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维勇]UMFB&MHA 夙敌(竞争对手AU,NC17,第六章)

原名:Until My Feet Bleed and My Heart Aches

作者:Reiya

译者:@缄默的情人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48484/chapters/20055247

声明:这篇文归原作者Reiya所有,任何人不得将这篇文作为商用并从中获利,同时请勿无授权转载、改编、二次上传,非常感谢!原作全名太长实在写不下,故使用了原名缩写作为标题。本文分级为Explicit,也即是后文中将会出现NC17的内容,请大家酌情选择是否观看。


第六章  如影随形


胜生勇利vs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花滑世界重新洗牌?

作者 卢西亚娜·桑切斯

在刚刚过去的两个赛季中,男子花样滑冰界的粉丝有幸亲眼见证了本世纪最具看点的一对竞争对手的诞生。胜生勇利,这位在11月的新赛季中即将年满18岁的日本花滑选手,两年来出乎意料的一路高歌猛进,紧紧咬在了迄今为止无人能敌的花滑传奇,俄罗斯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之后。

胜生在日本一直是一位备受瞩目的花滑选手,在他的家乡长谷津更是被自豪的称作是他们的本土英雄。胜生首次受到大众关注是在他最后一次世锦赛青少年组比赛上,当时他凭借一出精彩绝伦的自由滑表演赢得了所有人的心,并最终将金牌纳入囊中。其实在之前的花滑大奖赛以及世锦赛青少年组的比赛里,他也一举斩获两枚铜牌,取得了相当傲人的战绩,只是并未引起多少关注。而在这届世锦赛后,他不仅迅速走红,成年组首秀也得到了万众瞩目的期待。

胜生在两个赛季前首次升入大奖赛成年组,与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在比赛中进行了初次较量。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公认的史上最优秀的花样滑冰选手,这位已囊括了大奖赛、欧锦赛、世锦赛多枚金牌,同时成功加冕为男子花样滑冰奥运冠军的男人,自从5年前第一次上演自己成年组首秀后,就一直在花滑领域占据了统治地位。然而这一年尼基弗洛夫罕见的没有站到大奖赛的最高领奖台上,各大花滑社区对于他将一蹶不振的猜测开始疯狂蔓延开来。

当然,所有的猜测都只是捕风捉影,并未得到证实。而对于胜生,他在自己的成年组首秀上的表现远超众人预期,不仅成功进入当年的大奖赛总决赛拿到了第5名的不错成绩,还在世锦赛上拿到了一枚让人惊讶的铜牌。作为一名首次升入成年组的选手,胜生面对比他更加年长也更有经验的对手能够取得这样亮眼的成绩,十分值得称赞。

他在群雄环饲的成年组飞速蹿升的态势引发了全球花滑粉丝的热议,将他与尼基弗洛夫相提并论的言论也开始甚嚣尘上。虽然尼基弗洛夫的成年组首秀仍然要比胜生耀眼的多,不仅在大奖赛上拿到银牌,更在随后的世锦赛一举夺金,但他们两人仍然是唯二的在成年组首秀时就引起了巨大反响的花滑选手。无论如何,人们已经开始将这位前途无量的日本选手视作近几年内唯一能够与俄罗斯选手匹敌的人。

他们的预测是对的。

胜生在取得成年组首个赛季的成功后,回到了在底特律的训练基地,他的粉丝惊喜的从他的结对伙伴,同时也是亲密好友的青少年花滑选手披集·朱拉暖的社交平台上,看到了一些胜生日常训练时的视频或者照片。通过这些零散的照片和视频片段,胜生的粉丝终于初次窥见自己喜爱的花滑选手所经历的常人难以想象的高强度训练,以及他在为下一赛季做准备时难以置信的成长速度。

尽管对胜生日益进步的才能有所认知,但仍然没人预测到紧接着到来的赛季会这么的不可思议。这位17岁的花滑选手不仅在当年度的花滑大奖赛决赛中拿到了一枚铜牌,更是在四大洲花滑锦标赛——尼基弗洛夫因为俄罗斯国籍在该赛上永远缺席,就像胜生也无法参加欧锦赛一样——一举夺金,并在世锦赛上出乎所有人预料,以惊才绝艳的表演紧追尼基弗洛夫其后,拿到了一枚银牌。

在如此精彩的赛季之后,不仅胜生的人气越来越高,关于他将成为尼基弗洛夫真正挑战者的预测也逐渐成为了现实。自从胜生距离尼基弗洛夫的金牌只有一步之遥后,人们越来越觉得胜生最终跨过这一步摘下花滑皇帝的金牌只是时间问题了。

这两位花滑选手之间的私人恩怨也是他们竞争关系越发引人关注的重要原因。由于两人无论是在媒体采访还是社交媒体上都对此三缄其口,目前粉丝还只能纯粹的臆想,但相比两人粉丝在互联网上大刀阔斧的争吵以及现实比赛中的争斗,两位选手从未对他们是否真的如人们所猜测的那样剑拔弩张做出评论。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胜生想要击败尼基弗洛夫的意图表现得十分明显,不仅曾在很多采访中直言过,日常提及俄罗斯花滑选手时也让人逐渐窥出了其中的敌意。

粉丝们将胜生表现出来的敌意逐渐发酵了起来,描画出了两个对手互相开战的画面——尼基弗洛夫不顾一切的想要保住自己的荣耀,而胜生张牙舞爪的想要夺取它们。尽管这个画面有些过于戏剧化,两位选手真正的想法尚且无人得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有他们两人正面交锋的比赛,所有观众都会忍不住的翘首以待。

在两位竞争对手的第三个赛季即将到来之际,对于他们两人的热议越发高涨起来。尼基弗洛夫将继续保住头衔,还是胜生终于能够赢得金牌?

结果目前尚未揭晓,但人们已经在互联网社区上展开了疯狂的猜测。可以肯定的是,今年的大奖赛将是近年来最值得期待的一届。谁将成为最终的金牌得主,谁将被踩入尘埃?你希望他们两人中谁取得胜利?请留下你的评论,并持续关注即将到来的大奖赛分站赛的第一站——美国站。

评论  578

点击查看全部

  

———————————————————————————————— 

“那么,赢得你的第一枚大奖赛银牌感觉如何?”披集语气随意的问道。他坐在舞蹈教室的地板上,目光从手机移到了他朋友的脸庞。

从勇利身处的位置勉强能够看到披集手机上的体育新闻标题,类似的新闻在今年大奖赛开始前就已经层出不穷了。今年的大奖赛决赛是他参加的第三次大奖赛,几个星期前刚刚结束。他最终排在了第二位,带回了一枚银牌,以及盘旋在心中的失望。

在披集随意的语气中,勇利能听出他真正想问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好几个星期以来已经有不少记者都问过他了。“对于再次败给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你有何感想?”人们对于这个问题的反复提及就像是坏掉的唱片一样,他极其希望能够彻底停止。当然,勇利知道披集是真的关心着他,和那些残忍雀跃如同秃鹫一般的小报记者完全不同。

 “披集,我们真的要在现在谈论这个问题吗?”勇利呻吟了一声,从冰冷的金属上松开了手。他此时在舞蹈教室中央的钢管上拼尽全力保持平衡,紧绷的双腿是他体重的唯一支撑。尽管视线上下完全颠倒,但这个姿势让勇利能够更清楚的看到舒适地坐在一角,正满脸期待看着他的披集。

披集刚刚结束他一个小时的劲舞课程,此时头发全部湿透,黏着额头,运动服也湿淋淋的贴在身上。切雷斯蒂诺在经过充分考量后,强制要求所有的花滑选手都参加舞蹈课程,原因是能够更好的增肌塑形,也能够更好的将不同的音乐和风格融会贯通到滑冰中。

勇利最初本来想选芭蕾,但切雷斯蒂诺以重新上一门已经精通的课程毫无意义为理由否决了。这个男人说的不无道理,美奈子老师在长谷津时就将他教的很好,即使到现在都受益匪浅,再上一次课确实没有意义。

在初选被否决后,勇利在舞蹈教室四处逛了逛。他考虑了一下莎莎舞以及探戈,但是很快又意识到这种双人舞并不适合他。滑冰是一项单人运动,比起需要舞伴配合的舞蹈,他更希望能够找到与之相合的单人舞。

他试着加入披集,跳了一会儿街舞,虽然很有趣但他还是觉得不适合自己。披集倒是很适合,他总是充满活力和热忱,常常会像在冰上一样,发明出新的舞蹈动作,把勇利和切雷斯蒂诺逗得乐不可支。然而勇利却没有办法全身心的投入进去——这些舞蹈课程都很有趣,但是对于他的滑冰风格并无助益,只能说从增强体魄这个角度来讲还是有一定帮助的。

终于,切雷斯蒂诺将勇利拉到一边,给了他一个新的选择,一个让勇利的脸瞬间红的滴血,并且张口结舌到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的舞蹈。披集毫无同情心的在一边取笑了他整整五分钟,然后才注意到勇利的窘迫,进而匆匆的安慰他的朋友,表示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

钢管舞也许不是通常会选的舞蹈类型,但至少上课时足够私密,而且据说对于健身塑型有奇效,不是吗?

于是勇利就这么无可奈何的听从了披集的鼓励和切雷斯蒂诺的劝诱,每周一次的来这里接受钢管舞课程的训练。

然而让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很惊讶的是,他竟然真的爱上了这门课程。不仅上课时十足的私密性非常适合他,就连舞蹈老师——一个20岁左右,名叫莎伦的爱笑金发女士——他也非常合得来。钢管舞对于力量和耐力的要求比其他舞种高得多,在已经非常严苛的训练后又加了这门舞蹈课,让勇利不仅在日常训练后继续保持了良好的状态,体格也强健了很多,他对此感到十分的高兴。

终于,在历经了数年的等待后,勇利的外表终于与他的年龄相符了。他褪去了青涩和孩子气,脸庞开始有棱角起来,身体也紧实了许多。其实鉴于他的运动员身份,他的身体一直都很强壮,但直到现在才终于体现在了外形和体格上——虽然个子没有维克托那么高,但身材却瘦削而又结实。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将这样的身体状态继续保持下去,即使需要继续练钢管舞也在所不惜,毕竟除了私人训练之外,也没人会知道他会跳钢管舞这个特殊技能,所以他放心的没有多想,也不再感到尴尬了。

切雷斯蒂诺看到勇利终于静下心来专心学习一门课程后十分高兴,他特意找到舞蹈教室的老板进行了交涉,最终允许勇利在他想要的任何时间都可以去练习。这让勇利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在长谷津的日子,想起了在冰之城堡关闭后,跑到美奈子的教室静下心来练一整晚的时光。钢管舞永远取代不了他对于芭蕾的热爱,但也是个不错的替代品,他在偶尔想要远离冰场的时候,会常常去舞蹈教室呆着。

这也正是他此刻在做的事。他用双腿夹着钢管,身体向下后仰,同时给了披集一个责备的眼神。他常常会在披集上课的时候在一旁等他,披集此刻也在做同样的事。但是,如果这意味着他必须得听着披集问及第三次在大奖赛上输给尼基弗洛夫的感受,那他宁愿一个人安静的练习。

 “告诉我吧!”披集站起身来,走到勇利所处的地方,一屁股坐了下来,眼对眼的看着勇利。

好友夸张的动作让勇利笑了起来,但他很快就移开了脸,抓住钢管换了一个姿势。这次他将重量放在了双臂上,一只腿直直的指向地面,另一只腿懒懒的缠在钢管上作为支撑。这个动作有双重意义,一方面能缓解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引发的肌肉酸痛,一方面也能避免和朋友对视,借以逃避在所难免的对话。

 “听着,勇利。”披集绕着钢管转了一圈,再次面对面的看着勇利。“你需要谈谈这个。你那么坚信今年能够打败他,但回来后却对整个过程只字未提,而且这已经是好几个星期前的事了!”

勇利没有回答,再一次的变换了动作。他翻过双腿置于头顶上,双腿岔开,眼睛从披集面前移开,看向了地面。他知道这么做有些冷淡和不太礼貌,知道披集只是想要帮助他,但他真的不想谈论这个。

披集叹了口气,站了起来。他又一次绕着钢管走了一圈,低头看着勇利的眼睛,没有给自己的朋友留丝毫躲避的余地。

 “听着勇利,没有人会为你拿到第二名而责怪你的。我是说真的,你真的很棒!在大奖赛决赛拿到银牌相当厉害,这意味着你已经是最优秀的参赛选手之一,而你真的应该停止责怪自己了。”

 “是啊,但是维克托比我更加优秀。”勇利低声说道,然后叹了口气,从钢管上轻轻落下来,迎向了自己朋友的视线。他接过了披集递过来的毛巾,飞快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和他的朋友一起坐到了舞蹈教室边上的长凳上。

披集转头看向勇利,这一次勇利没有移开视线。他知道自己已经逃避这段对话太久了,过去几个星期他一直表现的冷淡自闭,让披集和切雷斯蒂诺都很担心,但是他真的没有办法克制自己。

他是如此的坚信这一次就是他的机会了。他在成年组首秀时,和维克托站在同一领奖台上,发誓无论需要付出什么代价,都要走上那个最高领奖台,而接下来的赛季他差一点就做到了。他在世锦赛上夺得了银牌,距离目标只有咫尺之遥,但又显得那么遥远。在那之后,他疯狂的日夜苦练,对自己发誓,下一次,下一次他一定会做到。

然而今年的大奖赛决赛转瞬即逝。勇利度过了自己的18岁生日,但仍然未能迈过距离金牌的最后一步。他依然没能站到最高领奖台,将维克托拉下王座,证明自己的价值,也没能从维克托手中夺过金牌,没能居高临下的将自己藏在心中数年的话语告诉对方,没能告诉维克托打败他的人是谁,以及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你想谈谈吗?”披集坐在他身边问。勇利摇了摇头,任由潮湿的刘海垂在了眼睛上。

 “好吧。”披集说。“好吧。如果你不想说的话那就不说。但是你总得把憋在心里的情感发泄出来,勇利。你不能任由他们在心里藏一辈子。”

 “我正在想办法解决!”勇利有些气愤的说道。“我有在训练。”

 “呃,训练可不算排解的办法。”披集戳了戳勇利的肩膀,勇利疲惫的露出了细小的微笑。披集语气轻快的开了个玩笑,但是勇利还是能看出来对方黑眼睛里隐藏的担忧。

 “你太累了,勇利。你一直在把自己往死里逼,你得好好休息一下。”

 “我得训练。”勇利坚持道,但是披集摇了摇头,站起身拉住了勇利的一只手臂。

 “不行,禁止训练。”他大声说,拉着勇利朝门口走去。“我们现在回家,订一个最油腻最不健康的外卖,找一部糟糕的美国电影看,然后你可以朝仍然挂在墙上的那幅维克托的愚蠢旧海报大喊一通,或者做些能让你觉得放松的事情。你现在正式放假了。”

 “不行,”他在看到勇利脸上的表情后加了一句。“你没有选择权。”

勇利挣扎了片刻就放弃了,任由披集将自己拉出舞蹈教室。披集是对的,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需要将大脑中关于大奖赛上的事清空出去,不再去想这赛季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一切还没有结束,他还有维克托不会参加的四大州锦标赛需要准备,接着还有世锦赛要比,之后才是这赛季的正式结束。

他需要继续练习,需要变得更好,需要成为最好的那一个。但是此时此刻他任由自己被披集一路拽着,去享受朋友之间的愉快下午。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一直以来死死缠绕在身上的压力和期望——无论是来自外界的,还是来自他自己的。

———————————————————————————————— 

 [讨论花滑大奖赛决赛胜生勇利与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再次交锋——胜生真的有一天能赢吗?

 发布者Loopdeeloop

 

 {Kaylee Tsao} · 37 分钟前

没人能赢尼基弗洛夫——他实在太厉害了!

 

{catsuki} · 36 分钟前

呃,你们难道都没看GPF吗???胜生离金牌只差一点点了。

 

 {Katsukidon} · 34 分钟前

是的,我的宝贝差一点就成功了!。・゚゚・(>д<)・゚゚・。他真的就差一点点!

 

{Yuuriismybae} · 32 分钟前

评委绝对压分了!所有人都忙着拍尼基弗洛夫的马屁,没有看到真正有才能的人的努力。

 

 {PipperPiper34} · 31 分钟

真不想打破你们的幻想,但是胜生绝不可能赢的。他的节目不管是技术还是表演都比不过维克托,虽然他也很厉害,但是和维克托还差得远呢。

 

 {VikiNiki25} · 30 分钟前

确实如此 ˄ ˄ ˄ ˄ 胜生现在在比赛中还跳不出来后内点冰四周跳(4F),但是这个动作早在15的时候就是维恰的标志动作了。胜生永远也比不上他!

 

{Vanessa B} · 29 分钟前

嘿,你们能不能不要表现的这么婊***,勇利比维克托更有潜力好吗。他绝对会很快拿到金牌的,到那个时候,俄罗斯废物将再也不会有机会站上领奖台了。

 

{VikiNiki25} · 29分钟前

废物?你指的是曾经拿到奥林匹克冠军、世锦赛冠军,搞不好人家荣誉室比你家还大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别再这么可悲了,接受现实吧,你愚蠢的偶像绝不可能赢过他的

 

 [已删除] 

 

 {版主} · 25 分钟前

大家伙听着,这栋楼本来应该是用来愉快的讨论大奖赛决赛,以及进行一些无伤大雅的预测的,如果你们继续散发负能量,那我只能把整栋楼都删掉了。楼里既有维克托的粉丝,也有勇利的粉丝,更有两个都喜欢的人(像我),我们真的得学会互相理解了!别那么幼稚,请尊重他人的观点。

 

 {xxEsexx} · 24 分钟前

版主说得对,所有人都需要好好冷静一下,老天啊说话前先做个深呼吸吧

 

 {K_u} · 23 分钟前

我赞同,但是大家也得理解一下勇利粉丝的失望。我大概是在他成年组首秀的时候粉上他的,再次看他屈居维克托之下真的太难受了。

 

 {xxEsexx} · 22 分钟前

我能理解,但是有些勇利粉丝真的得TM的冷静一下了。他还有无数机会去赢,毕竟他才17岁?还是18岁?只是因为你喜欢胜生,就对花费毕生心血才站到现在这个位置的维克托表现出恶意,这是一件非常不公平的事。

 

 {Skatingtrash} · 20 分钟前

说句公道话,胜生的粉丝其实只是和他们的偶像表现一致罢了,毕竟胜生自己都讨厌尼基弗洛夫XD

 

 {Kaylee Tsao} · 18 分钟前

呃啊,你不觉得这有点猜测过度了吗??我知道很多人都喜欢玩“竞争敌手”的梗,但是他们在接受采访时一直都对对方很有礼貌。胜生说想要打败尼基弗洛夫并不意味着他讨厌他,这只是一个运动员的正常思维吧。我是说,贾科梅蒂也说他想打败维克托,但他们也是非常好的朋友。

 

 {Skatingtrash} · 17 分钟前

是啊,但是胜生从一开始就这么说了,真的是没有停歇过。这个孩子已经入魔了。

 

{sockablock} · 15 分钟前

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换了我将整个人生都献给一项运动,还总是被同一个男人击败,我也会入魔的!

 

 {catsuki} · 14 分钟前

我觉得可以肯定勇利确实不喜欢尼基弗洛夫。你们有仔细观察他看尼基弗洛夫的眼神吗???这个男孩真的太太太想要那枚金牌了

 

 {Skatingtrash} · 12 分钟前

说真的我觉得他们两人互相都有些看不顺眼。尼基弗洛夫一直以来都是全世界最棒的那一个,但是一夜之间突然冒出来一个对他怀着深仇大恨的男孩,差一点就将他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努力击溃,甚至要偷走他的所有头衔,换了我也会看不顺眼的。

 

{Viktorfan444} · 12 分钟前

哇哦,你们都太不了解维克托了!他尊重自己的对手,不会因为有人对他发起挑战就看不惯的!

 

 {Kaylee Tsao} · 11 分钟前

我觉得你是对的。而且说真的,我觉得维克托可能还挺喜欢胜生的。

 

 {Vanessa B} · 10 分钟前

怎么可能?????这是我听过最愚蠢的话了。

 

 {catsuki} · 9 分钟前

其实这个说法真的很有道理!我能理解她为什么这么想。我是说,维克托现在是世界第一,对吧?他已经在这个位置上呆了好些年了,没有人能真的挑战他的地位。但是突然蹦出来一个胜生,让他必须为了捍卫自己的荣誉再次战斗。这也许让他的人生变得有趣多了!

 

 {PipperPiper34} · 8 分钟前

呃不,绝对不会有人看到一个明显讨厌你的人正想尽办法毁掉你的事业,还会说“噢,我还挺喜欢这个孩子的。”这太蠢了。

 

 {Vanessa B} · 6 分钟前

是啊,他们是竞争对手。而且是那种“不顾一切的想要击败对方” 的死对头。维克托想要打败胜生的决心和胜生一模一样!

 

 {Iwanttosleep} · 6 分钟前

真的有人在意他们两人对对方的看法吗?我还以为这栋楼是讨论滑冰的,就是那种正常人在看比赛时会关注的东西?

 

 {catsuki} · 4 分钟前

当然啊,我们当然关心他们对彼此的看法!这可以说是最有趣的部分了,因为从来没有人知道真相。我是说,我知道他们是对方的劲敌,勇利也表达的很清楚他想要击败维克托,但他们在访谈或者其他的媒体上从未具体表达过什么。所有关于他们私下关系的看法都还只是猜测。这真的很有趣!

 

 {Iwanttosleep} · 2 分钟前

无所谓。我只想安静的看世锦赛,不想再看疯狂的粉丝们互相怼来怼去瞎JB扯了

 

{Viktorfan444} · 1 分钟前

真扫兴

 

留下一个新评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世锦赛很快来临,今年这一届看上去比过去更让人望而生畏。披集这一次也陪着勇利一起来了,他刚刚比完自己世锦赛青少年组的比赛,拿到了一枚铜牌,这让他们两人都高兴极了。结果公布后,披集必须拼尽全力才能强忍住眼中喜悦的泪水,而勇利狠狠的给了他一个拥抱。

有披集陪着他一起来参加成年组的决赛,勇利十分感激。今年的压力相比以往要大得多,因为整个世界都在关注他是否能够击败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是否能够最终站到冠军的领奖台上。尽管切雷斯蒂诺禁止他查看一切社交网站,以免被扰乱思绪,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总归还是有些漏网之鱼的。

勇利曾看到披集刷一栋高的难以想象的楼,楼里从选手的收入一直聊到了最终名次预测,而在世锦赛比赛会场的粉丝也总会随时随地展开各种讨论。勇利知道自己有一群非常热情的支持者,但是在听到尼基弗洛夫的支持者对他的负面言论后,他已经没有办法专心于自己粉丝的鼓励了。维克托是一个粉丝基础非常深厚的选手,很多人都将勇利视为自命不凡的挑战者,认为他不自量力的想要侵犯维克托的领土。

就连比较中立的粉丝也纷纷直言不讳的发表着自己的看法。虽然勇利已经尽力在采访时或者媒体面前隐藏自己对维克托的看法,但依然被人们猜出了一二。如今网上有不少敏锐的粉丝对他的照片和采访视频进行了各种分析,以探索他的内心世界,仅仅通过细微的动作和面部表情的变化,就将他拼命隐藏的东西给挖了出来。

然而维克托在这方面就一直做的很好。他和勇利一样,面对媒体时从不会将真实想法展现出来,但和勇利不同的是,他一直都做的十分游刃有余,让人难以解读。不管怎么样,花滑粉丝对于他们两人“私人恩怨”的猜想逐渐扩散开来,引起了媒体的大量关注。没有人不喜欢看两个夙敌间的博弈,谁将取得胜利的话题也引发了大量的讨论。

虽然勇利对于粉丝的支持十分感激,但他真的希望他们不要这么……高调。

这也是为什么勇利不到最后一刻不愿意去会场的原因。他宁愿像现在这样躲在为选手专门准备的后台进行简单的拉伸,和披集一起开玩笑分散注意力。此时,披集正好说了些有趣的笑话,他差点笑得连拉伸动作都做不下去,一旁的切雷斯蒂诺皱着眉,一脸的不赞同,很显然是担心他分散注意力,但脸上还是展露出了一丝笑容。

正当披集拿维克托的私人生活开了个玩笑,勇利一阵忍俊不禁时,突然瞥到了房间的另一头,一双蓝绿色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他,让他一瞬间呼吸都差点停掉了。披集注意到了勇利的异样,也转头看去,在看到对方时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维克托凝视着勇利,表情一如既往地晦暗难辨。他目光探寻的看着勇利,眼神浓烈,其中蕴含的力度只曾在滑冰时才表现出来过。勇利回视了他,不愿做先退缩的那一个。

除了赛场上的较量,勇利从未主动和维克托交谈。自从那次在盥洗室里灾难性的相遇后,他就开始主动避开维克托,并且下定决心保持距离,除非有一天能够拿着金牌让全世界看到他的胜利,不然绝不和维克托说话。维克托也从未主动接近过他,总是小心的保持着两人的距离,但只要他们两人身处一地,勇利总会发现有一双眼睛紧紧跟随着他。维克托的视线永远浓烈且充满热度,就像是在试图挖出勇利隐藏的内心一样。

勇利很肯定对方是在分析他的缺陷和弱点,想要一举将他击溃。媒体们是对的,维克托从来不会显露出自己对勇利的看法,但是勇利很清楚他是怎么想的。维克托的粉丝们认为勇利是一个需要被卫冕冠军好好教训的自命不凡、高傲自大的年轻选手,维克托肯定也抱持着同样的想法。

这时,一个声音穿过了嘈杂的房间,打断了他们的对视。维克托的教练出声叫维克托准备上场比赛了,俄罗斯选手优雅的站了起来,转身离开了房间。勇利和披集一直看着他的背影,直到切雷斯蒂诺因为他们分心再次出声提醒才收回了视线。

在他进行拉伸练习的角落,有一个正在对冰场进行现场直播的电视屏幕。勇利坐在垫子上,轻松地向前倾身将自己对折,视线紧紧的锁在了屏幕上。维克托此时已经上场了,他身穿着闪闪发光的表演服,朝粉丝们挥了挥手。

勇利看着维克托滑到了冰场中心,喧闹的观众这一刻静止了下来。即使隔着一层混凝土,头顶突然的安静依然清晰可辨。

音乐流淌而出,维克托开始了他的节目。他的表演依然是那么的完美,这首曲子是一首优美的二重唱,虽然有些许的哀愁,但依然保留了惯常的希望和美丽。两个声音和谐的交缠在一起,勇利不由自主的静了下来,他目不转睛的看着维克托的滑冰,彻底忘记了自己的练习。

突然一个巨大坚实的黑影挡住了他的视线,勇利发现披集站在他面前,双手叉腰。

 “不行,勇利。上场前禁止看尼基弗洛夫的表演。你得专心自己的节目,好吗?反正也没人在意他滑的怎么样。”

 “他说得对,勇利。”切雷斯蒂诺的声音在勇利身后响起。勇利有些愧疚的转过身。“别再想尼基弗洛夫了。专心于自己的表演,去想想你多么渴望赢得这场比赛,好吗?”

勇利点了点头,因为自己的行径被洞察而窘迫的红了脸。他转过身,决定不再看屏幕。他仍然能够听到电视中以及头顶上传来的模糊的音乐声,但他竭尽全力的将它们抛在了脑后。维克托所选的音乐对他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维克托的滑冰也对他毫无意义。对他来说真正重要的是赢,是胜利,是将维克托彻底的击败。

 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勇利抱持着这个想法滑完了他的整个短节目。今年他依然任由切雷斯蒂诺为他做出了音乐和主题的选择,但和以往不同的是,他这一次提出了不少自己的意见。

他们共同选择的短节目曲子饱满而又绝望,沉重的低音带着深厚的情感,瞬间席卷了整个会场。勇利能够在脑海中想象出来音乐带来的画面,能够感觉到胸口中逐渐升腾的情感。

这首曲子非常的悲伤,每一个和弦中都满含着深沉的忧思,勇利也将它们完美的体现在了自己的滑冰里;他的动作十分的轻柔,每一下都极为缓慢,和音乐所带来的情感一样充满悲伤。这首曲子将勇利一直以来拒绝展露的内心一点点剥离开来——每一个赛季都在逐渐增加的对于胜利的渴望,每一次失败后将他彻底淹没的悲哀,每一次距离胜利的咫尺之遥,每一次对于自己还不够好的清醒认知。他永远都只差那么一点点。

在冰场之外,他永远也不会让这些情感展现出来。他必须强大,必须永不停歇的走下去。但是在冰上,他终于能够将它们倾诉出来,让观众和评委与他产生共鸣,将自己的心用这唯一的方式展现出来。

他与音乐彻底的融为了一体。这套节目难度很高,比他曾经尝试过的任何一个节目都要高,但是他在滑的时候已经完全忘记了一切,彻底的融入了音乐和其中蕴含的情感里。

他已经感觉不到身周的一切。当最后一个音符清晰沉重的落在寂静的会场中时,就如同一个咒语被打破了一样,观众们瞬间回过了神,欢呼和尖叫声从四面八方席卷了他。评委们也回了神,立刻找回目光中原本的尖锐,隔着冰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大量鲜花和玩具从看台上抛了下来,勇利随手捡了几个,朝尖叫的粉丝们挥了挥手,滑离了冰场。无论是情感还是身体,他都已经被疲惫彻底的榨干了。

一离开冰场,披集就立刻冲上来抱住了他。

 “你太棒了勇利!”披集的叫声甚至盖过了四周的观众。勇利越过披集的肩膀,看到切雷斯蒂诺正微笑着,双手环抱在胸前。当勇利终于从披集快乐的拥抱中挣脱出来时,切雷斯蒂诺上前狠狠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向他表示祝贺。勇利也回了他一个微笑,和他们一起去了冰场另一头的等分区。

在前往等分区的路上,他似乎看到了一个高个子的银发身影正在看着他们。然而因为没有戴眼镜,勇利无法确定,而他也在这个想法冒出来的第一时间就无视了它。

他们在等分区等待分数公布,切雷斯蒂诺安抚的环住了勇利的肩膀。等待漫长的像是过了一万年,但是当分数出来时,勇利忍不住的张大了嘴巴。观众们疯狂的喊叫了起来,支持他的人为他鼓掌欢呼,其他人的粉丝则失望的呻吟。披集热情的朝勇利竖起了大拇指,在镜头外激动的蹦了起来。切雷斯蒂诺祝贺的摇了摇勇利的肩膀,从侧面笨拙的抱住了他,但此时的勇利已经惊讶的做不出任何反应了。

他的短节目分数超过了维克托。

他排在了第一位。

———————————————————————————————— 

那天晚上他们三人好好庆祝了一番。切雷斯蒂诺带勇利和披集一起出去吃了晚饭,不停地闲谈聊天,为勇利接下来的大好形势干杯庆祝,一直呆到很晚才回去。

勇利曾短暂的想了一下维克托此时正在做什么,正在和谁一起度过这个夜晚。也许是和他的教练,不过勇利的短节目分数公布时,雅科夫脸上的表情不怎么高兴,所以可能性不大。也许是另一个选手,也许是朋友,也许是爱人。勇利允许自己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但当披集朝他投过来一个奇怪的眼神后,他坚决的将这些思绪全部推开了。

今晚是属于他的夜晚,他不会让任何关于维克托的事毁掉它。

———————————————————————————————— 

后面的部分渣lo提示有敏感词,所以大家懂的↓

点我 


第六章 完


音乐:

Viktor’s SP – Falling Slowly - Glen Hansard and Marketa Irglova

Viktor’s FS - Por Una Cabeza – Played by Nicola Benedetti

Yuuri’s SP – Oblivion – by Astor Piazzolla, played by Stjepan Hauser

Yuuri FS - Trędowata; Walc - Wojciech Kilar


译者的话:

推荐大家看一下维克托自由滑所滑的Por Una Cabeza的这个视频,中间两位男性共舞的画面完全可以代入文中所描述的感觉(小天使们,这篇文里维克托滑的每一首音乐都是给勇利的情书啊(ಥ_ಥ))

以及小天使终于18岁了,大家懂的。

因为原文最近即将完结,一个小小的请求,请尽量不要剧透,给没有看原文的小天使们保留一些惊喜吧=3=

至于还没看原文的小天使们,你们做好心理准备了吗!这篇文终于度过漫长的前奏,即将发力了!

welcome to the madness!!(←真是适合拿来描述这篇文……)


电台地址

网易歌单地址

 ↑这两个地址请结合使用


22 Feb 2017
 
评论(248)
 
热度(1119)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