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第三章【下】)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

作者: RikoJasmine

翻译:@缄默的情人  ←微博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7016/chapters/19665139

 *译者注:因作者前四章写于最终话前,部分设定可能不符。黑色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第三章

 (下)


… 

“我的天,那真的是我的小儿子吗?真是太精彩了!”宽子惊呼着,然后微微笑了。她拍了拍自己丈夫的手,说道,“我们的勇利长大了呢,是不是亲爱的?”

“距离他上次回家毕竟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看上去他现在有自信多了。”利夫赞同的点了点头。“也许去美国确实去对了。”

优子有些分心的听着大家——胜生一家,美奈子前辈,以及优子自己的丈夫和女儿们——在勇利结束自己的大奖赛短节目,向雷鸣般欢呼的观众弯腰致意挥手时爆发出来的鼓掌欢呼声。

多么不可思议的节目!即使表演已经结束,优子仍然无法褪去脸上的热意。她认识了勇利这么多年,从未想过他会表演出这样的短节目——性感而又挑逗得让整个世界的人都无法从他身上移开视线。

他曾经是那么的内敛,那么的害羞!然而当他在冰上舞动,用每一个顽皮的瞥视和诱人的动作迷惑观众时,已然看不到当初那个羞怯的男孩的影子了。

他的跳跃也非常的完美。当优子看着自己的童年伙伴每一次从冰上跃起然后毫无失误的成功着冰时,她的心情从屏息担忧,彻底转变成了激动欣喜。

完美无瑕的表演。观众们雷鸣般的欢呼起来。她从未见勇利这样滑冰过。

 “哇噢,”西郡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她的丈夫咧嘴笑了,推了推她的手臂。“小勇利真的长大了,哈?他真的把全场的观众都征服了。”

 “确实如此,”优子赞同。“他……变了,是不是?和我们上次见到他时相比?”

他们上次见到他还是好几年前的事了。那时的勇利那么的瘦小,手里拿着行李箱,正准备人生头一回的去往一个遥远而又陌生的国度追寻花样滑冰的梦想。他看上去有些害怕,眼镜背后的大眼睛湿漉漉的,优子当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相信你。我们所有人都是如此。我们会在你身后一直支持你的,所以尽力去搏吧,好吗!

勇利当时点了点头,有些紧张和不自信的露出了微笑。优子发现自己不由自主的流泪了。

 “他现在看上去自信多了!”她泪眼朦胧的说。勇利和他的教练坐在等分区的画面都有些模糊了。“我太为他高兴了!”

 “啊!优子!”

当西郡抽出纸巾给她擦拭眼泪时,他们坐在电视机前的三胞胎女儿倒抽了一口凉气。

 “妈妈!爸爸!”空挧流大声喊道。“他们就要宣布勇利的得分了!”

整个房间里的人全部安静下来,电视中勇利有些紧张的在他的教练身旁动了一下。接着,屏幕上跳出了最后得分。

 116.84!一个不可思议的全新个人记录!胜生勇利!”解说员大声说道,而乌托邦胜生里的人们彻底疯狂了。电视上,勇利松了口气,他的教练兴奋的给了他一个拥抱。

 “三位数的短节目得分?”优子在众人疯狂的欢呼声中倒抽了口气。“他之前从未超过100分!”

 “是的!勇利,你太棒了!”美奈子前辈大喊出声,和狂喜的三胞胎姐妹一起跳起舞来,手上还拿着她为勇利做的宣传横幅。小维兴奋的大声吠叫,在他们周围一圈一圈的奔跑起来。

 “这个成绩很棒,是不是?”利夫问其他人。

 “非常棒,”西郡咧嘴笑着说。“即使他是第一个上场的选手,这个得分也绝对有机会让他一直保持短节目第一位的优势。”

坐在父母身后的真利给西郡倒了一杯酒,然后将酒瓶传递到桌子的另一边。他们一起为勇利取得的荣耀干了一杯。

接着,勇利的妈妈问道,“你们觉得这次他能赢吗?如果可以的话,一定会很棒不是吗?”

所有人都看向了她。优子眨了眨眼,开始思考这个可能性。勇利很少在比赛时排在第一位,而且基本上都是在一些比较小型的赛事上。在大型比赛中,他的紧张总会让他状态不佳,而这一次的大奖赛决赛又是他迄今为止参加过的最重要的一项赛事。基于勇利之前的成绩,没有人真的想过这个,因为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但是相比之前的表现,他们今晚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勇利——强大,自信,在曾经容易紧张害怕的场合下反而展露出来的微笑。

优子看到了他身上发生的变化,此时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他真的可以做到。

 “如果他成功拿下自由滑,并得到足够的分数,那么确实有可能,”西郡回答了宽子的问题。“但是他还有硬仗要打。因为尼基弗洛夫也参加了这场比赛,而他已经连续拿了四届冠军了。”

勇利最爱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优子思考着。她有些好奇勇利此时是什么感受,毕竟勇利现在和他多年的偶像只有一步之遥,甚至还将与他同场竞技,多么的伤脑筋。

她想起了年少时,和她一起滑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节目的那个小小的勇利。她记得他脸上兴奋的笑容,以及每一次走到冰上时眼中惊奇的火花。

看,小优!我也可以做到!

优子看着此时屏幕上的勇利,他正朝镜头快乐的挥手,脸颊上有些红晕。

优子突然站了起来,握紧拳头向天上挥去。她大喊道,“他可以做到的!我相信他!”

西郡在她身后说,“呃,尼基弗洛夫和其他对手依然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我相信他!”优子坚定的重复道,声音中没有丝毫的动摇。

 “是的,妈妈是对的!”流丽和她的两个姐妹一起抱住了她们的父亲。“相信勇利,爸爸!”

 “我相信,我相信的!”他笑了起来,和她们争辩道。“就像我说的,他有机会的!”

 “爸爸!”

此时工作人员清理着冰上的礼物和花束,比赛正在短暂的幕间休息中。他们观看比赛直播的电视台将所有其他参赛者的信息列了出来,正一个一个的介绍着他们过去的赛果。

优子看了一眼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照片,依然那么的精致完美。他的长相十分出色,脸上平静的笑容看不出丝毫的紧张或者其他内心想法。

小维跑过来扒在她腿上。她弯腰抓了抓他的耳朵背后。

 “希望勇利君能够胜过那个有着和你相同名字的人,小维。”她悄悄对他说。贵宾犬舔了舔她的手,作出了回答。

… 

最终,勇利在所有短节目中占据了第一名的位置。他神情恍惚的和克里斯多夫以及他的教练,还有切雷斯蒂诺约了晚餐,然后不由得回想起了最终的得分表。他的名字排在了首位,而在他之后的第二位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名字。维克托的短节目分数和他仅有两分之差。

这样的比分是史无前例的。维克托已经多年没有遇到敌手了,然而一个横空出世并且是首次参加大奖赛决赛的选手给这场比赛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大地震。勇利和切雷斯蒂诺在离开会场时甚至不得不想了点办法才避免了被一大群记者围攻,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十分新奇的经历——感觉有些像青少年在午夜偷偷从家里溜出来一样。

然而这并不能减轻想要避免撞见维克托的焦虑。勇利自从合影事件之后就再也没有和维克托说过话,而他也十分希望这种状态一直保持到比赛结束。

他现在还不想去思考如何与这个时间线的维克托相处——也不愿去想下一次遇见时他会对他说什么,或者他们的关系将会怎样。

他对于此时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来说只是个陌生人,他不想刻意推动什么。

勇利还有最后一场表演需要彻底将身心与灵魂投入,并将其献给那个被他抛在身后的男人——那个与他结婚的维克托,那个他爱了很多年的人。

在那之后,等到大奖赛决赛结束……他会好好考虑自己的下一步。

当他们安全从会场撤离,呼吸到有些冷冽的夜风后,他和克里斯发了几条短信,将四个人的晚餐约在了附近的一个餐厅里。自称十分慢热的克里斯在短节目中排在了让·雅克·勒鲁瓦之后,位列第四。

 “我会用自由滑节目追上来的。”他的语气中并没有多少担心。他用叉子指了指勇利,眨了眨眼,“我可不能让你和维克托独占所有的乐趣,不是吗?”

勇利回了一个微笑,很高兴克里斯没有因为比赛排名低于他而心有不快。克里斯看上去只是单纯为多了一个朋友作为对手,可以与之一较高低而感到高兴罢了。

晚餐结束后,他们与对方挥手告别。勇利和切雷斯蒂诺回到了酒店里,他一头倒在床上,发出了一声疲惫但是满足的呻吟。这时切雷斯蒂诺的手机嗡嗡的响了起来。

 “是披集和大家发来的视频通话邀请!”他的教练语气明快的说。切雷斯蒂诺在勇利床边坐下,以便用摄像头拍摄到他,然后划开屏幕,接通了视频邀请。

 “恭喜你,勇利!”披集和其他的结对伙伴们开心的齐声说道。

披集看上去是这群人的领头者,他拿着手机,将所有人都囊括在了摄像头里。从画面的背景看,他们应该是在某个宿舍的休息室里,不少四散的年轻花滑选手在镜头里朝他们挥手。

切雷斯蒂诺轻笑着也挥了挥手,勇利坐起身来靠近了摄像头,脸上露出了快乐的笑容。能看到他们真好。

 “嘿,伙计们!”他打招呼道。“谢谢你们!”

 “我们为了看直播不得不弄了一个投影仪过来,花了好一番功夫才连上了手提电脑,但是最终我们还是成功了!”披集说道,然后咧嘴笑了。“我得说,勇利,这可真是个火辣下流的短节目!”

勇利有些窘迫的笑了,脸色通红。

 “挺有效的,不是吗?”

 “确实如此!”披集挑了挑眉毛,有些戏弄的说,勇利朝他吐了吐舌头。

 “我们不在的时候你们没有乱来吧?罗杰斯没跟我说什么,所以我想我亲爱的学生们应该还没有把冰场给烧了。”切雷斯蒂诺故意摆出严厉的眼神,提到了他们不在的这一周,负责整个冰场事务的代理教练的名字。

大部分学生都叹着气,异口同声的说,“是的,教练。”

 “冰场的冰面还和你离开时一样坚实,教练,别担心。”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很好。继续保持!”

 “勇利,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能跳后外结环四周跳!”一个年轻的女孩儿突然眼睛闪闪发光的说道,将注意力重新转回了他身上。“简直太棒了!现场的其他人是不是和我们当时一样惊讶?”

 “噢,呃,谢谢!嗯,是的,我想应该是?”

 “我们的勇利在索契引发了一场大震动,”切雷斯蒂诺骄傲的说,用空着的那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们都没有想到勇利居然表现这么出色!他的得分甚至超过了贾科梅蒂和尼基弗洛夫,这可让那些记者们忙坏了。”

他的话引发了新一轮的兴奋提问。

 “你和克里斯多夫是朋友吗,勇利?”另一个结对伙伴很感兴趣的问。“我看到你的Instagram照片了——还有他的!你们晚上是一起去吃饭了吗?”

 “我们刚从市中心的餐厅回来,”他回答道。“我和他从青少年组的比赛就认识了,所以是的,我们是朋友。”

 “太酷了!”

又有人跳起来问,“那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呢?!你也发了一张和他的合影!”

 “勇利,那张照片上几乎都看不到你的脸!”另一个学生突然插了一句,有些不满意的撅起了嘴。

勇利脸红了,他无意识的摆弄着外套拉链,回答道。“啊,抱歉,”这是回答第二个问题,然后对于第一个人的问题,他说,“我只是突然碰到他就求了张合影。他……他人很不错。”

 “我好嫉妒!”

 “之后你们有说过话吗?”

 “没有,”他耸了耸肩。“我们都很忙,而且他还被分在了第二组。因此短节目后我都没有碰到他。”

 “啊!”

 “你有拿到他的签名吗?!”

 “好了,伙计们,八卦时间结束了。”切雷斯蒂诺突然插嘴,将话题从维克托身上引开了。“这里已经有些晚了,勇利明天还得准备他的自由滑节目。”

话题重新回到正轨,所有人都送上了他们的祝福。

 “祝你好运,勇利!”

 “好好睡一觉!”

 “加油!”

 “你明天一定能惊艳全场,勇利,”披集露出了一个让人安心的微笑。“我们会在这里支持你!给我们带一块金牌回来,好吗?”

勇利微笑起来,目光柔和,满怀对朋友们的喜爱。他笑着说,“我会努力的。晚安,伙计们。”

 “晚安,勇利!”

 “再见,勇利,教练!”

 “再见!好运!”

他们一起朝着镜头挥了挥手,披集朝他竖了竖拇指,然后结束了视频通话。

 “这帮闹腾的小混蛋,”切雷斯蒂诺叹了口气,温柔的摇了摇头。他看向重新躺倒在床上的勇利。“累了?”

勇利点了点头。“是的。”

 “可以理解——今天真是让人兴奋的一天。赶紧上床休息吧。”他的教练站起身,走向自己的旅行箱。“明天对你来说是至为重要的一天,勇利,尽可能的好好休息。”

尽管切雷斯蒂诺并没有看他,勇利还是点了点头,安静的研究起了头顶上白色的天花板。他将目光投向没有拉帘的窗外,雪花在冬天的夜风中盘旋飘舞,被昏黄的路灯照亮了。

 “没错。”他突然大声说道,然后起身打开行李箱翻找起来。

一切还没有结束。明天还有自由滑表演,勇利已经做出了承诺。

最后一次节目——最后一支为他爱的那个男人跳的舞。

勇利盯着飘扬的雪花,透过玻璃窗户,他看到了一丝自己的倒影。

这就是现在的他。在此之后,不会再有逃避,也不会再回头。

明天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为这最后的表演燃烧殆尽。


第三章 完


译者的话:

下一话!第四滑走!

索契大奖赛决赛第二日!自由滑FP决战!以及充满惊喜的赛后晚宴!

P.S.我的牙终于好了,感谢各位小天使=3=

11 Jan 2017
 
评论(211)
 
热度(1727)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