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维勇]UMFB&MHA 夙敌(竞争对手AU,NC17,第九章【4】)

原名:Until My Feet Bleed and My Heart Aches

作者:Reiya

译者:@缄默的情人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48484/chapters/20055247

声明:这篇文归原作者Reiya所有,任何人不得将这篇文作为商用并从中获利,同时请勿无授权转载、改编、二次上传,非常感谢!原作全名太长实在写不下,故使用了原名缩写作为标题。本文分级为Explicit,也即是后文中将会出现NC17的内容,请大家酌情选择是否观看。

*请小天使们不要在评论里剧透,感谢=3= 


第九章 光辉时刻

(4)  


回到酒店后的当天晚上,勇利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内裤,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衣柜,拼命压抑着内心不断攀升的惊慌感。

维克托提议他们今晚可以去酒店附近,一家规模不大的当地餐厅吃饭,就在几条街之外。尽管勇利知道那里不需要穿一整套正装去赴宴,但也不想冒险穿的太随便,到时候如果维克托盛装出席那就尴尬了。

当然维克托应该不会这么做的,毕竟这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会面。花滑选手们经常会在比赛后约着一起吃饭,勇利之前常常和披集这样做,从维克托的社交媒体上看,他和克里斯也同样如此。唯一不同的是,他和维克托并不是真正的朋友,而且实际上和朋友的关系相差甚远,他们的会面只是为了缓解维克托奇怪的内疚感罢了。

经过好几个小时的再三思考,勇利终于知道维克托为什么会这么关心他受伤的事了。他自己不也在几个赛季前维克托受伤时非常担心吗?会为其他花滑选手受伤而感同身受是很正常的事,因为他们太清楚后果了。而且不止如此,当维克托受伤时勇利感到担心,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如果赛场上缺了维克托,一切都不一样了。对手之所以是对手,就是两个人一定要在同一个赛场上竞技。勇利并不希望看到维克托缺席,维克托应该也同样如此。

尽管比赛失利,勇利还是为自己已经在维克托心中留下了这样的印象而感到有些自豪。

勇利最终放弃了对于服装的纠结,拿了一条看上去比较光鲜的裤子穿上,然后挑了一件半正式的衬衫。反正应该没人会在乎他穿的是什么?他自己是不在意的,维克托肯定也不会。

虽说如此……

突然之间勇利又有些犹豫了。也许他应该换一套更好看的衣服。虽然维克托说这是一顿致歉的晚餐,但也可能有其他的意图。毕竟他们已经上过两次床了,而且都是在大型比赛的交锋之后。一次也许能解释为头脑发热,但是两次就已经有点固定模式的危险了。

维克托也许是拿吃饭做借口想再次和他上床,如果真是这样,勇利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拒绝。这也让答应维克托的邀请变得比之前更加不明智了。

勇利深呼吸了一下,将脑海里的想法全都推了出去。他觉得自己有点多虑了,今天晚上应该只是随便吃些东西,进行一些尴尬到极点的寒暄,安抚好维克托心中的负罪感,然后他们就会回到互相讨厌的状态,直到下个赛季来临。只是这样,没有任何其他事会发生。

因为担心显得太过正式,勇利放弃了打领带,转而看向镜子中的自己。他在镜子前打理着自己的头发,希望它们能够乖乖的呆在自己该在的地方,过了一会儿他又在想是否应该弄成比赛时那样向后梳的发型,然后把眼镜摘下来之类的,但他此时已经没有时间再折腾,因为他们约定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

再三确认还算得体后,勇利离开酒店,走到了亮着轻柔夜灯的大街上。很快他就看到了约定的那家餐厅,比他想象的要高档,但又不至于对穿着打扮有过于正式的要求。

他推开门走进去,四处张望了一下,几乎是立刻就看到了维克托所在的位置。俄罗斯选手此时正坐在角落的一个雅座中,和餐厅中的其他人离了一些距离,显得十分僻静。当勇利走过来时,他露出微笑挥了挥手,朝自己对面的座位做了一个礼貌的手势。

 “看来你觉得这里还不错?”维克托问道,手指在木质餐桌上轻轻敲击着。

 “呃……是的。”勇利有些胆气不足的说,恨不得立刻逃离这里。他感觉整个气氛尴尬极了,甚至比预想的还要尴尬。他不知道该对维克托说什么,就好像说什么都不合适一样。

 “尽管我没法因为失败怪你,但还是对你心怀怨恨。我会出现在这里只是因为想不到合适的理由拒绝。”这是一种选择。或者也可以这样,“我一直在回想我们之前几次上床的场景,我虽然讨厌你,但是没办法把你从脑海里驱逐出去。”甚至还可以这样,“我们都还是孩子的时候你伤了我的心,自从那以后我就一直讨厌你,但是你甚至都不记得当初的事了。现在每一次看到你我都会回想起那一天,然而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告诉你,就算是现在我也不知道是否是恰当的时候。”

他并不想在这种人群密集的餐厅中进行这样的对话,他现在还沉浸在失败的懊悔中,只想尽快吃完赶紧回去。

短暂的对话结束了,他们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勇利拿起菜单挡在脸前,假装在仔细阅读。几分钟后服务生过来了,他胡乱点了一通,完全没注意自己点的是什么。维克托也点了餐,并且加了一杯酒,同时询问的看了勇利一眼。勇利摇摇头,拒绝了对方为他点酒的提议。事实证明每次有维克托掺和进来时他都会做下糟糕至极的选择,再加上酒精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感谢老天的是,他们点的菜很快就上来了。在等待的短暂时间里他们进行了一些零散且费力乏味的闲聊,两个人都在小心试探,避免涉及太过深入的话题。

勇利看着面前的食物,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沉浸在美食的香味中。他快速认真的品尝起来,一边在心中赞叹它的美味,一边感激终于能有东西让他从对话中解脱出来了。他点的菜肴闻上去棒极了,柔软且入口即化,米饭上的薄片猪肉和酱汁更增添了一股别样的风味。

维克托看着他在一边大快朵颐,脸上露出了愉快的微笑。

“还不错?”他问,勇利点了点头,吃了一大口,之前的尴尬感已经不翼而飞了。

 “这让我想到了在日本时,我母亲常给我做的菜。”他一边吃一边含糊的说。“虽然完全没法相比,但仍然让我想到了她。”

 “她常给你做的是什么样的菜?”维克托在座位上稍稍倾身,迅速的抓住了这个新的话题。

 “很多,主要都是一些家乡菜式。我家经营着一个温泉旅馆,大部分顾客都比较喜欢正宗原汁原味的东西,你明白的?但是我最爱的永远都是炸猪排盖饭,没人能比得过她的手艺。”

维克托有些好奇的歪了歪头,像是想要询问,但是并没有诉诸于口。勇利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一个并不常见的词汇。

 “炸猪排盖饭。”勇利重复了一遍,在脑海中努力搜刮词汇想描绘它。“是一种炸猪排的碗状吃食,里面有猪排、米饭以及鸡蛋等等。我原来常常吃,但是后来就不行了,虽然在底特律也有不少地方做,但是味道总是不一样。”

 “我能理解。”维克托笑了,小心吃了一口自己点的菜肴,迅速咽了下去。“当我开始出国比赛后,曾在比赛结束时到国外的餐馆点俄罗斯的罗宋汤吃,但是感觉永远都和家里的不一样。”

 “你有试过自己做吗?”勇利回想起自己和披集共用厨房时,几次半成功的母亲版特制猪排饭的尝试。他几乎每一次做都会引发一阵大混乱,最后以还没出锅就被披集偷吃告终。

维克托又一次笑了,在餐厅的喧嚣嘈杂中显得明亮而又轻盈。

 “不。”他有些自嘲的笑道。“我很不擅长下厨,一般在外的时候都是出去吃,如果太累的话就直接叫酒店服务,真要自己做的话很可能会把自己毒死在比赛之前。我通常会把罗宋汤留到回俄罗斯再吃,当做比赛胜利的庆祝。”

 “我还在日本时也做过同样的事。如果没有赢比赛,我是不会让自己享受炸猪排盖饭的。”

勇利的话消失在了嘴边。他低头看向面前的吃食,今天发生的事突然全面回归到脑海中,给了他重重一击。似乎是注意到了勇利脸色的变化,维克托的表情也立刻变了,笑容消失无踪。

 “关于今天的事,勇利……”他开口,但是勇利立刻打断了他的话,不想再听下去。

 “已经结束的事没必要再重新提起来。我在所有人面前丢尽颜面,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更希望能彻底忘掉它。”

 “勇利……”维克托的声音有些轻柔和迟疑。“我不认为有人会觉得这很丢脸。大部分人都认为你在经历了这种事后,还重回冰场坚持比赛,是一件很勇敢的事。虽然有些犯傻,但是真的很勇敢。”

勇利有些惊讶的抬头看向对方。维克托的语气中有一丝他从未听过的逗趣,眼神中也令人惊讶的没有丝毫恶意。

 “好吧……”勇利有些结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只是觉得很难堪。”他终于开口,决定把刚才的评价暂时放到一边。“这应该是所有花滑选手能够经历的最坏的情况了。我表现得很糟糕。”

 “噢不。”维克托再次露出微笑,眼睛亮了起来。“以我个人的经历来说,这可不是花滑选手所能经历的最坏情况。相信我,勇利。我之前经历过很多比这还要糟的状况。”

勇利差点被嘴里的猪肉薄片呛住,他拿起水喝了一口,试图表现得镇定一点。

 “你?”他有些怀疑的问。维克托是非常优秀的花滑选手,世界上最顶尖的一个。听到维克托说自己经历过更加尴尬狼狈的情况,勇利几乎都想要嘲笑这种说法多么荒唐了。

勇利意识到他可能是在说那个失败的勾手四周跳,那个让他伤到了腿,还休赛了整个赛季的意外,立刻提出抗议道。“仅仅在比赛中摔一次可不能算数。”

 “我说的不是那件事。”维克托的双眼在餐厅明亮的灯光下快乐极了。“我的意思是,我曾经滑的比你今天还要糟糕很多倍,勇利。”

勇利抬起了一边眉毛,示意维克托继续说下去。虽然他仍有些愤愤不平,但是已经被对方想要说的话吸引了。

 “我16岁那会儿,因为刚刚拿下人生中第一个世锦赛冠军,整个人开始飘飘然起来。比赛结束后没过几天,我在一场派对上喝的烂醉如泥,然而第二天雅科夫几乎是把我从床上拽起来去训练,逼着我换冰鞋上冰,一点都不管我感觉多么糟糕。那是我第一次喝到酩酊大醉,上场后在冰上几乎站都站不住,更别提滑冰了。”

勇利想象着维克托所描述的那个画面,不由得笑了起来。维克托备受鼓舞的继续道。

 “我站在冰上就像一个婴儿一样,双腿不断的打滑,所有的结对伙伴都站在场边笑疯了。然而雅科夫不准我离开,一直逼着我完成了整套训练课程。从我站都站不住的惨状,你应该能想象我的跳跃是多么惨不忍睹了。”

勇利想象着有着一头长发、天真而又无辜的16岁维克托,余醉未醒的摔在冰上的场景。既有趣又笨拙,还非常的真实。

 “后来你是不是吸取教训不再喝这么多了?”勇利问道,惊讶的发现语气中有着自己都没有预想到的愉快和戏谑。

 “不。”维克托咧嘴笑着看他。“自此之后我学会了怎样拥有更好的酒量,确保不管怎么喝第二天都能照常训练。”

勇利大笑起来,让他自己都有些震惊。他不敢相信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居然能让他这么真诚、纯粹、真实的笑了起来。

突然之间,勇利回到了现实之中。他现在坐在自己敌视了多年的人的对面,不是来玩,也不是来听维克托的故事并且放声大笑的。他原本的打算只是出于礼貌来吃顿饭,并且打算吃完后立刻离开,在刚刚对话时,他们都已经结束了进餐,这也意味着他该走了。

勇利将筷子放在了空碗旁,突然站了起来。维克托也随着他的动作站起了身,椅子突然推离的声音哪怕在喧闹的餐厅中都显得非常清晰刺耳。

 “我得走了。”勇利收回了笑声,直白的说道。他努力戴回了今晚早些时候的那种冷淡的面具。“我明天还得赶早班飞机。”

 “噢,当然。”维克托看上去有点失落,但还是和勇利一起走了出去,中间短暂的停留了一下,支付了晚餐账单。勇利本想提出平摊,但是他有种预感,维克托一定会用最初坚持邀请他吃晚餐的理由来拒绝他,而他实在不想再在这家餐厅里继续待下去了。

他们在一片沉默中走回到街上。温暖的夜灯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深夜刺骨的寒意。勇利能够感觉到冰冷逐渐侵入到他的皮肤中,这让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很快就回到了酒店中。

虽然他和维克托住在同一家酒店,但分别位于不同的楼层。在等电梯时,今晚的一切不停在脑海中回放,他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客观上说,维克托今晚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能够平息内心的愧疚感,但对于勇利来讲,他经历了始料未及的一段非常开心的时光。在很多年前,作为一个直言到残忍的人,维克托坦率的对年幼的勇利说出了心中所想的话,毫不在意的伤他至深。然而现在,勇利却坐在了维克托对面,和他进行了一场有趣而又快乐的对话。维克托过去留给他的印象与现在所展现的一切是那么的不同,这种巨大差异让他有些难以适应。

不过无论如何,今晚已经结束了,勇利必须将这一切全都抛开。他必须在下一个赛季重振旗鼓,必须专注于击败维克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直想着今晚的那些愉快的时光。

电梯门安静的打开了,他们一起走了进去,分别按下了彼此的楼层。当电梯门重新关上后,维克托打破了沉默。

 “你确定你没事吗,勇利?”维克托问,朝勇利头上肿起来的地方做了一个手势。在那里仍然有一个丑陋的伤痕,作为不幸的遗留物在隐隐作痛。

 “没事。”勇利坚持目视前方,不去看维克托。“我和我的教练切雷斯蒂诺住同一间房间。他会每隔几个小时叫醒我一次,确保不会出问题。”

 “好吧。那就好。”

他们又重归于寂静之中。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勇利房间所在楼层的走廊出现在了眼前。勇利走出电梯,对于总算能逃离两人之间沉重气氛充满感激。然而临走的最后一刻他转过了身,看向了电梯里的人。

有那么一秒他在想是否要邀请维克托去他的房间。也许俄罗斯选手就是这么期待的,而说勇利一点都不想的话也绝对是假话。然而他大脑里强大而又理性的部分警告和制止了他。他现在既疲惫又困惑,脑袋也开始疼了,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突然之间无法将维克托大笑时带给他的暖意和多年来对维克托的忿怒分清了,所以这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刻。

维克托并没有随他一起走出电梯,勇利理解为对方并没有想在今晚做些什么的意思。这也是对你来说最好的选择,勇利提醒自己。

他正准备再次转身,深埋在内心的某种呼之欲出的东西突然跳出来阻止了他。维克托仍然站在电梯里看着他,勇利突然不假思索的将脑海中蹦出来的那一句话说了出来。

 “晚安,维克托。”他对俄罗斯选手说。他能看到维克托的表情变了,微微睁大了眼睛,双唇微分似乎想要回应什么。然而这时电梯门关闭,对方被带离了。

勇利回到自己的房间,脱掉衣服躺进了舒适的床里。他试图让自己睡去,将今天一天所有的困惑全部带离,这样第二天早上一切又将回归常态。

然而直到他迷迷糊糊睡去时,才突然意识到为什么自己说出晚安时,维克托会看上去如此的惊讶。

这是勇利第一次对着维克托喊出他的名字。 

———————————————————————————————— 

Sally_Bate  @vodka_aunt · 10分钟前

我得说对这个结果有点失望。我希望尼基弗洛夫能赢,但不是以这样的方式 #世锦赛自由滑

 

Yoshimosh  @Yoshimosh · 10分钟前

那个意外相撞真的有点问题#世锦赛自由滑

 

Rita  @rita_37an56173ma · 9分钟前

胜生受了这么重的伤,为什么尼基弗洛夫毫发无损??? #世锦赛自由滑

 

KeKsuki· 9分钟前

@rita_37an56173ma 完全就是运气好罢了#世锦赛自由滑 

 

Hayleyuuri  @hayley1998 · 6分钟前

胜生勇利现在已经没事了,也不会留下后遗症http://bbc.in/2hzKYc #世锦赛自由滑 #感谢老天 

 

Clara_M  @Katsukidon · 5分钟前

好吧,我不想带偏你们的话题,但是我敢打保票,我刚刚看到尼基弗洛夫和胜生在约会???#世锦赛自由滑#维勇 

 

Mrs-Nikiforov  @goldforviktuuri · 4分钟前

 @Katsukidon 无图无真相

 

Clara_M  @Katsukidon · 4分钟前

 @goldforviktuuri 我没有照片,因为外面真的很黑,而且我是开车经过的。但是我真的从车窗看到他们坐在一家餐厅里,而且我敢99.9%肯定就是他们 

 

Sam K  @donttalkaboutskateclub · 3分钟前

@Katsukidon噢算了吧。就好像你真的看到了蓄意破坏者和他的受害人在一起约会似的。这条推特真的#可悲

 

DodeD  @DavidDodds · 3分钟前 

@Katsukidon是啊,我很确定两个互相讨厌的人是不会一起约会的,你这个傻瓜。你应该只是看到了两个相似的人罢了

 

Viktuurilove  @noticemeviktorsenpai · 1分钟前 

@Katsukidon维勇是真的!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凡人不用解释了!!

 

MaxiMillion  @Maxi000000 · 2分钟

@Katsukidon @noticemeviktorsenpai你们这些西皮粉真的别发疯了。太可悲了。 

 

Clara_M  @Katsukidon · 2分钟前

@Maxi000000嘿老兄,我只是在告诉你我看到的东西罢了!没必要这么粗鲁吧 

 

Canadian_Psycho @cannadianpsycho · 1分钟前

@Katsukidon 你这绝对是臆想好吗!

 

NBC News  @NBCNews · 1m

对引发众多猜测的尼基弗洛夫/胜生意外相撞事件展开全面分析解读nbcnews.to/2ifBRl  #世锦赛自由滑


第九章 完


译者的话:

关于下次更新:虽然之前有说干脆开个投票,根据投票数决定更on my love还是夙敌,但是想了一下感觉这样实在太欠揍了,我怕会被人举着鞋拔子抽,所以小天使们只能跟着我有什么看什么了……

下一次更新《on my love/为爱而生》,新章有点长,会分段更。


维克托和勇利所滑节目电台地址

维克托和勇利所滑节目网易歌单地址

 ↑这两个地址请结合使用

 原文标题音乐网易歌单地址 BY @改名大法来来来



23 Mar 2017
 
评论(89)
 
热度(895)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