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第三章【上】)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

作者: RikoJasmine

翻译:@缄默的情人  ←微博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7016/chapters/19665139

 *译者注:因作者前四章写于最终话前,部分设定可能不符。黑色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第三章

(上)


索契下雪了。

勇利凝望着大奖赛决赛的会场,呼吸间因为寒冷带出了一股白色的雾气。冰山滑冰宫(Iceberg Skating Palace)上镶嵌的玻璃在阳光下反射出壮美的蓝色光晕,整个建筑流线般起伏的外形就像是大海的波浪一般。

就是这里了——改变所有人命运的地方。当勇利和切雷斯蒂诺走进会场时,一边紧张的摆弄着胸前的通行证,一边环视着身边熙熙攘攘的人群。

目前为止他还没见到熟悉的人,这让他不知道是该感到放松还是晕眩作呕。

也许都有一些。也许提早来不是个好主意。

 “啊。”当他们走到会场大屏幕前看到当前赛事时,切雷斯蒂诺十分感兴趣的开口。“你是对的,勇利。青少年组的比赛还在进行中,你有比较关注的选手吗?”

勇利并没有立刻回答,他调整了一下眼镜,抬头看向大屏幕。

在酒店的时候,勇利就和切雷斯蒂诺说想要早些过来看看青少年组的比赛。尽管成年组的比赛还有好几个小时才会开始,切雷斯蒂诺依然同意了他的要求,陪他一起来了。

 “有不少孩子很快就要升到成年组,”他的教练捏着下巴沉思道,“提前过来考察是个好主意,勇利。”

勇利也是这么想的。他安静的浏览了一遍青少年组的参赛名单,看到了曾经同台竞技过的几个名字。

看着这些过去曾经和他在冰场上一较高下的对手此时还在青少年组,感觉实在是有些怪异。

他们的未来真的十分值得期待。这个想法让他不由得露出了一个轻柔的微笑。

他的视线慢慢移到了名单底部,停在了尤里·普利赛提这个名字上。

啊。在这里!

可能是勇利的吸气声太过明显,切雷斯蒂诺倾身看向了他凝视的地方,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尤里·普利赛提。”他的教练说。“连续两届青少年世锦赛的冠军。他绝对会是一个值得观看的选手,尤其是我听说他很快就要进行成年组首秀了。”

尤里现在甚至还没开始他的成年组首秀。勇利长长的出了口气。

他想起了自己认识的那个尤里,年长、坏脾气,却会在他第一个弟子即将进行她的成年组首秀时,温柔的手把手教导的尤里。年轻脆弱的少女又一次四周跳失败后不断的抽噎,用信任而又泪眼朦胧的眼神的看着她的教练。

 “米凯拉,”尤里的眼中燃烧着坚定的火焰。他的语调充满了不容置疑。“你会成功的。我看到了你的潜力,也知道你能做到。我会帮助你的——我保证。

她伸手抱住了他,而尤里没有阻止这一举动。

 “换了别人,尤里奥估计早就一拳揍上去了。”他记得当时他们就站在场边,维克托在他耳边笑着说。“米凯拉性格温顺,尤里奥脾气暴躁……他们还挺互补的,不是吗?”

勇利记得米凯拉结束那个拥抱后充满坚决的眼神,就好像她教练身上燃烧着的火焰也传递给了她一样。

维克托愉快的轻哼了一声,“他们两个很合适。我真为他们感到高兴。

然而勇利再也没有机会看到那两个人日夜练习的最终成品了。

那一定很美。

 “我想看看他的比赛,”勇利语气轻柔的对切雷斯蒂诺说。“他是个前途无量的选手。”

他的教练赞同的点了点头。“没问题。我们最好快点了——看上去下一个就是他出场。”

他们快速找到了主办方为成年组参赛选手准备的休息室,推开门进去时,他们发现提早来的不止他们两个人,已经有几个人已经提前到了。

勇利的注意力已经被休息室里众多直播屏幕中的一个牢牢吸引住了。他走到跟前,大睁着眼睛,盯着尤里·普利赛提走进了冰场。观众们的欢呼声在他耳中仿佛不存在一样。

勇利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尤里非常的瘦小。在他的上一段人生当中,这个年轻的花滑选手一眨眼间就长得比他还高,内心也迅速的向一个真正的成年人转变。然而屏幕上的这个尤里·普利赛提相比之下四肢修长,十分瘦小, 这让勇利不由得有些震惊。

他现在多少岁?如果勇利记得没错的话,他才15岁。

不,14岁。他甚至还没有成年组首秀。老天,多么的年轻。

尤里的自由滑节目开始了。从他动起来的那一刻起,勇利就彻底的被他的编舞惊住了。从专业角度来说,他的表现几乎是冷静到极致的无可挑剔,但是真正让勇利惊讶的是——实在是太过冷静了,缺乏激情,也没有他成年之后的那种优雅的表现力。

勇利已经习惯了那个他所熟知的尤里的表演,习惯了那个凭借自己实力站到最高领奖台上的尤里。凭借着精妙的技术、炽热的情感以及长年累积的经验,尤里·普利赛提为整个花滑界带来了一场无人可以阻挡的风暴。

他一定经过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才达到了这样的高度。看着此时此刻年轻的尤里,勇利心中满是骄傲。

继续竭尽全力,尤里。勇利微笑着。你真的很棒,并且在不久的将来会更加耀眼!

 “这个孩子真不错,”切雷斯蒂诺双手环胸,在勇利身边喃喃道。“虽然还需要打磨,但他已经蓄势待发了。”

 “嗯。接续步还需要再努力一下。”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声音的主人很明显在思考着什么,用的是俄罗斯语。

勇利听懂了这句话——他熟悉这个声音。尽管不是他从小到大的母语,但他对这种语言的了解程度可以说更胜母语。

勇利的心脏几乎都要从胸腔中挣脱出来,他转过身,看到了一张非常熟悉的脸庞,正认真思考的看着屏幕。

他看上去有些陌生——面容年轻,没有丝毫皱纹,已经很久没有过的发型。

但勇利还是轻易的认出来了。

… 

维克托!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正在观看尤里表演的结尾部分,有人突然喊了他的名字。他眨了眨眼,看到一个有着深色头发戴着眼镜的年轻人正圆睁着眼睛,有些脸红的盯着他。

维克托再次眨了眨眼,朝对方露出了一个标志性的微笑。

“你好!”他愉快的打了个招呼,一边眨眼一边说,“要合影留念吗?”

年轻人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却一个字都没有说。维克托有些迷惑,他发现对方眼中原本闪烁着的光芒逐渐黯淡了下来,某些原本沸腾的东西瞬间死去了。

最终,这个年轻男人只是简短的回答道,“当然。”然后从外套口袋中拿出了手机。

维克托仍然因为对方态度的突然转变而有些迷惑,他站在年轻男人的身边,露出与粉丝合影时的惯常微笑,让对方快速的拍了一张合影。他有些好奇的看着年轻男人往后退了几步,平静的微笑着在手机上轻敲了几下。

“我的朋友们会嫉妒死我的。”年轻男人语气异常平淡的说。“谢谢你。”

维克托喜欢让他的粉丝快乐,但这个人看上去一点都没有快乐的样子。他发现自己实在不擅长安慰人,他甚至都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看上去如此的伤心。

维克托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了对方一个明亮的笑容。“别客气!”

年轻男人再次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满是探寻和渴望。然而很快,维克托看到了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绝望。

年轻男人用手捂住了嘴,低声说了一句,“抱歉。”然后突然打开休息室的门离开了。

“啊!勇利!”

一个长马尾的男人在他身后追了出去。维克托站在原地,困惑的看着被关上的门。

他并不清楚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是说错话了吗?

… 

切雷斯蒂诺在洗手间找到了正在哭泣的勇利。幸运的是,洗手间里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而勇利压抑的啜泣声正从其中一个隔间传了出来。

他的心脏因此而抽紧。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勇利这样哭过了。

通常来说,能将勇利打垮的一般都是表演所带来的压力和焦虑。然而这个学生最近表现的非常自信,一种由内而外的笃定让他整个人熠熠生辉,像是没有任何事情能击垮他一样。

看到他在仅仅几分钟之内就彻底崩溃掉,这简直让人心碎。看上去,在那萌芽出来的自信下,隐藏的仍然是一颗玻璃一样易碎的心。

切雷斯蒂诺突然涌起了一股想要保护自己学生的冲动,他不得不努力压制住了想要冲回去掐住尼基弗洛夫脖子的念头,不管对方是不是那个几连霸的世界冠军。

切雷斯蒂诺在他们两人对话时一直都在一旁。虽然对话内容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一定有什么,有什么让勇利在那里瞬间破碎掉了,也让他身周那美妙的光芒瞬间黯淡了下来。

切雷斯蒂诺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让勇利如此失控,但他直觉一定和尼基弗洛夫有关。而且,尼基弗洛夫甚至都没有认出同为参赛者的勇利。

他为自己的学生感到屈辱。当你终于和童年的偶像站在同一水平的竞技场上,却发现对方根本不认识你,这种感觉会有多么难过?

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能够解释勇利这种反应的理由了。但是,看上去又不仅仅如此。

此时,切雷斯蒂诺深呼吸平稳了一下情绪。比起去想怎么对这种屈辱做出复仇,明显现在勇利更需要他。

教练朝他的学生所在的隔间走去,尽量让自己的脚步声踩得明显一些。他肩膀靠在门上,用指节轻轻敲了敲门。

“勇利?”他说。“勇利,和我说说话。”

“切-切雷斯蒂诺。”从门后传来勇利颤抖的声音。“我很抱歉。”

“嘿,嘿。没事的。你不需要道歉。”他温和的说。“发生什么事了?”

勇利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切雷斯蒂诺只能听到他的哭声和无助。

“是因为尼基弗洛夫吗?”他皱着眉头说。“是不是他对你说了什么?”

不!没有,”勇利语气悲伤的回答。“维克托并没有做错什么。他只是……他自己罢了。我……他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一个停顿。

“我也不知道和他面对面的时候自己在期盼什么。我应该早知道不能报太大期望的。”

这听上去像是验证了他早先的想法。切雷斯蒂诺说,“像他那样的人通常都和我们预想的不一样。他应该认出你并认真将你当做一个竞争对手来对待的。这是他的错,不是你的。”

勇利安静了下来,他能听到他颤抖的呼吸声。

切雷斯蒂诺用额头敲了敲门,继续说。“走到这一步你真的非常努力,勇利。这一席之地是你应得的,别让他毁了这一切。”

过了一会儿,他听到勇利笑了一下。“他就是个傻瓜,对吗?”

切雷斯蒂诺因为这句话也笑了。“英俊外表和金牌也不是万能的。”

又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勇利有些颤抖的叹了口气,低声说。“我很抱歉。你总是在我情绪低落的时候给予我安慰……这一定让你很失望。”

“我是你的教练,勇利。照看你是我的责任。而且,作为你的朋友和导师,我希望你能在自己追求的事业上成功快乐。”他停顿了一下。“就像我说的,你不需要为此而道歉。”

几秒钟的安静后,切雷斯蒂诺听到隔间的门锁打开了,他后退了一步。勇利从隔间走了出来,脸上还有着没有消退的泪痕,双眼红肿,脸上的微笑有些勉强。

“谢谢你,教练。”他的声音有些起伏,但他继续道,“我……我会准备好接下来的成年组比赛的,但是现在还不行,我现在还没办法清醒思考。”

他的学生看上去像是随时都会再次崩溃一样。切雷斯蒂诺真心希望自己能为他做得更多,但从对方满含痛苦的眼神来看,他清楚勇利需要单独冷静一会儿。

“你需要独自呆一会儿吗?”

勇利缓慢的点了点头。“是的……我很快就出来。”

切雷斯蒂诺伸手短暂的捏了捏他的肩膀。

“我就在外面,需要的话就叫我。”

… 

维克托不记得他了。维克托完全不认识他。

这意味着他的维克托还活着

当新的眼泪落下时,勇利掬水拍了拍脸。他紧紧抓住脑海里的唯一念头,甚至不愿意去想这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维克托还活着。这就足够了。他的丈夫还活着,安全的活着。

他松了一口气。他的维克托还活着,并且将一直活下去,就像他一直希望的那样。

勇利自己的死亡来的太早,太快了。太突然了。而维克托应该拥有一个长久的,美满的,幸福的人生。他值得如此。这也是勇利唯一祈求的东西。

他可以在没有勇利的世界继续活下去,尽管这个想法就像是尖刀插入心脏一般疼痛。他忍不住的想象维克托孤独的在他们的家中悲痛的哀悼,然后这个画面迅速的被他在脑海里抹去了。

取而代之的,他开始想象维克托微笑的样子。维克托有由纪,有尤里和米凯拉,有胜生、西郡两家人,还有他们所有的朋友。维克托不会独自一人——他会挺过失去丈夫的悲痛,继续活下去。

勇利悲伤而又迷失的向上天祈求着。他必须得相信这一点。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希冀和祈祷着维克托能够在失去他的情况下依然快乐的活下去。

求求你,维恰,无论如何,他啜泣着静静祈祷。答应我不要让悲伤击垮你。

我只是那么多爱你的人当中的其中一个。继续走下去,不要回头。

不要回头。

勇利倾身在盥洗池上,颤抖着抓住水池边缘,不让自己跌落在地。他的手指死死的抓在白色的瓷砖上,整个人脆弱,崩塌,无能为力。

他想起了刚刚见到的那个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平淡的像是看陌生人一样的眼神,粉丝专用的漂亮笑容,没有丝毫他的维克托所拥有的深情和温暖。

这太疼了,疼得他无法用言语形容。在几乎将他整个人都吞没的悲痛下,勇利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他在这个世界上孤独一人,在这个时间线,这个地点,没有人知道他曾经做过什么。

他和切雷斯蒂诺说的话是真的:这不是维克托的错。他对这个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来说就是个陌生人。这个维克托不认识勇利,也没有义务和理由去安慰他。他不会知道自己的存在——除开其他,这仍是件值得感激上苍的事——会让勇利如此绝望。

他……他只是那个勇利爱着的人的年轻版。一个年轻的,毫无察觉的,并不认识他的维克托。他从未爱过勇利,也没有和勇利在一起多年的珍贵回忆。

这简直让人心碎。他们再也无法回到从前,因为一切都已经彻底改变了。

勇利也和过去不同了,他不再是之前那个人生中的自己了。

他还是那个自己吗?他想要相信自己的决定是对的,他的改变是好事。

但是,没有维克托……他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

在这个大奖赛决赛,他选择曾经的节目是因为那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节目。然而现在缺失了另一半,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他有些彷徨。

现在的他要怎么面对独自一人的未来?

勇利的思绪安静得恐怖。他紧闭双眼靠在盥洗池上,心脏堵在了嗓子眼里,眼中的泪水温热。

当他再次睁开眼时,看到了被镜子上的裂痕割裂,彷徨的被整个世界抛弃的自己。镜子中的他看上去如此的年轻,如此的惊惶。

这真的是他吗?这就是其他人眼中的他吗?

他自己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勇利闭上眼睛,颤抖着长出了一口气。如果维克托看到此时此刻孤独崩溃的他,会说什么?

 “你真的孤独一人吗,勇利?你真的这么想的吗?”他想象着自己的丈夫温柔的问道。然后他脑海中的维克托用他自己的话回复了他:“我也只是那么多爱你的人当中的其中一个。”

勇利低下头,一声啜泣消失在了唇边。他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当他被黑暗的情绪压倒时,总会轻易的忘记其他的一切。

不,他很清楚。不,他不是孤独一人。就算在没有爱人、只有他清楚未来会如何走向的这里,他也不是孤独一人。

勇利想到了在这里一直支持着他的人——他想到了长谷津为他加油的家人和朋友,想到了正在洗手间外,可能会恐吓所有来人的切雷斯蒂诺。他想到了披集,他的同学,想到了仰慕他的那些年轻的花滑选手。

他的身上承载着他们所有的希望。他们相信他,而他永远也不会背弃这一点。

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让他必须坚持下去,无论维克托在不在他身边。

勇利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第一次在冰场上滑冰的样子。他当时立刻就爱上了这项运动,无关比赛,无关荣耀,无关偶像。

只是一个站在冰上的男孩,心中绽放出来一个崭新的梦想。

在他的脑海中,维克托的声音响起:“你为什么滑冰,我的爱人?

他本能的想要回答,我是为了你而滑的,维克托,但是他知道这并不准确。他知道真正的答案,从一开始就知道。

勇利听到自己的声音清晰地,明确的做出了回答。

“因为我爱这项运动。”

维克托的微笑温柔而又明快,让他感觉到了一股暖意。

 “好答案!”

勇利擦去眼泪,露出了一个颤抖的微笑。这个答案不就足够了吗?

太多事发生,让他差点就忘掉了自己将人生奉献给花样滑冰的初心。在冰场之上,任何事都没有改变,他滑冰是因为他想要这么做,是因为他爱这项运动。

他是为了自己而滑。

继续走下去,勇利,”维克托在他耳边低语。“继续走下去,别回头。

他安静的许下誓言:我会的。我保证。

只是……让我再最后记住你一次,维恰。让我将这最后的几个小时献给你。

在那之后……我就会放手。

勇利深呼吸了几次,然后弯下身再次洗了把脸。他将纸巾按在了脸上,然后听到洗手间的门打开了。

 “勇利?”切雷斯蒂诺的声音响起。“还有一个小时成年组的热身时间就要开始了。你还好吗?”

勇利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向了镜中的自己。镜中的年轻人看上去清澈而又平静。他的眼睛干净,眼神中已经恢复了维克托最爱的那份坚定。

勇利发现镜中的自己正在回看着他。不是曾经那个年轻焦虑的新人;也不是那个闪闪发光、经验老道的世界冠军。

他看到了现在的自己——一个准备向全世界展现自己的挑战者。

他不需要和过去的哪一个自己一模一样。他已经不同了,结果也会如此。未来将会如何有着自己的既定程序,他也不知道会怎么发展。

但是没关系。

勇利笑了笑,镜中的倒影也朝他露出了微笑。

“我已经整理好情绪了,教练。”他将纸巾揉成团,扔进了垃圾桶里。“哭出来一直都是个能让我感觉好些的好办法。”

… 


TBC


译者的话:第三章未完

希望有把这一章带给我的感动好好的传递出来

年底加班加成狗,只能用睡觉时间肝了……祈求上苍让我的牙疼好起来(笔芯)


03 Jan 2017
 
评论(317)
 
热度(1872)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