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第六章【2】)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

作者: RikoJasmine

翻译:@缄默的情人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7016/chapters/19665139

 *译者注:因作者前四章写于最终话前,部分设定可能不符。黑色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第六章

 (2)


当维克托看到温泉旅馆的招牌时,眉头蹙了起来,问道,“……你的父母是以勇利的名字来给旅馆命名的吗?”(Yu-topia Akatsuki:乌托邦胜生)

真利笑着回答道,“是的,他出名后改的名字。他们觉得这样能招揽更多顾客。”

维克托并不认识任何日语,但他仍然觉得这是个很可爱的双关。而且这个名字就像是在大喇喇的宣布这里就是勇利的家一样,他非常开心能够住进这里。

等他们走进旅馆后,真利将父母喊了出来。胜生利夫和胜生宽子热切的出来和他见了面,笑着将他迎进了客厅里。维克托心中的紧张感得到了缓解——一方面是他们看上去很喜欢他,另一方面是他们似乎都很熟悉英语。

没有勇利在中间缓冲,维克托可以说完全是孤注一掷,做好了两方面都搞砸的准备。但显然老天对他还是很偏爱的!

 “噢,你本人比电视上还要英俊!”当真利做了介绍后,宽子夸赞道。“勇利从小时候开始就非常迷恋你!他回来一定会非常激动的!”

维克托脸热了起来。听到勇利的母亲这样说同样让他安心不少。

当他们开始讨论他住进旅馆的细节时,利夫亲切的问他,“你有昵称吗,维克托?我们可以叫你小维,但是我们家已经有一个小维了!如果这样叫你的话,那个可怜的孩子肯定会晕头转向的。”

小维在他们的腿边转来转去,在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提及后,好奇的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一直紧紧跟在他身后的马卡钦猝不及防的撞在了突然停下来的小狗身上,两只贵宾都惊得跳了一下。

维克托轻笑着回答,“叫我维恰就好!”

 “那就叫你小维恰了!”宽子热忱的大声宣布,双手拍在一起。“我们很高兴你来做客!小真利,你能带他去看看他的房间吗?”

出于空间上的考虑,他们将宴会厅腾了出来给维克托做卧室,这个巧合让维克托不由得有些忍俊不禁。不仅如此,他的新房间正好和勇利的卧室在同一条走廊上,而且和勇利的房门紧挨在了一起,当真利特别指出这一点时,她咧嘴笑了起来。

维克托再次为他的好运感到了惊讶,并且开始考虑各种可能性——他们可以每天晚上都一起过夜!两只狗在他身边转来转去,而他一边从行李箱中取出自己的东西,一边想象着各种画面——深夜里的聊天,轻声细语的交谈,也许还能一起睡在同一张床上,如果勇利愿意的话……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脸红得厉害,热意一直窜到了耳朵上。

当维克托去泡旅馆里的露天温泉时,也出现了同样的反应。虽然现在是独自一人,但他很快就开始想象勇利回来时和他一起泡温泉的场景,脑海里的思绪迅速往不健康的方向发展起来。

勇利在他身边。完全赤裸着。

他飞快的泼了一点水到头上,将脑海里的画面驱逐了出去。虽然那个场景非常美好,但对于他来说同样也是一种甜蜜的折磨。

维克托往后靠在了石头上,头发滴着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温泉的环境非常舒适愉快,在淡黄的灯光下显得既温暖又质朴,让他不得不克制住自己想要拍照的欲望。

在进来之前,他就被告知这里是不能拍照的。不过他本来也没打算这么做,如果不想在勇利还没回来前就被雅科夫拽回俄罗斯的话,他压根不能发任何照片在Instagram上。

维克托将身体沉进了温泉水里,只留脸庞露在冰冷的空气中。他抬头看向深紫色的夜空,心中充溢着期盼和渴望。

不管怎么样,他已经来了。这个行为确实有些冲动,他承认。不明智?可能吧,他的教练估计就会这么形容。

但是否值得?

他有种感觉,那就是一定值得。他希望如此,非常希望。

维克托闭上眼睛,聆听着耳边涓涓的水流声。勇利是对的:这确实很让人放松。他不得不在睡着前强迫自己从温泉里出去。

在抵达长谷津的第一夜,他和胜生一家共进了晚餐。他们都非常想知道他和勇利是怎么认识的,而他在享受着非常美味的家常美食时——他已经想不起来上一次吃到除了健康果昔以外的自制食物是什么时候了——非常乐意的遵从了他们的要求。

他将两人当初在休息室里观看尤拉表演时的相遇以及合影的事告诉了他们,但是避开了勇利不发一言冲出房间那一段。他仍然记得勇利当时脸上的哀伤,虽然已经得到了对方的谅解,他心里依然非常的内疚,

维克托继续讲述了他们的第二次见面:“他在大奖赛决赛上滑的实在太美了,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表演!在新闻发布会结束后,我知道自己必须和他谈一谈,于是将整个会场上上下下全翻了一遍,终于在大厅里找到了他和他的教练。”

 “噢,你去找勇利的时候,他说了什么?”宽子愉快的问。

真利了然的窃笑,“我猜他因为赢了你而道歉了。”

 “他确实如此。”维克托承认。真利点了点头,笑了起来。

 “是啊,确实是他会做的事。”

 “当然,我坚持说这个冠军是他应得的,因为确实如此!”维克托看着勇利父母,愉快的告诉他们,“你们的儿子是一个非常有才华,也非常善良的人!他甚至专门滑了我的自由滑节目作为惊喜送给我,你知道吗,真的特别棒!”

真利扬起了眉毛,而她的父亲一脸笑容的开口道,“真的吗?那一定很有特殊意义。”

 “是的。”维克托有些出神的赞同道。他咬了一口自己的晚餐,咽了下去,然后叹了口气。“希望勇利有录下来,我真的很想再看一遍!”

 “嘿,小维恰,”真利顽皮的开口,倾身到了桌面上。“在大奖赛晚宴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勇利之前有跟我提到过,但是闪烁其词,没有说的很详细,所以……能跟我们讲一讲吗?”

 “噢!这个……”

他双颊微红,将勇利在几个月前的晚宴上成为焦点人物的事一五一十的的告诉了他们。他小心的避开了脱衣的部分,因为这绝对属于在没有得到勇利同意前,不应该告诉他家人的事。

维克托的手机上并没有那一部分的照片,因此放心的将手机里大奖赛决赛的照片文件夹打开,展示给了胜生一家人。勇利的父母看到自己的儿子如此的活泼外向后相当的惊讶高兴,而真利看着自家弟弟醉酒后的举动咯咯地笑个不停。

 “啊,看来勇利是继承了我喝醉后会胡闹的毛病!各种跳舞——还有唱歌,我猜。”利夫轻笑了起来,而维克托在一旁张大了嘴巴,然后愉快的笑了起来。

 “哇喔!喝醉后这么有趣原来是胜生家的家族遗传!”他捂着嘴轻笑起来,声音有些含糊不清。紧接着他叹息一声,表情柔和下来,“我原本以为今年的晚宴会和过去一样无聊……但是勇利出现了,然后一切都变得完美的不可思议!我觉得我永远都忘不了这一天,就算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

真利用手撑着下巴,自顾自的笑了。宽子翻到了一张照片,惊喜的叫了起来。她拿起手机展示给了维克托,说道,“小维恰,我能把你和勇利跳舞的这张复制一份吗?真的太可爱了!”

他看了过去,那是勇利在晚宴后发给他的、他后仰在勇利的手臂上的照片。

他非常清楚的记得那天清晨的情景。在当时黑暗的酒店房间里,维克托毫无睡意的躺在床上,心脏在胸腔里疯狂跳动,努力想要从刚刚萌芽的情感余波中平息下来。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想要平息下来。他从未如此快乐过,如果是和勇利,他觉得自己能够一刻不停的和对方跳下去。

然后维克托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他惊了一下,越发睡意全无。

当他看到短信是来自勇利时,差一点就要高兴的升天了——勇利在短信里说他同样觉得这一晚非常美妙。维克托把手机紧紧握在胸前,兴奋的在床上滚来滚去,因为这证明了勇利也想要继续和他说话,想要了解他。

这是某种新关系的起始,是维克托人生中一个意想不到的新篇章的开端。他无比渴望能够继续下去。

而此时此刻,维克托坐在勇利的家里,和他的家人一起共进晚餐,并且微笑的看着勇利的母亲,这绝对是某种新生活的起始。

某种截然不同的……非常美好的起始。

 “当然可以!”维克托愉快的回答。“需要我发给你吗?”

 “当然,这太好了!我准备把它打印出来。前段时间我买了一个非常可爱的相框,这张照片正好合适!”

… 

夜晚来临,当优子正准备将冰场关门歇业时,柜台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迅速的将手中的租赁冰鞋放进了正确的柜子空格里,匆匆的拿起了手机。

手机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以为是某个顾客打过来的,在屏幕上滑动了一下,用惯常的日语接通了电话,“长谷津冰之城堡,我是西郡优子。有什么能够帮助您的?”

令人惊讶的是,电话另一头的人用英语做出了回答,“啊,你好!我打电话是想预约一下?”

优子眨了眨眼睛。虽然他们确实会时不时的接待一些游客,但通常只有当地人会给滑冰场打电话来。而且非常怪异的是,这个男人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熟悉,但她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听到过。

不过,她还是快速的从日语转换成了英语,开口道,“当然,您准备预约哪一天?”

 “事实上,不止一天。我可以将接下来的整个月都预定下来吗?”

优子有些震惊,因为她从未听过这样的要求。

 “我……每一天?”

 “是的!一直到世锦赛为止,也就是四月初。”电话中的男人说道。“……也许我不应该租一整天,这样其他人就不能来滑冰了。只预定早上和下午可以吗?”

虽然这个请求有些不太寻常,但并非难以做到。优子看了看柜台上摊开的安排表,发现没有和这个时间冲突的预约。

不过……一直到世锦赛?这个人到底是谁?他是参赛选手吗?

她有些好奇的拿出铅笔在安排表上填写预约,同时回答道。“可以,这个时间没问题。预约者的名字是?”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她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对方吐词相当清晰,不可能弄错的。

这个声音……听起来确实有些像维克托,优子想。她看过不少对方的访谈,至少这一点还是熟悉的。

但是,那个独一无二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花滑界的现役传奇,现在正在长谷津,想要租用他们这个小镇上的滑冰场,一直到世锦赛?

虽然听上去挺不错,但她实在有点难以相信。

优子皱着眉头问道,“这不是在恶作剧吧?”

 “不,完全不是!!”自称是维克托的男人安抚道。“真的是我,我保证!明天一大早我就会过来训练,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我没在说谎了!”

 “……好吧。”她仍然有些怀疑,但还是将这个名字写在了安排表上。“这些时间段我们……”

在确定了预定时间和款项支付后,他们互相道了别。优子挂断了电话,仍然有些困惑和不敢置信。她将安排表放到一边,立刻去找了西郡。她的丈夫正在清扫冰场,他们家的三胞胎正在他脚边跳来跳去。

当优子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后,三胞胎姐妹很明显为知名花滑选手要亲自来这里训练的事实感到兴奋不已,而她的丈夫则和她一样有些不太相信。

 “好吧,至少他已经付钱了。”西郡耸了耸肩。“对于他是不是维克托本人我抱怀疑态度,但无论他是谁,这个预约都已经生效了。”

优子回答,“明天我们就知道真假了。”她的丈夫赞同的点了点头。他们将歇业前的惯常工作忙完,锁上了冰场大门,和他们的女儿一起往家的方向走去。


TBC

01 Apr 2017
 
评论(67)
 
热度(1257)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