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Our Golden Age 我们的金色时代 (第十四章:书信体:Steve的康复)

SY现在很随缘,正文搬到这里存个档。


Summary:

在本文里,Bucky是王储,Steve仍然将成为一个英雄。

翻译:@缄默的情人   WEIBO:http://weibo.com/liangmin315

正文英文原文地址:AO3

正文翻译版:随缘


第十四章:书信体:Steve的康复

来自:nfury@shield.us.gov
发给:erskine@shield.us.gov
标题:Rogers

鉴于你已经亲眼见过Peggy的候选人,告诉我你的看法。明天下午2点我有空,来我的办公室。

N

_____

来自:banner@starkindustries.com

发给:erskine@shield.us.gov

抄送:nfury@shield.us.gov

主题:血清测试

你好Abraham,

在得到血清对免疫缺陷的白鼠确实起效的证据前,我强烈反对将其使用在人体上。虽然人体实验的过程中只会出现短暂的自体免疫现象,但我们仍未获得精确的LD50数值(药物半数致死量)更别说最佳用量。我们不能直接成比例的提升小鼠模型上的用量然后用在人体上。

我明白病人目前状况危急,时间少之又少,但我们最好还是另寻一个替代疗法,因为血清尚不成熟。

祝愿一切都好,

Bruce

_____

 

来自:nfury@shield.us.gov

发给:pcarter@shield.us.gov

抄送:erskine@shield.us.gov

标题:Rogers

我知道自从Erskine跟你提及这个项目你就开始收集资料了。把东西都发给我。

N

__

来自:pcarter@shield.us.gov

发给:nfury@shield.us.gov

抄送:erskine@shield.us.gov

标题:回复: Rogers

 

Fury局长,

你所要求的资料已加密附上。如果你让我见一见王宫的公关主管Amanda Orvitz,也许我能收集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我和Steve已经相交5年,我愿意亲自为他的优秀品性和坚定的道德指向作证。我明白也许他看上去并非你原先所寻找的测试人选,但是他并不强健的体格下有着非同一般的人格、幽默感、以及乐观精神。

Peggy

附件:srogers.rar

__

 

来自:nfury@shield.us.gov

发给:pcarter@shield.us.gov

标题:回复: Rogers

 

你们五年的友情正是我需要这份资料的原因。请原谅,但我更愿意自己做出客观判断,Carter女士。

行,联系Orvitz。

N

_____

 

来自:nfury@shield.us.gov

发给:erskine@shield.us.gov

标题:(无)

 

你对Bruce的那封电子邮件怎么看?

__

 

来自:erskine@shield.us.gov

发给:nfury@shield.us.gov

标题:回复: (无)

 

Nick,

Bruce没有数据的所有访问权限,因为有些部分并不需要被合作伙伴Stark工业看到。话虽如此,他所担心的急进容易导致早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并没有错。在翻阅Rogers先生的病历后,我觉得医学角度上他会是个合适人选,而在翻阅Carter女士的资料后,我承认我还挺喜欢Steve的,但喜欢并不意味着他就是这个项目至为必要的最佳人选。

Abraham

_____

 

来自:nfury@shield.us.gov

发给:nr138747@shield.us.gov

标题:SteveRogers

看附件。去找出所有关于Steve Rogers的信息。

N

附件:rogers15.rar

__

 

来自:nr138747@shield.us.gov

发给:nfury@shield.us.gov

标题:回复: Steve Rogers

 

马上去办。

__

 

来自:nr138747@shield.us.gov

发给:nfury@shield.us.gov

标题:回复: Steve Rogers

 

我们手头的这份资料已经相当齐全,但有几点没有涵括在内:

—他有一个大约800万的信托基金,先决条件有两个,1. James Barnes死亡,或者,2.他急需用钱。要么他是完全不知道这笔基金的存在,要么就是非常不愿意接受他人的金钱。信托人是王室家族的特工。

—他生母的住址已经失效,但我追踪她的线索一直追到了盐湖城。如果你给我安排一架飞机,我可以弄到一份DNA测序样本。

最后一点。直觉告诉我Rogers和James Barnes的关系要比文件中所述的更为亲密。如果项目最后没能成功,恐怕这不会是你想看到被公之于众的东西。

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nr138747@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Steve Rogers

 

飞机已安排。明天早上回来。

N

 

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erskine@shield.us.gov
标题: (无)

 

Romanov找到了Rogers的生母,明天她会带样本回来给你测序。

N

 

___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mhill@shield.us.gov
标题: 会面

 

需要你的帮助。收到邮件来我办公室。

N

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mhill@shield.us.gov
标题: Rogers

 

附件:rogers15.rar

__

 

来自: mhill@shield.us.gov
发给: nfury@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Rogers

 

你发的资料已阅览完毕,我仍然觉得他和Barnes的友情会是整个项目最需要留意的地方。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只是一个外部因素,无论有怎样的人际关系,他本人的人格都是毋庸置疑的。从Rogers的品性来看,我想他非常符合你要找的人的全部特质。假如一切顺利,恐怕最困难的会是如何说服他加入神盾。

Maria

 

_____

 

来自: rjackson5@mail.nih.gov
发给: erskine2@mail.nih.gov
标题: 组织学结果

 

你好Erskine教授,

今天下午我对免疫缺陷的白鼠进行了成像,并将组织学结果附在了邮件里。对照样品身上确实出现了轻微的自体免疫现象(相关部分的成像我重复做了好几次)但我个人持一定的保留态度。那只免疫缺陷的实验鼠实际上看上去相当健康, Janice告诉我说给了你实验鼠的白血球数可以证明她的观察。我很想和你当面谈论一下这些检验结果,但我知道你最近很忙。

Ricky

附件:免疫缺陷_vs_对照_组织学.pptx

 

__

 

 

来自: erskine2@mail.nih.gov
发给: banner@starkindustries.com
标题: 转发: 组织学结果

看附件。传输系统的最后那些问题解决了吗?

附件 :免疫缺陷_vs_对照_组织学.pptx

 

__

 

来自: banner@starkindustries.com
发给: erskine2@mail.nih.gov
标题: 回复: 转发: 组织学结果

 

你好Abraham,

这些结果看上去很有希望。

今天我们将机器重新配置了一遍,以便能够更精确的适配和测试我们的首位人类受试者。纳米粒子已全部就位。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会更频繁的对Rogers进行监测,在他一切准备好前我们也许还能再测试一到两次。

与过去相比我对项目乐观了一些,但仍然希望我们能有足够的时间在各项模型上进行研究测试。我的临床研究经验不多,如果换成另一个在其他方面都很健康的免疫缺陷病人,要求其参与某个先期阶段试验会让我感觉非常不道德——加上他们首先就会面对大堆的文书和筛选审查,很可能在我们开始前大批实验对象就已经流失了。我想Rogers是一个意外惊喜,尤其是他还处在血清是活命的唯一机会这样关键的情况下。然而他因为昏迷无法亲自表态,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仍然有些犹豫的原因。也许我不该这样谨慎小心。

祝一切都好,

Bruce

__

 

来自: erskine2@mail.nih.gov
发给: banner@starkindustries.com
标题:回复: 转发: 组织学结果

Bruce,

我理解你这样想的原因,我并不认为你的谨慎小心是错误的。在神盾局本该严谨对待却常常缺乏科学考量的情况下,有这样一个理性质疑的声音非常不错。

尽管我们并没有应对每一个可能产生的细微问题的应急计划,但可能的主要问题都有足够的应对考量。这让我有充足的信心能够成功治好Steve。

有消息通知我。

Abraham

 

 

___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nr157347@shield.us.gov
标题: Rogers & Barnes

他们的关系上你有挖掘出什么对我们有用的信息吗?

N

 

__

来自: nr157347@shield.us.gov
发给: nfury@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Rogers & Barnes

也许你该问Carter。

 

___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
抄送: mhill@shield.us.gov
标题: Rogers & Barnes

你对Rogers和王子James  Barnes的关系有什么看法?

N

 

__

 

来自: pcarter@shield.us.gov
发给: nfury@shield.us.gov
抄送: mhill@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Rogers & Barnes

 

Fury局长,

基本没什么可评价的。Steve和王子Barnes是多年的密友。在王子Barnes服役之后他们通常用电子邮件联系。

我能问问这和Steve作为项目候选人有什么关联吗?

Peggy

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
抄送: mhill@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Rogers & Barnes

 

以防项目失败,提前为后续工作做准备。周密点没有坏处。

密友。也就是Barnes擅离职守去见Rogers的原因。

N

__

 

来自: pcarter@shield.us.gov
发给: nfury@shield.us.gov
抄送: mhill@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Rogers & Barnes

 

Fury局长,

老实说我没有资格去谈论Rogers和Barnes之间的关系。如果你真的担心项目出问题后王室的反应,我建议你除了Steve的母亲之外,也去联系一下王子Barnes。不过王子Barnes正在特种部队接受训练,目前与外界联系有限。Steve的情况随时可能恶化,如果只因为出现事故后某个小众名人可能发出的不和谐声音就阻止他接受仅剩的救命治疗机会,这是非常愚蠢的。

尽管我不敢自称生物或医学方面的专家,但我对Erskine博士研发的血清非常有信心。Stark工业提供的传输系统无论从经验上还是事实上都非常精密优秀。我知道Steve是项目这么久以来最棒的一个候选人,也知道你很可能不会再找到另外一个如此理想的试验对象。

我明白你需要考虑更多更远,但我恳求你做出正确的选择。

Peggy

__

来自: mhill@shield.us.gov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
抄送: nfury@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Rogers & Barnes

 

我同意Carter的观点。我的意思是,我也许不会称呼王子Barnes是一个小众名人,但我赞同我们很可能不会再找到如此合适的人选了。如果情况恶化,无论出现什么问题我们都可以应对,至少我们拯救了一个年轻人的性命。

Maria

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
抄送: mhill@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Rogers & Barnes

 

Carter女士:你多快能联系上Rogers的母亲?

Hill女士:尽快把Rogers从乔治华盛顿大学转移到神盾来。

N

附件:rogers_文件_签字.pdf,rogers_转移_文件.pdf

___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nr168241@shield.us.gov
标题: Rogers

 

Steve Rogers已通过审查。如果血清奏效并且通过复健,你来训练他。

N

__

 

来自: nr168241@shield.us.gov
发给: nfury@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Rogers

 

好的。告诉我具体时间。祝你成功说服他加入。

_____

 

来自: pcarter@shield.us.gov
发给: nfury@shield.us.gov
标题: 已签署同意书

 

Fury局长,

签字后的同意书已附上。我不知道Justin Halley是Steve的法定监护人之一。鉴于Halley先生和王子James的亲近关系,我想你所担心的王室反应可以放置一边了。

Peggy

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mhill@shield.us.gov
标题: 转发: 已签署同意书

 

我低估了Halley的参与程度。自从2006年后我就没再看到他替Rogers在医疗文书上签字了。

N

__

 

来自: mhill@shield.us.gov
发给: nfury@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转发: 已签署同意书

 

Well,我们都有疏忽的时候。

Carter是对的,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

Maria

 

_____

 

来自: banner@starkindustries.com
发给: nfury@shield.us.gov,erskine@shield.us.gov
标题: 机器交付

 

Nick、Abraham,你们好,

我和机器将搭乘Tony的私人飞机在一个小时内抵达。鉴于有些设备零件非常精细独特,我带来了所有能够移动的设备,如果你们能安排人仔细谨慎的将其运送至神盾局就再好不过了。大约4小时能够组装完毕。

祝一切都好,

Bruce

___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erskine@shield.us.gov
标题:何时?

 

他怎么样了?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N

__

 

来自: erskine@shield.us.gov
发给: nfury@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何时?

 

从乔治华盛顿大学转移过来的一路折腾让他的情况不太乐观。我想我们得等上24小时让他的各项指标稳定下来再安排他进机器。这也给Bruce更多的时间去测试运行,确保他重新组装的机器和从前一样精密准确。

Abraham

 

__

 

来自: erskine@shield.us.gov
发给: nfury@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何时?

 

我们准备送Rogers进机器了。如果你想现场观看,那现在是时候出发了。

Abraham

___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erskine@shield.us.gov
标题: (无)

 

全面清理来自NIH(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研究员。现在所有事物都属于神盾局所有。我们将招募你实验室的其他人,不接受的人必须签署保密协议,我们会对他们进行严密监视。Hill会帮你做好文书工作并弄明白怎么转移你想保留的设备的。

N

 

__

 

来自: erskine@shield.us.gov
发给: nfury@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无)

 

我的研究生不会对此感到开心的,因为我得重新给她找一个导师了。另外我很乐意留下我的仪器,毕竟在神盾里我可以找到想要的一切设备。平日里我也没有制造激光之类的需要——这更像是Stark的风格。

Abraham.

_____

 

来自: banner@starkindustries.com
发给: erskine@shield.us.gov
标题: 可能存在的问题?

 

你好Abraham,

我通过扫描仪观察了Steve,纳米传送系统比我们的预期要更快一些。绝对比我们的其他测试目标要快——尽管我们只注入了纳米颗粒和一个愚蠢的测试血清。另一方面,我已经把仪器重新校准了至少两次,但Steve的白细胞数仍然呈现稳定上升的趋势,速度相当惊人。你怎么看?我们该有所担心,还是静观其变,再考虑采取行动?

祝一切都好,

Bruce

__

 

来自: erskine@shield.us.gov
发给: banner@starkindustries.com
标题: 回复: 可能存在的问题?

 

很高兴听到他的白细胞数上升了。你能将测量值发给我让我们做趋势分析吗,如果你还没来得及开始做的话?我想第一阶段已经开始展现出实质效果了,我们不该再行注射。如果要继续,我们需要等到他醒过来再说。

Abraham

_____

 

来自: susanne_1959@gmail.com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
标题: 治疗计划

 

Peggy,

我现在已经开始对这个治疗计划有所犹疑了。在Erskine博士和Steve重症监护病房的医生之间,我想我们做了正确的选择,但两个月都不能见到他,我就不知道这是否值得!我已经好几天没从Steve的医生那里得到他的近况了。Steve还好吗?我太担心了,因为无论是Erskine博士还是之前联系过的任何一个医生都没有给我哪怕一点消息,我只能呆坐着想象他在没有任何人陪伴的情况下死在某个病房里。

Susanne

 

__

来自: pcarter@shield.us.gov
发给: susanne_1959@gmail.com
标题: 回复: 治疗计划

 

你好Susanne,

我很抱歉你没能从Erskine博士或者其他人那儿听到讯息。我已经和Erskine博士谈过了,他说他回复了你的邮件,但应该是被神盾局的系统过滤掉了。就像他之前对你解释的那样,Steve的治疗计划以及涉及的大部分高科技都是最高机密,请一定放心,Steve目前状态非常稳定,当他醒来的时候(这一点Erskine博士和他的团队非常乐观),我们会联系你让你和Steve通话的。

再一次的,我真诚地就延迟回复所导致的担忧向你表示歉意。以后如果你有任何问题或者有什么事,请不要迟疑的联系我。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每天傍晚下班前查看一下他,然后给你发送一个短讯邮件。

祝一切都好,

Peggy

__

来自: susanne_1959@gmail.com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治疗计划

 

Peggy,

我真的真的非常感激!!!

Susanne

___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
标题: Rogers

 

如果你在看语音信箱前先看到这封邮件,你需要马上过来。Rogers刚刚醒了。

N

___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mhill@shield.us.gov
标题:招募 Steve

 

晚上6点到我办公室来。我需要你帮忙想个好办法解决这个难题。

N

__

 

来自: pcarter@shield.us.gov
发给: nfury@shield.us.gov,mhill@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招募 Steve

 

不幸的是今晚我有个重要的试验要做,无法前来。如果你想换个时间的话请告知我,或者如果你准备了一个计划,我可以通过邮件提建议。

Peggy

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mhill@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招募 Steve

 

你对SteveRogers的了解至关重要。明早10点。

N

_____

来自: pcarter@shield.us.gov
发给: susanne_1959@gmail.com
标题: Steve

 

你好Susanne,

Steve今天醒了,但很快又昏睡了过去,且在过去的这12个小时里一直时睡时醒,这也是为什么他到现在还没有跟你通话的原因。医生希望他明天能清醒足够长的时间来进行电话通话,所以很有可能你将很快听到Steve亲自开口和你对话了。

Peggy

___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erskine@shield.us.gov,pcarter@shield.us.gov
标题: 保密协议

 

请尽可能先向Rogers解释清楚情况,再让他与外界联络。

N

__

来自: pcarter@shield.us.gov
发给: erskine@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保密协议

Abraham,我很抱歉但你是否介意由你来向Steve解释这个?如果再收到Fury关于Steve的邮件,我也许真的会尖叫出来。之前的几周我一直在看着Steve的病情逐渐恶化,现在Fury又露出了想让我加入这个项目的意思,但对于我真正的工作即将到达截止期限丝毫没有考量顾及,我得承认我已经无计可施了。

Peggy

 

__

 

来自: erskine@shield.us.gov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保密协议

 

我很乐意。千万照顾好自己。

Abraham

__

来自: pcarter@shield.us.gov
发给: erskine@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保密协议

谢谢你。我感觉很糟糕,因为Steve是我最亲近的朋友之一,我觉得我欠他这个,但与此同时我正努力让自己免于彻底精疲力竭,因为没有任何的助力能够给予我支援。等你准备好和他的谈话计划时请告知我,我很乐意提供支持,但我无法做到说服他签字。

Peggy

 

__

 

来自: erskine@shield.us.gov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保密协议

 

等他能够保持清醒半个小时的时候,我会把这个交给他。

等他充分恢复,被Fury成功招募后,你值得好好休一个长假。

Abraham

_____

来自: susanne_1959@gmail.com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
标题: Steve

 

Peggy,

今天能够听到Steve的声音真是太棒了,电话里他一开口我就喜极而泣了。请告诉他照顾好自己,替我谢谢医生们。

Susanne

___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mhill@shield.us.gov
标题: Barnes

 

Rogers想要联系Barnes。有什么建议?

N

__

 

来自: pcarter@shield.us.gov
发给: mhill@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Barnes

 

我已经准备屏蔽Fury的邮件了。

__

 

来自: mhill@shield.us.gov
发给: nfury@shield.us.gov,pcarter@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Barnes

 

我觉得不应该将Barnes与Rogers的家人区别对待。考虑到Rogers恢复得出乎意料的好,Barnes很可能会在对Steve的恢复充满感激的同时因特种部队训练忙碌缠身,无法抽出空闲分心。过去他从没主动招惹过媒体,所有的媒体接触都是由Orvitz安排的。在Orvitz的文件中,我注意到她写明了王室家族在面对媒体时,对于Steve Rogers的话题都有非常严格的限制?至于项目的信息从Barnes那里泄露的可能性我觉得相当低。尤其是我们已经非常详尽的向Rogers解释了保密协议了。

Maria

__

来自: mhill@shield.us.gov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Barnes

 

周五快乐时光?

__

 

来自:pcarter@shield.us.gov
发给: mhill@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Barnes

拜托。

_____

 

来自: erskine@shield.us.gov
发给: banner@starkindustries.com
标题: 暂时胜利?

 

我想第二轮血清注射是个好主意。尽管他的白细胞计数在增加中,但仍然不及我们之前见过的一些实验体病患,我们必须尽快进入稳定阶段。你觉得如何?

Abraham

__

 

来自: banner@starkindustries.com
发给: erskine@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暂时胜利?

 

你好Abraham,

我赞同。我想他很快就可以实施物理治疗了。鉴于Steve已经不再有消化问题,我想我们也许也可以允许雇用的胃肠病专家离开了,不过这一点上我遵从你的经验。也许可以再换一个内分泌学家进来,毕竟我们没有预料到Steve的新陈代谢率会如此的高。

Tony想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从他所认为的这个宠物计划中脱身。我很乐意亲眼见到整个项目的结束,但我猜这并没有一个既定的终结点。我想再至少呆上两个星期,但我不得不回去纽约了。Pepper已经和Fury局长达成协议让你们继续留着机器。

祝一切都好,

Bruce

__

 

来自: erskine@shield.us.gov
发给: banner@starkindustries.com
标题: 回复: 暂时胜利?

 

我会看看是否能让Fury再找一个身家清白的内分泌专家加入项目,但很有可能我们只能拥有现在这一个了。我想Young医生足够胜任他的角色,但我也赞同如果加入另一个不同的声音会很有帮助。

我们这段时间的合作非常愉快,很难过你必须离开,但我知道你的才能不会被滥用或浪费。Stark很幸运能够招募到你这样有才华的人。

Abraham

 

___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mhill@shield.us.gov
标题: 招募计划

 

看附件。

N

附件:rogers_大纲.pdf

__

 

来自: pcarter@shield.us.gov
发给: nfury@shield.us.gov,mhill@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招募计划

 

Peggy

我认为这一套“你欠我们的”策略对任何人都不会奏效,换成是我一定不会接受。

 

另外,如果你真的想要招募他,我认为最佳方式是将重点集中在他为弱者发声的本能上,向他强调这是一个全新的机会。

鉴于有我在没我在没什么差别,我希望能够不用出现在这个场合里,这是必须由Steve亲自拿主意的事,我不想作为神盾局的说客出现。

Peggy

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mhill@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招募计划

 

希望不会到那种地步。你的意见我记下了。

N

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mhill@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招募计划

 

如果对Rogers的初次招募失败,安排Carter去说服他。

N

__

 

来自: mhill@shield.us.gov
发给: nfury@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招募计划

 

祝你能成功说服她。

Maria

 

_____

 

来自: pcarter@shield.us.gov
发给: susanne_1959@gmail.com
标题: Steve

 

很抱歉我自周四之后就没有再给你发邮件了;工作已经把我折腾的精疲力竭。我不知道Steve在电话里跟你谈了多少,但他在理疗师的帮助下恢复的非常不错。目前仍有不少行政上的关卡需要打通,之后我们才能让Steve离开或者让你见他。这一定让你非常失望,为此我道再多的歉也不够,但请相信我,在Steve能够回到你身边前,医生们一定会尽一切努力的保证他的健康。

Peggy

_____

来自: pcarter@shield.us.gov
发给: mhill@shield.us.gov
标题: (无)

 

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老天,有时候我希望自己从未将他的名字提交给这个项目。然而紧接着我又会想如果这样的话他也许仍然处在昏迷之中,或者老天啊,死亡。但有时候他看着自己的样子,会让我不由得想也许让他保持原样会是件好事。也许他的医生能找到另一种治疗方式。至少我不用再成为为了更容易说服他加入Fury而害他被与世隔绝的帮凶了。

我知道这些话非常私人,很抱歉打扰到了你。但我一直都不怎么擅长这个,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__

来自: mhill@shield.us.gov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
标题:回复: (无)

最重要的是他还活着,比过去更加健康。你给了他这个机会,你是个很好的朋友。给他一些时间去调整,让他自己做出选择。

你想和人好好聊聊吗?如果你想要面对面谈谈,我可以15分钟内到达你的办公室。

__

 

来自: pcarter@shield.us.gov
发给: mhill@shield.us.gov
标题:回复: (无)

 

谢谢你Maria,给你写邮件已经起到了效用。也许我今晚需要回家好好大哭一场,这样我思考这件事时能更理性一些。

__

 

来自: mhill@shield.us.gov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无)

 

去吧,我给你打掩护。

_____

来自: banner@starkindustries.com
发给: erskine@shield.us.gov
标题: 收尾工作

 

你好Abraham,

我很高兴当我离开时Steve的身体状况是如此的好,这个项目的成功让我非常惊讶。我给了Steve邮件地址,我一定会保持联系的。为了避免我没有表达清楚我要再说一次,能和你共事真的非常荣幸。

祝一切都好,

Bruce

__

 

来自: erskine@shield.us.gov
发给: banner@starkindustries.com
标题: 回复: 收尾工作

 

我同样荣幸。祝一路平安。

Abraham

___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pcarter@shield.us.gov
标题: Rogers

 

你确定不想到场吗?

N

__

 

来自: pcarter@shield.us.gov
发给: nfury@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Rogers

 

非常确定。

Peggy

___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mhill@shield.us.gov
标题: (无)

 

我马上就要进去了。你在哪里?

 

_____

 

来自: nfury@shield.us.gov
发给: nr126385@shield.us.gov
标题: 特训

 

结束伪装任务,回华盛顿述职。

N

_____

来自: mhill@shield.us.gov
发给: srogers@shield.us.gov
标题: 初始征程

 

你好Steve,

在神盾局,我们并没有固定的新进人员情况介绍程序,这是因为每一个新招募的成员都非常的独特,针对不同程度的情况需要制定不同的应对方案。但不论如何,请让我第一个向你表达温暖的欢迎,很高兴你决定加入我们之中。

我在邮件后面附上了一些文档,请你仔细阅读,这些能够让你尽快熟悉我们作为一个公共机构的总体目标和组织架构。接下来几周你会拿到一个ID和神盾局的账户,如果有任何问题可以发邮件到@ shield.us.gov,你将很快得到解答。在Fury局长给你安排特训教员前,你的目标是尽可能的康复并习惯新身体的尺寸。我知道你会继续认真的对待体能训练,我强烈推荐你去找正规的医生咨询一下,你将会发现自己急需一个。

尽管我能肯定你一定被这样提醒过一次又一次,我还是要借机提醒你我们的保密协议。我们给你治疗的方式尚未申请专利或者以任何形式面向公众,我们希望你能避免任何可能让接下来的研究面临暴露危险的对外交流。我们很感谢你的配合,也知道这并不容易。

很高兴你加入了我们,也期待着有朝一日看到完完全全健康的你。

祝一切都好,

Maria Hill

附件:神盾_目标_历史.pdf, 神盾_图纸.pdf

__

 

来自: srogers@shield.us.gov
发给: mhill@shield.us.gov
标题: 回复: 初始征程

谢谢,Hill主管。我很高兴能提供帮助。

Steve


04 Jul 2016
 
评论(7)
 
热度(38)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