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第五章【1】)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

作者: RikoJasmine

翻译:@缄默的情人  ←微博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7016/chapters/19665139

 *译者注:因作者前四章写于最终话前,部分设定可能不符。黑色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第五章

(1)


在经历了长时间的跨国飞行后,他们疲惫但安然无恙的回到了底特律。

当他们返回学校时,切雷斯蒂诺极力要求勇利和他一起去趟滑冰场。勇利在终于能够离开令人窒息的出租车后松了口气,没有多想的就答应了切雷斯蒂诺的要求,拉着行李箱和他一起拉开了黑沉沉的冰场大门。

勇利先进了门,然后灯突然亮了起来,让他不由得眼花了一下。

一群人异口同声的大声喊道,“恭喜你,勇利!”

勇利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发现他的结对伙伴们兴奋的站在他面前鼓掌欢呼,而站在正中间的披集正笑嘻嘻的举着手机在录像。

从大厅的装饰很明显能看出来这是一个惊喜派对,五颜六色的彩带到处都是,折叠桌上放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食和饮品,不同大小的气球充斥了整个房间,有些甚至已经挣脱了绳子的束缚,正飘在天花板上。

勇利转头看向他身后把门关上的切雷斯蒂诺。对方此时有些窘迫的笑了笑,勇利带着些微控诉的问道,“你早就知道了,但是一直瞒着我,教练?”

切雷斯蒂诺耸了耸肩,轻笑道,“我的任务——也就是尽可能快的把你弄到冰场上来——已经达成!我觉得我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

他的教练和自己的学生们打了个招呼,然后飞快的加入到人群中,一起转头用亮闪闪的眼睛看着勇利。

这些关心他的人想要在他回来时给他一个惊喜,这让勇利的心中充满了温暖和快乐。他忍不住笑了,将行李扔在一边,一把抱住了咯咯笑的披集。其他的伙伴们也都抱了过来。

 “非常感谢你们,”他眼中含泪的笑了。“这是最棒的惊喜了!”

接着,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勇利!”

勇利眨了眨眼,看到了正站在面前朝他挥手的玛丽莎。他笑了起来,也给了她一个拥抱,这让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玛丽莎,嘿!”勇利惊喜的喊道。“我没想到你也在这里!你的期末进展顺利吗?”

她对着他的肩膀哼了一声,开口道,“哈,反正已经结束了!”结束拥抱后,她一手置于腰间,说道。“总之,披集告诉我俱乐部里要组织一个大奖赛决赛观看派对,我就在你表演自由滑时来了。虽然我不是很懂花样滑冰,但是你的表演看上去真是棒极了!”

勇利低头片刻,然后重新笑着说道,“呃,我很高兴你喜欢!如果没有你的话我是不可能做到的,再次谢谢你。”

“别客气!”她笑了,“现在我可以在简历上加一笔,我的作品曾被大奖赛冠军使用过!这很棒不是吗?”

 “我还是觉得你在这枚金牌上的贡献比我大得多,”勇利有些窘迫的耸了耸肩,“但是我很高兴你至少也能从中得到一些东西。”

玛丽莎轻轻敲了敲他的上臂,说道,“啊,别这样!就算你没有拿到金牌,我也会很高兴自己能帮上你的。你真的做的很棒。”

勇利忍不住笑了,他有些遗憾自己在上一段人生中没有好好了解过她。她是一个非常和善的人,尽管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彼此之间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他非常的感激和庆幸这一点。

 “谢谢你,”他再次满怀感激的说道。“没有你我是绝对做不到的。”

“所以说我们现在都应该好好庆祝一下!”玛丽莎咧嘴笑了。她回头看了一眼,说道,“现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要去吃东西了。自从期末结束之后我的零食库存就彻底告急了。噢,披集正举着他的手机过来了!”

勇利看了过去,发现她是对的:披集正兴奋的举着手机朝他们走来。

勇利笑着对玛丽莎说,“去吧。以及我想说……真的很高兴你能来,这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她欢快的朝他敬了个礼,说道,“随时为你效命!再次恭喜你,勇利!”然后就朝零食桌奔去了。

披集很快就挤了过来,将手机对准勇利,打招呼道。“你好,冠军先生!你今天过得如何?”

 “很好,披集。”勇利笑着回答道。接着,他明知故问的开口,“说起来,是你安排的这场惊喜派对吗?你甚至把教练都拉下水了?”

他的朋友哼了一声,“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总之,你的欢迎录像还有最后一个镜头需要完成——晚些时候我会把视频发到Instagram上!”

披集转头对附近的结对伙伴说了些什么,很快所有人都围了过来。勇利有些羞涩的朝他们挥了挥手,他们也热情的朝他挥手致意。

披集将手机举高,大喊道,“我们的冠军凯旋归来了!展示一下你的金牌,勇利!”

噢,这就是切雷斯蒂诺还在出租车上就让他把金牌一直戴在脖子上的原因……!勇利当时就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并没有多想的遵从了。

此刻,他伸手从外套领口牵出了奖牌的绶带,亮出了他的金牌。整个俱乐部的人在看到灯光下熠熠生辉的金牌时,都疯狂的喝彩欢呼起来。

 “祝贺你!”

 “你真的太棒了!”

 “我们都知道你肯定能做到的!”

披集大笑着放下了手机,结束了视频录制,用另一只手抱住了勇利的肩膀。

“在之前的通话中没跟你说,但我们在看你的节目时,欢呼呐喊声差点把屋顶给掀了。”他的脸上洋溢着大大的笑容。“你后来有上网看看吗?”

 “还没有,”勇利轻笑着取下金牌,让兴奋难耐的结对伙伴们四处传看。“为什么这么问,是有什么不好的言论吗?”

“应该说是太好了才对,”披集回答道。“现在所有的花样滑冰在线社区都已经彻底炸了,全都是在说胜生勇利这个,胜生勇利那个——你知道自己把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短节目和自由滑两个记录都打破了,对吧?你现在已经是现象级人物了,我的朋友。”

勇利脸红了。他有听到关于破纪录的事,但是自从大奖赛结束,他一直没来得及看自己在网上掀起的风暴。

他有些羞涩的说,“噢,呃……我很荣幸?”

另外——我发的你表演服的Ins已经在网上转疯了。”他的朋友告诉他,然后抬起眉毛加了一句。“我存了一些……应该说,爱慕的评论,等会可以读给你听听。”

“噢我的老天,”勇利用手捂住了脸,挡住了偷笑。“好吧,这些评论中有不太健康的内容吗?”

非常的不健康。”披集咧嘴笑着承认了。勇利笑了起来。

他没有多想的脱口而出,“那我简直没法想象那些晚宴照片下的评论会是怎么样的了!”

然而披集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缓慢问道,“……你在说什么?我觉得晚宴的照片挺正常的啊。”

勇利惊讶的长大了嘴巴,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了。

噢。噢。这也许就是在上一段人生中从来没有人跟他提过那场大奖赛晚宴上发生的事的原因。因为那些照片从来没有泄露过,也许是因为某些禁止发布的协议,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勇利也不太清楚。如果真的有流传出去,披集一定会发现的。然而他看上去对此一无所知,那么这就意味着所有公开的晚宴照片都拍摄于那天晚上一切都还井井有条的时候。

勇利不打算在此时打破这种约定俗成的默契——尽管他已经开始出汗了。

勇利垂死挣扎的将手比在耳边,思绪混乱的说,“噢,教练好像在叫我?我得走了!”

他迅速的准备撤退,但披集发出了抗议。

“他绝对没有叫你!勇利,什么晚宴照片?!发生了什么事吗?!”他的朋友拼命追着他喊道。“勇利,告诉我我我我!”

披集对很多事都保持了高度的兴趣——滑冰,社交媒体,以及和这两者相关的八卦。而这件事囊括了所有的元素,照这样下去,勇利就算逃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

他迅速想了几个能私下说话的地方,然后走进了黑漆漆的走廊。他打开了某个空的更衣室的门,知道披集一定会跟过来。

他的朋友很快就出现在门口,敏捷的带上门,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好了,绝对没有人跟踪我!”他肯定的说。“说吧!”

勇利坐到长凳上,拿出手机示意披集过来。披集飞速冲向他,一把抢过了勇利的手机。

披集盯着屏幕,这一次轮到他目瞪口呆了。勇利看着他手指快速在相册里滑动了几下。

 “我的老天。”他低声说道。勇利在一旁赞同的点了点头。

 “是的。”

他停在了一张照片上,疯狂的大笑起来。他问,“这是你和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吗——老兄,你到底醉得有多厉害?!”

“可以说是烂醉如泥了。”

 “看得出来,”披集低声说,睁大了眼睛。“这个钢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勇利很快打断了他的话,“这对我来说也是个未解之谜。”

“我的老天啊,”披集重复道,脸上露出了顽皮的微笑。“勇利,你真的太狂野了。”

 “我已经听到过这样的评价了。”勇利叹了一口气,想起了自己将晚宴照片发给克里斯后,在机场等待登机时年长的花滑选手给他发的调侃回复。

克里斯后来开心的给他回了一些照片。勇利看的时候还必须找一个背对着墙壁的地方坐着,以免有人瞥见照片的内容。他有种克里斯绝对、永远也不会让这件事淡化的不祥预感。

 披集又停了下来,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惊叹声。勇利有些疑惑的看了过去。他的朋友将屏幕转了过来,上面是维克托发给他的照片——那张他们两人都微笑的看着镜头,勇利的头轻轻靠在维克托的肩膀上的照片。他都忘了自己在收到这张照片后立刻就把它保存在了手机相册里。

披集狡黠的笑了,这让勇利脸红了起来。

“和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在一起的温馨时光,嗯?你们两人一起跳舞的照片也非常棒,”披集若有所思的说,用手摩擦着自己的下巴。“我懂了,我懂了……干得漂亮,勇利!”

整个滑冰俱乐部的人都知道他迷恋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但是没有人比披集更清楚这一点。当然了,他对维克托的感情比迷恋要复杂的多,但是本质上还是一样的。即使是现在,勇利的宿舍里依然挂了不少维克托的海报;他一直都没有取下来,披集基本上每天都会和它们打照面。

勇利将通红的脸埋在了手心里,喃喃道,“好吧,但是我不会把任何一张发出去的,披集。”

“真可惜……但是我能理解。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我保证。”披集遗憾地说。他拍了拍勇利的肩膀,轻快的调侃道,“谢谢你给我看这个,伙计。光是知道这些照片的存在都让我的整个人生圆满了。”

勇利用手臂轻轻推了他一下。披集窃笑着再次看向了手机。

“但是,我真的希望我也在现场!”披集渴望的说,再一次翻阅了那些照片。“你们一定玩得很开心。”

勇利忍不住笑了,“虽然我大部分都不记得了,但是确实很开心。如果你能在场的话一定会更棒的。”

披集看上去高兴了一些。勇利笑了,再次用手臂推推他。

他说,“嘿,下个赛季争取拿到大奖赛决赛的资格吧,这样就可以尽情在晚宴上拍照了!”

披集的眼睛亮了起来。“我的朋友,你说的对……!现在我有了加倍努力的理由了,对不对?”

勇利记得上一段人生里,披集确实参加了下个赛季的大奖赛决赛,他相信自己的朋友一定能够再次重现历史。

 “你可以做到的,我相信你。”勇利对披集说。“明年是在巴塞罗那,对不对?如果我们能够同场竞技,那就可以一起去观光了。一定会很有趣的。”

披集盯着勇利看了一会儿,眼神非常柔和。他坚定的点了点头,坐直了身体。

 “谢谢你,勇利。我会很期待的。”

勇利看着他的朋友,突然意识到明年的巴塞罗那将会是披集人生中的第一次大奖赛决赛。这个披集·朱拉暖尽管没有任何参赛经验,仍然充满决心、希望和信仰。勇利下定决心一定要照看好自己的朋友,并且尽可能的支持他追求自己的梦想。

披集一直都在支持着他——不仅仅是在这里,上一段人生里同样如此。而勇利想要将这种支持十倍的回报给他。

勇利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打断了他的思绪。正拿着手机的披集低头看了一眼。

 “破坏气氛。”他轻轻说,打开短信准备递给勇利。

突然,披集的眼睛睁大了,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然后立即反应了过来。

他猛地转身看向勇利,大声喊道,“你居然有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电话!?”

勇利的心跳猛地加快了。他从披集手中抢过手机,确实,是维克托给他发的短信。

上面写的是,“勇利你喜欢狗吗???

 “我的天啊。”披集从勇利身后探头看了过来。勇利的脸又开始热了,他无视了身后的披集,开始编辑回复。

 “是的,我喜欢!”

维克托给他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马卡钦正在追逐一个骨头形状的玩具,舌头快乐的从嘴里耷拉了出来。照片的背景有些眼熟,勇利花了一点时间才想起来这是在维克托圣彼得堡的公寓客厅里。

在勇利的上一段人生中,他们两人已经很久没有回去过那里了。自从勇利在花滑界退役后,为了能和他一起定居长谷津,维克托就将这个公寓封存了起来。

自那以后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再回俄罗斯圣彼得堡时,一般都会住到成年后有了自己地盘的尤里奥那里。

 勇利还没来得及多做怀念,另一条短信又来了。“这是我的爱犬马卡钦!!!是不是很可爱:D

“我的天啊,”披集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听上去既觉得困惑又觉得有趣。“我没有在做梦吧?花滑界的传奇,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正在和你发短信聊他们家的?”

 勇利继续无视了他,回复道,“他很可爱!贵宾犬都很惹人爱!”

 “你也是贵宾犬的粉丝!!!!!你太棒了勇利<3 <3<3

 “好吧,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了。我给你们俩留点私人空间。”披集站起来拍了拍勇利的肩膀,朝门口走去。“别待太久,勇利!今晚的主角总得在他自己的派对上露露面!”

 “嗯。”勇利将手机屏幕紧紧的贴在胸口上,脸上发烫。“咱们聊得不错?”

 “聊得不错。”披集点点头,朝他眨了眨眼。“你也和尼基弗洛夫先生好好聊聊,好吗?等你们结婚的时候一定要邀请我!”勇利张口结舌的看着他,窘迫的抗议道,“披集!”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已经热得能煎鸡蛋了。他的朋友完全不知道自己无心的调侃其实误打正着:当勇利和维克托结婚时,披集正是他的伴郎。

披集笑着出了门,“开个玩笑——但也是真心的!我会尽量帮你拖点时间,但是别太久,好吗?”

 “当然,谢谢你。”勇利轻轻说道,披集热情的给他比了一个支持的大拇指,然后关上了门。

当整个更衣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时,勇利重新看向亮着的手机屏幕。这是自从大奖赛晚宴后维克托第一次联系他,他觉得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前一段人生中……在大奖赛决赛后,他和维克托就没有再联系过,这种状态一直维持到了维克托在长谷津突然出现。但那已经是来年4月的事了——而现在还只是12月。如果一切和曾经发生过的一样,那这应该是几个月后的事。

但是……在新的时间线里,他们在Instagram上加了好友。他们面对面的交谈了,一起跳了舞,有了对方的手机号。而现在,维克托在维持他们联系上先迈出了一步,将他的爱犬马卡钦作为打开僵局的突破口。

宠物永远是最好的话题切入口;勇利知道就算不认识维克托,这样的话题对自己来说也是十分有效的。他重新读了一遍维克托的短信,然后看着维克托发的非常可爱的马卡钦的照片,静静的笑了。

一个破冰者,确实如此。

我也有一只贵宾犬。”他回复道,胸口中的心脏像是被点亮了一般。“他的名字叫小维。”


TBC

译者的话:悄悄真情实感一下,喜欢上维勇真的太好了!我好幸福! ⁄(⁄ ⁄•⁄ω⁄•⁄ ⁄)⁄ 

↑希望这不是flag……

31 Jan 2017
 
评论(281)
 
热度(1802)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