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第二章【下】)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

作者: RikoJasmine

翻译:@缄默的情人  ←微博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7016/chapters/19665139

 *译者注:因作者前四章写于最终话前,部分设定可能不符。黑色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第二章

【下】

… 

这是最后一次练习。明天勇利就将和切雷斯蒂诺一起飞往俄罗斯了。

直到这一刻,勇利才首次换上了他的自由滑表演服进行最后的完整试滑。无论是正在冰上练习还是场边的结对伙伴,都热切的期待着他的表演。

 “再说一次,不能录像!”切雷斯蒂诺一边调试音乐播放器一边对着整个冰场大喊。“这是我们的秘密武器,伙计们。让我们将这个惊喜保留到最后,好吗?”

勇利在听到自己被称为秘密武器时,忍不住笑了一下。

有几个人朝切雷斯蒂诺撅了噘嘴——披集也是其中一个。勇利在冰场入口处取下冰鞋刀套,有些调侃的笑道,“晚些时候随便你怎么夸,披集。但是这还没到正式演出呢。”

 “这个俱乐部以外的人得等到那个时候才能看到你的演出服!”他的朋友绝望的关掉了手机。他朝勇利比划了一下,“这套衣服太美了!我超级想立刻发条推特!”

 “真抱歉你不得不忍耐一下了。”勇利咧嘴笑了,并没有多少歉意的说。“如果我保证你等会儿能拍几张全身照,你会不会感觉好些?等我的最终比赛成绩出来后再发?”

 “当然!”这个提议让披集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我等会绝对要多拍几张照片,伙计。”

勇利点了点头,滑入冰场。切雷斯蒂诺竖起了拇指,完整版的音乐——另一个人生中的Yuri on Ice,这个人生的On My Love——开始流泻而出。

就仿佛是本能一般,他在冰上滑行,脚步轻盈而又稳健,音乐在耳边流淌,引导着他的身体做出各种动作。

勇利的那些美好回忆逐渐苏醒了过来。伴随着歌曲每一个小节的起落,他都能感觉到维克托正牵着他的手进入下一个步法,下一个旋转,下一个跳跃。

歌曲很快就到了尾声,接下来将是最后一个跳跃。后外点冰四周跳(4T)——这是他和维克托最初的计划,也是他写给切雷斯蒂诺的计划。之前在所有结对伙伴们面前也一直都是按照这个计划练习的。

然而,自从很久前的那场中国大赛后,勇利就再也没有在这个节目的正式比赛中跳过4T了。

他决定在这里也遵循这一点。而且他想,至少应该在练习中做一次那个。

也许他已经生疏了也说不定。

勇利绷紧了身体,略微转变角度,做好了跳跃的准备。紧接着一瞬间,他的起跳从后外点冰(4T)变成了后内点冰四周跳(4F)。

他的脑海中出现了维克托的面容,对方正屏息着,大睁着眼睛。他准备好着冰了。

勇利完美落地,冰刀在冰面上划出了尖锐的声响。他在冰上优美的滑行,肢体动作没有丝毫的犹豫。然而他周围的结对伙伴已经彻底的疯狂了。

勇利被突然响起的尖叫声吓了一跳,他稳住步伐结束了整个表演,回头看向其他人。

 “勇利!”

 “你跳出了后内点冰四周跳(4F)!”

 “那不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标志动作吗?!他完成的太出色了!”

 “勇利!”披集闪电一般冲了过来,喜不自禁的给了勇利一个拥抱。“这简直棒极了!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早知道就说服Ciao Ciao录像了!”

 “我,呃,”勇利眨了眨眼,回抱了披集。“我也是临时起意的。抱歉。”

 “别道歉!你刚刚跳出了一个后内点冰四周跳(4F)!而且还是你整个节目最后一个跳跃,对吧?从来没人能做到这一点!就算没有录像,其他人也都亲眼看到了。”

勇利朝其他人看了过去。确实如此,俱乐部里的其他的结对伙伴们都盯着他,眼中满是敬畏。这种情形在他的第一个人生里并没有发生过。勇利摸了摸后脖颈,有些脸红。

 “勇利!

切雷斯蒂诺充满了威严和凝重的声音在冰场中回响着,所有人都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勇利有些忐忑的迎上了冰场另一侧教练有些冷意的目光。切雷斯蒂诺挥开了周围的其他人,留出了说话的空间,然后招手示意勇利过去。

 “噢,”披集瑟缩了一下。“希望他不会因为这个把你生吃了。说真的,刚刚的四周跳太酷了。”

 “谢谢。一会儿见?”

 “我会帮你把东西一起带走的。”披集同情地说。

 “谢谢你了披集。”勇利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转身向场外教练所在的地方走去。

 “别客气!”披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当勇利走到切雷斯蒂诺身边时,脸上的微笑不由得褪去了。对方的表情看上去威严的有些吓人,勇利有些紧张的吞咽了一下。

勇利开口,“教练——”

切雷斯蒂诺打断了他,“你之前跳过后内点冰四周跳吗?”

他眨了眨眼,睁大眼睛,有些惊讶。“我,呃——”

 “实话,勇利。”

勇利瑟缩了一下。他有些愧疚的承认,“是的,我之前跳过。”

 “你是自己私下练的还是?我发誓……”切雷斯蒂诺摇摇头,重重叹了口气。他严肃的看着勇利,“勇利,我们一起训练是有原因的!这样高难度的跳跃本身就非常危险,更别提还放在体力透支的节目最后。你居然还自己偷偷练习?你很可能会受伤的,而且身边还没人能帮助你!”

尽管勇利实际上并不是自己偷偷练习,但还是感觉到了一丝愧疚。他的教练是对的——从切雷斯蒂诺的角度来看,他一定是偷偷练习了。勇利知道这样跳跃的危险性,也清楚自己应该提前和教练报备一下。

毕竟勇利自己在做教练时,也曾经劝诫过他的学生不要独自做危险动作。此时,他真的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虎头虎脑的23岁年轻人了。

 “这种行为不仅愚蠢而且危险。”

 “我很抱歉,教练。”

 “下次再也别自己偷偷训练了。”

 “我不会了,教练。”

 “很好。”切雷斯蒂诺严厉的目光渐渐温和了下来,他叹了口气,有些疲惫。“你最近变得自信很多,这也许让你的头脑有点发热了,勇利。但是……这对你来说利大于弊,我能看出来。”

勇利有些不确定的看着他。“切雷斯蒂诺?”

 “……除开刚才我说的,这真是个完美的后内点冰四周跳,勇利。”他的教练赞扬道,眼中有着自豪的光芒。“就连维克托·尼基弗洛夫都没法保证在节目最后做这个跳跃还能像你一样完美着冰。这简直是太精彩了。”

勇利惊讶的微张着嘴,脸迅速红了起来。他仍然不太习惯别人如此直白的赞扬。

 “谢谢你,”他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用在大奖赛决赛上。”

 “当然可以!你会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切雷斯蒂诺说。“……不过你还是应该先和我商量再做决定,并且得在我在场的情况下才能练习。”

 “对不起,教练。”

切雷斯蒂诺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原谅你了。跳的这么完美还没有受伤是好事,但是并不是说你做对了。我只是很高兴你没事。”

勇利嗓子有些微微发堵。切雷斯蒂诺一直都对他很照顾,然而他在上一段人生并没有好好珍惜这一点。

他的教练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功劳,勇利。你用上了所有的时间和决心去练习,这就是你的回报。不管你是突然领悟了,还是转变了思路——都起效了。而我并没能帮上你什么忙。”

 “你一直都相信着我,”勇利真诚地说。“我很少这么说,但是真的非常谢谢你。你的支持对我来说就是最重要的了。”

 “说真的,看上去精神上的支持也是我唯一能给你的了。”切雷斯蒂诺叹气,沉默的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但是如果你需要的话,我永远都在这里。”

勇利微笑。“谢谢你,教练。”

 “你的节目会惊艳全场的,整个世界都会知道你有多么的努力。”切雷斯蒂诺说。“如果还有人觉得他们能在今年的大奖赛上夺金的话,一定会对的表现大吃一惊的。”

… 

 “小维!”真利朝屋子里喊,吹了个口哨。“散步时间到了!”

没过多久她就听到了小狗尾巴快速拍击地面的声音,小维从墙角冲了出来,一头撞到了她的腿上。她轻声斥责了他一句,然而小维用招人怜爱的目光盯着她,不停摇着尾巴。

 “你真傻,”真利一边对他说,一边系好了狗绳。“真是一只傻狗!”

小维开心的摇着尾巴,爪子不停的扒着大门。真利检查了一下钥匙和手机,然后一把将门打开。

小维迅速从她身后冲了出去,但是很快就被狗绳给拉了回来。他回头看了真利一眼,眼神中满是遭到伤心的背叛。

 “抱歉了伙计。”她边说边走到了他身边。“这是勇利的要求。”

她很少用狗绳,但是勇利的请求一直盘桓在她心中。反正小心点也没什么坏处。

他们平安无事的走到了海滩边的公园里。此时人不多,公园边的路上被人扔了一些空的薯条包装袋,一些薯条散落在了沥青路上。

真利坐在公园的秋千上,解开了小维的狗绳。

 “别乱跑,好吗?”她说。“就在附近玩吧。”

小维朝她叫了两声,转身跑到草地和树根旁嗅来嗅去。真利无所事事的拿出了手机翻看。

勇利昨天给她发了短信,说今天就要和他的教练一起去俄罗斯了:几个小时之后,底特律将迎来黎明,她的小弟弟就要去参加他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一项赛事了。

从勇利最近打回家的几个电话来看,他看上去不再那么害怕聚光灯了。他和过去有些不太一样——她的弟弟一直都是个有些害羞的孩子——但他最近表现出来的自信让人非常的安心。

真利并不是很了解花样滑冰这项运动,但从她看到的情况来看,她的弟弟是个很出色的花滑运动员。他的身体里蕴含着巨大的潜力,是时候让他自己也认清这一点了。

黑尾鸥的鸣叫打断了她的思绪,真利抬头看着它们从头顶飞过。她听到小维在身后吠个不停,转身看去,发现他正盯着一对啄咬着路上散落薯条的黑尾鸥。紧接着他冲了过去。

这时,一辆奔驰的汽车从拐弯处疾驰过来,发动机轰隆作响。

真利比小维更早的意识到这辆疾驰过来的汽车。它的速度很快,来的太快了。

她立刻一跃而起,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小维!”她大喊出声。

那一对黑尾鸥腾空而起。

小维转头看她,停在了马路边。汽车丝毫没有减速的飞驰而过,留下了一片残影。小维吓得叫了一声,坐在地上害怕得呜咽起来。

 “该死,”真利一边诅咒一边冲了过去。她飞快的把受惊的小狗抱在了怀里。“小维!你怎么回事!别再这样到处乱跑了!”

小维哀鸣着,毛茸茸的耳朵耷拉了下来。

 “你刚刚差点受伤,”她斥责他。“勇利专门打电话跟我说让你别乱跑!如果我没有叫住你的话怎么办?刚刚会发生什么?”

贵宾犬乖乖的听着,满怀歉意的舔了舔她的脸。真利拍了拍他毛茸茸的脑袋。

 “好吧,你现在没事,所以一切都还好。但是别再做这样的事了。”真利抱紧了他,抓了抓他的耳后。他摇了摇尾巴。

她松了一口气。该死的,小维刚刚差点就死了!

弟弟,你简直太灵验了。真利想。简直就像是预言一样。

 “我们回家吧。别告诉勇利今天的事,好吗?”

小维依偎在她的怀里,湿润而又冰冷的鼻子抵在了她的脖颈上。

… 

 “冰鞋?”

 “拿着了。”

 “演出服?”

 “准备好了。”

 “其他东西呢?”切雷斯蒂诺语气调侃。

勇利笑了。“是的,教练,其他东西也都准备好了。包括我的换洗衣物还有牙刷这些不重要的东西。”

 “这些都随时可以替换,我的学生。你会知道我说的是有道理的!”

勇利想了想说道。“确实如此。”

如果冰鞋和表演服装出现问题,想要立刻找到替代品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勇利之前曾经有过重要比赛前丢失行李的经历,他不想再来一次了。

为了让演出服保持平整如新,披集早在头一天就帮勇利全都收拾好了。清晨时分,当他准备离开宿舍和切雷斯蒂诺碰头时,披集和其他结对伙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祝你好运,勇利!我们会在这里给你加油的!

 “站到那个颁奖台上去!

 “我已经做好把你的照片发出去的准备了!”披集在他身后热情的说。“干掉他们!以及想好转推的内容!

勇利微笑了起来。他很少在Instagram上发东西,披集才是那个社交媒体玩得更溜的人。

勇利斜靠着他的行李箱,当出租车在路边停下来时,他站直了身体。

 “该出发了!”切雷斯蒂诺愉快的说。“需要帮忙吗,勇利?”

 “啊,谢谢!”

他们一起把行李箱放进了大小正合适的后备箱里。当切雷斯蒂诺从副驾驶座的窗户外对司机说着什么时,勇利打开了后座的右车门。

然而当他的视线落到座位上时,立刻浑身冰冷的冻结在了原地。

他的眼前闪过刺目的车前灯,撞击而来的金属怪兽,破碎的车窗玻璃。他的呼吸瞬间急促起来,整个身子都开始轻轻颤抖。

平心而论,他清楚这样的事是很寻常的,就像坐车的人总可能遇上危险,受到精神创伤的人也总会被纠缠很长一段时间一样。

这样的事是很寻常的。

但他直接而又真实的经历这一切,并且为此付出了生命。勇利记得那从脊柱盘旋而上的剧痛,瞬间被黑暗占据的视线,以及粉碎一切地撞击。

自从在这里苏醒,他就再也没有坐过车,直到现在。

 “勇利?”切雷斯蒂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嘿,勇利,你没事吧?”

勇利用手紧紧抱住自己,双眼紧闭。他缓慢的摇了摇头。

耳边传来的声音模糊得几乎难以分辨,但是很快就清晰了起来:“深呼吸,就像我这样,好吗?”

他急切的听从着教练的指引。这很困难,但缓慢的开始奏效了,他的呼吸平缓了下来。尽管心脏已经不再如此剧烈的跳动,身体也不再高度紧绷,他依然没有放开环抱着自己的手臂。当他终于睁开眼睛时,发现切雷斯蒂诺正在他眼前伸着手,但并没有碰到他。

 “嘿,你没事吧?”

勇利深呼吸。“……还好。”

 “你现在能出发吗?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晚些再走。”

勇利摇摇头。“不,不用,我没事。”他再次深呼吸了一下,“我会没事的,现在就走吧。只是……等会我坐另一边吧。”

切雷斯蒂诺看了他一会儿,什么也没问,走到了出租车后座的另一边。他简短的说了一句,“好吧。”

他们上了车,系好了安全带。当切雷斯蒂诺倾身和司机说话时,勇利快速的眨了眨眼,试图让视线恢复清晰,死死揪着外套袖子的手指也放松了下来。

坐在维克托曾坐过的位置让他感觉好了一些。

出租车从大学停车场驶到了路上。尽管勇利很想看看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的底特律的风景,但还是一直盯着自己的双腿,没有朝窗外看去,

也许有一天,他能克服这种感觉——能够坐在他原本坐的位置上,自然的看向窗外,不去想曾经发生的事。

但不是今天。

 “嘿,”切雷斯蒂诺安静而又低声的说,“你想谈谈吗?”

尽管勇利很感激教练的关心,但他恐怕永远也无法将这件事告诉他人。

 “不了,教练。”他低声说。“但是谢谢你。”

他从眼角余光看到切雷斯蒂诺点了点头。

 “现在还早,睡一会儿吧。”他说。“到机场还有一段距离。”

勇利点了点头,靠在座位的头枕上,闭上了眼睛。他听着汽车的轰鸣声,模糊不清的广播声,以及切雷斯蒂诺手机发短信的声音。

他想到了维克托的笑声,结婚戒指在手上的温暖触感,以及与他相握的那双熟悉的手。

我们很快会再次相见,勇利的思绪低语着。他在出租车后座上沉入了梦中。


第二章 完


译者的话:

 下一话 第三滑走!

索契大奖赛决赛开幕 !!维勇命运的初遇!以及SP短节目开战!!

30 Dec 2016
 
评论(218)
 
热度(1451)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