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第二章【中】)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

作者: RikoJasmine

翻译:@缄默的情人  ←微博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7016/chapters/19665139

 *译者注:因作者前四章写于最终话前,部分设定可能不符。黑色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第二章

【中】


11月很快就结束了,索契花样滑冰大奖赛决赛也迎来了最后的倒计时。

今天是勇利的生日——11月29日。没有维克托和家人陪伴的生日感觉很怪异,当他孤零零的醒来,盯着天花板,而身边没有他的丈夫时,胸口中就像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这是勇利自从回到这个时间线后,需要面临调整的事中最困难的一个:独自一人入睡。这里的床很小,床单上也没有熟悉的味道,就连角度都和他习惯的不一样。他常常会回想起和维克托共同的卧室,将渴望回家的冲动压抑在胸膛之中。

每当勇利这样想的时候,他都努力想要将这种感觉平淡化。像是在酒店或者朋友客房这种两人不得不分开睡的特殊情况,他也算是经历过好几次了。

但是那时,他们总有团聚的时候。在他的人生中,和维克托相伴的时间比任何时间都要长,他也总是知道他们会很快再次相见。那种能够一辈子相伴的笃定,现在却像是亡魂一般纠缠不去。

勇利躺在他狭窄的宿舍床上,盯着手机上显示的日期,默算了一下距离大奖赛决赛还剩的天数。很快了。

维克托,他在心中低语。我们很快就会再次相见。

披集今天有课,所以勇利晚上才能见到他。因为他今天没有课程安排,昨天切雷斯蒂诺就将他拉到一边,告诉他可以休息一天。

 “好好休息,放松自己。”他说。“别让自己超负荷。你的节目已经完成的很好了,你应该让自己休息一会儿,勇利。”

说真的,勇利宁愿继续练习。这能让他避免回想过去的事。

这里……很棒。比勇利预想的要好的多,但是他还是非常想念被他抛下的那些人。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滑动屏幕接通后,他说,“你好?”

 “勇利君!”他父母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了起来。“生日快乐!”

另一个听上去有些遥远的声音也响了起来:“生日快乐,弟弟。”

他笑了,目光柔和。这个电话太及时了。

 “你好,妈妈,你好,爸爸。还有你好,姐姐!”他在叫到姐姐时提高了声音,因为对方很可能正在房间里到处走动。“你们那边时间不早了吧,现在几点了?”

 “还在你生日的这一天!”他的母亲明快的说。“因为你,炸猪排盖饭是我们今天的特别晚餐。”

勇利呻吟了一声,在床上翻了个身。他太想念母亲的厨艺了。“不,别告诉我!我现在忘不掉那个画面了!”

电话那头的他们都笑了。接着他的父亲问,“那么,你最近滑的还顺利吗?你的下一场比赛就在下个月6号,对吗?”

 “是的,”勇利承认。“最近还不错。我的节目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你们会在那边看比赛直播吗?”

 “我们一直都是如此,亲爱的!”他的母亲说道。“美奈子前辈会像往常一样过来给你加油,优子和西郡也会把他们的女儿们一起带来。噢勇利,你看到她们最近的照片了吗?她们现在长大了不少!”

 “我看到了,”他轻笑着说。“比起上次我回家看到她们长大了很多。”

就在这周,披集终于说服勇利开了一个Instagram账户。勇利干的头几件事之一就是关注了西郡家的三胞胎。她们的账户基本上都是一些自拍,家庭照片,以及花样滑冰的内容——这并不让人惊讶。

不过,看到三胞胎姐妹重新变得这么小,还是很让人惊讶的。他曾经看着她们逐渐长大成人,而现在面对着照片上的六岁女孩儿们,他很难将她们等同起来。

这很奇怪,也让人十分的怀念。勇利能再一次的看着她们长大,优子和西郡会很开心的。

他叹了口气,“真的过去很久了,不是吗?”

 “到今年就满五年了。”他父亲说。“你会很快回来吗?勇利?”

 “希望如此。”勇利说。紧接着他停顿了一下,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毕业之后我就回来,如果没有止步于世界锦标赛的话。但是,呃,这是很有可能的。”

他的第一次世界锦标赛是和维克托一起去的,之后几次均是如此。没有维克托陪伴的感觉太奇怪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当前的分数如何——很可能并不够他拿到参加世锦赛的资格。

但是这是之后才需要考虑的事了。大奖赛结束之后他会凭借自己新的最好成绩来重新计算分数,并好好考虑世锦赛的事。

因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这次他一定会拿到职业生涯最佳成绩——勇利目前的训练状态确定了这一点。

不管怎么说,他确实非常想念长谷津。自从在这个世界醒来,他还没有见过他的家人和朋友。他非常想面对面的见见他们。

 “如果我没能去世锦赛,那我大概3月左右就能回家。”勇利说。“我很想念你们。”

 “噢,我们也想你,小勇利!”他的母亲猛的开口道。“乌托邦胜生少了家里最小的孩子,感觉都不一样了!”

 “妈妈……”现在勇利真的觉得自己变年轻了。

 “对不对,小真利?”

 “这些年来家里确实变得清静很多。”电话里他的姐姐从远处调侃了一句,他能从她的话语中听到一丝笑意。

 “哈哈,真好笑。我很想你,姐姐。”

他的母亲接着加了一句,“小维也很想你!他现在正躲在哪里小睡呢。”

有那么一刻勇利以为她指的是维克托,心脏差点从胸膛中跳了出来。紧接着他突然想了起来。

他的狗,小维。小维还活着。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勇利几乎都要忘记自己那可怜的小贵宾犬,为此他感到了一丝愧疚。

 “他还好吗?”他试图掩藏声音中的颤抖。

 “噢你知道的!一会儿能飞快的睡着,一会儿又能疯狂的去追黑尾鸥,”他的母亲十分愉快的说。“他现在依然睡在你的房间里,勇利!通常都会在你的床上蜷成一团。我都不忍心把他抱下来——他每次的表情都伤心极了!”

勇利愧疚的咬了咬嘴唇,嗫嚅着说,“不,就让他睡吧。从前我也是让他这么睡的。”

 “等你回来我会给你换新床单的,亲爱的。”

他笑了笑。“谢谢,妈妈。经常给我发些小维的照片?”

 “没问题!”

他们继续天南地北的聊着,最后话题转移到了勇利如何度过自己的生日。答案总是老样子——没什么特别的。他和披集大概会在宿舍里庆祝一下。

即将挂断电话时,他的父亲说,“好吧,现在已经很晚了。好好休息,好吗,儿子?我们下周一定会看你比赛的!”

 “我们会给你加油的!生日快乐,小勇利!”

 “谢谢,”勇利唇边绽放出了一个微笑。“我会尽快再次打电话给你们的。”

 “再见!”

电话挂断后,勇利盯着他的手机屏幕。和家人的电话就像是在胸膛中点亮了一盏小小的灯火一样,然而他的心绪还挂在小维身上。

在上一次人生中,他的爱犬死于这次大奖赛之前。离家五年,勇利甚至都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这让他的心几乎都碎掉了。可怜的小维是被一辆飞驰的汽车撞死的,鉴于勇利现在的状况,他不由的感到有些讽刺。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陪伴他整个童年的爱犬了。他记得自己年幼时将娇小的、不停扭动的小狗抱在怀中,眼睛高兴地闪闪发光。他记得自己当时小心的抚摸着小狗松软的棕色毛发,心想着,我会永远爱你!

尽管已经过了很长时间,勇利仍然忍不住从眼中滑落的泪水。

在这里,小维还活着。但是勇利不知道他还有多长时间。

他没法直接付诸行动,因为他现在正身处于另一个大陆上,但是……

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法试一试,不是吗?

… 

勇利生日后的当天晚上,真利接到了她弟弟的电话。或者说,厨房里的私人电话响了起来,而真利是那个接起来的人。

看到来电人的名字,真利直接打了个招呼,“嘿,说吧。”

 “嘿,”勇利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奇怪。“嘿,呃,你现在有空吗?”

 “当然。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有客人订单进来。”她看了看时钟。“现在底特律的时间不是还早吗?你在做什么?”

 “啊……这就是我打电话的原因。或者,呃,和我想要说的事有关。”

这么多年来,勇利通常都只会每个星期打个电话回来问问他们的情况,然而他现在打破了自己的惯例——特别是在家里人祝贺生日的电话刚刚打过的第二天——这一定意味着出了什么事。这样的情况之前也出现过,通常都是在重大赛事之前。

果然是因为这个,她猜测道,转身拉开厨房的椅子坐了下来。听说花样滑冰大奖赛对于职业花滑选手来说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赛事,她已经做好了姐弟之间促膝长谈的准备。

 “说吧。”

勇利停顿了一下,问道,“你……你最近能帮我多留意一下小维吗?”

这可不是真利所预料的发展。“你说的意思是?”

 “就是……确保他不会乱跑到路中央之类的?”他的声音中满是忧虑。“我也不确定。”

 “好吧,”她慢慢说,“介意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是因为比赛前的精神紧张?”

 “也许有一些,”他承认。她的小弟弟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安静的开口道,“……我做了一个关于小维的噩梦,梦到他被一辆车撞死了。这听上去也许有些愚蠢,我知道,但是我总会忍不住的想起这个梦。”

 “见鬼。”这个梦可不吉利,真利抬起眉毛。“你不会让这个梦影响你比赛的,对吧?”

电话那头的勇利没有说话。真利叹了口气,这意味着他一定会的

 “好吧,好吧。”她说。“以后出去散步时我会更加小心照看他的,我保证。他会没事的,你专心比赛就好。”

 “谢谢你,姐姐。”电话那头勇利松了口气的声音清晰可见。“我知道这听上去很蠢。抱歉。”

 “不,说真的,我明白的。”真利说。她朝厨房垫子上看去,小维正开心的吐着舌头小睡。

勇利和小维在上大学前从未分开过,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当初在火车站和机场分别时,勇利将头埋进小维毛发里说再见,流出来的眼泪几乎都可以淹满整个乌托邦胜生。

真利真的能够理解他。她也很爱小维,他们的父母、乌托邦胜生的常客都是如此。

他是一只非常快乐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狗,他们不会让这一点有所改变的。

她说,“我知道你真的很爱小维。他陪伴了我们这么长的时间,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你一定会崩溃的。所以我会照顾好他,好吗?”

 “……好,”勇利低声说。“我真的很担心他。谢谢你。”

 “没事。”真利回头看了看时间。“啊,晚餐高峰就要来了,等有时间再聊,弟弟。”

 “好的。再见,姐姐。”

… 

在经历了忙碌的期末和各种课题后,玛丽莎终于将完成版的自由滑曲子用邮件传给了他。

 “很抱歉这么晚才做好!!!希望没有打乱你的训练计划,”她的邮件上这样写。“希望你喜欢!!做这个曲子真的很开心!!”

勇利露出了微笑。用未完成的音乐来练习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她的想法依然非常贴心。他调高了手提电脑的音量,双击点开了mp3文件。

从音乐响起的那一刻起,勇利就发现自己站了起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自己移动,随着音乐做出了自由滑里的动作。

他的手往这边挥舞,腿往另一边移动。跳跃接蹲转,后内结环四周跳。然后是接续步,点冰跳,组合跳跃。

然后是最后一个跳跃动作。勇利想象着自己在冰上飞舞,心脏在胸腔里也跟着飞跃了起来。他移动着脚步,就如同完美着冰了一般。

组合旋转,紧接着……

最后一个音符落了下来,勇利一只手静止于胸前,另一只伸向了远方,保持了这个姿势很长时间。他大口喘息着,很快跌坐在了书桌前。

他安静的用手擦了擦湿润的眼睛。

这首曲子和勇利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是肌肉记忆让他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熟悉的音乐带来的回忆和情感让他喉咙发堵,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从没想过还能再听到这首曲子,勇利想。他感觉到了破碎和重铸,温暖和极其的感激。这就像是梦想成真了一般。

勇利深深呼吸着,闭上眼睛。当他整理好情绪后,立刻给玛丽莎回了邮件。

 “我的训练计划没问题,别担心。”他打字。“我刚刚听了曲子,太棒了。我是认真的!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谢谢你。”

他点击了发送,几秒钟后就收到了回复。

 “太好了!!我太开心了!!这首曲子还没有取名字,你可以想一个!”

就如同上次一样,这一次她依然将命名的权利交给了他。

勇利向后靠在了椅背上。他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原来的那个名字,Yuri on Ice.

但是这也并不太准确,不是吗?那一次他在找玛丽莎作曲时,向她描述的是希望能展现出他的整个滑冰生涯,而这也是Yuri on Ice的由来。他和维克托将自己的理解诉诸于这首曲子,将之变成了能够描绘出勇利花滑人生的作品——甚至衍生成了描述他和维克托关系的作品。

这一次,他希望她能做出一首描绘爱的作品。在勇利仅仅提供了基础旋律的情况下,玛丽莎依然创作出了同样的一首曲子。

这也就是说,勇利的花滑人生其实和爱密不可分,不是吗?说它是他的主题是有道理的,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想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一个想法在脑中成型,他微笑了起来。

他写下了曲子的名字:“On My Love(为爱而生)。

玛丽莎的回复很简短。“完美的名字。祝你比赛好运!!!”

… 


TBC


译者的话:第二章还有一更。

感谢小天使们的评论转发和点赞,谢谢支持!虽然没来得及全部回复但是我都有看!正是你们的支持让我有动力每天爆肝翻译><笔芯!

27 Dec 2016
 
评论(159)
 
热度(1576)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