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Shot Me Down 03(伪ONS,R18)

我的天啊……小哥表现出来的哪怕往前一步都会沦陷的隐忍克制,简直胜过一切情话………………(世界再见)

ever229:

【01】  【02】


03

张起灵披着浴袍从浴室出来,吴邪正一脸纠结地蹲在冰柜前面,身上是同款浴袍,像一只半夜饿急扒开冰箱的大猫。这副样子……让张起灵忍不住问他是不是饿了,吴邪摸摸肚子,又讪讪地打量了一下冰箱里那堆比正常Size还贵出几倍的小包装零食。怎么可能不饿,晚饭相当于没吃就进行激烈运动。其实不光有零食,酒店也提供夜宵服务,但超过凌晨两点,菜单上就只剩下牛奶水果拼盘这种填不饱肚子的选项。何况房间是张起灵开的,无论他点什么最后都会从对方的卡里划钱。虽说对方一出手就是套间,大概不会在意几包花生的钱,但他们做的事完全出于你情我愿,谈不上谁占了谁的便宜,在这种事上怎么也做不到欣然接受。 
是真的尴尬,事后钻进浴室清理的时候吴邪一直琢磨要不要趁张起灵洗澡自己穿上衣服闪人。见面不到三个小时就搞在一起的两个陌生人要同床而眠这样的情景,光是想想就浑身难受,简直想拿手机发帖求助——如何面对419后的尴尬场面,急,在线等!胡思乱想中听见浴室里哗哗的水声不断,等张起灵出来了他也没走,但也没想象中的尴尬。 
这时候才想起有一种叫外卖app的东西,张起灵看着他点了个足够三人吃的大套餐,有点诧异。 
“晚上没吃饱吗。” 
吴邪撇撇嘴道:“怎么可能吃饱?那根本不是吃饭的地方。”他本来只是随便一说,没想到张起灵居然接着话题认真问:“哪里不好吃?”表情也很严肃,活像质问“他这么好这么努力你为什么不喜欢他”的粉丝。吴邪又想笑,心里又有点不是滋味,索性说:“你该问我哪里好吃……老实说,我实在欣赏不来。”然后把解雨臣点的那些奇葩创意菜挨个数落个遍。“……天这么冷也不提供热饮,热红酒不是挺好吗。”前面可能是口味问题,这句话就完全在胡说八道了。来店里的大多数人都跳舞,没欲火焚身已经不错了,也就是吴邪这种在旁边站着不动的才会想找热的喝。然而他自己意识不到,张起灵却也一本正经地点头道:“的确。” 
外卖的快餐店离酒店挺近,没多久吴邪的手机就响了,放下电话张起灵已经准备下楼,上身只穿了件白色工字背心。之前看到的时候吴邪差点笑场,衬衫里套背心他只见过自己老爹那个年纪的人这么穿。赶紧把人叫住递外套毛巾,这种天气头发还滴着水就往外跑实在让人看不过去。张起灵也没嫌麻烦,接过毛巾在头发上从后往前擦了擦就出去了,再回来除了一大包外卖盒子,还拎着一瓶不知从哪儿弄来的杰克丹尼和冰桶。 
“我靠,小哥你也太上道了。”吴邪赞道,赶紧接过来放茶几上。 
他决定要用平常心对待今晚剩下的时光。 

纸盒拆开摊满一桌子,开了杰克丹尼兑上可乐,加冰倒进两个杯子,最后打开电视,两人直接坐前面地毯上开吃。 
如果这时候有人开门进来,一定会以为这是两个来外地出差住酒店的同事,赶工到半夜叫了外卖边聊边吃。真相永远更加戏剧性,尽管事后肯德基这种事……听上去就让人硬不起来。 
杯子里可乐和冰块占了三分之二,威士忌的度数被稀释到微乎其微,吴邪的酒量很一般,这么一点点酒精足以让他放松精神。通常来说他很擅长与人相处,今天或许是个例外。特殊的场合,特殊的对象。张起灵明显不是会主动攀谈的类型,好在吴邪很快找到了状态。他讲起一些不相干的,琐碎的小事,前言不搭后语。 
“……1988年西湖边建起了第一栋50米高的建筑,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呢,长大才知道杭州在那之前从来没有高楼。世界上很多城市都曾经这样,慕尼黑的O2大楼在建成前后市民的反对意见都很大。但我那时候觉得,建高楼是件好事啊,为什么要反对呢。听说那之后又有人建议把西湖填平,全部都建上房子,这样能空出很大一块的用地面积。我在西湖边上长大,想想当时的时代挺疯狂的,还好当年没被批准。“ 
“再长大一些看到有文章写:‘20世纪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事情之一,就是一个拥有五千年历史文化的国家亲手毁掉自己的很多传统建筑。过去二十年,几乎每座城市90%的以上的历史建筑被损毁,这意味着90%以上的城市固有区域被重造了一遍。’文章的作者后来刚拿了中国第一个普利兹克奖。这个人还接手修建了杭州的中山路。中山路就是南宋京城皇宫外的大道,巅峰时期是难以想象的繁华,但是那几年破败得连当地人也不愿意去,对我爷爷奶奶那一辈人来说,这是一条很重要的街道。所以,无论是保护还是拆除压力都很大…修建完成以后,我跟着我爷爷在开放当天就跑去看。当时我就想……我想做和这个人一样的事。” 
张起灵一直在很专注地听着,吴邪拿起杯子喝一口酒,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对不起,我……这些事很无聊吧?” 
张起灵说:“不,我很喜欢听。” 
“唔,之后……之后我就报了建筑专业,在大学熬了五年夜毕业,感觉也才刚入门。找到这边的工作以后,每天忙得天昏地暗…搞了半年多排水管道,还要经常客串民工…我是说去工地。” 
“很辛苦。” 
“嗯。”吴邪点头又摇头,“累一点根本不算什么,我有心理准备。只是,现在做的和当时的初衷完全不是同一码事……”他又喝了一口,用手擦擦鼻子。“我都不知道自己每天在做什么……还有多久才能再前进一步,只能走到哪里算哪里。”他感觉自己一不小心说了太多,有点丢脸,咬住嘴唇笑道。“抱歉,乱说了一通——你,你都没吃东西啊,不饿吗?” 
“不急。”张起灵道,他声音沉静,有与生俱来的信服力和安全感。“做好当下的事,你还年轻。” 
这种开解的话一点也不新奇,但由眼前这个人说出来,就让他不由自主想去相信。 
吴邪低着头,就算不看也能感受到他的注视。他知道自己脸红了,然而他不是十八岁的少年,不会结结巴巴地涨红着脸,感动得不知所措。吴邪心里想的是:他和多少人说过这样的话?这间酒店他来过多少次?嘴上却感叹道:“小哥你讲话像我爷爷。”张起灵愣住,老气横秋地抿着嘴唇不说话了。吴邪看着他笑出声,感觉胸腔也跟着轻轻震动。 
吴邪边聊边随便乱给电视换台,画面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几个外国电视台还在播节目,异国的语言听上去很遥远。他聊起杭州,聊起爷爷家的狗,聊起大学毕业差点就在西湖边上开家古董铺子……ESPN在放一场足球赛,于是他又说起自己踢球时受的伤。“……当时个子很矮,到高中才一下蹿高,那之前学校篮球队都不肯收,只能踢足球。有一次被撞倒,手先撑地,疼了一阵子,也没敢和家里人说。半夜被疼醒,实在忍不了才吧我爸叫醒——当时手腕已经肿成馒头了,没想到送到医院,发现腕骨居然断了哈哈哈……医生还直夸我能忍。”说到这事吴邪就想笑,“后来我妈再也不让我踢球了!幸好没过多久,我长高又改打篮球了。” 
张起灵仍然不语,但一双眼睛尽露笑意,目不转睛地看吴邪手脚比划,讲自己的故事。 
半响,张起灵问:“手腕后来没事?” 
吴邪点头:“全好了。”说着伸出手臂,“你看。” 
吴邪抬头去看张起灵,“你坐得好远。”他笑道。 
张起灵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酒,冰已经完全融掉了。 
他轻声说:“不能再近了。” 
吴邪左手撑着下巴,思考了一下。他感觉酒精涌上大脑,整个人都轻飘飘,唯独一颗心拽着他不断往下沉。只有一晚,多么可惜。他想着,早知道会这样,他打死也不来啊。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跌进深渊,才发现下面仍然深不见底。 
他正晕晕乎乎发着愣,忽然感觉放在桌面的手臂被什么温凉的东西触碰。张起灵慢慢握住他的手腕,好像试图在上面找到一些难以察觉的,当年留下的伤痕。吴邪站起来,他也没有放手。 
就着这个姿势,吴邪两步走到张起灵身边坐下。“跟你说全好了。” 
张起灵嗯了一声,手指收拢。他的手指非常长,几乎单手就可以把吴邪的手腕完整地圈住。 
张起灵声音低得近乎耳语:“实在不能再近了。” 
吴邪凑上去吻他的嘴唇,动脉在张起灵掌心急促地跳动,与对方胸口传来的节拍重合。张起灵的回应是隐忍而压抑的,他被一点点压倒在沙发上,喉咙上下滚动,吞咽着令他深深渴求,熟悉又陌生的味道。 

就这样吧。当他彻底倒在沙发上的那一刻,吴邪想到。我投降还不行吗。 



'他和肉体斗,肉体赢了,挺着腰板走

然后他和心斗,天真和安宁出走

然后他和头脑斗,把骄傲的心留在后

现在他和上帝斗,午夜钟鸣,上帝得手'


--

再次强调两个人都是第一次……一切都是误会…

车没开起来,lof这两天抽风愁坏人,下章一定把它开完。




04 Dec 2016
 
评论(4)
 
热度(266)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