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第四章【1】)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

作者: RikoJasmine

翻译:@缄默的情人  ←微博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7016/chapters/19665139

 *译者注:因作者前四章写于最终话前,部分设定可能不符。黑色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第四章

(1)

 

一群黑尾鸥鸣叫着从他们头顶飞过。

勇利坐在海堤上,远望着海滩以及更远处的蓝色大海。长谷津的夏日将地面晒得滚烫,但他们房子的阴影为他提供了一丝清凉之意。马卡钦正在他身边沉睡着,一台风扇正为这只年老的贵宾犬扇着凉风。

海岸线边有两个人正在浅海滩上玩耍。勇利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看着一头耀眼银发的维克托正举止夸张的追逐着他们的小外甥女,小女孩开心的大笑声即使在勇利所处的地方都清晰可见。

他们今天的任务是当一天的临时保姆。乌托邦胜生近期有不少房间需要重新装修,真利为此忙的不可开交,就连他们已经退休的父母都在帮忙指挥工匠。而在房子动工期间,她希望她年幼的女儿能够暂时离开那里。

勇利和维克托当然不介意。由纪是个十分可爱贴心也十分活泼好动的小女孩儿,他们回到长谷津时,总是很乐意她过来玩。

实际上,她充满活力这一点正对维克托的胃口。维克托最近一直坐不住的想要出去放放风,在花滑比赛的休赛期间,他的丈夫耐不住寂寞这一点比平常要强烈十倍,更别说此时他们两个都没有教练合同在身。

他们两个回家的时间比他们希望的要少很多。作为教练,他们需要陪着自己的学生满世界到处跑,所以一旦能够回家,他们都会珍惜在一起的时间。

由纪一直对花滑很感兴趣,勇利最近开始考虑是否要培养外甥女去滑冰。当然这最终还是取决于她自己的意思。

他们几个小时之前从乌托邦胜生把她接了出来。维克托可以说是立刻就将她一把抱起带到了沙滩上玩耍,而小女孩儿在他的怀抱中咯咯的笑了起来。勇利带着马卡钦安静的跟在他们身后,笑着照看他们年老的爱犬。

 “我们都不年轻了,是不是,马卡钦?”勇利温柔的朝马卡钦看去,此时沉睡的贵宾犬哼了一声作为回应。勇利独自笑了,回头继续看向海滩。

突然,咯咯笑着的外甥女冲进了他的怀里,浑身都是沙子。她黑色的发丝里满是海水、湿润的沙砾、海风的味道,勇利立刻用手指替她整理起来。

 “勇利舅舅,”由纪抱住了他的腰,“小维舅舅说我们可以吃些冰淇淋!可以吗?”

 “你至少得先洗个澡,小由纪,”他从她乱蓬蓬的像是鸟窝一样的头发里找出了一根海草。“还得换套干净衣服。你的包在哪里?”

 “在我这里。”维克托出现了,他将自己湿润的额发往后一捋,手上拎着真利早些时候替由纪装好的背包。“噢,我的小太阳* (原文为俄语solnyshko),你弄了你的勇利舅舅一身沙子!”

 “噢!”由纪这才下意识的眨了眨眼,有些歉疚的松开了勇利。“抱歉,勇利舅舅。”

 “没事的,一会儿就拍掉了。”勇利安慰她,仍然努力想要将她打结的头发整理好。他的外甥女即使心里惦记着冰淇淋,在他整理的过程中还是一直保持了不可思议的安静,这让勇利不由得笑了。他说,“吃完冰淇淋之后还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滑冰?”她立刻说道,圆睁着眼睛,双目放光。

她的这个表情像极了维克托的标志性小狗眼,经过多年相伴,勇利对这个表情真是再熟悉不过了。他有些怀疑维克托是不是偷偷将自己能够“融化勇利的心”的标志性表情传授给了她。

他特意瞥了维克托一眼,而他的丈夫只是朝他眨了眨眼,露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

他很清楚他在做什么。勇利温柔的叹了口气,站起身帮他的外甥女爬上了海堤。维克托在她身后以防她跌倒,等她安全来到勇利身边后,也跟着爬了上去。

 “可以,”勇利回答了由纪的请求,她立刻发出了快乐的欢呼声。“但是先洗个澡,好吗?我们得叫醒马卡钦,这样他就能和我们一起去了。”

由纪在听到他提起他们的狗时,脸上的表情瞬间亮了起来。就像她的两个舅舅以及家里的所有人一样,她也变成了贵宾犬的忠实粉丝,听真利说,她的女儿已经提过好多次希望养一只自己的贵宾犬了。

在真利的拜托下,勇利和维克托一直在留意合适的小狗——由纪当然对此完全不知情。

而此时此刻,他们的小外甥女将所有的喜爱之情都倾注在了亲爱的马卡钦身上,尽管已经十分年老,他们的爱犬仍然很乐意接受所有的关注。

由纪渴望的问,“我能去叫醒他吗?”

维克托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别往他身上弄沙子,小太阳。而且温柔一点,好吗?他已经很老了。”

由纪认真的点了点头,快速将手上的沙子拍落。勇利和维克托看着她跑到贵宾犬身旁,小心的将他拍醒,然后低声在他耳边轻语。

马卡钦很快抬起头来,快乐的用鼻子蹭了蹭她的手,毛茸茸的尾巴摇来摇去。

 “啊,我已经等不及想看她收到生日礼物时的表情了,”维克托悄悄地在勇利耳边低语。“她一定会很惊喜的!”

勇利轻轻的笑了,“你确实是个喜欢惊喜的人。”

 “嗯,最棒的礼物通常都是你最意想不到的东西!”

他的丈夫在耀眼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正咧嘴笑着看他。一瞬之间,维克托弯下身向他偷了一个吻,而勇利笑着闭上了眼睛。

… 

当他再次睁眼时,出现在眼前的是模糊的酒店天花板。晨光从窗帘外透了进来,窗外是漫天飘落的新雪。

他花了一点时间才想起来此刻身处的地方——以及此刻身处的时间

当所有情绪褪去之后,勇利缓缓坐起,擦去了眼中的泪水。所有夏日的回忆安静的褪回心中,他轻轻的叹了口气。

就是今天了。他戴上眼镜,起床开始做准备。

… 

 “贾科梅蒂应该会很高兴的。”切雷斯蒂诺在他身边低声说道。他们看着JJ·勒鲁瓦绷着脸离开了等分区,身后跟着他的教练父母。

JJ两项节目总成绩是288.59分,排在了克里斯的301.46分之下。

勇利朝克里斯和他的教练所在的地方看去。确实,克里斯正微笑的看着得分板,上面显示着他正处于第一位。尽管因为自由滑表演有些疲惫,但他依然开心极了。

他察觉到勇利正在看他,有些腼腆的眨了眨眼。勇利充满鼓励的向他竖起了拇指。

无论之后发生什么,克里斯都会在领奖台上占据一席之地。他的朋友现在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了。

但勇利却面临着完全不同的境地。因为他和维克托是最后两名即将上场的选手。

由于勇利在短节目上排名第一,他将会是今天的压轴表演。这也意味着维克托将在他之前表演自己的自由滑节目——等工作人员清理完冰场上的所有礼物之后,维克托就将上场。

这么多年来再次亲眼看到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勇利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做好了心理准备。

这是第一次将他们两人真正联系在一起的表演。勇利现在依然能够听到心中不断回响的旋律,不断涌现出的对过去的怀念和渴望。

当初在长谷津的冰之城堡试滑这首曲子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他还记得那时不确定的未来所带来的压力,还记得追随维克托脚步时的轻盈心情,还记得优子为他欢呼时脸上抑制不住的喜悦。

他记得视频被传到网上后——维克托就放下一切找到了他。他来到了长谷津,陪在了勇利身边。

维克托找到了他,就是因为这首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勇利微微低下头,试图克制眼中的热意。

这一次不会再发生了,是吗?情况已经截然不同,而——

他迫使自己疯狂的思绪停了下来。他深呼吸着,缓慢的吸气,让自己急剧跳动的心脏逐渐平稳了下来。

不,现在还不能。现在还不能想那些。你还有事情要做。

还有最后一支舞,记得吗?

就在这时,这个时间线的维克托身穿那件淡紫与洋红相间,优雅如王子一般的演出服,在雅科夫的陪伴下走进了会场。这件衣服除了过去的老照片外,勇利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过了,而穿着它的维克托就像是从美丽回忆中走出来的人物一样。

是的,勇利的胸口逐渐涌生出了一股宁静的怀念。我记得。

播音员的声音从扩音器中传出,“接下来上场的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26岁,代表国家,俄罗斯。他的自由滑曲目是,“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观众为这位传奇的花滑选手疯狂的喝起彩来。维克托一边将冰鞋刀套取下递给雅科夫,一边愉快的朝观众席挥了挥手,然后滑入了冰场之中。相对于其他选手而言,他有着无与伦比的主场优势,很多俄罗斯观众今晚特意前来,就是为了给这位国家英雄呐喊助威。

维克托做好了准备姿势。整个会场安静了下来。

勇利的心跳声在耳边如同雷鸣,但当音乐响起维克托动起来时,突然又彻底消失了。

勇利已经听过这首曲子太多太多次了,即使是现在,他依然记得每一句歌词。当维克托在灯火通明的会场里滑冰时,他跟随着音乐默念着歌词,内心像是被什么猛地拉扯住了一般。

他听到他站在冰场之上。Sento unavoce che piange lontano——我听到远方传来了一声悲鸣。

维克托明明有那么多曲子可以挑选,但是他偏偏选了这一首,因为只有它与他的内心完美契合。回看过去,这就像是一个先兆,一个预言,一个将他们的命运写在星星之上的命定之书。

他看到维克托优美的跳出了他的第一个四周跳。

一个解说员大声说,“勾手四周跳(4Lz)!”

他看着维克托仿佛魔法一般轻盈的飞舞在空中。就好像维克托正动人心魄的呼唤着他一般,而勇利迫切的想要回应他的呼喊。维克多知道他在对他做什么吗?

他不知道,勇利很清楚这一点,然而……

 “接下来是他的代名词——后内点冰四周跳(4F)!”

维克托轻盈的飞到空中,经过紧凑的旋转后,完美的落到了冰上,没有丝毫的瑕疵。观众们疯狂的喝彩。

 “非常有力的跳跃,”勇利听到切雷斯蒂诺在一旁沉思的说。

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弱的点了点头作为回应。维克托此时又做了一个完美的跳跃,然后转变为了燕式旋转。

勇利想起了过去的自己一遍又一遍的练习这些动作,试图度过自己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时光。

他不得不强迫自己保持镇定。他的手指紧紧抓着场边的栏杆,继续看着场上的表演——跳接蹲踞旋转,然后是接续步,全都完成的非常优雅漂亮。

维克托再次起跳,冰刀在灯光的反射下闪耀着光芒。

 “后内结环四周跳(4S)!”

维克托落冰后继续滑行着,而勇利几不可闻的低语着熟悉的歌词:“Se potessi vederti, dalla speranza nascerà l’eternità.”

如果可以遇见你,永恒将从希望中诞生。

他想到了被时间和空间分隔开来的他的丈夫。他记得他笑起来时眼角的皱纹,大笑出声时脸上被岁月赐予的纹路,以及无论何时都从未消失的心形笑容。

勇利看着冰上年轻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心头再一次被狠狠的拉扯了一下。

真好,勇利一边想一边擦去泪水,能够再一次的爱上你。

维克托完成了一套三周跳的组合跳跃,勇利伴随着响彻会场的音乐,念出了接下来的歌词。

 “Stammi vicino...”

 “嗯?你知道歌词吗,勇利?”切雷斯蒂诺听到后有些好奇的问。“我都不知道你对意大利语这么感兴趣。”

勇利眨了眨眼,然后轻轻耸肩,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我喜欢这首歌。”他简短地回答。

维克托开始表演复杂的编舞,他的每一个动作都优雅、一丝不苟、完美到极致。从未有人质疑他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一直占据花样滑冰世界冠军的位置——令人惊叹的技术就是最好的答案。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做到像他这样的完成度了。

勇利记得自己第一次站在场边看维克托表演时满是敬畏的心情。尽管当时他完全搞砸了自己的表演,但看着维克托在他面前滑冰——勇利一直膜拜的,正处于职业巅峰状态的那个人——他依然激动地无法呼吸。

即使并不认识维克托,只是看着他滑冰,都给处于最低谷的勇利带来了无尽的希望。

然而当他真正了解维克托后……除开所有超凡的美丽和完美的技艺,维克托的表情看上去奇怪的空白。第一次看维克托表演这首曲子时,他只是将其视为偶像,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在其他人眼中,维克托也和往常并无不同——依然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完美。

但是真的有人注意到吗?

勇利也不知道。但是他依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解说员的声音打断了勇利的思绪:“勾手三周跳(3Lz)!”

维克托完美落冰,然后很快再次跃起。

 “后内点冰三周跳(3F)!”

这个跳跃依然完美。当他进入最后一个跳跃——组合跳跃时,管弦乐的声音逐渐增强了起来。

 后外点冰四周跳4T),接着是后外点冰三周跳(3T)!”

两个跳跃都足周了,人们的喝彩声逐渐喧嚣起来,另一个解说员喊道,“四周跳全部完美着冰!然后是联合旋转——”

维克托从燕式旋转快速转成蹲转,又变成了直立转,快得几乎的只留下了一片残影。然后——

不要离开伴我身边结束了,歌手的吟唱以强而有力的声音结尾,回荡在会场之中。维克托站在冰上,双腿充满自信的分开,双臂环抱着双肩,就像是在拥抱什么一样。他的头颅微微仰起,脸庞朝向天空。

观众们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许多人起立鼓掌,大量的鲜花和礼物被扔到了冰场之上。维克托停下了他的结束动作,笑着向所有呼喊着他名字的人挥手致意。

 “维克托!维克托!维克托!”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带来的又一次激动人心的表演!”解说员大声说道,“完全不负他的传奇之名!”

维克托从冰上捡起一些礼物,准备一起带向等分区。勇利无法看清他此时的表情。他很想知道维克托是否会为这样的评价感到高兴——毕竟这个人并不是他在另一个人生里熟悉的那个维克托。

他想知道他是否感到快乐。勇利希望他如此。

勇利看着维克托走向冰场入口的雅科夫,戴上冰鞋刀套,花束被他夹在手臂之下。

当他再次起身时,正好看向了勇利的方向。他们的视线交汇了。

勇利发现自己几乎是本能的露出了温暖的微笑。维克托睁大了眼睛,回了勇利一个微笑,并且轻轻挥了挥手。

以及……等等,他是脸红了吗?

还没等勇利看清楚,维克托的教练就开口说了些什么,然后他们一起转身走向了等分区。勇利盯着他们的背影,不敢确定自己刚才看到了什么。

 “这绝对是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切雷斯蒂诺在他身后说,“但是我知道你能做到,勇利。”

勇利低声表示了赞同。维克托目前正站在整个世界的顶峰,但是情况和上一次并不同,勇利也是如此。

他不知道如果今晚自己真的胜过维克托,对于这个时间和这个空间的他们会意味着什么。

但是他的身上寄托着他爱的人的希望。为了他们,为了他的丈夫,他将竭尽全力让这最后的自由滑成为自己最完美的一次表演。

从未有过的完美表演。

当工作人员清理冰场,维克托的分数正在计算时,勇利脱掉了自己的外套,递给了他的教练。

 “还好吗,勇利?”切雷斯蒂诺问。

 “嗯。”他一边做着最后的拉伸,一边检查着自己的服装。

他的自由滑演出服给人的感觉十分简单,比短节目要低调朴素的多。黑色的长裤与冰鞋,以及无尾燕尾服式的上衣——金色的主色调,黑色长条状的内领。他肩膀和胸前的亮片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出淡黄和银白的光芒。

如果靠近仔细看,会发现外套的金色布料上都被缝上了精致的花边图案。勇利第一次看到这件衣服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婚礼。

那时他就觉得这是最适合他自由滑的服装了。

工作人员已经将冰场清理完毕,整个会场都在安静的等待着维克托的最终得分。勇利转身看向维克托和他的教练所在的等分区。

头顶的扩音器里传来了最终宣布的声音,221.12——他的总成绩是335.76分!尼基弗洛夫现在排在总比分第一位!”

观众们大声欢呼起来。雅科夫重重的点了点头,双手环胸,而维克托则咧嘴笑了,朝摄影机比出一个心形的手势。

 “……老天,真是可怕的分数。”切雷斯蒂诺低声说道,勇利在一旁轻声表示了赞同。

看台顶部的大屏幕上,维克托的名字现在已经跃居到第一位,比克里斯的成绩整整高出34分。这样的差距实在太可怕了。勇利朝克里斯和他的教练所在的方向看去,他的朋友正皱着眉头盯着屏幕,面色有些难看。

切雷斯蒂诺将手搭在勇利的肩膀上,用一种兴致盎然的语调问道,“那么,你感觉如何,勇利?也是时候改写一下这里的规则了,你觉得能将冰上帝王从他的宝座上拉下来吗?”

勇利安静了片刻,然后长出了一口气,面带微笑的回头看向自己的教练。

他笑着说,“如果不试试看,谁知道呢?”

他们一起走向冰场的入口处,而他的教练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就是这个气势,”切雷斯蒂诺接过勇利的冰鞋刀套,最后一次拍了拍他的后背,然后大声说道,“拿下他们,勇利!”

勇利坚定的朝他点了点头,滑入了冰场之中。从观众席传来了一阵加油声,他感谢的朝他们挥了挥手。

不止他的粉丝,还有很多人信任着他——他的教练,他的朋友,他的家人。他将把这个节目献给他们。

解说员说道,“最后一个自由滑节目来自日本的胜生勇利。原创曲目,“On My Love(为爱而生)。””

勇利站在冰场中央,准备好了开场动作。他闭上眼,想象着他的维克托,他的丈夫,正和他一起站在这冰场之上。

这个节目也是献给你的。

尽管只是想象,但维克托的陪伴依然熟悉而又安心。勇利回想着他们共同度过的所有回忆,尽可能清晰的在脑海里回想关于维克托的一切,让所有他给予的爱充斥全身……

然后他终于准备好了。就是此刻了。

为他此生挚爱献上的最后一支舞。

 “维克托,”勇利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跳动,观众们在音乐响起的那一刻安静了下来。“我会让全世界知道你对我的意义。


TBC


译者的话:第四章未完。

文中对于不要离开伴我身边的两句歌词的翻译并非完全原创,有参考网上的翻译版本;)

14 Jan 2017
 
评论(332)
 
热度(1997)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