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第二章【上】)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

作者: RikoJasmine

翻译:@缄默的情人  ←微博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7016/chapters/19665139

*译者注:因作者前四章写于最终话前,部分设定可能不符。黑色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祝维克托小天使生快!


第二章

【上】

大奖赛决赛名单公布后,披集发现勇利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这并不太准确,应该说自从好几天前勇利的那场噩梦之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披集记得当时听到勇利叫喊声时自己的手机都差点被吓掉了——他的声音听上去痛苦极了。披集惊恐的冲出去敲响了勇利的房门,然后听到了自己的好友痛苦喘息的声音。

当他打开门与勇利对视时,勇利的表情就像是看见了鬼魂一般。

他们做了两年的室友,而勇利从未用这种眼神看过他。即使现在他也无法解释这一点。

披集仍然为当时留下他的好友一个人而感到内疚,尽管勇利坚持自己没事,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在颤抖。勇利很明显情况不佳:面色苍白,不停的发抖,看上去病得很严重,而且他还不记得今年的年份了!如果说还有什么能证明他状态有问题,这就是了。

披集当晚回宿舍的时候,勇利看上去好多了。他在吃晚饭的时候异常安静——不是孤僻,更像是在沉思什么。

后来披集向勇利进入大奖赛决赛表示了恭喜,勇利微笑着向他道了谢。披集希望他在经历了糟糕的一天后能感觉好一些。

最近,勇利开始变得更加……自信了。日子一天天过去,披集惊讶的发现勇利走路时不再是有些害羞的塌肩缩背,而是舒展开肩膀,抬起了头。在他身上就像是突然有某种光芒环绕一般,充满了过去不曾有过的笃定,这种改变十分的引人注目,而披集认为非常适合勇利。

就像勇利终于找到了自我一样。这是件好事。

 “你最近有些怪怪的,”当他们一起走向冰场时,披集说。勇利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他举起了双手。“当然不是坏事!只是……你看上去不一样了。”

 “我感觉不一样了。”勇利承认,转头看向前方。他的声音轻柔,“我无法解释,但是……我身体里的某一部分改变了。这是好事,是有益处的转变。”

 “我发现了。”披集鼓励的微笑。“最近几次训练你都表现得非常棒。当别人看着你的时候你也不再紧张了。”

通常来说,勇利在他人面前表演时,总是有些情绪不定的紧张。他会表情紧绷直到冰场上大部分人都散去才会松弛下来。

而现在,勇利在冰上时就像是完全意识不到他人的存在一样。其他的结对伙伴会停下来盯着他,完全挪不开眼睛:他们从未见勇利如此自由的在冰上起舞过。在所有人眼里,他的短节目难以置信的完美——惊人的速度,复杂的步法,紧凑的旋转,越来越多的高难度跳跃。

仅仅只是看着这个半成品,就能从中感受到勇利终于挣脱束缚的巨大潜力。说老实话,这让披集也有了想要追随的冲动。

当披集和切雷斯蒂诺谈及勇利的变化时,他的教练若有所思的说,“我完全没想到他会拿出这样一个短节目,更不用说看他表演出来了,但是照现在的情况看……我相信他没问题。他一定能在大奖赛上惊艳全场的。”

很明显,胜生勇利很棒。非常棒。他十分认真的看待着这场比赛,而在其他人眼中,每天都在不断练习着短节目的他,很明显将会让大奖赛的其他参赛者大吃一惊。

也许也包括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但是最近每当这个著名的花滑选手的名字被提及时,勇利的反应都是异常的沉默,因此披集并没有说出口。

经历了如此大变化的勇利,回了披集一个微笑。勇利说,“谢谢。是的,过去我很不习惯他人的目光,现在我正在努力克服这一点。”

 “我很高兴。你看上去已经很习惯了,”披集说,“这个时间点也很好——也许你赢大奖赛就靠这个了。”

年长的花滑选手咧嘴笑了。“是啊,也许是的。尽管我并没有完全指望这个。毕竟今年的对手都十分强劲。”

 “决心和自信,勇利!要有信心!”披集喊道,朝空气挥了一拳,这让勇利笑了起来。“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给你加油的!”

勇利紧紧环住了披集的肩膀,表情柔和了下来,看上去甚至有些脆弱。披集突然感到了一丝好奇。

 “说真的……谢谢你披集。这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他们两人笑了起来,安静的继续向冰场走去。当远方的目的地显出轮廓时,勇利再次开口。

 “披集,”他说,“你认识会做曲子的人吗?自由滑的音乐我脑海中已经有了雏形,但是我需要一个能帮我化为现实的人。”

 “哈。”披集想了想,打了个响指。“啊!我有个音乐大学的朋友,玛丽莎!她也许能够帮上你。需要我给她发个邮件问问看吗?”

 “当然!这太好了,”勇利叹息,看上去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这让披集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这首自由滑曲子居然一直这么沉甸甸的压在勇利的心上。“你是我的救星。”

披集眨了眨眼,很高兴能够帮上朋友的忙。“很高兴能帮到你!”

… 

勇利对于重新做回年轻的自己意外的适应的很快。再一次回到大学校园里,他不得不花了些精力应付——必须花时间捡起曾经学过的课程,这占据了不少在冰场训练的时间。有些尴尬的是,他不止一次在找教室的时候迷了路,这也让他下定决心要下载一份校园地图在手机里。

不过,这里的一切还是熟悉的。这所大学里的风景时时刻刻都能勾起不少回忆,尽管曾经的勇利因为专注滑冰而并没有太过仔细的欣赏过。勇利记得附近的咖啡馆,以及店外靠窗的摇椅。此刻他就坐在这家店的椅子上,忍不住的用手指划过多年来人们在桌上留下的刻痕。

勇利很清楚的记得有一次他走在中庭时,一只松鼠跳出来偷走了他的三明治,这让他忍不住想笑出声来。他不知道在这个时间线里还会不会再发生一次,不过这一次他会避开那里的。

当他翻阅披集的音乐列表,听着很多从未听过的音乐时……他才发现他真的对这个时间的很多流行音乐都完全没有印象。

这确实让他感觉年轻起来。他开始晨跑,有时候披集也会加入他,两人一起戴着耳机听音乐。

令人惊讶的是,有些结对伙伴也会加入他们。过去,除了披集和很少的一些同学,勇利几乎都是独自一人。然而现在,他和冰场内外的人交流的远比过去多得多。

也许是因为他现在更好接近一些了?勇利不敢确定,但是他并不是很在意。时常有人来问他能不能指导一些旋转、跳跃或者步法技巧,而勇利也很自然的回到了过去的教练角色中。冰场里的大部分学生都比他要年轻,也更渴望着进步,帮助他们让勇利重温了过去的不少美好回忆。

 “勇利舅舅,教我怎么滑冰吧!”他想起了他的外甥女,小小的个子,大大的眼睛,紧紧拉着他袖子不放的小手。“我看到你和小维舅舅的视频了,太美了。我也想滑冰!”

他记得自己牵着她的手,第一次带她走进冰场时的情景。她在冰上蹒跚滑动,脸上洋溢着大大的笑容,她简直是立刻就爱上了这项运动。

由纪正准备在春季参加她的第五次世界锦标赛,而他作为她从儿时开始的教练,本该陪她一起的。而维克托,她非正式的第二个教练,她崇拜的舅舅,将会一直陪在他们身边。

然而他将再也没法做到这一点了。自从在这里苏醒的那一刻起,勇利就非常的想念她。

 “勇利?”

一个学生的声音将他从哀思中拉了回来。就他所知,真利现在还没遇见由纪的父亲,所以他还不需要担心这一点。

希望没有我,你也能发挥出色。

 “这里,”他目光柔和的纠正着结对伙伴的动作。“你太早将身体的重量压到这一侧了。试试这样做。”

… 

几次邮件联系后,勇利在音乐大学的录音室见到了玛丽莎。他之前从未来过这里。当玛丽莎开门时,勇利好奇的看到不少音乐设备散乱在房间里。

在他第一次人生里,他们大多都是在网上联系,只见过很少的几次面。好吧,只见过两次——一次是玛丽莎将完成的CD给他,另一次是勇利因为没能用上愧疚的将CD还给对方时。

当时的情景非常尴尬。然而现在,勇利来找她时脑子里已经有了曲子的雏形,他希望这一次能帮上一点忙。

 “那么,”玛丽莎坐在钢琴前说。“你是说想要将脑海中的一个曲子做出来?”

 “嗯,是的。”他看到玛丽莎从背包中拿出了铅笔和便签本。“我需要用在我的自由滑节目上。”

 “我听披集说,通常这些节目都有主题。你的主题是什么?如果你不介意我问的话?这对于曲子情感基调的确定非常重要。”

 “啊,是的。这确实很重要。”勇利避开了她的视线,脸颊上有一丝红晕。“这一次我的主题是“爱”。”

 “我知道了。”她微笑了起来。“那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爱呢?你是说性欲之爱、纯真之爱,还是友情之爱?”

 “……我觉得这更像是一种纯真的爱。”勇利最终回答。

尽管当初他滑的是Eros,尤里·普利赛提滑的是Agape,但勇利的自由滑主题更像是他自己版本的agape(纯真之爱)。这是一首描述他和维克托关系的曲子——无论是之前,之中,还是相遇之后,所有的一切都被封藏其中。这也是勇利现在想要表演的东西,他想将两人从陌生人到相知相爱的情感变化完整地呈现出来。

这个表演让他觉得像被温暖明亮的光所拥抱一样。他记得当他在中国大赛上第一次跳出维克托标志性的后内点冰四周跳(4F)时,他的教练脸上洋溢着的快乐。他想起了那双蓝眼睛中惊讶而又欣喜的光芒,以及紧接着的那个让他的心脏都被满溢的温暖所填满的吻。

我想要给你一个惊喜。

勇利想要抓住这种感觉,想要紧紧抱住永不放手,想要将之传达给整个世界。

 “我想要讲述两个迷茫的人相遇的故事。”勇利说,声音轻柔遥远。“他们并不完美,也有不少问题,但也因此得到了成长。他们让对方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玛丽莎并没有打断他。她在他讲述时快速在便签本上记着什么,就像是在试图抓住什么灵感一样。

 “这种安静自然的情感逐渐变成了某种更深层次和持久的东西。虽然花了不少时间、耐心以及沟通,但是终究延续了下去。这是一种幸运的、坦率的爱,让人愿意为之付诸一生——这就是我想要在节目中表现出来的爱。”

他沉默了。玛丽莎做完了笔记,直起身来。

 “这种爱,”她的面容上有着微微的笑意,略带思索的用铅笔轻敲着脸颊。“深刻,温柔,热烈。坦率而又充满快乐。永恒。真爱的发展阶段……我明白了。你给了我不少灵感,勇利。”

真爱。这让勇利脸红了起来,尽管他已经结婚很多年了,但他一直都是一个情感细腻的人。

是的,他独自笑了笑。他们可以这么称呼。

 “谢谢你,”他对玛丽莎说。“我知道把这些凌乱的想法组合在一起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是这也是最有意思的部分。在成品出炉前,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玛丽莎咧嘴笑道。“不过……听说你已经有了大致旋律?”

 “嗯……可以这样说,但是没有写出来过。”

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你能哼出来吗?”

 “……什么?噢,呃,可以。”

哼唱演示和时不时的纠正曲调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但是经过一下午的努力,他们总算是写出了一段由钢琴演奏的旋律。玛丽莎擦去便签本上的橡皮擦屑,拿起来用挑剔的眼神又仔细看了一遍。

 “这只是一个草稿,”她自言自语,将本子放在了钢琴谱架上,轻敲了几个琴键,点了点头看向了勇利。“如果有什么想法就告诉我,好吗?”

 “好的。”

她的手指开始在琴键上跳跃舞动。勇利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出了他的另一个人生。

他想象着自己立于冰上。他能感觉到自己表演时手臂的动作,双脚的移动,身体的旋转。

勇利记得非常清楚——就好像距离上一次表演这段音乐不是隔了数年,而只是过了几分钟一般。

最后一个音调落下,勇利微微扬起了头。透过眼睑,他看到维克托向他伸出了手。

他看向玛丽莎,露出了微笑。

 “没错,”勇利告诉她,双眼微微闪着光芒。“就是这支曲子。”

… 

当玛丽莎开始处理和弦时,她给了勇利一个纯钢琴版的CD,以便他在曲子还没完全做好时能够用来练习。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来的,或者说是你脑袋里的灵光一现,”玛丽莎将录音CD递给了他,“这真是一首有着美好涵义的美丽曲子。我会尽全力做好它的。”

 “谢谢你,”他真诚地说。他知道她会的。

第二天早晨,勇利开始练习他的自由滑节目。

… 

 

TBC

译者的话:第二章未完。

这篇文越往后越精彩,所以姑娘们敬请期待吧!

特别感谢所有的评论点赞和转发,谢谢你们的支持让我有了更多翻译的动力!(不然第二章也不会这么快出来……_(:з」∠)_)如果大家有什么感想,欢迎发在评论里=3=

比哈特!

25 Dec 2016
 
评论(95)
 
热度(1567)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