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维勇]UMFB&MHA 夙敌(竞争对手AU,NC17,第七章)

原名:Until My Feet Bleed and My Heart Aches

作者:Reiya

译者:@缄默的情人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48484/chapters/20055247

声明:这篇文归原作者Reiya所有,任何人不得将这篇文作为商用并从中获利,同时请勿无授权转载、改编、二次上传,非常感谢!原作全名太长实在写不下,故使用了原名缩写作为标题。本文分级为Explicit,也即是后文中将会出现NC17的内容,请大家酌情选择是否观看。


第七章 夜有入梦人


亲眼见到披集的成年组首秀是勇利人生中最骄傲的时刻。

披集在青少年组呆的时间比勇利要长,因为他认为自己不需要像勇利那样急于升组,更希望能够在做好准备后再考虑下一步。披集的这个决定非常明智,他在青少年组很快就拿到了傲人的成绩,不仅收获了一大堆奖牌,还有了稳定的粉丝基础。后来,他终于做下了升组的决定,这让勇利感到非常的高兴。

奇怪的是,虽然他们一夜之间成为了竞争对手,但这种感觉并不坏。他们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死敌,能够和朋友在同一赛场竞技的感觉也让勇利出乎意料的感到兴奋。虽然目前为止两人还没有在比赛中正式碰面,但勇利知道就算这一天真的到来,他们也不会对彼此有什么负面想法。长久的友谊让他们早已成为对方不可或缺的头号支持者,没有任何事能改变这一点。

勇利这一届大奖赛分站赛的首战是美国站,他在这里顺利拿下了一枚金牌,赢得了观众的一片欢呼喝彩。尽管他是日本选手,但在美国依然拥有庞大的粉丝群体——当然和维克托相比还是要逊色一些的。在拿下比赛后,他立刻飞往了加拿大,去现场支持披集的首次大奖赛成年组分站赛。

美国站和加拿大站的比赛时间相当接近,因此当勇利开口说想要来看披集的成年组首秀时,切雷斯蒂诺难得的同意了这个要求。勇利的下一场分站赛在俄罗斯,通常来说他绝不会浪费两站之间宝贵的练习时间,但是这是披集的成年组首秀,他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

勇利从来没有后悔做下来美国的决定,也没有后悔过为了事业离开日本。他已经越来越喜欢在底特律的生活了,同时也很清楚如果没有披集和切雷斯蒂诺的帮助,他永远也不可能走到这一步。然而让他真正感到抱歉的,是被他抛在身后的那些人和事。

勇利当初离开长谷津到现在已经接近4年了,这段时间里他从来没有回去过。对于他来说,时间永远是最奢侈的东西,满满的训练安排已经让他分身乏术,实在是挤不出回家的时间。虽然他并不后悔离开日本,但内心深处还是想家的,他想念美奈子老师,想念优子和西郡,想念那个宁静的海边小镇。

他第一次清楚的认知到自己已经离开太久,是在一年前优子和西郡结婚的时候。当初勇利离开长谷津时,他们都还只是天真无知的孩子,离成人的世界十分的遥远,然而当他看到优子穿着婚纱,美丽而又幸福的望着身边西郡的照片时,才意识到他们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照片中的西郡一脸惊艳的回视着优子,似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有幸能够娶到她。勇利已经无法将他和记忆中那个坏脾气的小胖墩联系在一起了。

他们三人当然还有联系。就算相隔千里,他们也不会真的变成陌生人,只是电话里的联系还是和面对面的交流不一样。有时候优子会随口提到一些小镇的新鲜事,一些如果勇利还在长谷津的话,分分钟就会知道的事,但是这些事对于现在远在海外的勇利来说,已经完全没有知晓的渠道,而优子总会忘记这一点。

勇利就是这样知道优子怀上三胞胎的。优子有一次无意中提到每周都会去买一堆婴儿的衣服,这让勇利立刻崩溃了起码5分钟,才听到从狂笑中停歇下来的优子好心的安抚和解释。

私下里,勇利为无法亲眼看到孩子们的出生狠狠的伤心了一阵子——优子的预产期正好卡在了最为紧张的赛季中,他实在无法赶回来。优子为他的反应大笑了一番,安慰的说反正他就是孩子们的叔叔了,她一定会让宝宝们像他们小时候一样爱上花样滑冰,这样她们三姐妹长大后就可以一起去现场为勇利加油了。

尽管如此,每当勇利想到被自己抛在身后的人和事,想到自己为了追寻心中的梦想而错过的家人朋友们人生中的宝贵瞬间,还是会感到一阵难过,心中不由自主的隐隐作痛起来。

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愿意错过披集成年组首秀的原因。如果他能够抓住的这些宝贵瞬间已经少之又少,那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不会错过。

披集是第二个上场比赛的选手,虽然没有第一个上场那么糟,但依然有很大的压力。勇利一直在场边观战,虽然能看出来披集有些紧张,但他的朋友并没有将这种情绪表露在脸上,而是从头至尾都面带微笑,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滑冰之中。观众们非常喜欢披集的表演,切雷斯蒂诺的脸上也满是自豪,在表演结束后热情的拍了拍披集的后背。

勇利紧紧的抱了一下披集,然后朝自己的朋友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热情的称赞了披集的表演。就像披集在之前的赛季曾做过的那样,勇利在等分区旁边等待最终比分的公布,避开了摄像头。这是属于披集的时刻,勇利不想夺去朋友的光彩。

披集的最后得分很不错,比在之前上场的那个意大利男孩要高。那个相当年轻的花滑选手也是第一次升入这个分组,名字是叫克里斯宾?克里斯宾尼?还是克里斯皮诺?勇利也不太确定,毕竟那个男孩表演时,他一直都在为自己的朋友紧张,没有仔细的观看。当然,现在看来,这种紧张是完全不必要的,因为披集表现的非常棒,就像勇利一直都知道的那样。

“你拿到了这样好的分数,也许今年我会有两个冠军徒弟了。”切雷斯蒂诺笑了起来,带着他们离开了等分区,走到了为选手们观看剩余比赛专门准备的看台上。

 “别这样切雷斯蒂诺,你知道这样的事不会发生的!”披集在勇利身边坐了下来,十分想得开的笑了起来,说道。“尼基弗洛夫也被分到了这一站,有他在我是不可能拿到金牌的。”

因为将全部心神都放在了披集的首秀上,勇利差点都忘了那个俄罗斯选手也会在加拿大站开始自己的大奖赛资格赛。因为他们两人在过去几年中一直包揽了冠亚军的位置,为了能把最精彩的比赛留到总决赛,主办方在赛程安排上就确保了他们永远也不会在资格赛碰头。维克托也需要从资格赛开始打起这个事实很容易被人遗忘,毕竟以他的实力进决赛简直是板上钉钉的事。不少人也发表过相关言论,认为既然结果无论如何不会改变,那么还不如直接让他进决赛算了。

勇利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直到音乐响起才回过了神。音符开始倾泻而出,观众们安静了下来。站在冰场中央的男人绷紧了身体,开始了动作。

自从年初的世锦赛后,勇利就下定决心不再去想维克托了。再一次败给他对于勇利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他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慢慢缓了过来。除此之外,决赛那一晚的梦更是让他自那之后就再也没有敢去细想了。

那个梦境实在是匪夷所思、令人困惑,勇利当时就决定将它彻底扫出自己的脑海,毕竟对它过度解读毫无意义,怪事常常会发生,并不稀奇。然而不幸的是,它们还是会偶尔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会毫无预兆的突然浮现出来。一闪而过的酒红色衬衫,清脆的小提琴声,双手抚摸他皮肤的触感。

勇利的脸颊轻轻红了起来,他暗咒着再次想起那个愚蠢的梦的自己,决心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到冰场正在进行的表演中。

维克托一如既往的优雅,他仍然主宰着自己的领域,一步一步让观众们为他神魂颠倒,就好像这是他王权一样。他的动作轻如羽毛,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拦他。

突变发生在节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

勇利坐的实在太高太远了,他只能勉强看到冰上的人形,无法清楚的看到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只知道前一秒维克托还在空中旋转,跳出了优美的勾手四周跳(4lz)——一个众所周知难度极高,很少有人能够在比赛中完成的跳跃——观众们都已经开始欢呼鼓掌了,然而下一秒维克托就摔了下去,在冰上滚了好几圈,被巨大的冲击力带着往外滑了好几米,直接撞到了围在场边的展板上。

也许他是跳跃失败了,也许是分心或者打滑了。原因可能有千万种,但此时此刻,勇利的脑海中只剩下维克托摔在冰面上发出的巨大响声,以及对方身下弯折的右腿。这样的响声不是一个花滑选手能够轻易重新站起的声音。

音乐立刻停了下来,观众们开始惊叫抽气。趴在冰上的维克托挣扎着从俯卧的姿势起身,用双膝的力量支撑着身体,喘息着想要站起来,但当他的重量压在右腿上时,他的腿再次弯折,就连远在看台上的勇利都因为对方刹那间的疼痛喊叫瑟缩了一下。

维克托翻了个身,面朝天花板,腿笨拙的置于冰面上。勇利能够看到维克托胸膛上剧烈的起伏,能看到他紧闭的双眼,以及紧握成拳、力量大得连指节都发白的双手。

医务人员冲进了场中。当其中一人想要让维克托上担架时,维克托睁开了眼睛,一把推开了他,转而用一只手笨拙的环住了另一位医务人员的肩膀,借以支撑自己身体的大部分重量。此时场边所有的摄影机镜头都对准了维克托的脸庞,勇利能够清晰的看到对方再次往受伤的腿施加压力时,英俊的脸上所出现的痛苦表情。

维克托的眼中满是深沉的坚决,他半跛半滑的离开了冰场,走向了等在场外,一脸担忧的教练。观众们开始为他们的英雄鼓掌加油,为他即使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依然勇敢无畏表示敬佩。勇利知道维克托此时所经历的疼痛一定超乎想象,但维克托一点都没有显露在脸上。他强忍着痛楚,朝所有支持他的观众挥了挥手,并点头致意,然后才转身离开了。

勇利坐在座位上,盯着空荡荡的冰场,依然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维克托一直是所有选手中最棒的那个,他是无可匹敌的。

维克托退出比赛了。 

————————————————————————————————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加拿大站跳跃失败最终伤退】  

734, 601阅读量

 

评论  689

 

Anna Fayze  [11 小时前]

我的老天啊看起来痛极了!!!(ʘᗩʘ’)

 

EmmaLee [11 小时前]

你们看到他离开冰场时脸上的表情了吗???简直一片煞白我的天

 

~gpx~ [11 小时前]

不开玩笑,我觉得你真的可以听到他那条腿折断的声音

 

Booksandothernerdyshit [11小时前]

是的,我的心也跟着碎了!

 

TripFlip [11 小时前]

别这么夸张!很明显情况没有看上去的那么严重。他的腿没断,只是伤到了而已

 

GirlintheFireplace [11 小时前]

好吧,也许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但是感觉还是很可怕 :’( 

 

Kankan [10 小时前]

有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情况如何了???

 

xxDatmexx [10 小时前]

听说现在好些了,但是这一赛季肯定没戏了

 

SelkieSkins [10 小时前]

我简直不敢相信会发生这种事!他一直都那么棒 (T⌓T)

 

ibelieveinmiracles [10 小时前]

是啊但是这种事任何人都可能发生!基本上每一个伟大的花滑选手都曾经遇到过严重的伤病,说实话我一直惊讶尼基弗洛夫这么不要命的训练居然没有出过问题

 

GamerGirlZ [10 小时前]

是的,但是这一切发生的太让人意想不到了 :o

 

^ggx^ [9 小时前]

说真的,他已经不是一个年轻的选手了。在22岁遇到重大伤病,如果不够幸运的话真的可能一蹶不振

 

foolofatook [9 小时前]

希望维恰能够早日康复!!!

 

 CookieChan [8 小时前]

这下胜生肯定高兴死了哈哈哈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 

在俄罗斯站的一切都感觉那么的不真实。

勇利仍然没有完全接受维克托将缺席这个赛季的事实。因为腿伤,维克托必须离开冰场疗养,至少有好几个月无法再滑冰了。勇利一直以来所做的一切,包括所有努力,全部都是为了能够在这个赛季击败维克托,站到最高领奖台上。然而维克托突然退出了比赛,让一切都变得空洞起来,没有动力,也没有了无论如何都要胜利的不顾一切。

勇利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感受,但维克托退出比赛绝对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事。

整场比赛在模糊的色彩、喧闹的声音以及刺眼的灯光中飞快的结束了。勇利竭尽全力打起精神比完了比赛,但一切仍然感觉像在梦中一样。因为切雷斯蒂诺得陪着披集参加他的第二场分站赛,这次只有勇利一个人来了俄罗斯。勇利向切雷斯蒂诺再三表示不介意他这赛季将重心放在披集身上,披集需要也值得这样的支持,但勇利内心其实还是有些希望教练在身边的。他需要有人能和他聊聊,需要有人能够帮助他解开内心紧紧纠缠在一起的死结。

勇利基本上没怎么关注俄罗斯站的最后排名,只在接受奖牌时才回过了神,与身边领奖台上满脸不情愿的俄罗斯花滑选手握了握手。会场广播中宣布他成功进入了总决赛,但这个声音从勇利的耳边一划而过,就像是困惑的小鸟一样从脑海中飞了出去。

他现在只想找个安静无人的地方,好好理清一下自己的思绪。

当他离开会场时,偶然听到了身边两个正在咯咯笑的女选手用英语进行的一段对话。

“我听说他现在被禁止进入训练冰场了。”

“不是吧!”

“是的,他好像老是不厌其烦的跑到冰场,坐在旁边话也不说的盯着冰面看。后来他的教练终于忍无可忍把他赶出去了。”

“这太让人伤心了!”

“是啊,我完全没法想法不能滑冰是什么感觉。尤其是像他这么有天赋的选手。”

 “他现在在莫斯科吧?”

 “是的,他应该是和教练还有波波维奇一起来了,但是我一直没看到他。”

她们的对话刺耳极了,勇利不知为何突然涌生出了一股难以抑制的怒气。他知道她们其实并没有什么坏心,但听上去总觉得缺乏尊重,勇利必须竭尽全力才能克制住想要转身冲她们大吼大叫的冲动。

 之后,他只能匆匆的逃离了会场。

———————————————————————————————— 

勇利发现自己的坏运气总是来得不是时候。他原本定于当天晚上的航班因为天气原因取消了,而下一班最早的飞机得等到第二天早上。孤零零的呆在空荡的酒店房间里让他的思绪蔓延飞涨,整个人都极度的焦躁不安。他急切的想要离开房间去做些什么,去做任何能够将疯狂的思绪从脑海里赶出去的事。就这样,他强迫自己走到了莫斯科陌生的街头上。

如果是在底特律或者长谷津,他现在可以去冰场或者舞蹈教室,在那里他总能放空思想,任由自己的身体去做些动作来麻痹思维。

没过多久,他找到了一个距离比赛会场很近的当地冰场,虽然规模不大,但足够私人和安静。尽管对俄语一窍不通,勇利还是比手画脚的用英语和柜台前的年长女士说明了自己的请求。她看上去有些惊讶,但最终还是同意了。勇利从她零碎的英语得知,不少花滑选手训练完后,都会跑到这里来寻求一些不会被人打扰的练习时间,或者单纯的来这里找个清静。

幸运的是,这里今晚只有他一个人。冰场的主灯光在结束营业后关了起来,只有墙壁上一盏昏黄积灰的灯照亮了整个空旷的冰面。这里安静的气氛以及深夜中照耀着冰场的昏暗灯光,都让勇利不由得想到了长谷津的冰之城堡,以及那些深夜里的安静练习。他一直都很喜欢只有他一个人在冰面上滑行的时刻,重新体验这种感觉真的棒极了,哪怕只有短暂的一段时间也很值得。

勇利试着滑了一段自己的节目,任由熟悉的动作支配着自己的身体,但他很快就发现不起作用。因为太过熟悉节目,他无法彻底的放空自己,沉浸到动作中去。

勇利试着滑了一段自己过去的节目,但很快就发现熟悉的动作已经成为了身体的本能,他又试了一下青少年组时期的节目,哪怕是第一次大奖赛青少年组比赛时,他滑的相当惨烈的动作都拿出来了,然而曾经难如登天的动作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轻而易举,毫不费力的就能拿下。

在全部尝试了一遍后,勇利开始漫无目的的随意滑行了起来,大脑依然没能彻底放空。他需要一些能够让他转移注意力的东西,能够将这几个星期以来脑海中的疯狂思绪彻底清空的东西。

他下意识的开始做出了一系列动作,这是一套老旧的,模糊的,一直被他藏在记忆深处的动作。当他的思绪彷徨游荡时,身体自动接管了一切,凭借着肌肉记忆开始表演起来。

这套节目非常非常陈旧了,却比其他节目更能让他觉得安心。虽然勇利潜意识里觉得这个想法着实有些讽刺,但他的大部分心思依然放在了滑冰上,全心全意滑着这个他已经7年没有碰过的节目。

当一切尚未开始,他还不知道未来会走向何方时,在看过那人在大奖赛青少年组资格赛上的表演后,勇利和优子就一起在冰之城堡里练习了这个节目,作为向钦慕的偶像致敬的方式。

这是维克托的节目,维克托在大奖赛升上成年组前表演的最后一个节目。勇利曾用尽灵魂去练习它,也曾满怀情感的在现场观看维克托表演过,这也是维克托彻底毁掉勇利对他的钦慕前,勇利练习过的最后一个维克托的节目。在这个深夜时分,在这个寂静的俄罗斯冰场,曾经模糊的记忆如幽魂一般全部卷土重来了。

尽管时间的流逝让记忆有些模糊,但勇利从未忘却过。他的身体开始自动滑出那些舞步,比曾经练习时更加轻松自如。幻想中的音乐穿过了岁月,逐渐充斥了整个冰场,引领着勇利的一举一动。他脑海中多余的思绪终于彻底消失了 ,完全沉浸在了音乐和动作中。

因为太过专注,勇利没有注意到冰场另一头有个人影正安静的推门走了进来。人影深深的隐藏在冰场内的阴影中,当他发现冰场中已经有人存在时,瞬间定住了身体。人影睁大了眼睛,因为眼前的画面彻底的无法动弹。

勇利不停地滑着,音乐从每一个动作中逐渐流淌了出来。阴影中的人目光紧紧的投注在他身上,无法移开视线。这是一个完美而坚不可摧的时刻。

最终,勇利以燕式旋转作为压轴滑完了整个节目,眼睛依然紧闭。他在冰场中静止了下来,在昏黄的柔光中感觉到了多年来前所未有的宁静。

然而勇利不知道的是,那个安静的旁观者悄悄离开了。当人影走回走廊上时,他的脚步明显有些一瘸一拐。在彻底离开前,人影最后一次回头看了冰场上的勇利一眼,尽管只有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却漫长的像是永恒一样。然后他转身离开了,就像他出现时一样悄无声息。

 勇利仍然沉浸在思绪的漩涡中,并未留意到什么。

———————————————————————————————— 

在大奖赛决赛上,勇利毫不费力地拿到了金牌,全场观众都起立送上了掌声。3个月后的世锦赛上,他也轻松地站上了最高领奖台,让他的粉丝们陷入了一片狂欢之中。

但是他并不在意这些。他不在意挂在脖子上如石头一般沉重的金牌,不在意观众们的欢呼赞美,也不在意他们叫喊着他的名字。

因为他并没有击败维克托。他的胜利是基于对方缺席,是因为维克托无法和他同场交锋。他并不在意这块金牌,因为对他而言,它只是一块冰冷的,毫无意义的金属,真正重要的一直都是赢过维克托,是击败他的竞争对手,他的终极敌人,他许下誓言要打败的人。他已经将这个誓言埋藏在心中多年,永远也无法彻底放手。

勇利拿下了冠军,但胜利却显得如此的空洞苍白。

———————————————————————————————— 

NBC Sports  @NBCSports · 13分钟前

速报:日本花滑选手胜生勇利拿下了他的第一块世锦赛金牌tw.nbcsports.com/9BQ23

 

Spinit54@spinit54 · 12m

太太太太太太棒棒棒棒棒了了了了了了#胜生夺金

 

Carrie Kashni @missKash · 12分钟前

我是谁我在哪胜生勇利又拿到一块金牌了#胜生夺金

 

Mel @mellie4543 · 11分钟前

这个赛季太不可思议了!!!大奖赛、四大洲、世锦赛连冠,我真的爱死他了#胜生夺金

 

Mandy_Moore  @mandypandy64 · 10分钟前

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他终于得到了他应得的荣耀!#胜生夺金

 

xxStormxx  @girlshapedstorm · 10分钟前

是是是胜生是赢了,但这只是因为维克托无法上场比赛#胜生夺金 #这并不是他应得的

 

ItFigures  @figureskatingfan24 · 9分钟前

如果尼基弗洛夫没有缺赛,胜生勇利绝不可能夺金#胜生夺金 #明年就没这么幸运了

 

KadyK  @hohohoe  · 8分钟前

胜生刚刚才拿到金牌就有人开始唱衰他了???为什么???#胜生夺金

 

MewKitty  @Mewkitty32 · 8分钟前

@hohohoe  因为很显然这全是维克托缺席的功劳。除非赢过卫冕冠军,不然这个金牌不算数#胜生夺金 #明年金牌还是尼基弗洛夫的

 

KadyK  @hohohoe  · 7分钟前

@Mewkitty32 不算数????他拿到金牌了,一枚实打实的金牌。凭什么不算数???#胜生夺金

 

MewKitty  @Mewkitty32 · 6分钟前

@hohohoe 你有没有好好看我说的话?如果没有打败上届冠军那就不是彻底的胜利#胜生夺金

 

Po56o  @Po56o · 5分钟前

能不能别老把胜生和尼基弗洛夫比来比去。这个男孩在这个赛季上表现的这么精彩,我们能不能为他高兴一下?#胜生夺金 #别这么婊

 

~DanaP~  @dannapebbles · 5分钟前

趁现在赶紧高兴一下吧胜生。不会太久了哈哈哈#胜生夺金

 

Flammiexox  @burningbright87 · 4分钟前

这个tag下起码有一半的人我都讨厌#胜生夺金

 

Katie  @Katiesmarts · 3分钟前

@burningbright87 因为这个tag下有一半的人都不在你们这一边吧#胜生夺金#尼基弗洛夫万岁

 

Martha_Golden  @goldengirl · 3分钟前

为什么尼基弗洛夫的粉丝都这么婊我的天啊 #胜生夺金

 

LennaLee  @babygotback · 2分钟前

@goldengirl  就好像胜生的粉丝就多么白莲花一样。有本事别在3个月前维克托受伤时那么幸灾乐祸啊#胜生夺金 #讽刺到家

 

Natya  @NatyaN · 2分钟前

只有我是两个人都喜欢的吗???难道就不能既为胜生高兴又希望尼基弗洛夫下赛季完美归来吗#胜生夺金#为尼基弗洛夫祈福

 

Allaya_Sec  @AllySec22 · 2分钟前

@NatyaN 不行,赶紧站队 #胜生夺金

 

Russellella  @rustlemeup · 1分钟前

@NatyaN 没有完全的中立!!你不能对着体育界最棒的一对夙敌说“呃,两个人我都喜欢”,选一边站好然后保持忠诚 #胜生夺金

 

GillionBabe  @mrsNikiforov78 · 1分钟前

赞美上帝!维克托下赛季就要拿回他的王冠了!!!fb.me/1YuxPBpxY #胜生夺金 #抓紧时间赶紧享受吧

 

BBC Sport  @BBCSport · 30秒前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正在康复中,并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下一赛季。花滑粉丝们的最爱即将回归 bbc.in/2h6Tszq


第七章 完


译者的话:

特别心疼维克托……ಥ_ಥ

我是不是很勤奋!打滚求评论!求心心!求支持!


音乐:

Viktor’s routine music - O Mio Babbino Caro - Sung by Renee Fleming


电台地址

网易歌单地址

 ↑这两个地址请结合使用



26 Feb 2017
 
评论(260)
 
热度(1012)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