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维勇]UMFB&MHA 夙敌(竞争对手AU,NC17,第四章)

原名:Until My Feet Bleed and My Heart Aches

作者:Reiya

译者:@缄默的情人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48484/chapters/20055247

声明:这篇文归原作者Reiya所有,任何人不得将这篇文作为商用并从中获利,同时请勿无授权转载、改编、二次上传,非常感谢!原作全名太长实在写不下,故使用了原名缩写作为标题。本文分级为Explicit,也即是后文中将会出现NC17的内容,请大家酌情选择是否观看。


第四章 传奇双星


在赢得世锦赛青少年组铜牌后的几个月里,勇利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忙碌。田中教练榨干了他每一秒的空闲时间,拉着他在冰场里不停的练习跳跃、旋转以及接续步,不到头晕目眩、浑身酸痛绝不罢休。而在上学和冰场之外的时间,他会在美奈子老师的舞蹈教室连续好几个小时不停歇的练到深夜。

勇利知道他的家人对这种不顾一切的训练强度有些担心,但是他们并没有对他施加压力,这让他很是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他们一直都以为花样滑冰只是他的一项兴趣爱好,一个会让他努力奋斗并且为之自豪、但最终会放弃的东西。他们应该以为他最后还是会走学术路线,寻求更现实的目标。然而勇利发自内心的清楚花滑是他的一切,是他真正想要做的事,也是他在未来的人生中想要一直追求的东西。

如果要达到完美需要练习,那么他会不顾一切冲到冰场上练习。他的家人总有一天会明白这就是他最后会选择的路,明白赢得一枚奖牌并不会让他满足和放弃。然而此时此刻他不敢奢求他们的理解,仅仅只是家人的支持和母亲亲手做的美食,就已经能让他在结束每日艰苦的训练后,感受到无尽的动力。

他真心爱着自己的家人,也希望有一天他们会真正理解花滑对他的意义。

目前为止,真正他的人是优子。虽然为了补贴家用她开始在冰场做兼职,但依然每天都会来看勇利练习。在不用上班和看勇利练习的其他时间里,她会和那个小时候常常嘲笑勇利的年长花滑选手西郡一起玩。

勇利最初知道这个消息还是在征战世锦赛的时候,当时他还为两人的交好感到了一丝受伤。但让他惊讶的是,当他终于回到长谷津时,西郡拍了拍他的后背向他表示祝贺,还要他保证有时间的话给他们做一下花滑的动作示范。看上去西郡在勇利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终于成长了起来,勇利对这个比他年长的男孩的观感也从反感逐渐发展成了一种磕磕绊绊的友谊。

勇利大部分闲暇时间都和优子以及西郡在一起,无论是在冰场上还是冰场之外。优子由衷的支持着他想要将花滑当做一生事业的决定,甚至还偷偷拷贝了一份冰之城堡的钥匙,让他能够随时随地可以过来练习。这对他来说意义非凡,因为他可以在安静的深夜独自一人滑冰,即使失误也没有人会看到。

优子还一直想尽办法帮他掌握四周跳。虽然田中教练认为他并不需要靠四周跳夺得金牌,但最终还是扛不住勇利的请求,极不情愿的给了一定的指导。他学的第一个四周跳跃是后外点冰四周跳(4T),尽管勇利已经非常刻苦的努力练习,但依然常常失败。他确实年纪轻轻、身体健康,但四周旋转所需要的力量仍然超出了他的极限,在稚嫩的身躯还没有彻底长成的情况下,他不管是身高还是肌肉都还没完全达到要求。他能够在极为稀少的情况下跳足周数,但总是无法成功着冰——跳跃会让他筋疲力尽,而在着地时,他的双腿也因此无法保持正确的着冰姿势。

优子总会在一旁鼓励他,催促他站起来再试一次。她还会找无数影碟和在线的文章来学习相关知识,试图帮他改进技术,但是基本上都没有起什么太大作用。勇利感到十分沮丧,并且开始产生自我怀疑的情绪——此时此刻的维克托都已经能够在正式比赛中表演出后内点冰四周跳(4F)了,但他就连一个后外点冰四周跳(4T)都还跳不好。田中教练试着安慰他,告诉他有很多青少年组的冠军都凭借没有四周跳的节目拿到了金牌,但是这并没有让勇利感觉好些。

在夜晚的某些时刻,一整天高强度训练带来的疲惫彻底沉入骨髓后,勇利会目不转睛的盯着墙上唯一的一张海报。这张海报从过去到现在已经过了差不多3年的时间,但是看上去依然色泽如新,上面的签名一点都没有消退的迹象。勇利会一边看着海报一边陷入回忆,然后第二天他会起床,以前所未有的刻苦开始加倍练习。

———————————————————————————————— 

勇利的第二次花样滑冰大奖赛取得了一个很好的开局。他在分站赛上表现出色,拿到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很幸运的是,这一次分站赛他被分到了日本站,这也意味着他的家人终于能够到现场看他比赛了。听到他们在看台上为他加油,勇利的自信心得到了极大地提升,而小维的祝福抱抱也让他在上场时脸上依然带着抑制不住的笑容。

他的家人能在现场看到他的上佳表现让他的内心既温暖又满足。母亲抱着他脖子的手臂和小维舔着他脸庞的湿乎乎的舌头,比脖子上沉甸甸的奖牌更让他感到快乐。

和前一年一样,勇利顺利通过了预选赛,拿到了总决赛的资格。在大战来临之际,他回到长谷津短暂的呆了一阵子,正好在家乡度过了他的15岁生日。他的父母临时为他准备了一个惊喜派对,邀请了美奈子老师和西郡等好友一起为他庆生。他的妈妈为他准备了她最拿手的炸猪排盖饭,这让勇利惊喜的倒抽了一口气。这一次他不再考虑饮食健康,也不再考虑重大比赛前的饮食克制,这是他的生日,身边都是爱着他的人,至少今晚他可以放纵一会儿。

派对结束后,勇利回到了房间,躺在了床上。他的身边趴着沉睡的小维,自己却完全无法入睡。决赛的压力非同小可,尽管白天的时候他努力的无视了它,但在安静的深夜,它又悄悄卷土重来。去年他与领奖台无缘,如果今年还是失之交臂的话,那他想要成为职业选手、顺利升入成年组的梦想也许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

深夜的苍白月光投射到了房间中,照亮了高高悬在墙上的那双冰冷的眼睛。正是这双眼睛,每天晚上都会凝视着入睡的他,如幻影幽魂般潜入他的梦中。过去,这张海报上的维克托在年幼的勇利眼中年长而又成熟,然而现在看去,他是那么的年轻,面容柔和圆润,尽管眼中仍然充满冷意,但肩膀显得十分单薄瘦削。

如今的维克托和过去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他今年18岁,到了12月份就将年满19岁了。他已经有了成年人的体型,脸上也脱去了少年的稚嫩,胸膛和肩膀变得相当强壮坚实,身高也猛地往上窜了不少。他的强健体魄和很多身材单薄的同龄青少年形成了鲜明对比,但从冰上的表演看,他身体的变化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影响,反而让他的表演更为精妙了。

最引人注目的是,在上半年的世锦赛结束后,维克托剪掉了他标志性的长发。现在的他头发仅仅留到了脖颈,些许的刘海会随着动作垂到眼睛上。不少八卦小报都在猜测他这么做的原因,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个新造型非常的适合这位年轻的花滑选手。勇利并不反对这一点,但私下里还是有些想念那头长发的——当然他绝不会承认这一点。

维克托现在成长了许多,勇利也同样如此。海报上盯着他的人定格在了15岁,和勇利现在的岁数一样,而在16岁的生日前,维克托打破了花滑大奖赛青少年组的世界纪录,并因此被载入史册,现在轮到勇利了。

他感到既兴奋又害怕。他很清楚,如果想要成为能够与维克托匹敌的对手,那他就必须在这个赛季取得成功。不然的话,之前所做的一切就彻底的毫无意义了。

———————————————————————————————— 

这一次的花样滑冰大奖赛勇利表现得比去年要好很多。当他带着不想再成为紧张牺牲品的强烈决心表演完整个短节目时,田中教练疯狂的为他喝起彩来。最终他拿到了一个相当高的分数,并成功跃居到了第一名的位置,这让他们两人都高兴极了。

第二天的自由滑他又开始被紧张所侵袭。决赛排名第一所带来的压力让他有些不太适应,尽管他努力的消化着这种曾经将他彻底摧毁的负面情绪,但它们并没能被完全根除。

他在场上发挥的很好,动作紧凑而又精密,但之前的选手都至少表演了一个四周跳跃,这让勇利很担心自己的技术得分无法与他人匹敌。虽然他的得分项是表演项,但大部分选手都专注于技术分,并且尽可能的往节目里塞了各种跳跃。

当他准备起跳后外点冰三周跳(3T)时,突然改变了注意,决定做一个四周跳。他点冰从空中跃起,但还没落地就知道这个跳跃不会成功了。他只差一点点就能达到足够的周数,但技术上的不足让他无法完美落地,着冰的那一瞬间绊了一下,直接跪在了冰上。他立刻起身继续自己的节目,急切的想要跟上音乐的节奏。

幸好这个失误并不致命。他几近足周的跳跃还是被算作了一个四周跳,但糟糕的着冰拉低了宝贵的整体分数。他今年的短节目和自由滑比去年要有竞争力,因此仍然占据了第三名的位置,和银牌得主分数十分接近。

然而这还不够好。

勇利非常自责。也许这个成绩在去年还可以接受,但维克托3年前就站到了这个领奖台上,不仅拿到冠军还成功打破了世界记录,相比之下一枚铜牌一文不值。

颁奖仪式结束后田中教练努力想要安慰勇利,但他忙着生自己的气,并没有注意。如果他没有愚蠢的去尝试那个后外点冰四周跳,而是专心去拿到自己的表演分,那几分钟前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的也许就是他了。

 他发誓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 

经过3个月没日没夜的苦练,他终于站在了世锦赛的冰场上,做好了自由滑节目的准备动作。他的心脏急剧跳动着,甚至压过了观众们的喧闹声。

感谢上苍,他昨天短节目发挥出色,在积分榜上排在了第二的位置。和之前大奖赛不一样的是,这一次他专注表演,将技术分彻底放在了一边。高难度的跳跃确实能够加分,但一旦失误,失去的分数将远远超过所加的分数。他真正的天赋是滑冰时的情感流露,是对音乐的诠释,是每一个动作的优美演绎——不是高难度的技术。过去的3个月里,他和田中教练针对这些要点重新打造了一个全新的节目。

他为世锦赛所选择的主题是胜利。这是十分大胆的举动,勇利知道他在玩一个危险的赌博游戏,如果失败的话,不仅十分丢人,还很可能会毁掉自己的事业。但是他需要这么做,需要相信自己能够做到,而这个节目就是他通往胜利的那把钥匙。

这首曲子正是他特意为此挑选的。音乐最初的曲调低沉缓慢,听上去既黑暗又忧郁。勇利以同样缓慢的步调与之相和,滑出了最开始的几个动作。这一段代表了他对胜利的渴望,就像是藏于心底的欲望,一个触不可及的梦一样。

音乐慢慢开始上扬,节奏逐渐加快,勇利也随之加快了速度,每一个步伐都赋予了强烈的情感。他终于开始了战斗,终于开始将他的渴望化为现实。就像他现在站在风口浪尖的冰上,距离胜利仅有一步之遥,但仍然难以触及一样。

转折点很快出现。音乐突然爆发出了一个高潮,勇利随之完美的完成了组合跳跃,观众们跟着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声。他仿佛脱离了身躯,看到了正在表演的自己,看到了正在用音乐和身体描述的故事,看到了他还没有达到的目标,以及还没有到来的未来。

音乐骤然上扬,胜利的号角吹响了,勇利也随之动了。这就是他将到达的地方,这就是故事中他会做到的事。他将在这一刻击败维克托。这个画面在他脑海中无比清晰,甚至盖过了眼前满怀期待的观众们。画面中的他站在领奖台上,脖子上挂着一枚清晰可见的金牌,而维克托站在他身侧较矮的台阶上,震惊的抬头看他。这就是他的胜利。

他想通过这个节目讲述的故事,他将会让它变为现实。

代表胜利的号角突兀的停止了,勇利与之相伴的激情也逐渐平息了下来。音乐逐渐回到了最初忧伤而又空灵的钢琴声,那些美妙的未来也变回了现实。对于他来说,尽管此时还不是一个胜利者,但他已经立下了决心和目标,并且一定会拿到最终的胜利。这是一个将他的滑冰、欲望、野心全部融合在一起的节目,而他在表演时也倾尽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最后几个音符陷入沉寂,勇利终于在冰场中央静止了下来。汗水从脸庞滑落,打湿了他的额发。突然,尖叫和欢呼声如海啸一般席卷了他,将他拉出了自己的思绪。这样的冲击差点将他压倒在地,他有些困惑的抬起了头,发现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只注视着他一个人。广播中解说员正在高声呐喊着,将这场表演形容成千载难逢的佳作。

勇利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表演时他将身心完全沉浸在了脑海中,仅仅专注于自己想讲述的故事,然而突然回到现实让他骤然一惊,几乎难以招架这排山倒海而来的溢美之词。

他有些颤抖的滑离了冰场,田中教练正站在场边迎接他。田中教练拍了拍他的后背,一向严肃的脸上居然露出了微笑。

 “干得漂亮,勇利。”田中教练在嘈杂的背景音中说道。“我不知道你当时脑海里想的是什么,但无论如何,它为你赢得了一枚金牌。”

———————————————————————————————— 

直到最后一名选手滑完节目、最终比分正式揭晓时,田中教练的预言才彻底应验。这一刻来临时,没有任何人有所质疑。

勇利拿到了冠军。

站上冠军领奖台感觉就像是美梦成真一样。冰冷的金属垂挂在脖子上,沉重坚硬,同时也十分真实。勇利触碰着它,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敬畏的表情。在无数镜头前,它正闪闪发光。

尽管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一直以来的期望,但真的做到时却又感觉那么的不真实。他终于赢得了一枚金牌。他是这届世锦赛青少年组的冠军,这让他快乐的无以复加。

———————————————————————————————— 

颁奖结束后,勇利和田中教练在为选手和VIP通行证持有人所设的专区说话。突然之间,田中教练似乎看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与平常的不苟言笑截然不同的笑容,朝大厅另一边的两个人影挥了挥手。因为没有戴眼镜,勇利看不清楚那两人的模样,只能勉强分辨出一个是身材高大的扎着长马尾的男人,另一个是他身边兴冲冲的有着深色皮肤黑头发的小男孩。

 “切雷斯蒂诺。”当那两个人走过来时,田中教练叫道。“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弘毅!”名叫切雷斯蒂诺的男人愉快的说道。“我之前就听说有人让你出山了,看过这场表演后我才明白是为什么。”他朝勇利点了点头,微笑了起来。勇利在听到赞美后有些羞怯的低下了头。

 “这位是切雷斯蒂诺·查尔蒂尼,他是我在做职业教练时的一个老朋友。”田中朝勇利介绍道。勇利欠了欠身表示礼貌,但并没有说话。田中教练一直坚持让他学好英语,而为了能够升上成年组成为职业花滑运动员,他也的确在英语上下了很大功夫。但他没有多少能和外国人练习口语的机会,为了不在自己教练的老朋友面前露怯,他选择了闭口不言。

 “这是我的新徒弟披集·朱拉暖。”切雷斯蒂诺继续说道,身边的男孩朝勇利高兴的挥了挥手。“下个赛季他会进行青少年组首秀,因此今年开始搬到了底特律,在我的花滑俱乐部接受训练。”

 “你刚才的表现太棒了!”黑发男孩——披集——兴奋的对勇利说。“我忍不住想看你在成年组的表演了。”

勇利因为这样真诚热情的赞美脸红了起来,他有些笨拙的道了谢,犹疑的回了男孩一个微笑。 

 “你应该和我一样来底特律!”披集大声说,抬头期待的看向切雷斯蒂诺。“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训练了。”

 “披集,勇利有他自己的教练。”切雷斯蒂诺轻轻斥责了他一下,但语气中带了些许顽皮。

 “不过,”他转身看向勇利,表情认真。“你可以考虑一下,因为我会很高兴你加入的。我在底特律有一个花滑俱乐部,专门培养青少年组和成年组的选手。我们有很好的训练课程,还和当地大学有合作,如果你为俱乐部征战各项赛事并且拿到冠军的话,就可以全额奖学金在当地大学进修拿学位。通常来说,要想加入必须得先通过我们的考核测试,但是很显然你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证明了你就是我们需要的选手。”

 “来吧勇利!”披集恳求道,快速掏出手机拍了一张他们两人的合影。勇利很肯定自己绝对是一脸震惊的凝固表情,但看上去年轻的男孩并不介意。之后他和切雷斯蒂诺离开了,临走时还热情的朝勇利挥手告了别,留下了田中教练和勇利两个人。

勇利有些担心的看向田中教练,想要开口解释他完全没有抛弃自己教练的想法。但是田中教练阻止了他,脸上的表情十分认真。

 “别这么快拒绝这个提议,勇利。”田中教练对他说。勇利飞快的闭上了嘴巴,因为意想不到的话睁大了眼睛。“我的年纪不轻了。当初退休到长谷津隐居,是为了享受安静的生活,是为了能够住在海边,偶尔教一两个学生。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知道无法拒绝你提出的想要得到进一步教导的请求,我也很为你所取得的成就骄傲,但是我不可能永远做你的教练。现在你已经是青少年组的世界冠军,会有无数教练愿意亲自上门来找你的,而切雷斯蒂诺是我认为最好的选择。”

勇利想要开口反驳,想说田中教练是非常优秀的教练,他无法想象在其他人门下训练的画面,但田中教练再一次阻止了他。

 “考虑一下,勇利。”他的语气十分柔和。“我已经将自己的毕生所学教给你了,如果你真想在下个赛季的大奖赛成年组首秀上取得好成绩,就需要一个更有经验也更加年轻的教练。切雷斯蒂诺的邀请很值得考虑,要想拿冠军你也不可能一辈子待在长谷津,所以好好考虑一下,好吗?”

勇利第三次张开嘴想要说话,但是又未发一言的合上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田中教练在他尚且年幼时就开始教导他,为了更好的参加国际性的赛事,甚至同意做他的专职教练临时出山了几年。但他是对的,成年组是完全不同的级别,如果想要在那里站稳脚跟,他就必须做好失去某些东西的准备。

他爱他的家人,爱那个宁静的小镇长谷津,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将这一切弃之背后,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接受训练,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够适应远离所爱的一切。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 

几个小时后,勇利躲在了远离主会场的某个盥洗室隔间里,拼命想要理清自己的思绪。虽然这几个小时他一直在脑海里翻来覆去的思考所有选项,但是面对这些头一次摆在面前的选择,他却无法快速做出决定。

为了能离金牌更近一点,他真的做好舍弃一切的准备了吗?

勇利挫败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推开隔间的门往外走去。他打算等明天头脑清醒时再考虑这个问题,至少那时他可以没有偏颇的仔细考量所有的选择。因为太过专心于自己的思绪,他没有注意到盥洗室的门被轻轻打开了,一个男人正直直朝这边走来。

勇利在撞到对方时有些踉跄的后退了一步,他扶了扶被撞歪的眼镜,有些惊慌的说,“抱歉,我没注意到……”

然而还没说完的道歉突然消失在了口中。勇利从对方宽阔坚实的胸膛抬头看去,看到了对方身穿的印着字母RU的红白相间运动外套,以及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柔光的银色头发,还有那张英俊的脸庞。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正站在他面前,似乎因为突然撞过来的瘦小日本男孩以及他结结巴巴的道歉而感到有些惊讶。俄罗斯选手的脸有点红,呼吸急促,像是刚刚跑过来的一样。勇利猜测维克托是在躲避会场里蜂拥而至的狗仔队,毕竟他在成年组首秀后就彻底成为了媒体和粉丝眼中的宠儿,无数人想在他参加的大赛上和他有一些近距离的接触。

然而对于勇利来说不幸的是,他此时此刻正和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困在同一个盥洗室里。在两人命运般的初遇后,勇利曾无数次的在脑海里预演了再次见到维克托时会说的话。他会在击败那个男人后满脸胜利的注视着他,提醒他曾经轻视勇利的事实,问他被无法滑冰的小猪打败有何感想。

然而不幸的是,所有的这些疯狂幻想都得基于一个事实,那就是他得先击败维克托拿到金牌。此时的提前相遇可以说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他已经拿到了一枚金牌,是的,但那是在青少年组。相比之下,维克托所取得的成就要比现在的他多得多。俄罗斯选手可能连听都没听过他的名字,而他这3年来一直幻想的场景压根就是空口之谈。勇利多年来一直抱着对维克托的怨恨,本以为见到他时会有无数的话想说,但是当两人真的见面时,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剩下长时间沉寂的尴尬,和卡在喉咙里的满腔忿怒。

过了一会儿,似乎是明白勇利不太可能再次开口说话,维克托有些局促的微笑了一下,后退了一步,目不转睛的盯着勇利的脸庞。

 “你是这一次青少年组的冠军得主,对吗?胜生勇利?”他问道,说话时带着浓重的口音。

勇利眨了眨眼睛,有些惊讶。维克托知道他的名字?他完全没有预想到这一点。

不过这也说得通。无论勇利是来自哪个分组,他都是实至名归的金牌得主,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对外宣布将会在下赛季的大奖赛上献上自己的成年组首秀,所以哪怕只是个无名小卒,对于维克托来说都是竞争对手,对方会认识他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勇利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仍然有些不愿开口。他有些不确定鲁莽开口后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维克托等了片刻,发现这就是勇利的回答后,做了一个让勇利差点就以为对方其实也有些紧张的举动。他伸手理了理头发,短暂的移开了视线,再次看向勇利时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我今天看了你的自由滑节目。表演的很不错,对于主题的选择非常大胆,在节目中没有四周跳的编排也让人印象深刻,毕竟大部分和你同年龄组的选手几乎都能在比赛中跳出四周跳了。”

之前大奖赛上的失败所带来的羞耻感还停留在勇利的心中,因此当维克托提起四周跳时,他的心中顿时涌现出了一股怒意。维克托当然会这么做,他当然会故意挑出这个特定的失败来嘲讽他。毕竟完美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早在好几年前、甚至比勇利还小的时候就能在比赛中跳出四周跳了。勇利不能跳四周跳是他的又一个缺陷,又一个能够被挑出来证明他永远也不会被正视为对手,永远也无法成为一个优秀的花滑选手的理由。

 “我看了你在之前的大奖赛上的表现,”维克托继续说,看上去完全没有注意到勇利内心中不断蒸腾的怒气。“你的四周跳落地时没有保持好平衡,那就是会摔的原因。如果你想在成年组占据一席之地,就得好好训练一下如何在旋转时找到平衡点。”

勇利的内心几乎沸腾起来。这么多年对维克托的愤怒一瞬间全部压倒性的冲了回来。维克托当然会想在他们终于见面时继续批判他。就像美洲豹永远也抹不掉身上的斑点,哪怕过了这么多年,维克托依然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傲慢自大、高高在上。他永远也不会将勇利视作一名优秀的花滑选手,不会将他看作一个对手,一个金牌的有力争夺者。在维克托眼中,勇利一辈子都是那个不可能成为花滑选手的胖孩子,一辈子都是那个要想走上冰场,就必须听取伟大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建议的人。

 “去他的。”勇利满腔怒火的想。他想用日语痛斥对方,因为此时此刻的感觉实在无法用英语完美的表达出来,但他最后还是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吞了回去。“也许他现在还没有将我视为对手,但总有一天会的。总有一天他会后悔小看我,总有一天我会在全世界面前将他彻底击败,而那时我会站在比他更高的领奖台上,提醒他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他会知道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勇利瞪着年长的男人,粗暴的从对方身边挤了过去。他冲出了盥洗室,将门在身后狠狠甩上,却没有看到自己离开时维克托脸上的困惑表情。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直接对着维克托将内心所想全部说出来,但是他已经无法克制被气出来的眼泪了,而他绝不会允许维克托看到自己哭出来。绝对不会。

 总有一天他会打败维克托,勇利发誓。他会不顾一切代价做到。

———————————————————————————————— 

几天后,勇利和田中教练飞回了长谷津,并和自己的家人进行了一次促膝长谈。他的母亲在听到他的决定后哭了出来,但最终他们都同意了,认为这是对他来说最好的选择。不到一个月后,他就含泪挥别了他的家人、小维、优子西郡以及美奈子老师和田中教练。

他坐上了前往底特律的飞机,并且死死克制住了回头的冲动。

———————————————————————————————— 

日本花滑界明日之星胜生勇利即将在大奖赛上演成年组首秀

作者 劳伦·门罗

日本花滑选手勇利·胜生,或者用日本的习惯叫法,胜生勇利,凭借精彩绝伦的表现在上一届花滑世锦赛青少年组的比赛上一鸣惊人,赢得了大量粉丝的心。这位15岁小将以其在自由滑上的出色表现抓住了全场观众的眼球,并最终赢得了金牌,成为了当届世锦赛青少年组的冠军。一些花样滑冰社区已经将他和俄罗斯花滑选手,也是历史上最成功的青少年花滑选手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相提并论,尽管胜生目前还没有维克托那样傲人的战绩,但他在花样滑冰界的成绩已经不容小觑。

胜生最初参加了很多家乡当地的赛事,之后凭借实力很快上升到国家级别的比赛,充满热情的滑冰风格以及情感满溢的步法也让他顺利进入了大众的视野之中。在达到最低年龄线后,他在上赛季的花样滑冰大奖赛上献上了自己的青少年组首秀,并成功进入了总决赛,但遗憾的是最终与领奖台失之交臂。而在那之后,他很快就在世锦赛青少年组拿到一枚铜牌,引起了众多国家媒体的关注。

在今年的大奖赛上,他一举夺得了青少年组的铜牌,并在之后的世锦赛上赢得了他的首枚金牌。在这届世锦赛上,他的自由滑节目十分引人注目,大胆的主题、勾人心魄的音乐、以及毫无瑕疵的滑冰成就了一个让人无法忘怀的完美表演。

胜生在之前的比赛中因为跳跃失误在技术分上惨遭滑铁卢,但他很快转变目标,放弃了像大多数同龄花滑选手那样以高难度跳跃赢取技术分,转而凭借精湛的表演重新赢得了所有评委的心。这是十分令人钦佩也备受赞扬的举动,很多人认为他的表演才是真正回归了花样滑冰艺术性的初衷。然而,似乎无法在比赛中成功跳出四周跳的胜生,也引起了很多人对于他是否能在下一赛季和更有经验也更加年长的选手们匹敌的质疑。

胜生出生于一个名叫长谷津的日本海边小镇,他的家人经营着当地最后一家温泉旅馆。青少年组的两年时间里,他在当地的滑冰场接受训练,并由一位退休的前职业教练负责进行指导。在上赛季拿到世锦赛冠军后,他加入到切雷斯蒂诺·查尔蒂尼教练的麾下,在位于底特律的训练基地积极准备着自己即将到来的成年组首秀。

尽管仍然有不少人对于胜生下赛季能否在更高级别的成年组保持连胜态势持怀疑态度,但他毋庸置疑是一颗有着闪亮未来的明日之星。这是一位十分值得关注的选手,如果你观看了他的比赛,一定会相信他能够在花样滑冰的道路上走的很远。

我们祝他好运,并十分期待他的成年组首秀。胜生是继尼基弗洛夫之后首位在升入成年组时引起如此巨大关注的花滑选手,两位才华横溢的选手在同一年龄组竞技,毫无疑问将成为下一赛季最值得期待的看点。


第四章 完


译者的话:

我们的小猪拿到了他的第一个青少年组世界冠军!让我们为他鼓掌欢呼吧!强烈推荐他这次的自由滑曲目《Hell Hath No Such Fury》,从这首曲子里真的能够感受到他不顾一切的努力和孤注一掷的决心。这是一名运动员在残酷的竞技赛场上最能打动我的东西=3=


音乐:

Yuuri's FS - Hell Hath No Such Fury - David Chappell

发现网易歌单不好用,就把另外几首单独从油管上扒下来的音乐重新传了网易音乐电台,欢迎试听!


电台地址

网易歌单地址

↑这两个地址请结合使用


08 Feb 2017
 
评论(123)
 
热度(879)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