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维勇]UMFB&MHA 夙敌(竞争对手AU,NC17,第三章)

原名:Until My Feet Bleed and My Heart Aches

作者:Reiya

译者:@缄默的情人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48484/chapters/20055247

声明:这篇文归原作者Reiya所有,任何人不得将这篇文作为商用并从中获利,同时请勿无授权转载、改编、二次上传,非常感谢!原作全名太长实在写不下,故使用了原名缩写作为标题。本文分级为Explicit,也即是后文中将会出现NC17的内容,请大家酌情选择是否观看。


第三章 孤独的心

 

时光飞逝。接下来的一年很快就在满满的训练、舞蹈、继续训练、体能锻炼、更多的训练中度过了。勇利没有给自己丝毫喘息的机会,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逼迫到了极限。终于,当他达到了参加国际性花滑赛事的最低年龄线后,立刻充满决心的投入到了资格赛中,就仿佛已经将整个人生都倾注到了花滑事业一样。他的父母和姐姐都来到了现场为他加油,而他的教练,一个退休后在长谷津定居,近几年偶尔在当地教导学生滑冰的名叫田中弘毅的严厉男人,正站在场边满意的看着他完成了一个两年来一直不断练习的跳跃。

他的刻苦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勇利十分轻松的拿到了参赛资格,眨眼间就坐上了去法国参加他人生中第一次大奖赛分站赛的飞机。

勇利曾听说法国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国家之一,但是还没等他好好欣赏,比赛的那一天就迅速的来临了。这是他的第一次大奖赛,他惊惶极了。因为经济方面的原因,他的家人没有能够陪他一起来法国,尽管他们保证会在日本观看比赛直播,但感觉还是不一样。他想念自己的父母,想念真利姐姐,想念现在可能正在冰之城堡的优子。他尤其想念小维,他真希望自己能够带它一起来,这样也许还能帮助他排解一下内心的恐慌。然而唯一能够陪同他的只有他的教练田中,尽管田中教练也会生硬的鼓励和支持他,但他们并没有那么亲近,所以依然是不一样的。

这所有的一切对于勇利来说都十分的不真实,而也许这就是他自我排解的方式。每当他不停的想象这可能只是一个即将醒来的梦时,所有的紧张都会慢慢消退下去。老天才知道过去的两年他确实常常梦到自己参加大奖赛的场景。然而当梦境成真时,感觉又异常的奇怪和紧张。

让勇利出乎意料且非常高兴的是,他在法国站最终排名第三位,这意味着如果在第二站能够拿到好分数的话,他将真的有可能进入总决赛的名单。

他的下一场分站赛是在俄罗斯。勇利必须竭尽全力才能让自己不去想这个国家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每当他听到身边的人说着尖锐的俄罗斯语时,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维克托叫他свинья猪)”的场景,然后内心和双眼就会灼烧发热起来。尽管维克托此时正远在加拿大参加比赛,但勇利依然觉得他就像还在俄罗斯一样。

勇利踏入到俄罗斯站的冰场上时,观众席上的人瞬间都变成了维克托的模样。这样的场景让他既觉得恐惧又奇异的稳定心神。所有看着他的人都是维克托,而勇利将用自己的滑冰证明维克托是错的,向所有质疑他能力的人证明他们是错的。他以前所未有的专注跳跃了起来,飞跃在冰面之上,只在落地时有些许的不稳。

但他毕竟是比赛中年龄最小的一个。由于其他年长的花滑选手已经能够跳出勇利还没能拿下的四周跳,与他们相比,勇利的技术得分要略逊一筹,但值得安慰的是,他的表演分十分高,并帮助他以极小的差距超过了今年最后一次参加青少年组比赛的捷克选手,成功拿到了第三名。

在那个喧嚣吵闹的时刻,他几乎没有反应过来这意味着什么,但当他茫然的拿着自己的奖牌时,田中笑着将他拉到一旁,指着正显示出所有分站总分最高的6名选手的名字的大屏幕,示意他看。

 勇利的名字位列其中。他要去大奖赛决赛了。

———————————————————————————————— 

 在飞往意大利参加决赛前,他先回了一趟长谷津的家中。他的母亲在他进门时就给了他一个拥抱,而他的父亲自豪的笑了,拍了拍他的后背,他的姐姐则满怀爱意的揉了揉他的头。他们仍然不怎么了解这项运动,也不知道大奖赛决赛对他的意义,但勇利依然十分感激他们的支持。他们这一次也没法陪他一起去决赛,所以他十分珍惜此刻他们的陪伴,并且下定决心一定会让他们感到骄傲。

他一走进房间小维就跳了过来,兴奋的舔着他的脸。勇利大笑着放任了他。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最想念的就是自己的爱犬了,出国参加大奖赛是他们俩分离过的最长一段时间。

虽然勇利很享受大奖赛比赛的过程,但他非常想念他们所有人。尽管只能在家里待上很短的一段时间,他依然觉得很值得。

————————————————————————————————

他在日本停留的日子转眼即逝,很快他就坐上了飞往意大利参加大奖赛决赛的飞机。为了能让他有足够的时间练习和调整状态,他和田中提前了一个星期过去,然而事实看来,情况并没有他们预想的那样顺利。在分站赛上他的紧张感奇异的撤退了,但是当决赛到来时,它们又气势汹汹的回归了,这让他的内脏焦虑的扭在了一起,感觉极其的糟糕和不安。

他试图通过训练冷静下来,让自己像在长谷津的冰之城堡一样沉浸在滑冰之中,然而他做不到。滑冰曾是他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最好媒介,如今却变成了他所有焦虑的来源。随着决赛日子的一天一天逼近,这种感觉几乎要将他彻底吞噬。

终于,临到短节目比赛的前一天,他在训练时糟糕至极的搞砸了所有跳跃,无数次的狠狠摔在冰面上,以至于一旁的医生都不得不对他进行检查以防出现脑震荡。田中教练命令他收拾好东西回去休息,但勇利倔强的拒绝了,他想要不停的继续训练下去,哪怕是练出血都在所不惜。然而田中教练坚持了他的决定,勇利最终还是屈服了,他不想闹到像个孩子一样被年长的男人拉出冰场。

田中教练带他出去逛了逛,希望冰场外的世界能够帮助他消除紧张感,然而这样的方式并没有起太大作用。

这是一个勇利完全陌生的城市。到处都是富有年代感的建筑和铺满鹅卵石的街道,周围的人们全都说着完全听不懂的语言,这让勇利不由得紧紧靠在田中教练的身侧,感觉迷茫极了。他只能听懂些许的英语,对于意大利语则是完全的摸不着头脑,而他想念自己的家乡,想念周围人都说着日语的感觉。就连这里的吃食都很怪异,让他没有半点胃口,只能聊胜于无的在盘子里戳来戳去,却提不起半点兴趣送入口中。他想念母亲亲手做的炸猪排盖饭,想念它带给他的那些熟悉的记忆。

 但是他没有办法吃到它。他的母亲远在千里之外的长谷津,而且就算她在这里,炸猪排盖饭对他来说也是一种特殊的东西,一项只有赢了比赛才能吃的食物。这也意味着,如果他真的那么想吃的话,必须首先把这场比赛拿下来。

————————————————————————————————

短节目开战的那一天晴朗而又明媚,但是勇利仍然感觉十分糟糕。他恐慌极了,害怕所有人看着他并对他的表演做出评价的样子,害怕其他选手表现的比他出色,害怕自己会失败,害怕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一炬,害怕永远都成不了一名出色的花滑选手,永远都无法打败维克托,永远都只能是维克托眼中那个愚蠢而又肥胖的小猪。

早上的时候田中教练不得不拖着他来到赛场里,僵硬的给他打气,很显然不知道如何帮助勇利排解心中越来越严重的恐慌。勇利并没有仔细听他说的话,而是彻底迷失在了自己的思绪中。

他在会场换上了自己的表演服,然后在外面套上了日本选手的蓝黑色运动服。热身的铃声响起,田中教练陪同勇利一起朝冰场走去,而勇利竭尽全力的想要将观众的欢呼喧闹声从自己的大脑中屏蔽出去。

 当他走到冰场前,立刻被灯光和聚光灯、相机的闪光灯迷得睁不开眼睛。整个空间嘈杂极了,像是有千百个人在交谈、大笑、喊着他人的名字一样。其他的选手都已经站到了冰上,有些在外围轻松地滑行,有些则在场内练习着旋转和跳跃。勇利拿下了冰鞋刀套,双腿有些颤抖的滑入了冰场之中。

————————————————————————————————

他在热身时的表现糟糕透顶。就和昨天失败后一样,他的紧张越发严重起来。他搞砸的是后外点冰跳,他最喜欢的跳跃之一,当他起跳时不小心瞥到了看台上密密麻麻的观众,意识到正有一千余人正在期待的看着他,这样的想法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也让他狠狠地摔在了冰面之上。

观众们发出了失望的叹息声,让勇利焦虑了起来。他满脸通红,难堪的从摔倒的地方爬了起来。

勇利站起来后开始练习一些基本的动作。他在冰上滑出了一个横一字,试图重新找回在法国和俄罗斯站滑冰时的那种快乐和兴奋,然而他失败了。这是一场非常重要的比赛,但他的思绪却随着一分一秒的时间流逝逐渐被拽往深渊,沉入了焦虑的漩涡之中。

终于,铃声响起,热身时间结束了。他感激的离开了冰面,不敢直视田中教练的眼睛。

他安静的走进了选手休息室里,通过电视观看其他选手的表演。第一个上场的是一个本土的意大利选手,观众们因此爆发出了热情的欢呼声,响亮的喝彩几乎穿透了休息室的天花板,让整个会场都为之震动。这位选手绕着冰场随意的滑了一圈,咧嘴笑着朝粉丝们挥了挥手,然后回到冰场中心,开始他的表演节目。

他很棒,非常棒。勇利紧紧的盯着屏幕,尽管内心充满了拒绝,但他还是完全移不开视线。一想到自己也将很快站在所有观众和评委面前,他的内脏顿时恶狠狠的揪在了一起。

时间漫长得像是过去了一辈子,这位选手的节目终于结束了。他弯腰致意,观众席上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勇利的呼吸加快了一些,心跳剧烈的像是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样。

他吸了几口气,跌坐进了休息室的椅子里,努力控制着身体的颤动。房间的另一头,田中教练朝勇利做了个手势,示意他过去,眼中满满的都是担忧。勇利是第二个上场的选手,他必须在意大利选手等待分数时前往冰场。

一路上勇利都在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利用美奈子老师教他的冥想方法控制情绪,这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然而当他走近冰场,面对会场中刺目的灯光时,所有的平静瞬间分崩离析。

他用颤抖的手脱掉外套递给了田中,露出了里面的表演服。淡绿色的宽松上衣和浅绿螺纹接缝的黑色长裤,按照田中的意见,衣服上并没有多少亮片装饰。

上场之前,勇利握紧了拳头,任由指甲狠狠的扣进了细嫩的皮肤中。他滑入了冰场里,做好了准备姿势。和上一个选手不同的是,为了能够彻底的避免恐慌和紧张,他没有和观众进行互动,而是努力的暗示自己所有人都是不存在的。在冰之城堡练习时他曾专门训练过这一点,当这样的暗示生效后,整个冰场除了在场边为他加油的优子之外,就再无他人了。

第一个音符响了起来,一段甜美而又缓慢的旋律流泻而出。这是田中为他挑选的曲目。今年勇利比赛的主题是纯真,这也是田中的主意,他的解释是希望勇利能够表演出自己的强项,给观众们呈现出他们所认知和期待的东西,而勇利并没有表达什么意见。

勇利沉浸在了音乐之中,他滑行在冰面上,双手伸展开来。节目最初的几个动作都表演的很好,而他也几乎完全放松了下来。他可以做到的,他可以的。

当他准备进行第一个跳跃时,不经意的看到了会场中正在缓慢绕着冰场拍摄他动作的电视摄影机。在那一刻他的脑海里想到了他的家人和优子,想到了他们正满怀期待的在长谷津看他的比赛。这个想法让他惊惶了起来,打断了原本高度集中的注意力,也导致他在起跳的那一瞬间动作变形了。他的左腿动作出了问题,尽管他努力保持了足周的旋转,但仍然在落地时绊了一下,跪在了场中。

观众席传来了一阵叹息。勇利爬了起来,决定继续滑好他的表演。然而糟糕的跳跃彻底打乱了他的节奏,接下来的几组动作僵硬呆板,旋转尴尬笨拙,接续步看上去也像一个机器人一样不自然,缺少他擅长的总能给他加分的细腻情感。紧接着他完成了他的第二个跳跃,后外点冰三周跳(3T),然而尽管跳跃成功了,却没有丝毫的优美和平衡感。急剧跳动的心脏和短促的呼吸也让他越来越难以集中注意力。

他的最后一个三周跳组合跳跃和他的第一个跳跃一样糟糕。尽管没有摔倒,但勇利落地时仍然显得尴尬笨拙,不得不触冰保持了平衡。而这时他的节目也在最后一个旋转中结束,他恨不得赶紧离开冰场,离开人群,找一个安静隐秘的地方独自痛哭出来。

然而他还得先去等分区等待他的分数。当结果公布时,勇利心中浮现出了一股浓浓的失望,尽管他清楚自己的表演不会拿太好的分数,但结果真的公布时依然很难面对。难堪的低分显示在大屏幕上,就好像在嘲笑他一样。他尽可能快的逃离了会场,眼泪在眼眶中刺痛发热。田中教练想要跟在他身后,但在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后并没有追上来。

 勇利对此十分感激。他想要一个人呆一会儿。

————————————————————————————————

最终他找到了一个远离主会场的空旷储藏室,一关上门就无力的坐到了地上,痛哭了出来。

他抱住了双膝,将头埋在膝盖上啜泣,任由温热的泪水滑过脸颊,滴到了地板上。

他搞砸了。他这么努力的到达了这里,将整个身心和灵魂都献给了滑冰,然而到了真正关键的时刻他没有办法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出来。他是那么的害怕,那么的紧张,而这些情绪毁掉了他的节目。现在他再也没有机会拿金牌了。

勇利疯狂的擦拭双眼,想要抹去所有的眼泪,但是泪水依然克制不住的流了下来,最终他放弃了。他无比希望此刻小维能够在他身边,像过去那样安慰他,永远充满耐心和温柔,不会对他有任何的看法。

 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因此并没有注意到此时储藏室的门轻轻的打开了,门外有个人影看了进来。人影在看到独自坐在地上哭泣的男孩时顿了一会儿,有那么一瞬间似乎是想要走进来靠近勇利,然而因为某些原因,他迟疑的停住了动作,最终还是小心的将门关上了,动作轻柔的没有惊动到地上的男孩。人影最终消失在了走廊里,只留下了一个银发的背影。

————————————————————————————————

哭完之后,勇利重新振作了起来。尽管没有办法弥补之前的疼痛和失望,但发泄一场还是让他感觉好多了。

当他告诉田中教练自己想要做的事后,田中教练尽管十分困惑,但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经过交涉,他们用自己的通行证回到了冰场上,此时成年组的短节目比赛正好即将开始。勇利仔细观看了每一个选手的表演,紧紧的观察他们的动作,观察他们跳跃失败后的反应,以及在任何情况下都将真实情感埋藏在心里的笑容。

终于,最后一个成年组的选手滑入了冰场之中。他这一次选用了深色系的表演服,蓝色与黑色让他身体的每一个线条都越发突出,同时也让他的银发在灯光下显得格外闪耀。他的眼周上了一些不易察觉的妆容,黑色的眼线让他的蓝绿瞳孔显得异常的美丽夺目。

维克托在冰上的样子看上去黑暗而又深沉,甚至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这一年他仿佛得到了上天的宠爱一般,肩膀变得宽阔坚实,脸庞也逐渐显露出了男性的阳刚线条,更加凸显出了他的俊美外形。他选择的曲目和他一样充满着危险的美感,一首深沉的华尔兹舞曲在他动起来时瞬间响彻了整个会场。

他的节目十分的美丽。这是一支和看不见的恋人跳的双人舞曲,一个有血有肉,一个幻影般无形,两个人互相交织着舞动盘旋,就像是在跳一支不朽的舞蹈一样。

观众们抑制不住的为他喝彩,在维克托每一次优雅的起跳、每一次完美的着冰时都兴奋的尖叫起来。勇利盯着他,完全无法移开视线。这是一个提醒,他一边盯着那个人一边告诉自己,这就是你必须变得更强的原因,这就是你必须做的更好的理由。

当维克托结束表演时,全场观众都起立为他鼓掌,经久不息的欢呼声在整个会场回响。维克托弯腰致意,笑着朝喊着他名字的人们挥手,然后转过身,朝后面的观众致谢。勇利发誓有那么一瞬维克托似乎看到了他,看到了一个日本男孩正站在教练身旁,隔着半个冰场藏在阴影之中。他几乎都要相信自己看到了那只正在朝观众们挥舞的手似乎停了一下,维克托的眼睛睁大了,朝勇利这边转了过来。当然,这一切应该都只是他的臆想。毕竟维克托是那么傲慢和美丽,而勇利只是人群中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无名小卒,他不可能看到他。

在能够看到更多之前,勇利转身离开了,彻底消失在了阴影之中。

————————————————————————————————

那天晚上勇利几乎难以入睡。他在大脑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回放着自己的自由滑节目,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步伐,每一个跳跃。一切都必须完美才行。

今天再次看到维克托的表演给了他一个提醒。它提醒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如此渴望变强。维克托的滑冰精彩绝伦,他已经是花滑世界当之无愧的传奇了,如果勇利想要在未来的某一天击败他,就必须战胜自己的恐惧,必须克服一切,集中自己的注意力。

你可以做到的,他在黑暗的房间里对自己说。也许你今天是搞砸了,但是你可以做到的。你一定可以。你必须如此。

————————————————————————————————

勇利带着这样的想法进入了决赛的第二个比赛日。他仍然充满恐惧,这种情绪怎么都无法摆脱,但是他已经有了新的专注和决心。昨日看过维克托的表演后,他感觉到内心中升起了一股新的自信。

在热身时,他特别注意没有做任何跳跃。昨日热身时他弄砸了一个点冰跳,对他的自信心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也毁掉了滑出一个完美节目的可能性。他不会在同样的地方摔倒两次。

勇利将会第一个上场表演自由滑,因此当热身时间结束后,其他的选手都离开了冰面,只留下了他一个人滑到场边,将外套递给了田中教练,然后重回冰场中央,开始做准备动作。

会场里安静了下来,音乐流淌而出,一阵轻柔的钢琴声响了起来。勇利任由音乐洗刷过他的身躯,然后动了起来。他闭上双眼,缓慢的在场内滑动着,无视了所有的观众,也无视了所有的镜头。在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站在冰上,任由音乐带动着他的每一个动作。

曲子轻柔而又动人,与田中教练为他挑选的主题正好相合。勇利不再去想自己的恐惧,而是专心体会着音乐给他带来的感触。他想起了和小维在安静的海滩上长跑,想起了海平面上出现的第一束震撼的阳光,想起了他微笑的家人,想起了他们给予他的爱意,想起了长谷津的美景和温泉的暖意。

勇利听到了远方传来的观众们的喝彩声,但是他并没有在意。他优美做好了起跳准备,这是他第一个跳跃,后内结环三周跳(3S)。一瞬间他有些颤抖,这是继昨日灾难性的跳跃后他首次尝试起跳,而结环跳一直都是让他有些苦恼的跳跃。但是他将这些思绪都推了出去,回想起了过去看维克托表演时对方的结环跳。那个人的跳跃是那么的优雅和完美,如果勇利想要有一天能够和他并肩,就必须要做到这个。

他在脑海里描绘着维克托的动作,然后从冰上起跳了。他在空中旋转足周,然后完美着冰,在观众们的欢呼声响起的那一刻,他惊讶的睁开了双眼。

带着一股自豪感,勇利继续着他的动作,在冰上飞舞着,就像是羽毛一样轻盈。他做到了,他可以做到。他的每一个接续步都精确完美,每一个旋转都紧凑有序。而他接下来的组合跳跃也完成的没有丝毫瑕疵。

他完成了自己最为精彩的一次表演,每一个细节都完美无误,让观众们像是在看维克托的表演一样为之疯狂。这种感觉真是棒极了。

勇利展开了下一个旋转,周围的灯光和观众都模糊了起来。他能瞥到电视摄像头正追逐着他,能瞥到白色闪亮的灯光,观众席上五颜六色的头发,黑发,棕发,金发,以及一闪而过的银发。

节目即将接近尾声,疲惫感在四肢中逐渐蒸腾而起,但他拒绝表露出来。直到最后一个音符消失,他才弯下腰筋疲力尽的喘息着,转头看向朝他欢呼鼓掌的观众们。尖叫声和喝彩声在整个会场中经久不绝的回荡着。

勇利的胸膛中浮现出了一股暖意,他忍不住的露出了灿烂的微笑。人们正在为他欢呼喝彩,而他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站在了世界之巅一样。

————————————————————————————————

他离开了冰场,和田中教练一起走到等分区等待最终分数。勇利疲惫极了,他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倾注到了自由滑表演中,现在只想倒在床上睡个好几天,然后吃上一份加量的炸猪排盖饭,接着继续入睡。但他还是得先等分数公布,等评委们决定他的命运。

当最终得分出来时,勇利有些震惊的眨了眨眼。他看了一遍,然后又重新看了第二遍,第三遍。这个分数很高,甚至可以说是高得惊人。田中教练拍了拍他的后背,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他惊讶的脸庞,但勇利完全没有在意。他的心脏几乎就要从胸腔蹦了出来,而这一次不再是因为筋疲力尽了。

他做到了。

————————————————————————————————

当所有选手都表演完后,最终分数被计算了出来。勇利以非常微小的差距排在了第四位。灾难性的短节目拉低了他的总分,但是自由滑的表演让他的名次冲了上去。他为这一点感到自豪。

短节目的失败仍然在他的心中灼烧着,无论何时想起来依然会感觉到尖锐刺痛的羞耻感,但是完成自由滑后观众们的欢呼鼓掌、评委们给他打分时脸上的笑意,以及从未拿过的高分让这种刺痛感减轻了很多。

勇利站在田中教练身边,看着领奖台上的三位选手面带微笑的接受颁奖并朝观众们挥手致意。

这个赛季的世锦赛将是他的下一个战场。勇利向自己发誓,下一次站在领奖台上,脖子上挂着奖牌的人一定会是他。

————————————————————————————————

3个月后,经过世锦赛青少年组的激战,勇利发现自己站到了领奖台最低的那个台阶上,看着所有的观众,汗津津的手上拿着那枚闪闪发光的铜牌。

手上的奖牌感觉温暖极了,他紧紧的抓着它,就像害怕它会突然消失一样。在大奖赛和世锦赛之间的这几个月中,他拼了命的去训练,以前所未有的强度和决心折磨着自己,而整个比赛的过程转瞬即逝,只留下了一片看不清的残影,以及欢呼喝彩的观众们。现在他终于,终于站到了领奖台上,他的努力得到了承认。也许不是金牌,但这是一个开始。他仍然还有下一个赛季的青少年组需要征战,之后才够资格升到成年组,而勇利决心珍惜从现在开始的每一秒时间。

————————————————————————————————

颁奖仪式后,当勇利和田中教练一起拉着行李箱准备离开会场时,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说着俄语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他飞速回头,看到了站在熙熙攘攘的走廊边,正在和教练说话的维克托,一枚金牌正挂在他的脖子上。

银发男人的手朝空中做了一个挥舞的姿势,转身之际正好和勇利的视线交汇。蓝眼睛紧紧地盯着棕色眼睛,维克托停下了对话,和勇利对视。

维克托完全不知道他是谁。他怎么可能知道呢?勇利现在也许是个花滑选手了,但他们仍然在完全不同的组别,而高高在上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不可能会关注一个青少年组的铜牌得主。在那之前的相见,勇利对他来说只是万千粉丝中的一个,不会在他的脑海里留下任何印象。

维克托轻轻张开了嘴,像是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是勇利在能够听到之前转过了身,消失在了人群之中。维克托也许根本就不是在看他,而且勇利也不想和维克托说话。现在不想。除非他变得更好,除非他能够成为真正的对手。

除非他拿到金牌。

————————————————————————————————

                                            [页面 1 of 27]

                                       [ < 1 2 3 4 5…27 > ]

{匿名}

我不敢相信维克托又一次拿到了金牌!连续两届世锦赛的冠军,而他才仅仅18岁:D

            {匿名}

             我们的男孩成长的真快<3

            {匿名}

             他自由滑的后内点冰四周跳(4F)太美了:o这个金牌是他应得的


{匿名}

有谁能告诉我维克托自由滑的曲子叫什么名字?真好听!

            3个回复[点击展开]


{匿名}

今年维克托的节目非常厉害,你可以看出来自从成年组首秀后他的进步是多么的大

           {匿名}

           我完全赞同


{匿名}

嘿伙计们我们应该聊聊世锦赛的其他选手!我知道大家都爱维克托但是能不能稍微克制一下XD

        {匿名}

        但是维克托是迄今为止最棒的!穆勒搞砸了他的自由滑,赫尔南德斯最后的组合跳也摔了,李今年的节目不怎么精彩,其他两个虽然不错但是也都比不上尼基弗洛夫

         {匿名}

         不管,我还挺喜欢李的节目的

         {匿名}

         你在开玩笑吗?这个节目一点都不适合他!


{匿名}

只要尼基弗洛夫在场,其他人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现在看自由滑已经没什么意思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谁会赢。至少青少年组还有不少精彩的比赛!

        {匿名}

        是啊,他们表现的都不错!我尤其喜欢那个日本的小男孩,以他的年纪来说真的表现的非常棒了

        {匿名}

        啊是的,他超级可爱<3 <3

        {匿名}

        希望他明年也会参赛,他看上去是一个相当有前途的花滑选手!


第三章 完


译者的话:

小天使们!是不是很粗长!

然而明天就要上班了……(葛优躺)


音乐:

Yuuri's SP - Nocturne - SecretGarden

Yuuri's FS - River Flows InYou - Yiruma

Viktor's SP - Waltz of Love - Eugen Doga


发现网易歌单不好用,就把另外几首单独从油管上扒下来的音乐重新传了网易音乐电台,欢迎试听!


电台地址

网易歌单地址

↑这两个地址请结合使用



02 Feb 2017
 
评论(136)
 
热度(965)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