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第五章【2】)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

作者: RikoJasmine

翻译:@缄默的情人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7016/chapters/19665139

*译者注:因作者前四章写于最终话前,部分设定可能不符。黑色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第五章

(2)


按照计划,维克托回到圣彼得堡的冰场后本该开始为世界锦标赛做准备,但事实上,最近的他花了不少时间在手机上。

他的教练,雅科夫·费尔茨曼,正准备吼叫着让他把手机扔掉。但看到维克托一边闲散的在冰场上滑行,一边快速发着短信,所有心神除了手机再也放不下其他的样子时,雅科夫迟疑了一下。

自从索契大奖赛决赛后,维克托明显看上去和过去……不同了。

更加明亮,快乐。

这和雅科夫所设想的维克托败居第二位后的反应截然不同。年少的维克托最初就是凭借万夫莫开的坚决和求胜心最终站到了世界的顶端,尽管后来成为无人匹敌的现役传奇后棱角磨平不少,但雅科夫以为这次失利至少应该会让他重新爆发出血性的。

但是维克托看上去一点血性都没有爆发出来。事实上,他更像是萌生出了一种和决胜心完全不同的情绪。

最近几天他滑冰时常常分心,但是笑容却变多了;手机基本上从不离手,并且会时常拿出来查看一下,无论是在冰场上还是在冰场外。当他发短信的对象回复时,他脸上的表情就会明显的亮了起来。

雅科夫很清楚他在发短信的对象是谁——冰场中的其他人也都一清二楚。因为维克托从来没有掩饰过。

 “恶。”

训练迎来了短暂的休息时间,尤里·普利赛提靠在场边栏杆上发出了作呕的声音。此时维克托正从他身边滑过,一边打字一边独自安静的微笑着。

 “嘿,老家伙——你到底准不准备开始滑冰了?”青少年朝他喊道。

维克托朝冰场另一边滑去,看上去并没有听到他的话——或者说,更像是故意无视了他一样。

 “啊,让他去吧,尤拉奇卡!你看他被恋爱迷昏头脑的样子多可爱,”米拉·芭比切娃从他们身边滑过,轻快的说道。她转向雅科夫询问自己的试滑情况,“还行吗,教练?”

雅科夫点了点头,然后提点道,“勾手三周跳落地时还是有点不太稳。”

“你说得对,”米拉叹了口气,然后坚定的摇了摇头。“我再试一次。”

在她重新试滑自己的短节目前,尤里又一次朝维克托喊道,“要么停止给胜生勇利发短信,要么滚出冰场!”

维克托滑过他们身边,再次忽略了尤里的喊叫,快乐的宣布道,“勇利最近拍了一组新照片,马上就要发售海报了!米洛奇卡,你得给我点建议——我该买哪张好?”

“噢!”米拉感兴趣的看了一眼维克托的手机屏幕,上面有一组海报的缩略图,最底部写着预售两个字。她叹了口气,“噢,看上去都很不错——难以抉择!”

“对吧?!嗯……也许我应该全都买下来?”维克托大声地自言自语道,米拉不由得笑了。

“我敢肯定你的勇利会很高兴的!”

他咧嘴笑了,按下了预售,说道,“好,马上行动!”

尤里看上去已经对他们两人绝望了。他自顾自的开始了规定动作的练习,脸上的阴沉即使场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而与此同时,雅科夫对维克托犯傻的表现叹了口气。他很高兴自己的学生和过去相比心态积极了很多,但要想让维克托在世锦赛上胜过胜生勇利,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在大奖赛决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雅科夫找胜生勇利的教练切雷斯蒂诺聊了一会儿,想要知道胜生勇利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这个日本花滑选手在令人惊讶的短暂时间里技术突飞猛进,雅科夫想要知道其中的秘诀所在。

是不是查尔蒂尼做了什么——也许是一个新的训练手段?是否对其他人也有效?

不幸的是,查尔蒂尼否认了这一点,他简单的说,“我并没有做什么。勇利是靠自己的决心和毅力走到这一步的。”

雅科夫能打探出来的最接近答案的说法就是胜生勇利经历了一场“思想上的变革”,而这基本上和没说差不多。他有些怀疑其实查尔蒂尼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无论胜生勇利是因为什么原因脱胎换骨,他现在都已经成了维克托花滑事业上的巨大威胁。目前维克托的记录已经被打破,如果他们还继续放任的话,更糟的肯定还在后面。

胜生勇利是一匹黑马,是即将来临的风暴,也是必须要跨过的谜一般的障碍……

无论维克托有多么的迷恋他。

赛后晚宴时雅科夫也在场,尽管他最后不得不在情况变得少儿不宜前把抗议的尤里带出宴会厅,但他并没有错过重要的部分。当他看着维克托和胜生勇利一起跳舞时,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想不起来上一次看到维克托如此畅快的笑容是什么时候了。

在那之后,维克托回酒店找雅科夫时,眼睛中仿佛闪烁着星辰一般。所有的烦恼和压力似乎一瞬间都蒸发殆尽,一个更加快乐自由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新生了。

他当时衣衫不整、头发凌乱,一边快乐的哼着自己自由滑的曲子,一边步伐轻快的走向自己的房间,毫不在意他人的眼光。

一直到他们回圣彼得堡,维克托都保持着这样的好心情。他的身周仿佛出现了一圈温暖的光晕——即使到现在都依然保持着。当维克托和米拉一起翻阅着胜生勇利的海报样图时,他脸上的笑容是从未有过的温柔、渴求以及充满希望。

就雅科夫所知,这是他的学生头一次对某个人这么感兴趣。过去的维克托总是将滑冰放在第一位,从来没有对他人如此青睐有加过。

而现在,维克托仍然在滑冰,但是脑海里多了一个叫胜生勇利的人。

雅科夫和胜生勇利并不是很熟:他只知道他是个顶尖的花滑选手,并且拥有能够将维克托击败的实力。他能从胜生勇利的滑冰中看出来——这是一个将一切都奉献给了花滑事业,并且将继续走向更高处的人。

雅科夫在维克托四处对人念叨胜生勇利时知道了不少信息,尽管他本人对此持一定的保留态度。

“他有一只小贵宾犬叫小维!这个名字是不是很可爱?看,这是它的照片,和马卡钦长得好像!”

“勇利明年春天就要大学毕业了。他在国外上的大学,哇噢!” 

“勇利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嘿,正好是我眼睛的颜色——你觉得他会喜欢我的眼睛吗?”

“他真的超级好看!你知道的,他有时候会给我发一些自拍,你想看看吗?”

大奖赛决赛过去才刚刚一个多星期,雅科夫就觉得自己已经从完全不了解胜生勇利,猛地跳到对他了如指掌的阶段了。

不管怎么样,维克托这么迷恋一个人还是头一次,而雅科夫不由自主的对他产生了一种保护欲。他的学生虽然已经成年,但是对于花滑以外的人生缺乏经验,这一点让他处于了一种很不利的位置。

鉴于此时维克托已经为他神魂颠倒了……雅科夫希望胜生勇利不要玩弄他的感情。雅科夫没有和胜生当面聊过,所以不会对他做出什么评价,但他永远也不想见到维克托伤心。如果胜生勇利这么做的话,他一定会亲自找上门的。

雅科夫再次叹了口气。如果维克托将胜生勇利视为对手,或者甚至是死对头的话,情况都不会像现在这么复杂。如今他能做的只有逼着维克托赶紧练习,好在下一次两人同场竞技前做好准备。

 “维恰,”雅科夫大声说。“把你的手机放下,训练时间到了。”

“好的,好的。”维克托心不在焉的回答道,在手机上敲击了几下,然后放到了雅科夫身边的栏杆上。他做了一下手臂拉伸,问道,“我们能先滑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吗?”

他们今天原本的计划是做短节目的练习。雅科夫双手交叉在胸前,质询道,“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维克托咧嘴笑了,朝冰场中央滑去,优雅的避开了横冲直撞过来的尤里。

他愉快的回答道,“我找到我的灵感了!”

雅科夫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他说这句话了。米拉在旁边笑着解释道,“这是维恰所有节目中,胜生勇利最喜欢的一个。反正他是这么说的。”

教练转头瞪着她。虽然他自认为自己此时面无表情,但是少女在看到他的脸后小小的说了一声“是!”,然后迅速撤退到了冰场另一边,和尤里一起开始练习了。

雅科夫第三次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从现在开始很可能要经常做这个动作了。

他重新看回维克托,说道,“好吧,维恰,开始吧。”

当切雷斯蒂诺准备找机会和勇利谈谈本赛季接下来的比赛打算时,勇利突然给了他当头一击。

当时他坐在看台上,看着自己的学生在底下的冰场上滑冰,勇利突然走上来坐在他身边,开口道,“教练,我这个赛季不会再参加比赛了。”

切雷斯蒂诺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这些话依然清晰的回荡在耳边,晴天霹雳一般的感觉也并没有丝毫减轻。

“我……勇利,你刚刚才拿到了大奖赛冠军,”他的声音中满是迷惑和茫然。“全日本大赛怎么办?还有世锦赛?你不想将辉煌继续下去吗?”

勇利并没有立刻回答他,只是安静的坐在一旁,避开了他的视线。最终勇利还是看向了切雷斯蒂诺,脸上的表情既坚决又奇怪的……悲伤。

 “我已经为索契倾尽所有了,”他双手紧握的说。“我……我很清楚就算参加这个赛季的其他比赛,心境也不会再和索契时一样了。所有人……我的对手,观众,还有你,教练……我不希望为你们展现一个没有全力以赴的表演。”

切雷斯蒂诺盯着他,仔细消化着他说的话。他有种勇利并没有全盘托出的感觉,于是开口问道,“是有什么让你无法继续滑出最好的表演吗?我还记得你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是学业上的事让你有压力吗?”

勇利摇了摇头。他朝冰场看去,眼神中有一丝恍惚。“我觉得更像是清楚自己在冰上的极限了吧。”

这绝对是切雷斯蒂诺没有想到的答案。他仔细的思考了一会儿勇利说的话,开口道,“你相信自己已经到极限了吗?勇利,我看过你的表演——大奖赛冠军绝对不是你的终点。你可以做得更好,甚至爬的更高。”

 “我知道,”勇利赞同了他的话。这样的回复让切雷斯蒂诺有些迷惑,但是很快另一个重击迎面而来:“如果我说更想看看自己能为其他人做些什么,是不是很奇怪?”

能为其他人做些什么?切雷斯蒂诺并没有立刻理解勇利说的话,然而他顺着勇利的视线看向冰场,发现对方正在看着自己的结对伙伴们练习。这些年轻人虽然青涩稚嫩,但是坚定和决心已经在心中扎根。

他们就是下一代花样滑冰选手的缩影——如今的英雄和传奇总有一天会退出舞台,而那时火炬就会传递到他们手上。切雷斯蒂诺相信他们,看上去勇利也同样如此。

这时,切雷斯蒂诺突然明白了。

 “勇利……”他一边轻轻说道,一边努力整理思绪,小心的进入主题。“你是在说退役吗?”

勇利继续看着冰场上滑行的花滑选手们,过了一会儿才迎上了切雷斯蒂诺的目光。他回答道,“我不打算参加这个赛季接下来的比赛,但是之后?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我可能会退役,也可能不会……无论是哪种选择,我都看到了可行的未来。”

切雷斯蒂诺发现自己一时之间有些说不出话来。“但是……你才刚刚开始。你真的就满足于一个大奖赛的冠军吗?”

 “是的,我确实如此。”他诚挚的回答,脸上出现了一抹充满沉思的微笑,“这么说可能是有些奇怪。但是就现在来看……我会先从大学毕业,回家,和我的家人享受团聚的时光,然后等下个赛季到来。那个时候我再决定未来何去何从。”

切雷斯蒂诺盯着勇利看了很长时间。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完全不了解勇利,尽管从勇利初到底特律时起,他就已经是他的教练了。

他一度觉得他的学生是个害羞、焦虑,甚至有些内向的人,但是大奖赛几个月前,勇利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切雷斯蒂诺喜欢他学生的变化,但是心中也存了一丝迷惑。

勇利在冰上变得自信,坚决,充满求胜欲;他变成了那种在训练时极尽完美的人,没有任何事能够阻挡他。当他的结对伙伴们向他求教时,他会很高兴的帮助他们,从不吝啬自己的私人时间,一点一点的纠正每一个步伐。他善良,宽容,乐于助人,体贴周到,爱着他的朋友,也爱着花样滑冰这项运动。

但是有时候切雷斯蒂诺和他对视时,会觉得有一个更加年长的灵魂正在回视着他。当他瞥到勇利的眼睛时,会从中看到一个陌生的,异常成熟的,洞悉世事又通达自身的人。

我知道自己在冰上的极限在哪里——这是勇利所说的话。也许他确实如此。我更想看看能为其他人做些什么。

他说这句话时就像是一名竞技多年,已经拿到了无数荣誉的运动老将,正准备将薪火传递给下一代一样。就像是一个经验丰富、硕果累累的冠军得主,已经做好了开启新人生的准备。

这并不是一种自负。那个年长灵魂所赋予的眼神,让他看上去对于在事业刚刚起步时就退居幕后甘之如饴。虽然切雷斯蒂诺并不理解勇利为何能仅仅满足于一个大奖赛金牌,但他真的如此。

现在的勇利看上去……十分适应自己的选择。这很吓人。他才刚刚23岁,就已经开始考虑退役了——不是因为这是唯一的选择,而是他真的对于自己所得到的东西感到满足了。他已经准备好迈向新的人生,仿佛这是世界上最正常不过的事一样。

如果勇利此时正在和某人约会的话,切雷斯蒂诺都会以为他接下来要说,“我要向他/她求婚了。”如果真是这样的情况的话,切雷斯蒂诺很怀疑自己的心脏是否能承受得住。

就现在这个对话,他都已经要犯心脏病了。他想起了自己在勇利这个年纪时候的样子,对比的巨大差距让他差点再次心脏病发作。

勇利总会给人带来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他是如此年轻的事实。他就像是一只初出茅庐的幼鸟,无论狂风暴雨有多么猛烈,他都做好了振翅飞往下个目的地的准备。然而他的面前还有那么壮阔的未来,那么多可以做的事。

他们已经一起走了这么远。如果勇利本赛季不再参赛的话,那没关系。但是就算是他做好了准备,切雷斯蒂诺还是希望他不要退役。

他想看到勇利站到最顶端,甚至更高。他在自己的学生身上,看到了一个能够打破一切不可能,将整个世界彻底颠覆的年轻人,不但能够激励身边的人,还依然保持着善良宽容的本质。

而且,他已经做到了。

勇利是那种应该被历史铭记的人。他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不应该就此结束。

 “在你做最终决定之前还有时间,是不是?”切雷斯蒂诺大声问,语气中含了一丝绝望的迫切。“我们还能说服你不要退役的,对吗?”

勇利笑了笑,但是赞同了他的话。“这还只是一个想法。”

“但是这是一个很认真的想法。”切雷斯蒂诺扬起了眉毛。

 “是的。但是在此时此刻,还只是一个想法而已,”勇利再次重申。他低下头轻轻说道,“我很抱歉对你说了这些,教练。我本来只是想告诉你这赛季不打算参加比赛的事,但是最后连想要退役的想法都说出来了,也许确实让你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好吧,是的。确实如此。在你夺冠以后,我没想到……好吧,我没想到你会满足止步于此。感觉就像是当头一棒一样。”切雷斯蒂诺说道,轻轻耸了耸肩。“但是别见怪,是我主动问起的。我不会对你的决定有什么想法,我保证。”

他确实如此。尽管之前并未谈论过退役的事,但他们总有一天会走到这个分叉口。他和勇利的教练合同截止于勇利大学毕业,就算勇利最终打消了退役的念头,切雷斯蒂诺也不会再是他的教练了。

这样想起来确实让人内心有些刺痛。毕竟除开职业上的联系,他们也是很好的朋友,一路相互扶持走过了太多的时光。切雷斯蒂诺会很想念他的。

但是,如果有其他人能给勇利带来更好的未来,那他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他安静的叹了口气,问道,“那么你毕业之后就回长谷津了?”

勇利点了点头。“这也是我做出这个决定的另一个原因,我……很想家。”

过去就算是回日本参加比赛,勇利也很难找到回家的机会。切雷斯蒂诺还记得好几年前勇利第一次来滑冰俱乐部时的样子——害羞、温顺,英语还不太流利,并且明显很想家。

后来披集来了之后就好多了。他们两人很快就成了朋友,并且给予了对方很多支持。但是家依然是很难被轻易取代的东西,而勇利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过家了。

“你确实离开长谷津太久了,我明白,我真的这么想。”切雷斯蒂诺说道。“……也是时候回家了,你的家人一定很想你。”

勇利再次点点头,他快速眨了眨眼睛,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是啊。”

他安静了下来,眼中有些泪光。切雷斯蒂诺抱住了他的肩膀说道,“啊,哭出来吧,冠军。”

勇利笑了起来,轻轻抽噎了一下,任由他的教练将他抱在怀里。他靠在了教练身上,低声说道,“你一直都对我很好,切雷斯蒂诺。我知道自己有时候不太按常理出牌,这一定给你带来了不少麻烦,但是……谢谢你一直都对我这么有耐心。”

切雷斯蒂诺抱着勇利的肩膀,两人的头轻轻的靠在了一起。“和你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都是值得的。无论你未来如何抉择,继续保持联系,好吗?我的门永远为你打开。”

他的学生真诚感激的说道,“谢谢你。”

他们安静的看着正在冰场上练习的年轻花滑选手们。有个人在跳跃失败后跌倒在地,另一个人立刻停下来帮助他站起身。他们互相微笑了一下,继续练习起来。

这个场景让切雷斯蒂诺突然开口,“你会是一个很好的教练的,如果某一天你退役的话。”

勇利直起身,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为什么会这么说?”

切雷斯蒂诺笑了起来。“别以为我没注意到你给这帮孩子们做的指点——你真的很擅长这个!”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另一个思绪蹦了出来。

“哈,也许我不该这么说。不然你搞不好就不再作为选手参赛,而是来跟竞争教练的位置了!”

勇利笑了起来,立刻回答道,“我不会的,真的。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做了教练,我会选择在长谷津的冰场带一两个学生的。”

短暂的沉默后,他的学生再次开口。

“事实上,我还有一件事想要做。也许……我可以在这里做,在我离开之前。你能和俱乐部的大家一起帮我保守秘密吗,教练?”

切雷斯蒂诺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我们将你的大奖赛决赛节目藏得可是密不透风的,不是吗?”

勇利笑着站了起来,说道,“我去换冰鞋,然后表演给你看。”

他说话的语气和之前表示要换节目时一模一样。切雷斯蒂诺点了点头,也从长凳上站了起来,跟着他的学生一起往冰场走去。

如果是和之前那一次一样,那勇利准备做的事一定会相当精彩。

在昨天举行的全日本锦标赛上,胜生勇利没有露面,这让南健次郎不由得有些失望。他对于能够人生中第一次和偶像同场竞技,已经期待很久了,然而当主办方将所有选手召集在一起确定出场顺序时,勇利的身影并没有出现。

也许他只是想在索契大奖赛决赛后休息一段时间?毕竟他还在上大学,应该很忙才对。

南希望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希望能够快些看到勇利站在冰场上,用他精彩的滑冰再次惊艳整个世界。南将他视作偶像已经太久太久了,从他第一天开始学滑冰时就是如此。

胜生勇利是日本首屈一指的男子花样滑冰选手——他是他们的王牌,整个国家的骄傲。他通过难以想象的努力走到了现在这一步,每一次磨炼都倾尽了自己的心血,不屈不挠的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南全心全意的敬仰着他,并希望能够跟随着他的脚步一直走下去。

为了能够观看勇利今年的大奖赛决赛表演,他眼巴巴的起了个大早。当时的他裹着毯子抱着枕头,坐在仍然一片昏暗的卧室床上,紧紧盯着明亮的电脑屏幕。当勇利滑入冰场开始准备滑短节目时,他紧张的几乎无法呼吸。

南几乎是立刻就发现勇利打破了平常只穿蓝色和黑色的传统。身着红色的他看上去像变了个人一样,但是出乎意料的合适。南立刻在脑中暗暗决定,之后一定要到网上找找看有没有这套表演服的照片。

因为……哇哦。他能不能买一张勇利穿这套衣服的海报?

如果这还不够的话,接下来音乐响了起来。一阵魅惑的吉他声响起,勇利突然转头直直看向镜头,轻佻的露出了一丝微笑,抛出了一个飞吻。

南对着枕头尖叫了起来,脸瞬间红得滴血。

基本上整场节目南都一直保持了这个状态。他目瞪口呆又兴奋难耐的看着自己长久以来的偶像令人屏息的完成了每一个跳跃,用从未向世人展示过的另一面征服了全世界。

第二天的自由滑节目同样如此。会场灯光下的金色表演服闪闪发光,勇利滑出了让所有人都为之倾倒的,精彩绚丽、动人心魄的表演。就像是额外的惊喜一样,他将一个后内点冰四周跳(4F)作为节目的压轴,成就了从未有人做到的壮举。

即使最后表演结束了,南还是忍不住在枕头里啜泣起来。以至于后来,他不得不站起身在房间里走上好几圈以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

在这场比赛中,勇利一直不被人看好:他是初次参加大奖赛决赛的选手,不少人对他心存质疑,觉得他最后很可能连领奖台都站不上去。

但是勇利证明了他们的想法是错的。他不仅站到了领奖台上——分数还高过其他所有人,包括传奇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他甚至还打破了尼基弗洛夫所保持的节目记录。

当解说员宣布勇利拿到冠军之后,勇利哭了,而南也跟着放声痛哭起来。他立刻就给加奈子老师打了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还有他的结对伙伴们——他的教练和朋友们当然也在观看直播,正在为日本的代表选手加油助威。在更多的欢呼尖叫和喜极而泣后,南的父母听到动静都担心的过来敲门了。

直播结束后,他坐在床上,仍然为刚刚所看到的一切感到震惊。

勇利向整个世界展现了他的实力,这让南恨不得立刻冲到冰场上,穿上冰鞋,尽可能快的开始练习他的四周跳。他备受鼓舞和激励,急切的想要马上回到冰上去。

他将这种热情一直带到了全日本锦标赛上,在自己表演时从中汲取着力量。他也想要向勇利展现自己的能力。

但是就现在的情况看,他得等到下一次才有这个机会了。他在比赛中通过精彩的表演,和勇利一样拿到了冠军。尽管如此,他还是很想知道如果勇利在场的话,会做出什么样的表演。

南叹了口气,倒在了床上。他解锁了手机,打开了Instagram,虽然可能性并不大,但他还是想看看勇利有没有发什么新的动态。勇利并不常更新,而且通常也只会发他那一天新做的美食的照片。

并不是说南不喜欢这些!勇利看上去就像是厨艺很好的样子,南很乐意知道偶像身上的亮点,他一直都相信勇利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

南点开了勇利的账号,让他惊讶的是,勇利好像真的发了一张新的自拍!他急切的将照片点开放大,然后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立刻在脑海里惊喜兴奋的尖叫起来。

勇利朝镜头露出了笑容——噢,他真的很可爱,不是吗——用手指向了面前的电脑屏幕。屏幕上是一个在线直播的视频,上面是南站在领奖台上朝着镜头,双手捧着自己第一名的获奖证书的画面。

图片下是一行文字,“祝贺南健次郎桑在全日本花样滑冰锦标赛上夺得了冠军!继续加油!:)

南反复阅读了好几次,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尖叫声,他从床上蹦了起来,冲出了房门。

“妈妈,爸爸!哥哥!看这个,看这个!”他喊叫道,挥舞着手机在走廊里狂奔。“胜生前辈祝贺我了!我!”

他现在一点也不失望了,绝对的。他要把这个截图永久保留!甚至是打印出来用相框裱起来!然后将这个消息告诉所有认识的人——除了他的家人外,他会第一个告诉加奈子老师和他的结对伙伴们!

南欢欣雀跃的大笑着,朝天空挥舞着拳头,就好像得到了全世界最棒的礼物。

总有一天,他会在冰上和他的偶像相见。在那之前,他一定会好好珍惜勇利对他的认可。

这是他的英雄第一次认可他,而南将永远铭记这一天。


TBC


译者的话:

来来回回修了好几遍,希望能传达出对这一段的喜爱和感动。

 

05 Feb 2017
 
评论(156)
 
热度(2005)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