔壁的房门被猛地拉开,然后是一阵窸窣作响的翻找声,即使隔了一道墙也清晰可辨。

他再一次的自顾自笑了起来,笑容中充满温柔。上一次的维克托也有过像现在这样的时刻吗?他不知道,当时的他沉浸在了对突然出现的维克托的敬畏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其他的事,但这绝对是有可能的。

然而他现在注意到了,并且无法克制的觉得这个年轻版的维克托非常可爱。正当他心中充满了喜爱之情时,维克托迅速回来了,手臂中抱着数量惊人的海报卷。

 “我回来了!”他带着骄傲喜悦的表情宣布道。

勇利朝他露出微笑,往房间里的其他地方做了个手势,然后朝自己的行李箱走去,说道,“等我整理好东西后,你可以展示给我看看。随意坐吧。”

维克托在听到这样的邀请后表情更加明亮了起来,立刻抱着手里的东西坐到了勇利的床上。马卡钦跟着他跳上了床,小维也紧随其后,一人两狗一起用闪闪发光的大眼睛盯着勇利。

勇利从未预想过这样的画面发生。他低下头,胸腔中浮现了一股暖意——这已经远远超过他允许自己抱有的期待了。

 “我很高兴你能来,维克托。”他清晰的说。

维克托惊讶的看着勇利,表情因为这样的坦诚柔软了下来。他回答,“我也是。”

他们长时间的对视着,然后勇利再次一脸红晕的低头,开始将旅行箱放平打开。

 “那么,呃……你手中的这些不是一整套的硬照海报吧,对吗?”

他听到维克托开始打开这些海报卷,欢快的回答,“没错!”

勇利松了口气,因为维克托如果真的买了他最近拍的全套硬照海报,那他估计一时半会儿真的缓不过来。“噢,那就好。”

维克托接着开心的告诉他,“我把剩下的留在俄罗斯了!包括你之前拍的那些——这也提醒了我,美奈子老师人真的很好,她把你那张背景有长谷津城堡的海报也给我了!在抵达长谷津车站前,我从未见过这张,所以当时就想一定要在网上找到这一张海报!”维克托用手指轻轻敲着下巴,沉思着问道,“嘿,这里还有其他我没见过的长谷津独有周边吗?趁着还在这里我一定要全部收集齐全!”

勇利睁大眼睛盯了他很长时间,然后躲在了旅行箱开口后面。他现在真的恨不得爬进箱子里把自己关在里面,真心的。

 “我,呃……我也不太确定?你现在手头上有哪些?”

维克托盘着腿坐在勇利的床上,咧嘴笑着开始展示自己的每一张海报,滔滔不绝,就像是在炫耀自己的私人艺术馆一样。与此同时,勇利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收拾着东西,脸颊上浮现出了一丝难为情的红晕。

但是……当他将衬衫放进衣柜里时,唇边还是露出了一抹微笑,胸腔中悄然生出了一股快乐和无法控制的喜爱之情。

… 

晚些时候,他们和胜生家的其他人以及美奈子老师一起共进了晚餐。勇利身穿乌托邦胜生的浴衣,因为和维克托一起泡了温泉,头发有些湿淋淋的。他朝维克托瞥了一眼:维克托穿着同样的绿色浴衣,和真利还有美奈子友善的互相开着玩笑,时不时地咬一口食物,看上去十分轻松自在,就像是自始至终都在这里生活的一样。

不过也确实如此。维克托看过勇利为他滑的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后,就毫无征兆的打包行李飞到了日本,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这一切仍让勇利有些难以置信。

然而和上一次不同的是,他这回在勇利还没回家前就来了。甚至连世锦赛都还没开始。

勇利希望雅科夫没有太过生气,但他很清楚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他了解维克托年迈的教练,知道对方一定会将这件事记很久很久。

与此同时,鉴于维克托之前开口了,勇利非常乐意伸出援手在冰场上帮助对方一二。他知道,这次反过来由他指导维克托可能会感觉有点奇怪,但是和上一次不同的是,维克托此时正在准备世锦赛,如果勇利能够助他一臂之力,那么就能向雅科夫和其他人证明,维克托来这里并不是在浪费时间。

这并不是说维克托真的需要勇利的帮助——他和上一段人生时的勇利并不相同,但就算如此,仍然感觉像是勇利能够证明什么一样。

维克托自愿来到长谷津,比约定的时间还要早上好几周,就为了能够和勇利呆在一起。勇利下定决心一定不会让他的决定变得毫无价值。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显示着来了一条新短信。勇利从浴衣口袋中将它抽了出来,看到了披集的名字。

上面写着,“哟你还活着吗?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伙计”

糟了。他答应过披集一到长谷津就发短信的,但因为维克托的突然出现,他完全把这事给忘了。

他有些歉疚的蹙眉,回道,“嘿,我已经安全到家了!抱歉这么晚才回你,发生了一点事。”

披集的短信立刻就来了。

 “那就好!!!:D不过别吊我胃口!!发生什么事了???

勇利抬头瞥了一眼正和他家人和睦相处的维克托,突然意识到自己确实想要和除了长谷津之外的人聊聊这个——如果说他还能信任谁的话,那一定是披集。

他打字道,“维克托和我的芭蕾老师一起在车站接我!!我们现在正在我家吃晚餐”

他发送了出去。对方安静了片刻,然后发了过来:“老兄,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求你了给我照片”

 “我们一起自拍一张,发给披集——他刚刚给我发短信了,想要确认我有没有安全到家。”勇利对桌边的所有人说,然后抬起手机快速的拍了一张。他的家人笑了起来,愉快的挥手,而维克托在他按下拍照键的同时,咧嘴笑着摆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勇利将照片发给了披集。对方的回复一个紧接着一个,像是枪林弹雨一般快速袭来。

 “伙伙伙伙伙伙伙计计计计计计计”

 “我的老天啊??等等你事先不知道的对不对,我向老天发誓勇利”

 “不你肯定不知道,不然一定会告诉我的,别介意”

 “但是我的天????他就这么突然出现的吗,大笑”

 “他一定是真的很喜欢你,我的天”

 “拿下他,胜生勇利,拿下他他他他他<3”

勇利呛了一下,用手捂着脸,避开了家人好奇的目光。维克托此时已经知道披集是勇利最好的朋友之一了,他探过身来,带着明显的兴趣开口问道,“他说什么了?”

勇利既有些想笑又有些想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十分努力才得以开口,“他只是……有些惊讶你也在这里,就这样。”

维克托低哼了一声,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相机,宣布道,“我也想拍几张照片!”

勇利将“谢谢你的支持:P发了出去,然后就和家人一起给热情的维克托拍了好些照片。过了一会儿他才看到披集的回复。

 “诱惑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大作战开始!!!”

 “不过我觉得你搞不好完全不需要我帮助……”

 “看上去他已经完全沦陷了,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的话,大笑; 0”

… 


TBC

15 Apr 2017
 
评论(81)
 
热度(1248)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