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维勇]UMFB&MHA 夙敌(竞争对手AU,NC17,第九章【3】)

原名:Until My Feet Bleed and My Heart Aches

作者:Reiya

译者:@缄默的情人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48484/chapters/20055247

声明:这篇文归原作者Reiya所有,任何人不得将这篇文作为商用并从中获利,同时请勿无授权转载、改编、二次上传,非常感谢!原作全名太长实在写不下,故使用了原名缩写作为标题。本文分级为Explicit,也即是后文中将会出现NC17的内容,请大家酌情选择是否观看。

*请小天使们不要在评论里剧透,感谢=3= 


第九章 光辉时刻

(3) 


勇利缓缓睁开了眼睛,意识逐渐回归。他被耀眼的灯光刺的眨了眨眼,发现头顶上有一个人正满脸担忧的看着他,银色的头发垂落到了眼睛上。勇利认出了对方的身份,立刻坐了起来。这个动作让维克托不得不直起身,避免和勇利再次相撞。

 “啊太好了,你醒了。”一个清脆且带着浓重口音的声音响起,勇利转头看向另一边,发现床边站着一位冰场的医务人员。勇利有些瑟缩的坐起了身,轻轻摸了摸脑袋一侧的肿块。

他还记得撞击时的情景,记得他的头狠狠撞到了冰面上,疼痛感直刺骨髓。他记得自己当时在冰上晕了过去,内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羞耻感。有多少人看到了他犯下的错?有多少人看到了他像个傻瓜一样飘飘欲仙,然后因为自己的愚蠢在热身练习时受伤?

 “胜生先生,我需要你暂时看着我。”

勇利摇摇头,试图甩去脑海中盘旋不散的思绪,然后将注意力投聚在了医生身上。女医生笑了起来,一只手安抚的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胜生先生,你刚刚经历了非常严重的碰撞事故。以防万一我得给你做几项检查,可以吗?”

勇利无声的点了点头,女医生微笑着举起了一根手指。

 “请看着我的手指,并跟随着它移动你的眼睛。我得确认你头上的伤是否比我们预想的严重。”

勇利听从了她的要求,眼睛跟随着手指来回移动。然后女医生拿出了一个小型手电笔,短暂的检查了一下他的眼睛,刺目的灯光让他不由得有些退缩。

 “很好。”检查结束后,她满意的说。“没有伤及骨头,只是受了严重的挫伤。你的瞳孔反应正常,眼睛也能随着手指移动,所以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接下来我会问你几个问题,检查有没有记忆丢失的现象,之后你就可以离开了。”

勇利同意的点了点头,仍然不太想开口说话。虽然他现在不再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晕眩旋转,疼痛感也逐渐减轻,但头颅上一跳一跳的抽痛还是萦绕不去,没有消退的迹象。

 “你的名字是?”女医生问道,脸上露出了鼓励的微笑。

 “胜生勇利。”勇利回答,很庆幸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还算正常。

 “你多大了,胜生先生?”

 “21岁。”

 “你住在哪里?”

 “底特律。但是我出生在日本的长谷津。”

 “很好。”女医生在手中的笔记板上记了些什么,然后用手腕在上面轻点了一下,像是作了重点标记。

 “你的家人都叫什么名字?”

 “我的妈妈叫宽子,爸爸叫利夫,姐姐叫真利,我养的小狗叫小维。”

勇利慌忙的看了一眼站在床边一直保持沉默的男人,发现对方正专心的盯着医生。他不知道维克托有没有听出这个名字隐藏的含义,但至少对方没有表现出来,勇利对此十分的感激。如果维克托提起这个话题,勇利恐怕真的没有办法作出合理的解释。

 “很好。”女医生在笔记板最后记了几笔,重新看向勇利,露出了安抚的微笑。“看上去没有什么严重问题,也没有永久性的损伤,但是有些事我还是得交代一下,避免之后出现其他附带问题。”

勇利一直在偷偷瞥着维克托,完全没有注意到她在说什么,只是在恰当的时机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维克托应该就是那个和他相撞的人。在那个混乱的时刻他并没有注意,但是潜意识里已经将一切联系在了一起。他记得当时眼前闪过了一丝鲜明的红色,现在想想应该就是维克托上冰场时穿在身上的外套。

维克托静止不动的站在他身边,专心的盯着医生,看上去比勇利还要关心医生说的话。他上半身的外套和表演服都脱了下来,从腰部以上完全裸露在了寒冷的房间里,勇利可以看到擦伤遍布了他的整个胸膛,上面还有不少轻微的淤痕,它们没过多久应该都会变成严重的青紫。这都是他们相撞的证明。

值得庆幸的是,维克托身上除了擦伤之外没有什么大问题。勇利依稀记得相撞之后的维克托虽然摔倒在地,但仍然能跪着直起上半身,看上去没有受伤。在勇利晕过去之前冲到他身边的应该就是维克托,医务人员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勇利想要将一切怪罪到维克托身上,想朝俄罗斯选手大声叫喊,责怪他让自己感觉如此的晕眩恶心,甚至连能不能继续上冰比赛很成问题。但是他做不到。

这不是维克托的错。是的,也许对方是应该在练习时多注意一下其他选手的动态,但是当时的勇利很清楚维克托正在进行整个节目的练习,像他这样只是在练习跳跃的选手应该更加灵活的进行调整避让。是勇利自己分心了,他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没有注意到危险的临近,而当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在勇利的人生中,他可以因为很多事责怪维克托,但这一次意外事故绝不是维克托的错。这种事故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发生,更别提花样滑冰本身就有一定危险性,当时还有不少人同时在冰场上练习,处于随时会改变方向的高速滑行状态。这一次的意外相撞他们两人都有错在身,而勇利应该负主要责任。为了某些维克托自己都没法控制的事责怪他是不公平的。

勇利并不怪维克托,但是他不知道对方是否清楚这一点。他甚至不知道维克托是否会怪他,是否会认为他毁掉了他的热身时间。而且,虽然维克托伤的不像勇利这么严重,但身上淤青伤痕也并不算少。

终于,女医生结束了对话,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他们两人。勇利在维克托转身看向他时做好了心理准备,等待迎来对方的斥责。

 “感谢老天,还好你没事。”维克托轻声说道。勇利惊讶的睁大眼睛。他没有想到迎来的是这样的话。

 “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时我很害怕。”维克托没有注意到勇利的震惊,继续说道。“我很抱歉,勇利。我当时没有注意到你,之后再想停下来已经来不及了,我并没有想……”

 “没关系。”勇利打断了他的话,脸上因为窘迫浮现起了一丝红晕。“这是我的错。我当时分心了。”

他避开了对方的视线。向维克托承认错误让他觉得十分的尴尬,但是维克托摆了摆手,没有接受他的道歉。

 “我也有错。我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情况,直到事故发生的那一刻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然而那个时候已经太晚了。我真的不是故意让你受伤的。”

 “我知道。”勇利有些惊讶的回答。他从来没往故意使坏这方面想过,尤其是他一睁眼看到的就是维克托担心的表情,更不可能会往那方面想。然而现在维克托真诚的提起了这个问题,脸上露出了希望勇利能够相信他的恳求。维克托可能有各种问题,但他是一个优秀的花滑选手,绝不可能玩这种肮脏的把戏,无论何时,他总是滑冰-胜利-从来都是公平公正的决斗。

维克托看上去松了口气,似乎想说些什么, 但是门口传来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雅科夫站在走廊上,面无表情的双手环胸。

“维恰。”他警告道。“你得上场了。现在赶紧回冰场上去。”

维克托转头看向勇利,眼中出现了一丝犹豫,但是他的教练又喊了一声,他最终还是转过身去,拿起了椅背上挂着的表演服,轻车熟路的穿了上去。

当一切穿戴妥当后,维克托走向门口,在临出门前他回头望了勇利最后一眼。勇利尴尬的笑了笑,试图向俄罗斯选手表示自己真的没问题。他不明白维克托为什么会这么关心他的身体,也许是想要在媒体面前挽救一下让另一个选手受伤的受损形象,但是不论是什么原因,勇利还是希望能让对方安心。

维克托看上去真的很担心他,并且希望他没事。勇利的心中升起了一丝暖意,无论他多么拼命忽视,都一直坚定地存在着。

———————————————————————————————— 

维克托离开没过几分钟,切雷斯蒂诺走进了房间,一手拿着清水,一手拿着咖啡。一看到靠在床头的勇利,他就热情的笑了起来。

 “他们说你醒了。”他从门口走了进来,将水递给了勇利。“总是这么巧,我刚好就离开了那么一下。”

勇利强迫自己露出了微笑,希望没有让切雷斯蒂诺太过担心。虽然他的教练总是表现的积极乐观,是个十足的乐天派,但是勇利还是能看出来他眼中深深隐藏的担忧。

 “抱歉。”勇利低声说道,仍然为之前发生的一切感到羞愧。

 “没关系,勇利。”切雷斯蒂诺在他的床边找了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坐了下来,既给他留了足够的私人空间,又能充分安抚到他。“任何人都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就算是考虑再周全的人也是如此。现在将医生说的话全都告诉我。”

勇利快速将医生讲述的症状和指示全部复述了一遍。冷敷法,止痛药,好好休息,至少一天之内要有人陪在身边,以免症状加重等等,都是些老生常谈的东西。切雷斯蒂诺一边仔细听一边点头,然后站了起来。

 “好。”切雷斯蒂诺在勇利说完后开口道。“你先等我一下,我去叫辆出租车送你回酒店。你可以先回去好好休息,我等会在路上买点止痛药。”

 “回去……等等,切雷斯蒂诺,不!”勇利跳了起来,突然发现整个世界又开始令人厌恶的旋转起来,他立刻为自己的冒失动作感到了后悔。“我还不能回去,我还没有上场比赛!”

切雷斯蒂诺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勇利,但是勇利坚持和他对视,下定了决心。是的,他是受伤了,但这不是放弃的理由。过去他也曾在受伤后继续上场过,现在他依然能够做到。

 “勇利,你现在几乎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切雷斯蒂诺的声音异乎寻常的温和。“医生说你需要休息。这种情况下你还怎么上场呢?”

 “我会想办法克服的。”

勇利已经下定决心了,他不会让一个愚蠢的错误毁了赢得金牌的机会。他是连续两届世锦赛的冠军,目前还排在这一次短节目的首位,要想问鼎金牌就得看自由滑了。在经历了几个月前的大奖赛后,他必须证明自己,这也意味着他不能让这个机会被轻易毁掉。

 “勇利……”切雷斯蒂诺再次开口,但是勇利摇了摇头,将随之而来的眩晕压了回去。

 “不,切雷斯蒂诺。我必须这样做。求求你。”

切雷斯蒂诺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痛苦,他叹了口气,挫败的闭上了眼睛。

 “虽然我真的非常希望能够阻止你,但我也清楚没办法改变你的决定。不过勇利,我郑重的告诫你,不要这么做。你现在没有丝毫滑冰的状态,更需要好好休息。放弃吧,就这么一次。”

 “你知道我没办法做到。”勇利开口,声音小的近乎耳语,但切雷斯蒂诺还是清楚的听到了。他跟着勇利一起走出房间,紧紧跟随在身边,就像是希望勇利能够再次晕倒一样。然而勇利拼尽全力让自己保持了平衡。

因为他还有一枚金牌需要为之战斗。

———————————————————————————————— 

他滑的糟糕极了。

音乐响起的那一刻,勇利就知道自己已经输了。尽管疼痛感已经开始减轻,平衡感也得以恢复,但是他没办法找回赢得胜利所必须的专注和集中力。每一次转身时,看台上的人就会开始让人反胃的旋转起来,他根本就没办法回想自己的动作,更别提加入情感表现了。当他开始旋转时,恶心呕吐的感觉就会随之而来,不止动作完成的磕磕绊绊,脑袋里也会像是被什么敲打一样疼得厉害。

跳跃则更加糟糕。四周跳成了两周跳,三周跳变成了一周跳,勇利几乎连方向都弄不清了,摔的也远比成功的要多。当节目最终结束时,他几乎是感激的松了口气。

切雷斯蒂诺在等分区环住了他的肩膀,安抚的抱了抱他。

然而这并没有起什么作用。当分数出来时,勇利的眼中涌现出刺痛的泪水,一路滑落到脸颊上,无论多么努力都无法克制。他毫不意外的落到了得分榜的最后一位,哪怕是这么多年职业生涯最糟糕的一次分数,也远远比这一次的得分高出许多。

勇利低下了头,避开镜头用力擦拭着自己的双眼,希望能将眼泪全部憋回去。他不想被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尤其是此时看台上正有几千双眼睛在盯着他,还有世界各地的人都在看直播。

 他只想赶紧离开。

————————————————————————————————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与胜生勇利世锦赛热身时意外相撞

今天早些时候,世界顶级花滑选手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和胜生勇利在赛前热身时意外相撞,尼基弗洛夫虽有擦伤但并无大碍,胜生勇利脑部遭到严重撞击,导致……

点击查看更多

 

评论:

 

KatsNiko  · 9分钟前

到底是多大的恨意才会这样蓄意伤害他???

 

Babs28  · 8分钟前

我真不敢相信尼基弗洛夫会使出这么卑劣的手段。胜生受了这么重的伤依然选择站起来继续比赛,真的非常勇敢,看着他不停的摔倒我的心都要碎了。我希望尼基弗洛夫为他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

 

fanwithafan  · 6分钟前

你们在开玩笑吗???这当然不是蓄意的啊,这都是什么见鬼的???

 

LadyNiki  · 5分钟前

从慢镜头回放可以很明显看出这是一场意外。他们两人当时都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情况,而且尼基弗洛夫自己也受伤了。他很幸运的只是被胜生撞到了肩膀,有些失去平衡,在倒下时还能做出挽救,但是胜生很倒霉的先撞到了头(然后在倒地的时候又狠狠的撞在了冰面上,看上去真的很疼),整个过程真的没有什么蓄意的成分,这绝对只是一场意外!

 

spirktoenterprise  · 4分钟前

而且你们看到事故发生后维克托脸上恐慌的表情了吗!他当时简直惊痛欲绝。我想说,他们虽然可能是竞争对手,可能并不喜欢对方,但是维克托绝不会对另一个选手做出蓄意伤害的事!

 

Danni29 · 4分钟前

是啊,但是当时那么多镜头对着他,他也可能是假装的呢。

 

YuuriiiKat_suki · 2分钟前

我一点也不关心你们的说法,反正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的意思是……看看最后谁得了金牌……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 

勇利一点也不想逗留到颁奖仪式结束,但是在切雷斯蒂诺的劝说下,他还是勉强留了下来。他知道自己的教练是对的,如果他没有在颁奖仪式上露脸,肯定会被人们认为输不起、没有体育精神、没有广阔的心胸祝贺得奖的人。于是他只能一脸空白的站在那里,看着其他人被授予奖牌,完全挤不出一丝笑容。

当镜头撤离后,他立刻逃离了那里,走回选手专区收拾自己的东西。当他准备离开时,有人叫出了他的名字,让他停下了脚步。

维克托一脸通红的站在他面前,像是刚刚从会场里冲回来的一样,金牌被匆忙的塞在了外套的口袋里。

 “你想怎么样。”勇利突然开口。他知道这样有些生硬粗鲁,但是他已经不在乎了。又一次输给维克托让他几乎无法直视对方的双眼,更别提和对方说话了,他现在只想一个人安静的离开这里。

维克托停下了话头,紧张的舔了舔嘴唇,双手伸进了口袋里,仿佛想把金牌再往里塞一些。

 “呃……我……呃……我很抱歉之前发生的事,勇利。”维克托有些结巴的说。

 “我知道。”勇利用手擦了擦脸,希望能够掩藏自己脸上的表情。

看到维克托如此轻松的取得了他戏剧化失去的这枚金牌,勇利的内心深处依然会爬出来一股怨愤。然而归根结底,维克托并不应该被这样尖酸刻薄的对待,毕竟整场事故中勇利需要负主要责任,而且维克托也受伤了,虽然只是一些看上去吓人的擦伤,但是受伤的轻重本来就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勇利只是刚好不那么幸运的撞到头罢了。

 “我能想办法做些弥补吗?”维克托继续说道。然而勇利此时此刻只希望维克托能赶紧离开,让他能够独自一人沉浸到自怨自艾的情绪中。维克托的提议肤浅且毫无意义,除非他有什么特殊能力能让时空倒流,不然做什么都没办法让勇利感觉好些。

 “怎么做?”他这样问道,希望对方能听出来无论做什么都没用的隐藏意思。维克托能做的就是赶紧离开还勇利一个清净,回去继续做他的竞争对手,直到两人下一次交手,而不是因为某些不该有的内疚想要对勇利做出弥补。

 “我能请你吃顿晚饭吗?”

 “什么?”勇利的目光重新落到维克托的脸上,发现对方的脸微微红了,但是依然直直的看着他。

 “我想为今天的意外向你致歉,能请你吃顿饭吗?”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这不是你的错。”

 “这是拒绝接受邀请的意思吗?”

勇利皱起了眉头,试图弄明白维克托到底在说什么。作为一个产生了不必要的内疚感的人来说,维克托表现的有些过了,而此时房间里的其他人也都开始留意到了他们的动静。勇利此时此刻找不到礼貌恰当的拒绝理由,也不希望接下来某些更加糟糕的新闻出现在网上。所以哪怕他真的很想拒绝掉这个邀请,恨不得直接回去躺在床上,但还是做出了决定。

 “好吧。”他不情愿的同意了,没有注意到维克托脸上如释重负的表情。“你想去哪里?”

———————————————————————————————— 

TBC


译者的话:

小天使们貌似都更想看on my love,等夙敌的第九章更完后会开始翻

最近太忙了,有些评论来不及回,实在很抱歉,但是我都有看的!爱你们,笔芯!!


维克托和勇利所滑节目电台地址

维克托和勇利所滑节目网易歌单地址

 ↑这两个地址请结合使用

 原文标题音乐网易歌单地址 BY @改名大法来来来


19 Mar 2017
 
评论(160)
 
热度(938)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