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第四章【3】)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

作者: RikoJasmine

翻译:@缄默的情人  ←微博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7016/chapters/19665139

 *译者注:因作者前四章写于最终话前,部分设定可能不符。黑色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第四章

(3)


… 

克里斯完全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结果。

别误会——他对最终结果还是很高兴的。今天在场的所有人应该都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结果,这不是很有趣吗?

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克里斯作为铜牌得主坐在了勇利的左手边位置。他此时已经回答完了关于他的所有问题,终于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而勇利的右手边的银牌得主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真是让人大吃一惊——正在接受记者的提问。

之前他们三人穿着自由滑表演服在冰场外合影时也是站的同样的位置。镜头上的他们举起自己脖子上的奖牌:克里斯在左手边,维克托在右手边,勇利站在正中间。

如果之前有人问克里斯,“你觉得自己能在这次大奖赛上拿到一枚奖牌吗?”他的答案一定是肯定的。

如果有人问他是否能拿金牌,他会想到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然后回答,“我一定会尽全力试一试。”

而现在他需要重点注意的对手又多了一个。他用眼角的余光看向了勇利——今年的大奖赛金牌得主,胜生勇利。

多么了不起的名头!克里斯从未预想过勇利会得到这样的荣誉,好吧,也许在看过他的短节目后确实有短暂的设想了一下……但是勇利最终变成了那个将维克托的王者之位夺去的人?

克里斯得承认,他有些嫉妒。他一直很想亲自做到这一点的。

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意义了。而且说真的,这枚金牌是勇利应得的。克里斯亲眼看到了他精彩至极的表演,并为自己的朋友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而感到了一丝迷惑的敬畏。

距离他们上一次同场竞技甚至还没有过太长时间——只有几个月而已。然而现在的勇利就像重生一样,变成了一个截然不同的花滑选手。克里斯不知道勇利是如何做到的,但是无论如何,他成功了。

克里斯暗暗下定了决心。如果他想达到维克托和勇利的高度并且击败他们的话,下一个赛季必须表现的更加出色才行。

克里斯的思绪重新回到维克托的问答上。当著名的花滑选手不置可否的回答了关于他未来计划的问题后,记者们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勇利身上。

第一个提问的记者问了一个最普通的问题:“你对今晚的夺冠有什么感想?”

 “嗯,”勇利有些局促的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后脖颈。“最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感到惊讶吧。”

整个房间里的人都和他一起笑了起来——没有人敢说他们惊讶。克里斯向前倾了倾身,瞥到维克托的嘴角同样露出了一丝笑意。

 “我真的觉得很荣幸,”勇利真诚地说。“就像是美梦成真了一样。”

他说话的时候微微挺直了身体,蓝色眼镜后的眼睛睁大了。勇利给人的感觉十分的可爱和真诚,随着此起彼伏的快门声响起,克里斯毫不意外无数胜生勇利的粉丝将会像是雨后雏菊一般出现在世界各地。

他的朋友最好为即将猛增的Instagram粉丝做好心理准备……如果他们能够找到他的账户的话。

接下来都是一些比较标准的问题——像是勇利的训练诀窍,他的教练,大学的滑冰俱乐部,过去的比赛等等。

有一个记者用日语问了一个问题,有趣的是,这个问题让勇利脸红了起来。

他用母语很简短的做了回复,麦克风里的声音十分的轻柔,然后有些腼腆的结束了话题,“下一个问题,谢谢。”

克里斯好奇的不行,他知道其他人同样如此。不过他也清楚很快网上或者某个杂志上就会有答案,所以并不打算缠着勇利问出个所以然来。这个可怜的男孩看上去已经够窘迫了。

克里斯有些时候都想帮他分担一些窘迫了。

有人问了另一个比较常见的问题,“你未来有什么打算?”

勇利只是回答,“我的首要任务是从大学毕业,而在滑冰上,我得先和我的教练讨论一下。”

也就是说,是否参加世锦赛还没有完全定下来。克里斯听出了背后的意思。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对那些以大奖赛冠军为梦想的年轻花滑选手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勇利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目光柔和的看向了镜头。“做你想做的事,别惧怕向那些关心你的人求助。在追求梦想时,你不需要独自战斗。”

这个回答就像是历经了千辛万苦才体会到的一样。克里斯向自己的右手边瞥了一眼,发现勇利将目光从镜头移回到了桌上,脸上露出了一丝哀伤的微笑。

…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克里斯上推特看了看,立刻找到了日本记者向勇利提出的那个问题。感谢粉丝们的神速翻译。

 “你这次节目的主题是“爱”。在表演时有某个特定的对象吗?”

勇利回答的是,“我在想象的是我的理想伴侣。”

… 

勇利和切雷斯蒂诺回去之前,在冰山滑冰宫周围拍了几张照片留作纪念。照片中勇利拿着他的金牌,有几张他的教练也加入了他。

在切雷斯蒂诺将照片传给底特律的冰场伙伴们后,勇利立刻低头将金牌从脖子上取了下来。他拿在手中,感觉到了沉甸甸的重量。

尽管这个金牌现在属于他,但在另一个人生中是属于维克托的。勇利无法将金牌还回去,也无法改变已成定局的事实。过去的历史如今已经被彻底改写,现在的他必须承担后果了。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向前看。勇利盯着金牌看了几秒,胸腔中的心脏紧紧的揪在了一起。他快速在金牌上落下了一个吻,然后弯腰收进了自己的背包中,安全的放在了他的短节目和自由滑服装之间。

已经结束了。勇利许下了承诺,然后做到了。现在,他必须面对新的人生。

他想:“向前看,是吗……?”

勇利拉上背包拉链,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

说总是比做容易。但他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

 “OK!准备好了吗,勇利?”切雷斯蒂诺发完最后一条短信,笑着问道。“顺便说一句,你的结对伙伴们现在都还没缓过神来。另外,披集把你表演服的照片发出去了!”

勇利忍不住笑了。他的教练因为今晚的胜利一直处于兴高采烈的亢奋状态,而且看上去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有消停的迹象。勇利的结对伙伴们此时好像也在疯狂的庆祝中,而他希望披集的推特转发一切顺利。

他们的快乐让勇利对于夺金这件事感觉稍稍好了一些。毕竟他的教练、同伴、还有长谷津的家人都为他感到了自豪。

当他结束新闻发布会,给家里打电话时,美奈子前辈兴奋的尖叫声立刻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然后她的声音很快就被开心哭泣的优子和激动惊叹的西郡一家人取代了,紧随其后的是勇利的父母和姐姐自豪又快乐的祝贺。

 “你真的太棒了,小勇利,”他的妈妈说。他能听出她正满怀喜悦的泪水微笑着。“我们为你感到骄傲!”

这一切让他觉得肩头的重量减轻了,也更能忍受了。

无论未来会发生什么……至少他知道自己不需要一个人面对。

 “我好了,教练。”他回答道。

勇利将背包背了起来,跟在了切雷斯蒂诺身后。他们回到了大厅,里面仍然熙熙攘攘不少人。

 “胜生桑!”

勇利和他的教练回头看去,发现叫住他们的是诸冈久志主播。

 “今晚你滑的真是太棒了,简直精彩绝伦!”诸冈主播兴高采烈的说,朝勇利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我就知道你能做到!恭喜你!”

 “啊,谢谢!”勇利微笑着朝他挥了挥手。诸冈主播一边笑着挥手一边离开了会场大厅。

切雷斯蒂诺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说,“看,勇利?很多人都为你今晚的表现感到骄傲。就算是在异国他乡,还是能感觉到人们有多么的相信你,不是吗?”

勇利仍然笑着点了点头。他轻轻的说,“是的……我很高兴。如果没有大家的支持我不会走到今天。教练,再次谢谢你……为你所做的一切。”

切雷斯蒂诺揉了揉他的头发,宠溺的笑道,“只要你需要,我随时都在,勇利。我保证。”

勇利正打算开口时,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

 “勇利!胜生勇利!”

他转过身,惊讶的发现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正挥着手快速向他走来。在著名的花滑选手身后几步是雅科夫和尤里·普利赛提,他们看上去都因为维克托的突然举动而惊到了。

勇利张着嘴,吃惊的盯着他。

在另一个人生中,是勇利羞愧的从维克托面前离开,没有敢再回头看第二眼。

现在,换成了维克托走向,而勇利无法从他身上移开视线。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很高兴认识你。”维克托走到勇利和切雷斯蒂诺面前开口道。“呃,你好。昨天我很抱歉。”勇利有些窘迫的小声说。

 “别,不需要道歉!毕竟你最终比分可比我高。”维克托笑了起来,没有接受恭维。

维克托笑着看他,但并不是勇利所熟悉的那种笑容——更像是那种拍照专用的微笑,漂亮但是浮于表面。勇利还不习惯应对他这样的笑容。

他的胃不太愉快的沉了下去,一股心烦意乱的情绪逐渐涌现了出来。

维克托继续说,“赶在你离开前找到你真是太好了!有空聊一聊吗?”

勇利有些吓到了。也许这种情绪在脸上表现了出来,切雷斯蒂诺往前走了一步,准备将他从某种不太愉快的情况中解救出来,但他迅速伸手阻止了教练的举动。

 “可-可以,当然,”他努力将不安压了下去。“切雷斯蒂诺,等我一下可以吗?”

切雷斯蒂诺皱了皱眉,很明显看出了勇利因为维克托的出现而产生的不安感。但他还是回答道,“我在这里等你。”

如果你需要我,随时叫我。这是未诉诸于口的话。勇利很感激他的教练,如果和维克托的对话真的出现问题,他会这么做的。

 “来这边,”维克托带他朝一个靠墙的安静角落走去,“这里不会有人经过。”

勇利拘谨的跟在他身后,双肩紧张的缩在了一起。对于维克托的再次出现,勇利既有些欣喜,又有些失望。

这个维克托并不认识你,他的思绪低语着。谁知道他是怎么看你的。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彻底改变,而你就是那个罪魁祸首。你窃取了他的胜利,而他再也不会用原来的眼光看你。当你死去之后,你抛弃了和他曾经共有的一切,而你将再也无法找回来了——

 “我想为昨天的事向你道歉,我真的应该——噢!勇利,你为什么哭了……?”

维克托的声音将他从黑暗的思绪泥沼中拉了回来,他这才发现此刻他们已经停下了脚步。他抬头看去,发现维克托正站在身前关切的盯着他。

勇利惊恐的发现自己的眼泪滑落到了脸颊上。维克托惊讶的眨了眨眼。

 “……你今天拿到了冠军,通常来说应该喜极而泣才对,”维克托皱起眉头,若有所思的说。“但是我敢肯定这不是幸福的眼泪。”

 “我——我很抱歉!”勇利飞快的低下了头——他竭尽全力的想要避免直接与维克托对视。他闭紧双眼说道,“你比我早很多年就开始了花滑事业,我……我一直将你视为偶像,然而我……我却打破了你的连胜,我很抱歉。”

一片安静。接着,让他惊讶的是,维克托突然笑了起来。

 “你真的非常体贴,胜生勇利,”他轻声笑道。“你会这么在意我的感受让我感到非常荣幸,因为据我所知,如果有机会的话,应该会有不少人想在击败我后将嘲讽直接甩在我的脸上。”

他的笑容十分真诚快乐,这让勇利的心如同被羽毛拨动了一样。

这正是他一直怀念的那种笑容。

 “但是说实话,你完全不需要道歉!”维克托真诚的说。“真的,我才是那个应该向你道歉的人!我应该第一时间就认出你参赛选手的身份的,你看,我遭到报应了,不是吗?”

他轻轻的笑了起来,然后露出了懊悔的表情。

 “我没有给你应有的尊重,我很抱歉,勇利。”

勇利有些说不出话来。他几次张开了嘴,最终还是说道,“呃,没事。”

当勇利说话时,维克托的眼中充满了暖意。这种难以描述的眼神让勇利再一次有些失语。

幸运的是维克托继续开口道,“这块金牌是你应得的!如果我是评委,也会亲手将金牌交到你的手上。今晚的比赛你耀眼的无人能及。”

勇利的心被某种东西填满了。他对维克托的钦慕从未因为时间和空间而消退,听到这样的来自维克托的赞美,对他来说非常的重要。

尽管在维克托眼中他是个陌生人,但仍是如此真诚的称赞了他……

勇利飞快的用外套袖子擦了擦眼睛,有些受宠若惊。

 “……谢谢你,”他低头安静的说,脸颊热得发烫。“你说的这些话,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然而维克托的热情再次击中了他。“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表演,除开完美的技术,你还成功的将如此强烈的情感表现了出来,让每一个观看的人都感觉到了。这太让人着迷了,简直振奋人心,让人难以自拔!”

维克托的蓝眼睛中像是燃起了火焰一般,看向勇利的眼神中有着殷切的渴求。

接着他问道,“虽然从曲子的名字也能猜到,但是……你节目的主题是爱,对吗?”

勇利惊讶的眨了眨眼睛,然后脸更红了。

由于大奖赛决赛前夕临时改变节目,很多人都不清楚勇利这一赛季的新主题是什么——只有少数日本媒体对他做了采访后才清楚这一点。然而现在应该有不少人已经知道了,毕竟大奖赛决赛已经结束,在新闻发布会上也有记者直接问了他相关的问题。

然而,此时此刻和维克托谈论这个话题……

……好吧。他完全没有设想过这个画面。维克托确实很擅长给他惊喜。

勇利避开了视线,脸色绯红的低声说,“啊……是的。”

维克托打了个响指,大声喊道,“所以我猜对了!从内心深处迸发出来的真诚情感,既温柔又热情……!”

他叹息的给了勇利一个温柔的微笑。

 “多么美丽的爱,勇利。”

勇利几乎无法直视他的眼睛。他永远也无法告诉他,“事实上,这个爱正是我的丈夫,也就是未来的你给予我的,维克托。”

取而代之的,他有些结巴的说,“谢谢你,再一次的。”

维克托突然问道,“明天的晚宴之后,你会在索契多呆几天吗?”

话题的突然转变让勇利吃了一惊,他回答道,“呃,不,晚宴之后我就要回美国了,已经订了第二天早上的飞机。”

维克托看上去有些不太开心,但紧接着他拿出了手机,开始翻找各种app。他问,“你有Facebook账号吗?我想加你好友!”

勇利回答的声音比自己预想的要大些。“我没有Facebook!”

 “推特?Instagram?”

 “几个星期前我建了一个Instagram账号,但是用的并不多。”

 “啊,我们可以用它多聊聊!”勇利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句话,维克托就进一步说道,“快关注我,然后我回关你!”

 “……我很早就关注你了。”

维克托有些惊讶又有些快乐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飞快的在手机上按键翻找了一下。没过多久,他有些得意洋洋的将手机屏幕转向了勇利。

他问,“这是你吗?”

勇利看着维克托翻出来的一个没有写自我介绍的用户。果然,他看到了自己设置的炸猪排盖饭头像,近期发的和克里斯的合照,以及他点了赞的披集和其他结对伙伴发的照片。

他有些窘迫的低声说,“是的,这是我。”

 “已经关注你了!”维克托果断的按下关注按钮。“现在我们可以随时给对方发信息了!”

勇利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有些困惑。毕竟这在上一次人生中可绝对没有发生过。

然后他轻轻的说,“……我很乐意。”

维克托看着勇利,露出了炫目的笑容。这时他回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道,“我得走了,雅科夫看上去马上就要发脾气了。保持联系,好吗?”

 “我……好的。”

维克托碰了碰勇利的胳膊作为道别。尽管只有如同羽毛轻拂般的一瞬,勇利仍然感觉到了一丝火花从手臂直窜到了脑中,让他几乎头晕目眩。

维克托向前倾身,低声道,“你给了我很多的灵感。祝贺你今晚拿到了冠军,勇利。”

然后他转身和有些恼怒的雅科夫以及表现的十分焦躁的尤里·普利赛提一起离开了会场大厅,只剩勇利一个人站在墙边。很快,他回到了切雷斯蒂诺身边。

 “一切顺利?”切雷斯蒂诺问。

勇利缓慢的点了点头,仍然有点头晕目眩。“他只是想向我道贺。他并没有生气。”

 “很好,”他的教练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块金牌是你应得的。你今晚的表现太不可思议了。”

勇利转身看他,微笑着说,“谢谢你,切雷斯蒂诺。”

 “就像我说的,你当之无愧!现在,让我们回酒店去吧。还有一整个俱乐部的人在等着视频通话呢——我想大家应该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向你道贺了。”

噢,老天。勇利想象了一下在底特律的整个俱乐部的人即将拨来的视频通话,不由得笑了起来。

 “好吧,我很感谢他们的热忱。”他笑着说,然后和教练一起离开了会场。

会场外正在下雪。勇利抬头看向索契的夜空,飘落的洁白雪花和黑色的夜景形成了鲜明对比。

然而他并不感觉寒冷。他想到了和这个时间线的维克托的对话,突然感觉有某种希望在心中绽放了起来。

… 

当天晚上,维克托毫无睡意的躺在酒店床上,静静的盯着天花板上缓慢转动的通风扇。他脑海中的思绪让他无法入睡。

他无法克制的回想着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今晚的比赛在他的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播放,这让他不由得将手臂按在了眼睛上,长出了一口气。

他输了……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

不,他并不觉得这是一种失败,不完全是:毕竟他还是银牌得主。这依然是值得骄傲的成绩。但是作为连续称霸四年的大奖赛和世界锦标赛双料冠军,加上其他大大小小的荣誉,更别提他的比分总是独孤求败的远远超出其他对手……

好吧。维克托可以理解为什么有人会认为这是一种失败——他们会觉得冰场上的传奇被一个大奖赛新秀给终结了。

他本以为雅科夫会因此狠狠说教他一通,但当他找到雅科夫和尤拉奇卡时,发现他的教练看上去和其他人一样震惊,维克托在比赛即将结束的最后时刻被击败的事实让雅科夫彻底哑然了。

就连尤拉奇卡都因为这个结果震惊的没有来取笑他。这个青少年刚刚一脸阴沉的宣布了要在成年组首秀上将维克托和胜生勇利一起拿下的决定。

维克托今晚将手机关了机——因为实在是有太多来路不明的电话了。花样滑冰届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地震,而所有人都急切的想知道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想法。

经过多年的历练,维克托很熟练的在赛后的记者发布会上回避了所有类似问题。但他不知道是否会有人看出来他的真实感受。

因为说真的……这也许是有史以来最棒的一件事了。

当他想到胜生勇利时,脉搏不由得加快了一些。

勇利——维克托很高兴他并不介意自己直接叫他的名字——如果让维克托用简单的词语形容的话,他会说不可思议,难以置信以及光彩夺目。

让人惊喜。

而维克托是一个非常喜欢惊喜的人。他喜欢新鲜感,喜欢能将多年来固有印象彻底颠覆的感觉。尽管一直站在花滑世界的顶端,但他仿佛陷入了一种愚蠢的固定模式,就像反复推着石头爬到峰顶,只为了看它从山顶滚落到最初开始的地方一样。

成为最好的那一个。滑最完美的、难度最高的节目。然后明年做的更好,难度更高。依次反复。

无限重复。维克托做到了所有人对他的期待,尽管整个维持自身光芒的过程都显得那么的徒劳无益。

随着年月增长,他越发觉得黯淡无趣。他滑冰,获胜,微笑,年复一年,没有任何改变。

但是今晚一切都不一样了。全都是因为胜生勇利。

维克托回想起了新闻发布会坐在勇利身边的情景,以及为了能和他聊上两句特意跑去找他的自己。维克托很清楚自己其实可以等到赛后晚宴时再去和勇利攀谈,但是不知为何,他非常想尽快见到勇利,非常想要面对面的和他说话。

当他真的见到真人时,维克托发现勇利非常的……安静,比他预想的要害羞很多。勇利在短节目和自由滑上都表现得自信、大胆而又性感,但是当他和维克托面对面说话时,甚至连眼神接触都有些羞怯。

维克托为这样的矛盾感到困惑,但同时又觉得十分可爱。胜生勇利不仅仅是一个出色的、能够将正处于职业巅峰的维克托拉下王座的花样滑冰选手,还是一个性格温柔会为他人考虑的人。维克托从未如此高兴自己被拉下神坛过。

他发现自己正在重复昨日看完勇利撩人心魄的短节目后所说的话。

他对安静的酒店房间说道,“……多么让人惊喜的比赛。”

维克托想起了勇利的自由滑——尤其是最后那个跳跃。会场里的所有人都被彻底震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勇利做出了前所未有的壮举:在自由滑节目中将后内点冰四周跳(4F)作为了压轴的跳跃。

就连维克托自己也不敢保证能做到这一点,尽管这是他的标志性动作。勇利的体力应该很不错,不然没法在滑完这样一套节目后还能成功执行如此高难度的跳跃。在亲眼见到这样的精湛技术后,已经没有人能够质疑勇利夺金的合理性了。

维克多感到非常的印象深刻。即使到了现在这种感觉也没有消退,并将一直继续下去。他知道勇利钦慕他——勇利亲口向他承认了这一点。而在这之前,当维克托结束自由滑、两人目光交错时,勇利给了他一个非常可爱的微笑,这让维克托当场有些受宠若惊的脸热了起来。

勇利是一个漂亮的男人,维克托没有办法克制自己。

……如果说他有些希望那个后内点冰四周跳是献给他的,是不是有点太过自大了?

也许是的。维克托将手臂重新放回了身侧,为这样的想法展开了自我批判。这很显然只是一种巧合,将他的代名词作为如此美妙的自由滑的压轴动作,可能是某种英雄崇拜,但也可能是某些其他的东西。

他会这样想是因为,这个自由滑表演背后蕴含的感情,已经远远超出了英雄崇拜的范畴。

哀恸而又渴望,勇利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讲述一个故事——一个坠入情网的故事。或者说,随着持续的讲述,逐渐变成了两个人相恋的故事。

维克托在大脑里回放着表演中的每个细节,他能够想象出正有另外一个人和勇利一起站在冰场之上,一个回应着勇利所有渴求怀念,与之共舞的爱人。他能看到这个看不见的爱人带领着勇利,将勇利举起,每一个步伐和姿势都在展现着他们两人的喜悦、痛苦以及爱慕。

 “你在看着吗?”勇利闪闪发亮的眼睛像是在说。“我的爱人,这是献给你的。”

当音乐走向尾声,最后一个钢琴声轻柔落下时,勇利做出了结束动作,看上去就像是朝相隔千里的心爱之人伸出了手一般。然而当他看向遥远的冰面,发现无人回应时,脸上绝望的表情简直令人心碎。

尽管之后他向所有观众、镜头乃至整个世界都露出了微笑,但眼泪依然落了下来……维克托知道那是真实的眼泪。

维克托彻底的呆住了。他现在依然如此,即使直直的盯着白色的天花板,脑海中依然重复循环着当时的画面。他的情感与勇利的情感逐渐融合在了一起,仿佛他就是那个和勇利相恋的人一样。

维克托伸出手,意外的发现自己的眼中满是泪水。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这样被打动过了。

勇利的表演中有一种……升华,十分的令人着迷,而这正好就是维克托一直缺失的东西。他也因此十分渴求的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让勇利滑出了这样的魅力。

维克托想到了当时站在场边观看的自己,心脏动如雷鸣。当表演结束时,花束如雨般从看台洒落,站在冰场中央的勇利在维克托眼中优雅美丽,光芒四射。

倾洒而落的灯光下,他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看上去就像天使一样。

维克托感觉内心某种沉睡的东西渐渐苏醒了过来。就像是濒临临界点的爆发,万丈深渊的悬坠,某个触手可及的东西马上就要揭开面纱——而胜生勇利就是那把打开一切的钥匙。

这种感觉在维克托的心中逐渐清晰了起来。他任由它继续发酵,缓慢的吐出一口气。

他侧过身叹了口气,将被子拉起盖过了肩膀。

希望在明天的晚宴上他能和勇利再多聊几句。维克托十分期待这一点。

他闭上眼睛试图入睡,然而今晚的画面依然不时的在他的脑海中盘旋掠过,挥之不去。


TBC

译者的话:第四章未完

大家小年快乐:D

感谢各位小天使这一个月来的陪伴,你们不会知道你们的支持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3=




21 Jan 2017
 
评论(410)
 
热度(2217)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