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第六章【1】)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

作者: RikoJasmine

翻译:@缄默的情人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7016/chapters/19665139

 *译者注:因作者前四章写于最终话前,部分设定可能不符。黑色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第六章

(1)

星期四的早晨,真利带着小维一起出去散步。

她的小弟弟星期天就要回家了。自从勇利去年年底打电话回来说毕业之后将返回长谷津,乌托邦胜生就陷入了期盼和快乐的海洋中。他们的父母知道自己的小儿子终于能够回家后欣喜万分,平日打理日常事务时也明显的欢快明亮了许多。他们已经将勇利即将归来的消息告诉了温泉旅馆的所有老顾客,现在这个消息很可能已经传遍整个小镇了。

真利也非常期待能够再次见到勇利。她的小弟弟当初去美国时还只是一个少年,现在却已经是一个20多岁的成年人,这种感觉十分的奇异。

这么多年来,只要勇利的比赛有现场直播,真利都一场不落的看了。然而隔着大洋看他不断地成长,和朝夕相处看他长大,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她仍然记得照顾婴儿时期的勇利的情景,当他年幼时,她陪他一起玩耍,当他长成一个瘦削笨拙的少年时,她看着他离开了家乡。当初的那个男孩现在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在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后,亲眼见到他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一定会感觉非常的不可思议。

不过从真利所掌握的情况来看,勇利成长得很优异——现在的他更加自信,更加适应周围的环境,也不再像原来那样自卑羞怯了。从勇利最近的电话中能看出来,即使已经做出了本赛季不再参加任何比赛,直接回家的决定,他也显得非常的平静快乐。

当初听到这个消息时,所有人都感到非常的惊讶。勇利在大奖赛决赛上拿到了相当耀眼的成绩,他们都以为他会在这个赛季中继续将辉煌延续下去。然而最终,他却选择了提早整整一个月回家。

他们是很高兴勇利能够回来的。当他离开后,餐桌前就一直少了一个身影,也不会再有熟悉的脚步声响起,每当这时,这种缺失感就会异常强烈。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习惯勇利离开的日子,然而缺少了他,乌托邦胜生终究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了。

真利想念她的弟弟。这些年,他一直在外面的广阔天空中翱翔,实现梦想,而他们都在长谷津遥遥的注视着他,看他一点一点变得耀眼夺目。但是现在,经过了漫长的五年,勇利终于回家了。她在脑海中这样想着,露出了微笑。

真利和小维朝乌托邦胜生的方向一路返回,当他们走在桥上时,真利低头看着小维说,“勇利马上就要回家了,小维!你开心吗?”

在她脚边小跑的贵宾犬抬起头来快乐的喘气,舌头垂了出来。

她咧嘴笑了,说道,“你也很高兴,是不是,伙计?是的,你确实是!”小维吠了一声作为回答,尾巴在她上扬的语调中越发快速的摇摆了起来。

幸运的是,自从勇利打来电话说‘请多留意小维’后,几个月以来一直风平浪静,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当初差点发生的车祸没有再次出现,真利为此感到相当高兴。

现在她带小维出去时都会系上狗链,避免它到处乱跑。感谢上天的是,小维如今终于可以毫发无损、兴高采烈、神气活现的迎接勇利的归来了。

真利很了解勇利,她的弟弟说不准在见到自己爱犬的那一刻就能当场哭出来——没错,他就是有这么感性。也许她应该把那个画面录下来,然后留给子孙后代当传家宝?

真利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如果她真的这么做,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缺调侃勇利的好材料了。也许等到勇利结婚的时候,她可以出其不意的拿出来给大家一个惊喜。

当真利和小维走到桥梁的最高点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某个人的喊声。起初她并没有听清对方在喊什么,也没有在意,但当陌生的声音逐渐靠近时,那个不断被重复的名字也越发清晰起来。

十分不可思议的,她听到有人在喊她家小狗的名字:“小维!”

真利和小维同时转身,发现面前突然多了一只巨型棕色贵宾。她惊讶的抽了一口气,而小维热切的吠叫起来,和它打起了招呼。这只陌生的贵宾比她家的小狗体型大上不少,在他们身边兴奋的乱转,然后开始嗅闻小维,而小维也对它做了同样的动作。

她抬头瞥向这只神秘贵宾来的方向。当那个朝他们慢跑而来的男人映入眼帘时,她忍不住的盯着猛看——这个男人拉着看上去相当重的旅行箱,以及一个尺寸可观的随身背包,应该就是狗主人了。

真利立刻就认出了这个人的身份,但还是有些不敢确信。她摇摇头,眨了眨眼,再次看了过去。

不,他没有消失。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世界著名花样滑冰选手,她弟弟的童年偶像,仍然欢快的朝她挥着手,正在往桥上过来。

 “你好!很抱歉马卡钦这么莽撞——他看到小维实在太开心了!”他用英语说。“你是胜生真利吗?”

她试探性的抬起手,朝他挥了挥,回答道,“是的,就是我!”

在内心深处,真利有些感激自己为了乌托邦胜生的外国客人所做的大量英语练习,但是此时,她绝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迫在眉睫的问题上。

换句话说也就是,见鬼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为什么会知道她——还有她家爱犬名字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长谷津?

她的第一反应是勇利告诉他的,但是她并不确定。

勇利在之前的电话中,从未提过和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有交集。他们是否彼此认识?如果真的认识的话,真利觉得勇利应该会立刻告诉他们的,但是现在她已经有些不敢确定了。

就在真利心中一片混乱时,维克托已经走到了桥梁的最高处,停在了她的面前。小维和马卡钦——这个名字听上去非常熟悉,真利总算想起来了——他们两个看上去相处的非常和睦,带着同样的小狗笑容并肩坐在一起,注视着因为努力拉着所有行李而有些气息不匀的维克托。真利低头看了他们一眼,注意到马卡钦比小维的毛色要稍微浅棕一点。

她的注意力很快重新回到了维克托身上。维克托一只手搭着行李箱,有些气喘的笑道,“斜坡真要命!”

尽管气息不稳,看上去也有些疲惫,他仍然英俊极了。如果不是因为奔跑和风将他的头发吹得有些凌乱,他看上去就像是刚从某个商务机旅主题的时装秀里走出来的一样,就连随身行李都相当昂贵新潮。

勇利将维克托视为童年偶像后,曾热情的给她展示过各种电视、杂志或者其他媒介中的他。这个男人的海报在她弟弟的卧室墙上挂了很多年,而她也不止一次的听到勇利用敬仰钦慕的语气提起对方的名字。

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面对面的和他说话,就在她家乡小镇的桥上,遛着自家狗的时候。

但是无论是否有名,对于她来说,他仍然只是一个突然接近的陌生人,这一点并没有改变。

 “……是的,”真利盯着他缓缓的说。“你知道我和我家狗的名字,是因为……?”

 “噢!”维克托眨了眨眼,热情的回答,“勇利告诉我的!他曾经给我发过小维的照片,看!”

真利被弟弟和他的童年英雄互相认识的事实弄得有些糊涂,她看向了维克托展示给她的手机照片。是的,那绝对是小维。除开小狗熟悉的身影,她还看到了背景中乌托邦胜生熟悉的内部装饰。

真利很清楚的记得这些照片是她母亲拍下来的,后来全都发给了勇利。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胜生家小狗的照片就莫名其妙的到了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手机上。

这真的……很怪异。

 “不可思议,”她沉思道,维克托将手机重新放回了外套口袋里。“他从未提过你。”

就在这一刻,真利清楚的看到了一个男人心碎的样子。维克托的笑容立刻消失了,他的表情变得难过、茫然。

 “……他没有吗?”维克托低声说,听上去非常的伤心

真利睁大了眼睛,有些震惊。

噢见鬼,她拼命的搜肠刮肚,想要做出挽救。无论勇利的偶像是出于什么原因突然出现在他们的家乡小镇,如果她让对方在勇利还有几天就要回来时选择离开,她的弟弟一定不会原谅她的。

再说,勇利没有对她提起过维克托这件事似乎真的让对方心碎一地。她开始忍不住的感到了好奇——一方面是维克托居然真的和她弟弟非常亲近,而且到了会对这件事感到郁闷的程度,另一方面则是勇利居然一直没有提起过和维克托的相识。

然而真利将这些想法放在了一边。现在她有其他事需要着手解决。

 “但是,呃,毕竟,他也不是那么经常打电话回来!”她匆忙的安抚着维克托。“而且,说真的,我们只谈过他回来时我们要做的事,所以也许只是没有找到提及的机会!”

维克托仍然皱着眉头,因此她决定将手中最棒的那张底牌亮出来。从她观察的情况来看,说不定真的会起到作用。

 “听着,勇利非常喜欢你。”她真诚的说。“他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崇拜你了,那段时间真的,他无时无刻不在谈论你,没人能让他停下来。我很肯定他一定是有自己的原因才没有提起你,但是相信我……他喜欢你,非常喜欢。我相信这一点从未变过。”

令人惊讶的是,维克托有些脸红了起来。他将视线移开了一会儿,露出了一个细微的笑容。

真利近距离的看着对方脸上的红晕,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

是否有可能……那个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对她的弟弟倾心了?

真利因为这个想法有些眩晕,她迅速的展开了猜测。勇利在索契大奖赛总决赛上将维克托彻底击败,不仅夺走了他第一名的位置,还打破了他的连胜纪录,也许在那之后,维克托觉得勇利非常印象深刻,然后两个人就在最近几个月里有来有往的联系起来了。

然后现在,维克托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长谷津——众所周知的勇利的家乡——正好就在勇利还有几天就将回家的时候。如果他来这里是为了见勇利,那么……

这绝对,完全有可能。真利的心中充满了惊奇的欢欣。

小勇利,你都做了什么?!你的偶像都为你倾心了,你居然什么都没告诉我……!

在想入非非前,真利决定单刀直入的试试水。

 “那么,你是来这里见勇利的,对吧?”

维克托此时看上去振奋了一些,脸上重新明亮了起来。他有些腼腆的咧嘴笑了,“啊,是的!他之前邀请了我,但以为我要到4月才过来。我这次提前来,是想在他回家时给他一个惊喜!”

正中靶心!而且更棒的是,勇利亲自邀请维克托过来的?现在赛季都还没结束,维克托这么大老远的跑来,就是为了给勇利一个惊喜?

绝对是倾心了,毫无疑问。

她在心中悄悄祝贺了自家弟弟一番,同时在心里说了一句,干得漂亮,勇利!

她响亮的提出了邀请,“你现在找到地方住了吗?不知道勇利有没有和你说,我家就是一间温泉旅馆。我和小维正准备回家——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去。”

 “哦,太棒了,谢谢你!”维克托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回答道。“我们本来就是准备去那里的,但是有点迷路了!幸运的是马卡钦看到了小维,然后——”

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一样,维克托倒抽了一口气,很快就在小维面前蹲下了身。小贵宾犬扒在他的腿上,摇着尾巴。维克托愉快的将他举了起来,抱在了怀里。

 “虽然已经看过照片,但是——噢我的天,看看你!你真的好小!”他惊呼道,将迷你贵宾抱在胸前。“你太可爱了!真的非常,非常可爱!你是怎么做到这么小又这么可爱的?!”

小维享受着这种关注,在维克托的手臂中快乐的蠕动着,用舌头舔着对方咧嘴大笑的脸庞。马卡钦直起身用爪子扒在维克托身上,不甘寂寞的轻声哀鸣,维克托笑了起来,满足了它的要求。

 “看,马卡钦!”他一只手抱着自家爱犬,一手搂着小维。“你终于有新朋友了!”

真利迅速拿出手机,将世界著名花滑选手搂着两只毛茸茸的贵宾犬的画面拍了下来,因为这个场景真的太可爱了。她做了决定,打算有空的时候就发给勇利。

她问,“那么……勇利完全不知道你在这里?”

维克托抬头朝她眨了眨眼,然后点头。他有些不情愿的松开了马卡钦,将小维放回了路边,站了起来。

 “我们本来是说好等世锦赛结束我再过来的。”他回答,握住行李箱的把手和她走在了一起。两只贵宾犬陪着他们一路走下了桥梁。

真利在心中尖叫了一会儿。她再次确信勇利完全抓住了这个男人的心。

 “那你的世锦赛没问题吗?”她好奇的问。“比如,你的教练对于你在比赛前跑来这里没有意见吗?”

维克托有些不好意思的朝她笑了笑,她张着嘴,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没有告诉你的教练。”

 “我给他留了一条信息!一条短信,就在飞机起飞前。”他耸了耸肩。“但是没关系,没事的!雅科夫知道我的两个节目都没问题,而且我也会在这里继续练习。勇利说过这附近有一个冰场?”

维克托看上去并不担心,因此真利觉得他应该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长谷津的冰之城堡,是的。”她确定的说。“我们的朋友在经营那里。我可以把他们的电话给你——优子的英语不错,她应该可以帮助你。”

 “太好了!谢谢你。”他露出了耀眼的笑容。真利眨了眨眼,突然明白自己的弟弟为什么会收集那么多这个男人的海报和照片了。

因为……见鬼。她在心中再次庆贺了勇利的成功。

当他们走到桥头,进入前往乌托邦胜生的街道时,真利提到,“等我们回去,我会告诉我的父母你来了。他们一定会非常高兴和勇利这么多年来一直吹捧不已的男人见面的。”

维克托短暂的撇开了头,然后有些羞涩的问道,“……他真的这么做了?”

 “他的房间里贴满了你的海报。”真利哼了一声,将这个秘密说了出来。维克托呛了一下。她咧嘴笑了起来,说道,“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看。”

维克托看上去确实跃跃欲试,但还是摇了摇头。

 “等勇利回来,如果他邀请的话,我才会进去。”他坚决的说。

哈,真是一个绅士。真利笑了,“随你心愿!”

在树梢后,乌托邦胜生的屋顶终于露出了踪影。真利一边走,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瞥向维克托。他此时正感兴趣的四处环视,时不时的朝路边互相追逐的小狗露出微笑。

在这么多年的耳闻后,亲眼见到本人,真利觉得他确实是一个不错的男人,但为了她的弟弟,她还是打算对他多留几份心。维克托对勇利的倾心很明显也很可爱,但仍有不少事情处在迷雾之中,并没有得到解答。真利希望等勇利回来能够让这个出乎意料的状况变得更清晰一些,当然,前提是真利自己和他们的父母没有将维克托完全摸得底透的话,

但是无论如何,她觉得维克托和他们呆在一起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一个世界著名的花滑选手,在长谷津这样的小镇,能惹上什么麻烦呢?


维克托承认自己的决定是有一点……冲动。

一挂掉和勇利的Skype,维克托就立刻重新拿出了笔记本电脑,开始查看飞往日本的航班,以及直接抵达长谷津的列车路线。

看了勇利滑的不要离开伴我身边,这个专门给维克托的特别表演后……

一整个月感觉漫长的就像是一个世纪一样。他实在没法沉住气,没法耐心等待他们的重逢。他想要尽快见到勇利。

维克托一边考虑着世锦赛的事,一边拉出行李箱,快速打包他和马卡钦离开几个星期所需要的东西。他爆发出了极强的行动力,从一个房间冲到另一个房间,顺便还拿上了表演服,而他的爱犬跟着他在公寓里来回跑动,兴奋的摇着尾巴。

勇利曾经提到过,在他的家乡小镇,离他家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滑冰场。维克托应该可以在那里练习,即使没有雅科夫给他作指导。

事实上,他可以和勇利一起在那里练习!

维克托带着新的目标将自由滑表演服叠好,低头看向自己的爱犬,一脸明亮的宣布道,“我们要提早去度假了,马卡钦!”贵宾犬热情的叫了起来,做出了回应。

当维克托打包行李时,他回想起了和勇利跳舞的场景,回想起了勇利带他迈出的熟练步伐,以及吟唱的不要离开伴我身边。他回想着勇利在大学冰场里滑出的那个自由滑节目,知道对方一定是一直在秘密练习,就为了能够给他一个惊喜。

他对他说,“只为了你。”

这句话一直在维克托的脑海中回响,就像是勇利在朝他伸手,在呼唤着他一样。

维克托被对方的引力吸引,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应答。

订好机票,确定明晚就要起飞后,当天夜里他几乎无法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虽然辗转反侧了整晚,但他感觉自己比过去更加生机勃勃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想见到勇利,他会做到的。

维克托一整天的训练都有些心不在焉,不断在心中梳理着旅行计划。幸运的是,他这几个月以来的分心早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事,还帮了他很大的忙——因为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所以完全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样。

训练结束后,他的教练和冰场伙伴都没有前来探问,因此他直接离开了冰场,等他走出去后,浑身都充满了一种回归自由的感觉。

他有些眩晕,知道自己也许不该这么做……

但是接着,他想到了勇利的微笑,想象着对方也许会再次抱住他,也许会在他耳边歌唱……维克托觉得是时候做出改变,是时候去追寻幸福了。

训练结束后的几个小时里,没有任何人联系他。维克托抓住这个机会,实施了自己的大逃亡计划:他趁着大家尚且一无所知的时候,直接回到了家里,带上狗和行李,叫了一辆出租车去了机场。

在飞机起飞前,他觉得至少应该用短信告知雅科夫一下,不然他的教练搞不好真的会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大搜索——当然,雅科夫在俄罗斯是不可能找到他的。

维克托输入了一行字,“嘿!!!我要到国外呆一阵子,不用担心我!!!世锦赛上见:D然后按了发送。

发完之后,为了不被大吼一通,他立刻将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放进了外套口袋里。

在维克托抵达日本之后,雅科夫绝对给他打过电话——事实上,打了不止一次。不只是他,还有尤里,米拉,格奥尔基,他们三个估计被教练下了指令,想要碰运气看看是否能联系到他。维克托的手机信箱里还有为数不少的语音留言,大部分都来自于他的教练,而他是绝不会去点开它们的。

在那些短信中,比较尖锐的像是“你就是一坨大狗屎”来自尤里,好心提示的来自米拉:“无论你在哪里,维恰……你最好一直待在那里,如果还想活命的话!!”

这让他更加确定把雅科夫放置一会儿会是个好主意。

他本可以直接把手机关机,这样就不用每隔几个小时都响一下,但勇利随时都有可能给他发短信,如果关机的话就接不到了。

不过他一直没有将已经抵达长谷津的事告诉对方。他希望等勇利回来时,能够有一个惊喜。

当维克托和马卡钦在寻找乌托邦胜生的途中迷失方向时,非常幸运的碰到了胜生真利和小维,或者,更准确的说,是马卡钦先发现了小维,并且在维克托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兴奋的冲了过去。在维克托上前打招呼时,真利看上去非常困惑,但还是邀请他去她们家的旅馆落脚,而他也非常感激的接受了这个邀请。

在此之前,维克托并没有见过勇利的姐姐。但是一见到她,维克托就立刻认了出来:她的脸型和微笑的模样与勇利如出一辙。

他在心中想像着勇利的头发留长的样子,有些好奇是否也会像真利这样松软。

维克托在和她的对话中也收获了不少新的信息。他不知道勇利为什么没有和家人提起过自己,并且有些受伤,但真利安慰了他,说这绝不是有意的。

他也这样觉得,并且相信勇利有自己的理由。但从勇利自己的家人嘴里听到这样的话,还是让他心里明亮了很多。

维克托还从她口中得知勇利在卧室里贴了他的海报,也许有些不该,但维克托的心里是有些窃喜的。他把收藏的勇利的海报也随身带了过来——至少,把圣彼得堡公寓卧室里贴不下的那些带了过来——不过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尽快找地方贴起来了。

不仅如此,他还非常想要一张在长谷津车站里看到的海报,就是那张背景里有着非常美丽的樱花,正中间是更加美丽的勇利的那张海报。他已经暗下决心,一定要想办法在小镇里弄到一张来收藏。

但他很快就从思绪中脱离了出来 ,因为乌托邦胜生已经近在眼前了。


TBC


译者的话:

久违的on my love,什么都不用说了就是甜甜甜



25 Mar 2017
 
评论(173)
 
热度(1553)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