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初恋这件小事(上)

!?我都没看到有更新!等我攒着下班看!!

ever229:

一个伪-互相吃醋的小故事










吴邪第一次想起那句话是在十几年前的梦里。他们一行人在塔木陀的蛇沼里举步维艰,他靠着树不小心睡着,看到了阿宁的尸体。他潜意识里无法将阿宁看成一个彻底的坏人,而张起灵那时候又什么都不肯告诉他。在朦胧中,这种大概是有些咬牙切齿的怨念让他想起奶奶在爷爷那本笔记上的那句话。


“在危难中和你并肩的人,并不一定能和你共富贵,而在危难中背叛你的人,也并不一定不能相交,世事无常,夫妇共勉之。”


吴邪爷爷年轻时在道上人缘很好,与很多人都是生死之交。然而一旦脱离了那种危险环境,这些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就纷纷暴露了不堪的一面,生活作风很成问题。所谓可以共患难,却不能同富贵就说的是这种朋友。他认为奶奶这句话是在劝爷爷少和原来的狐朋狗友来往,那些人不适合深交。而当时的张起灵和阿宁,在吴邪心里,大概正代表这句话里的两种人。




“你这孩子从小就有点迟钝。”吴邪妈妈一边摘韭菜边摇头,“这话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不会吧?”吴邪弯着腰正拆箱子,听到这话一下直起来了,“娘你别忽悠我,这话还能是什么意思,爷爷那群朋友的确不怎么样,我爸不是也说过吗。”


“你爷爷是入赘来的杭州,刚结婚的时候除了你奶奶,半个本地朋友都没有,接触的也都是你奶奶那边的人,后来落稳脚跟才和以前在长沙的朋友恢复联系。”吴邪妈妈道,“你爷爷奶奶的朋友基本都没什么交集,所以她才会这么写。”


吴邪仍然一头雾水,不明白这句话和两人的社交圈有什么关联。


吴妈妈直想把手里的烂菜叶子扔他头上。“学什么不好非学你爹不开窍……你爷爷和她不认识的朋友交往过密,所以你奶奶才生气。”


“妈,你别开玩笑了……”吴邪哆哆嗦嗦道,感觉头顶天雷滚滚。“你是说,奶奶在……”


“吃醋而已。”吴妈妈轻描淡写道。


吴邪呆坐在原地,感觉大脑停止了思考。电视里的爱情偶像剧正好传来男主角低沉霸道的声音:“我不允许你和除我以外的男人有任何接触”……他老妈看得津津有味,吴邪觉得她可能有点走火入魔。


一顿饭吃得浑浑噩噩,满脑子都是爷爷和一群哥们花天酒地,奶奶在家扎小人的画面。一直以来的阅读理解遭到了否认,而且是同为女性且照顾奶奶多年的老娘的否认,让他的世界观稍稍有些动摇。临走的时候被吴妈妈叫住,她和吴一穷昨天去杭州郊区采摘,搬了不少水果回来,现在一股脑全塞给了他。


“上次我看小张挺爱吃这个,你多带点。”吴妈妈把几盒圣女果放进箱子里,又问:“小张喜不喜欢吃草莓啊?”


吴邪忙说喜欢喜欢,他什么都喜欢。于是箱子里又塞进一堆草莓和桃子,搬着下楼的时候手臂直打颤。


车停在楼下阴凉地方,但打开门仍是一阵热浪,猛开一阵空调车内的温度才降下来。杭州的夏天是酷暑,柏油路的沥青在太阳底下慢慢融化,远远看着像空间扭曲一样,绝对是不宜外出的天气。


等红绿灯。他跟着车里音响哼了几句歌,手指漫不经心地在方向盘上打着拍子。看着无法直视的烈日当头,又想了想,还是绕路到一家超市,买了两盒蓝莓扔进箱子。


开回吴山居的时候,从远处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他把车慢慢开到那人面前,摇下车玻璃,音响的声音一下从车里溢出来。


那首歌放到副歌部分:“……Will you still love me,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吴邪把头探出来,笑嘻嘻道:“帅哥等人呢?”


“等你。”那人道,探了探他的额头,没有理会吴邪亮晶晶的眼神,走到后备箱示意他打开,看吴邪没有下来的意思,又说了一句:“外面热。”


吴邪拔钥匙跳下车,看张起灵抱着两个死沉的箱子如履平地地往店里走。“知道外面热你还等门口干嘛?”


“阿姨说你该回来了。”张起灵道。


意思是算着时间等在门口帮忙搬箱子吗?吴邪在他身后乐了一会儿,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追了上去。“哦,我中间去了趟超市。哎,我妈非说这些是没上农药的绿色食品,给你拿了一堆圣女果,估计冰箱肯定要满。”


真东北汉子-视力2.0-张家族长一眼就看到最上面那个箱子里和其他包装明显不同的蓝莓盒子,眼睛里慢慢浮上一层笑意。但他两只手都占着,只能停下来静静看着吴邪。


吴邪内心对张族长这种“坐上来自己动”的态度哼了哼,还没等他有所行动,忽然意识到店里角落里坐着一个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看。


他们从福建搬回杭州以后,王盟就把吴山居店面还了回来。这些年来,铺子其实一直是半关闭状态。成为吴家当家以后,这里就被弃用了,他通常只在三叔原来的堂口处理事情。也正因为这样,吴山居再开张的时候仍然是清清白白的。然而,清清白白自有清清白白的代价。仅凭西湖景区游客的钱,根本无法支撑铺子的开销。那些年他借三叔的面子,偶尔出手一两件刚从地下带上来的货才能勉强赚上一小笔。如今吴家和解家几乎彻底洗白,以前的这种经营方式是用不上了,吴邪就和隔壁茶室的老板商量,把两家店连在一起,中间开一扇门,这样去茶室喝茶的客人可以边喝茶边看看古玩古籍,来他铺子的人也能不受打扰地久坐。


这是借用一些书店和咖啡店联手的方法,效果很好,铺子也一下变得热闹起来。吴邪还是和以前一样窝在内室喝茶练字,外面掌柜的人换成了张起灵。胖子听说这事之后特意找了幅“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字送来笑话他,吴邪抗议无效,字被张起灵挂在墙上,简直让人无法直视,所以他现在每次进屋都捂着眼睛。


吴邪很少出来接待客人,也不知道角落里盯着他们的这位坐了多久。来人看上去还是少年模样,一头黑发,表情冷冷的。吴邪和他打招呼问他要不要加水,少年的神情毫无变化。张起灵一眼看过去,那人才张了张嘴,生硬地说了句不用。


全世界没有人比吴邪更习惯对付这种性格的人了,他看了看旁边不为所动的张起灵,又看看已经扭头望着窗外的黑发少年。“有什么要帮忙的就喊他或者严老板,老严就在隔壁下棋,你叫他肯定能听到。”吴邪笑道,也不等对方有什么回应,就带张起灵进了内室。完全没想到这个黑发少年会给他带来多大的麻烦。


 


tbc

08 Dec 2016
 
评论(1)
 
热度(66)
  1. 遥远地球之歌ever229 转载了此文字
    !?我都没看到有更新!等我攒着下班看!!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