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Shot Me Down(ONS,R18)

我的天啊!!!才一个开头已经苏到爆炸了!!!

ever229:

一个轻松愉快的,一见钟情的,ONS故事…(???




第一次去GAY吧就被人要电话了。


解雨臣约他近两个月,一直不得空。加班加得昏天黑地,恨不得把设计院当家住。项目告一段落仿佛重获新生,走出院门口脚步都是虚的,远远看见那辆骚包的红色R8停在对街,慢悠悠过去,连车玻璃都没得敲。


“不是让你穿像样点?”解雨臣一见他就皱眉头,“算了,赶紧上车。”


“这是我衣柜里唯一一件不是白色的衬衫。”吴邪只觉得脑袋发晕,“给我五分钟缓缓。”


说完连车也没进,背对他靠着门点烟,味道顺着风向飘远,车里一点也没落着。解雨臣看不得他这臭毛病,凡是当着他点烟是一定要发作的,但好几个月没见人已经瘦了一圈,又穿着黑色衬衫,从背面看过去只剩肩胛骨的线条撑着衣服。这话又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吴邪抽着烟发呆,盯着远处其实什么也没看见,等尼古丁起了效果才清醒一点,这才发现周围景色都变了,整个人都一愣。


“靠,这就秋天了……”


设计院所在的街道两排银杏树,这会儿都变了颜色,有几棵连叶子都不剩下多少。这段时间他进出匆忙,这都没察觉。


吴邪在路上用手机查供暖时间,他是南方人,二十几年没享受过冬天有暖气的温暖。解雨臣的车是敞篷款,在市里除了拉风以外没半点实用价值,软顶又不好看,所以一直收着。堵车的时候一边接受前后左右司机投来的艳羡眼神,一边接受他们的尾气。这种环境心情怎么能好,解雨臣越看吴邪的衬衫越不顺眼,扭头伸手摸到后面的一个小盒子扔过去。打开看,是条暗纹的银色领带,细到只有两指宽,躺在手里像一道流动的水纹。


吴邪也不和他客气,解开标签就往领口上套。


“谁送的,秀秀?”


“女方的聘礼,你敢不敢要?”解雨臣上手把他系好的结松了松,打量了一番,看他穿得实在单薄,索性把自己身上的白风衣也给了出去,临下车前又使劲抓了几把吴邪那头软毛,好像这样领进去才不觉得丢他的人。


吴邪就着后视镜打量自己,这幅装扮配上他的黑眼圈,活像吸血鬼。


情节也这么熟悉——解雨臣是灰姑娘的仙女教母,先是香车,后变华服。


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小花,你老实告诉我,这不是你骗我来相亲的吧?”吴邪还没解安全带,如果真是相亲,他就把自己绑在车上算了。“有没有点人性了,你们这些自己要结婚的,看着别人单身就不顺眼是不是……”越说越诡异,相亲干嘛带他来GAY吧?


解雨臣把啪一声把手机锁了,单手揣着兜,站在店门口似笑非笑:“首先,这不是GAY吧,只是欢迎一切性向的顾客。其次,同意在这儿相亲的人你没可能压得住。”说完推门就进,一副你爱来不来的态度。


吴邪松了口气,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先下只能跟进去。


Club的名字吴邪没听过,中国风,感觉是件古代器物。外形也是古建筑风格,扇面顶的门脸,广亮大门制式,门簪上刻着牡丹、荷花、菊花、梅花四种花。店里面深且宽敞,阶梯状的三个大厅,一个套一个。最里面是类似live house的舞台,底下连着舞池,然后才是餐厅和吧台。墙壁夹层有特殊设计,舞台有人唱歌的时候,池子里的声音是最大的,在吧台处听着逐渐变弱,传到餐厅的时候已经算是隐隐约约了,正应了店名“三响环”的含义。


这种club一般是会员制,一般人进不来,而且晚上才开始营业,吴邪他们到的时候大概才开业不到两个小时,餐厅的人不少,但里面舞池和舞台还都是空的。被领着到了位子,坐下来才发现服务生统一穿黑色衬衫,顿时明白了解雨臣的嫌弃之意。


吴邪来这种场合次数不多,几乎都是跟着凑热闹。之前解雨臣已经跑了半个多月,快要试遍城里所有能开Bachelor Party的地点。筹办工作原本是伴郎的责任,但吴邪实在抽不出空,对这种场所又全无了解,新郎只能亲自出马。


解小九爷办事一向细致入微,眼界又高,恨不得把来客对什么过敏都提前调查一遍才定下菜单。吴邪在这方面爱莫能助,能提供的只有一张小白鼠试吃的嘴。


菜单字体蚊蝇大小,从前菜页开始价格就是三位数以上,吴邪几乎不忍卒读,干脆合上不看了。


解雨臣定好试菜单,照例先上一篮面包,夹橄榄油浸番茄干。吴邪拿起来就吃,直觉告诉他这大概是今晚最正常的一道菜。很快到九点,店里喧哗渐起,里屋的音乐声飘了进来。显然解雨臣在这里熟人很多,大概都知道他好事将近,所以不断请他进去喝酒跳舞,都被他推了。


吴邪用叉子戳起一个面疙瘩,不太敢下嘴。


解雨臣从手机上抬眼皮看了一眼,“Ravioli,意大利馄饨。”


吴邪尝了一口,味觉在尖叫,赶紧喝了口水。


“中国馄饨怎么得罪你了?”


解雨臣似乎是笑了一下,没说话。这下吴邪为数不多的脑细胞也察觉出他情绪不对,看上去也没到愁云惨淡的地步,但也没有多少新郎官的喜庆样子。


他们这个年纪的男生,在被人说“专情”“痴情”的时候,很少有人会觉得受用。这不代表他们实际上就多滥情,只是被人放在明面上说,总觉得调侃的成分更多。以解雨臣的条件,这个年纪可以玩到多疯都是有的,但吴邪和他还有秀秀一起长大这么多年,至少据他所知,解雨臣连一颗眼泪都没让秀秀掉过。连吴邪这种没有恋爱经验的,都知道这有多难做到。


“有什么不高兴的,快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吴邪道。


解雨臣沉默不语,吴邪立刻意识到是哪方面的问题。


“说起来,怎么忽然急着要结婚?”还是忍不住问了,主要是他们这一办,过年家里聚会被催的就只剩下吴邪一个。“秀秀提的?”


解雨臣想了想,慢慢道:“如果你和一个女孩约会太久,而不娶她,那你是个混蛋。而如果你还没做好准备就娶了她,就是个人渣。”


这话简直没法接,吴邪嗓子里半块西葫芦煎蛋饼噎了半天,才笑道:“那你是混蛋还是人渣?”


解雨臣看向他:“你觉得呢?”


吴邪不能说什么。因为他们两个的背景太相似了,甚至性格都很相似,所以就算他这方面经验为零,也能从这简单的一句话里瞬间体会到了解雨臣的心情。如果他只是解雨臣一个人的朋友,当然可以斩钉截铁地拍拍对方的肩说句你肯定不是,这样想也没什么不对,然后陪他喝到尽兴。但他偏偏还是看着霍秀秀一点点长大的哥哥,站在秀秀的立场,恐怕事情又是另一种样子。


因为并不是什么事,都和感情有关。                  


吃人嘴短,吴邪还是得尽力开解一句 :“你们俩什么关系,有问题直接谈一谈,秀秀又不是小姑娘了,你多给她点信心。万一她其实也不想,只是怕你不高兴才同意的,你们俩就闹乌龙了。”


“说你没经验还不承认,这种事提出来就是死。”解雨臣用你太天真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吴邪举起双手作投降姿势,他也只能说到这儿了。


解雨臣起身去洗手间,吴邪继续和创意菜奋斗。服务生端上一个大盘子,能吃的部分只有中间一小块,看上去像是某种刺身。这种鱼是秀秀的最爱,每次出来吃饭都点一盘,连微博都用了个“鱼在我这里”的名字。在一起太久什么都成了习惯。


时间接近十点,室内的灯慢慢黯了下去,像罩着一层暖橙色的网,显得暧昧。


鱼肉嚼在嘴里滑溜溜,在口腔蠕动,纯粹是发小之间的友爱意志在支撑吴邪继续咀嚼,挺后悔来之前没先吃个煎饼果子垫胃。


他低头点开屏幕查这道菜的名字,感觉灯光忽然被挡住了,有声音从身后传来。


吴邪转过头,看到一个年轻男人站在桌旁,安静地看着他,手机拿到自己面前。


在大脑做出反应之前,鱼肉先卡进喉咙,吴邪咳得面红耳赤。旁边的人迅速倒了杯清水给他。


喝下去的时候才意识到,那人是在要他的电话号码。


吴邪目瞪口呆地看回去,随即想到这幅表请不知是冒犯了自己还是对方。这时候隔壁桌的轻笑声传来,扫了一眼,挺大一桌,都穿着统一服装,大概是公司聚餐。周围几桌只有吴邪这里是独自一人,顿时明白了找他的理由。


这下心里轻松了些,不知为何心跳一时还是慢不下来。吴邪接过手机爽快地按下几个数字,他的性格本能想调侃几句,在这种沉默的注视下难以开口。


莫非这是在钓鱼执法?吴邪心想,也不找个演技好点的来,这不是太容易被识破了。


对方接过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又看回吴邪,漆黑的眼睛在灯光下微微发亮,很容易误解为是一种温柔。


吴邪笑道:“下次还是选真心话,我试过,他们有一百种方法在大冒险里整死人。”


男人的眼神跳了下,表情有些奇怪。随后轻轻向他点点头,走了。


 




tbc


驾照到手没几天,容我挂个新手开车的牌子练几天,下一章再上路……        

14 Nov 2016
 
评论(2)
 
热度(369)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