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Shot Me Down 02(伪ONS,R18)

我松子的第一次开车怎么这么好吃……安定躺倒

小哥敲吧台言简意赅的为吴邪要热水的动作简直苏到上天!!

以及特别喜欢小哥骑机车载吴邪在夜色中穿梭的画面……安定

ever229:

【01】


02.


那人回去以后邻桌立刻消停,吴邪跟着好奇看过去,坐最靠边上的一个姑娘冲他抬抬眉毛,笑得很挑衅。

吴邪马上收回目光,心里一阵莫名其妙。点开手机给解雨臣发消息,问他是不是掉坑里了,还是,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

紧跟着又发:第一次来GAY吧就被要电话,解大花你服不服。

一句话前后都错。这里既不是GAY吧,那也算不得搭讪。

解雨臣的回复来得非常快,一定是一边蹲坑一边玩手机:哪桌的勇士?我请他喝一杯。

吴邪:屁,真心话大冒险。

解雨臣:你把电话给了?

吴邪:那是,我这么助人为乐的好青年。

吴邪:改了最后一位数字。

解雨臣:……怂死你算了。都带你来这里了,辜负我一番苦心。

吴邪愣了愣,半天才敲了回去:你说真的?这是在鼓励我犯错误啊你。

屏幕上的光慢慢暗下去,过一会儿才抖着又亮起。

解雨臣:不鼓励,你的性格玩不起,太容易认真。拖到现在是因为你把这件事看得太重,就像买东西,没人相信第一次碰到的刚好就是最好的,你估计就是那个会信的。不过你拖得越久,摔得就越惨。反正都得摔一次,麻利点我也好早点踏实。

解雨臣手速飞快,这么会儿就打了一串,看着眼晕,心里也跟着恍惚。

吴邪说,我不怕摔,现在是没人推我。

 

解雨臣要上台唱歌,吴邪等甜点盘撤走就蹭到吧台边去看。台下一声接一声喊小九爷的名字。千呼万唤始出来,漆黑的舞台只留一道聚光灯跟着他。

前奏响起来观众更是沸腾,曲子吴邪也熟,某部电影配乐的改编,唱到副歌就接电音,完全不够解雨臣发挥,但看他唱得很投入,眼睛紧紧闭着,从头到尾都没睁开看过任何人。

吴邪还没有经历过什么刻骨铭心的感情,没有痛心或者热恋这样强烈的心情,也不知道热恋或痛苦能将一个人变成什么样子。只是模糊地感到,这样的经验离他好像还很遥远。对于陌生而遥远的东西,总是不免抱有一种期待,尽管这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普通到人手一份,而大家又都说不过如此。

店里的空调说不清是热是冷,加上一顿饭吃得惨烈无比,胃里感觉有点怪,酒拿在手里一口都没喝进去。

万圣节活动,店里派送一副象牙白色带花纹的面具。解雨臣唱完跳下舞台不见了,吴邪躲在伪装后面慢慢扫过人群,视角被遮挡限制,像是取景器中的风景。幽暗光线里,镜头转过面目模糊的身影,唯独定格在一个人的画面是清晰的。

那个人也在看他。

可是这么多人,光这么暗……吴邪心想,这怎么可能呢。

他背过身把面具摘下来,那人已经走到身边了。

“有没有再被罚去要电话?”吴邪微微一笑,向他打招呼。

这人从头到脚都穿黑,唯独面具是银色,流光溢彩装点着他清澈如寒星一般的眼神。

这真是不公平,吴邪心想。恐怕他只是普普通通地看过来,心里想着不相干的事,别人已经在自作多情了。

男人摇头,眼睛盯着吴邪丝毫未动的酒杯看。

“不舒服吗。”

吴邪说:“啊,晚上吃得太凉,胃还在消化……”

想说不碍事,对方已经敲了吧台,言简意赅只说热水两个字。调酒师动作也够快,吴邪还在不知所措的时候杯子就被推过来了。

完全在帮倒忙。

“你第一次来这里?”在夜店要热水要得这么理直气壮。

对方摇摇头。

虽然早就猜到并不是,吴邪还是心里一沉。

“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吴邪问道,然后问哪几个字,男人投来的目光仍然难以解读,被他静静看了好一会儿,吴邪笑道:“我身后是不是有个怪物?”怪物当然没有,这俏皮话说得十分不高明。男人没说话,用食指点了点挂在杯壁上的水珠,在黑色大理石桌子上写下“张起灵”三个字,食指和中指看上去很长。

“名字好特别。”吴邪评价道,字也漂亮。可是吴邪自小学毕业以后,写字就已经超过了“漂亮”这种水平。

他在那三个字旁边,一笔一划写出自己的。水滴滚烫,而他的指尖冰凉。

从第一眼看到这个人到现在,一直都能非常,非常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他听到张起灵在问:“…一起走吗。”

吴邪之前一直以为,自己会在这种问题上犹豫很久。很奇怪的是,在这个瞬间,真正思考的时间没有超过十秒。在这十秒里,大脑疯狂地试图运算出所有的可能性,但心里是完全镇定的。

接近午夜的大街上车辆寥寥无几,吴邪坐在张起灵身后抱着他的腰,仅有的一顶头盔戴在他头上。张起灵的机车平稳而飞快地穿破茫茫雾色,橙色的路灯也朦朦胧胧,他们像是一对私奔的情侣,前方的一切都被白雾笼罩,驶向一个一无所知的世界。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吴邪自言自语道。声音裹在头盔里,引擎轰鸣中前面的张起灵自然没有听到。

这种轻飘飘“老子走路带风”的兴奋感,一直到走进酒店大厅才被姗姗来迟的尴尬感取代。这样的场景,在所有的影视作品里都是有所删改的。一对陌生人在夜店看对眼,下一个镜头就已经在酒店房间里吻的天昏地暗,这中间省略的步骤:如何来到酒店,如何开房,谁付钱,有没有趁机偷看了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电梯里四目相接的尴尬……观众没有兴趣,现实中却无法逃避。张起灵说了句在这里等我后一个人去check in,留吴邪独自在大厅里胡思乱想,很没出息地盘算现在偷偷溜走的可能性有多大,又觉得这样似乎太对不起对方了。

还在想着,手马上被旁边紧紧握住。张起灵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自己,好像怕他下一秒逃走一样。吴邪莫名觉得这副样子挺可爱,发觉对方说不定和自己有一样的不安,绷紧的神经就放松了些。幸好这个时间大厅里没人,不然对方握住他的这个力道,一时半会儿根本挣脱不开。


>>>>>>我是一辆走走停停的风景车<<<<<<<


解雨臣说,第一次遇到的绝不是最好的。但是吴邪真的想象不出,如果这都不算最好的,以后更好的还能是什么样子。


tbc


老张的机车是Ducati 1199 Panigale,老张也是新手上路,你们懂的。另外我国大部分城市摩托车都是严格限行,更不可能在大雾天带人骑行。

解雨臣唱的歌是Kill Bill的插曲,来来来这里听夜店版→《Shot Me Down》

大家别急着下车,下一章接着开。

18 Nov 2016
 
评论
 
热度(308)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