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Our Golden Age 我们的金色时代 (第十章:时间线:毕业之后(23岁))

SY现在很随缘,正文搬到这里存个档。


Summary:

在本文里,Bucky是王储,Steve仍然将成为一个英雄。

翻译:@缄默的情人   WEIBO:http://weibo.com/liangmin315

正文英文原文地址:AO3

正文翻译版:随缘


第十章:时间线:毕业之后(23岁)

六杯威士忌酸酒和某个勉强有些印象的来自福吉谷的混蛋,就让Bucky登上了国家询问报的头版。报纸上配的照片应该拍自几年前——他们一定是很早就拍了下来,一直在等待合适的刊登时机。照片上的Bucky看上去正被人从门里往外粗暴推搡,脸上的表情木然呆滞,而这一幕被狗仔队别有用意的抓拍了下来。

王储竟在酒吧公然动拳,报纸上写道,毒品之祸?他会戒掉酗酒之癖吗?

而最糟糕的——之后Amanda一定会朝他怒吼的,这简直愚蠢恼人到极点——报纸上说的这些,并不完全是故意编造。

_____

 

这件事从一开始就蠢透了,因为Bucky本该很清楚一个半小时内喝掉六杯威士忌酸酒的后果。这里甚至都没有他那群西点军校的哥们儿怂恿他去做这个——他们都去了海外的前线服役,只偶尔用邮件联系,拿Bucky到现在都没有被安排上前线的事开开玩笑,而事实上这还真的有些戳到了Bucky的痛处。这真是愚蠢极了,因为所有人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他和Steve——坐在某个愚蠢的嬉皮士酒吧里面,这里连提供的饮料都像是充满了“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和“有机产品的伟大丰收”类似的艺术调调。Steve也许觉得这里很棒,但Bucky很明显还没有从这种讽刺中恢复过来。

他们出来是为了庆祝Steve和公司其他设计师合作项目的顺利完成。Bucky因为刚从伦敦飞回来所以还在倒时差,而他明天一大早还得飞往东京,这让他此刻出来喝酒的选择显得更加愚蠢了。某个同事为了吸引Bucky的注意力,紧贴着和 Steve坐在一起喋喋不休,而Bucky对此简直避之不及。他对无尽的玩笑(这是电影?还是书?)或者火线中的电影艺术选择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他确实趁着没人看过来的时候朝Steve做了个“这都是什么鬼?”的口型。而Steve只是微笑着看着他。也许这就是Steve一直以来,无数次的忍受回响贝斯的噪音和被迫喝可怕的jaegerbombs酒的报复。(jaegerbombs:一种将野格酒混上半品脱红牛的流行喝法,应该很烈,有“一杯野格半罐红牛,能让任何人热舞”的说法。)

但是直到一个小时之后,事情才真正演变成了一场灾难。Steve以去洗手间为借口离席,留下Bucky一个人去面对他那堆同事和那些越来越多的让人不舒服的问题(为什么王室家族还没有致力于提倡土食者的生活方式?你有没有接受过哪一家公司法人的赞助?)。于是Bucky也找了个借口离开,去洗手间找Steve。

Bucky看到Steve正在和某个男人说话。他勉强认出了那个人,那是他在短暂的青春期时加入的校棒球队队友,一个让他的棒球队生涯变得糟糕透顶的人。尽管Bucky真的非常热爱这项运动,但那时他的技术并不怎么好,而队里的这个人渣捕手在短短几个星期里,就让身为高中新生的Bucky经历了永难忘记的一段日子。

起初他无视了那个人渣捕手,径直走向Steve并抓住了他的手肘。Steve的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即使将头转向Bucky的方向时,眼神也没有从那个男人身上移开。这让Bucky内心涌现起了一股怒意,但他很好的将这股情感抑制住了。他倾身到Steve的耳边问道,“想离开这里吗?”

Steve停顿了一下,他看了Bucky一眼,又回头看向了那个人渣捕手。Bucky此时醉得要死,但他仍然能够轻易读出Steve的内心想法,就如同读一本该死的书一样——Steve此时看他的眼神里满是评估,就和他一直以来判断Bucky醉的有多厉害时的眼神一模一样。Steve慢慢吸了口气,然后半带微笑的叹息出声。Bucky能断言Steve正打算编造一些借口,然后和他一起从那个混蛋身边走开。然而——

 “不好意思。”那个人渣捕手打断了他们——而且是啊,Bucky很刻薄的回忆起了他说话声中的那股鼻音。人渣捕手向前走了一步,拍了拍Bucky的肩膀。“我和他正在说话,兄弟。”

_____

 

实际上,情况是有些复杂的。

自从在军校接受了正规的基础军事训练,Bucky已经好些年没有在外面打过架了——见鬼,上一次他怒极出拳,还是因为某个慈善活动上有几个男的叫Steve死基佬。Amanda在那场事件中从头至尾都保持了诡异的沉默,这比朝他大吼大叫更加可怕。她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让那场揍人事件因为小甜甜布兰妮清纯玉女形象疯狂堕落的新闻而彻底被人遗忘在脑后。

整件事很复杂,因为情况是这样的:

Bucky现在醉得厉害,是因为他已经接近两个星期没有碰过酒精了。他必须一直面对镜头展露微笑,然后聊一些英国文化的深刻见解,而无论他的发言是多么的陈旧老一套,总会冒犯到互联网上的一些评论家。Bucky醉得厉害,是因为他是个十足的傻瓜,除了史蒂芬金和JK罗琳,他甚至说不出来五个当代作家的名字。他也不知道能和Steve的同事聊些什么,他们看上去都对包豪斯和达达派有着非常复杂深刻的见解。他醉得厉害,是因为酒吧里的女服务生不停的送上免费的酒水,而Bucky总会条件反射般的调情回去。

如果将这些全部怪罪在波本威士忌上是不公平的,因为说实话,Bucky快被那些镜头前形象的要求、永恒不变的飞行旅途还有无数的慈善表演给逼疯了。睡眠时间的混乱引发了失眠症和黑眼圈,他已经熟练到不用镜子都能给自己上遮瑕膏的地步。在和Steve聊电话时他还常常不知不觉的用上外交词汇,直到电话里传来Steve的大笑声他才会意识到这一点。

Bucky也并不是真的对那个人渣捕手怀恨在心——他才不会把心思浪费在记恨一个无名小卒身上。只是他已经毕业了将近一年,无数次的询问Amanda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安排他上前线服役,而Amanda总是用国内事务的重要性、以及他如果能够在聚光灯下促使一些重要问题得到解决,那和去前线服役的作用一样等等理由无视了他的问题。Bucky就像是被困在了满是交叉火力的战场上,而他那些愚蠢的喜欢互相较劲的朋友们,突然之间居然能用正确的语法祝对方好运和致以慰问了。Bucky并没有这种被别人抛在身后的经验,他看着他的朋友们走得越来越远,而自己却像是被时间冻结了一样,依然是那个微笑着站在毕业典礼满是聚光灯的舞台上,身穿干净挺阔制服的人。

他并不在乎那个人渣捕手。他唯一在乎的是Steve脸上那淡淡的微笑,他在乎的是即使需要忍受令人头晕目眩的时差,以及明天十八个小时的飞行中要命的宿醉感,却终于能够不用隔着电脑屏幕,而是切身实地的去听Steve的声音,但那个人渣捕手却试图,并且成功的攫取了Steve每分每秒的注意力。Bucky无比自私并且失去自控——这意味着当那个男人居然他妈的有胆子拍他肩膀时——

很好。

_____

 

那个人渣捕手试图一拳头反击回来。但Bucky用打网球健身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在王宫地下室还有一个沙袋,而那个人渣捕手腰部的肌肉早已经软化没了。

Bucky本该知道在情况危急时Steve的力气能有多大,但Steve将他从争斗中拉出来时他仍然感觉到了惊讶。Steve尖声叫着Bucky的名字,手指如同老虎钳一般深深的嵌入了Bucky的上臂,他的声音并不大,因为他和Bucky相识这么久,很清楚该怎样引起Bucky的注意,尤其是在Bucky已经注意到他的时候。此时整个酒吧悄然无声,只有酒保正在打电话报警。

“你他妈真是疯了。”人渣捕手收回手腕抹向自己正在流血的鼻子。Bucky舔了舔自己撕裂的嘴唇,一句话也没有说。他转身离开了酒吧,无视了身后追喊着的酒吧服务生。

_____

 

“这见鬼的是怎么回事?”Steve追上来问道。他抓住了Bucky的手肘,迫使他转过身。Bucky差一点摔倒,Steve努力将他扶稳,然后抬头瞪视着他,下巴收紧。Bucky知道Steve现在既愤怒又失望,但是醉醺醺的他脑海中唯一的想法只有此时此刻的Steve真是美丽极了。

“你到底都在想些什么?”Steve手掌扣紧的问道。

很有可能什么都没想。他现在绝对也什么都没想,至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没有经过大脑。“他不值得你在他身上花哪怕一秒钟。”

Steve的眼睛眯了起来,他放开了Bucky的手臂。“你以为自己是谁,能够决定谁值得我的关注?”

这其实已经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人渣捕手很明显和Steve已经是互称姓名的关系,Bucky也许都能说出他们之间可能的短暂情史。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因为他愤怒极了,也醉极了,也或许某一部分的他并不想对此做出解释——也许这整个夜晚都让人愤恨,而他想让Steve知道这一点。

“有时候我真的弄不明白你。”Steve说。他慢慢将手举了起来。“我不知道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

Bucky从鼻子里做了个深呼吸,将所有的空气都从肺里挤了出去。他不知道此刻自己的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他想要倾身将自己的额头贴上Steve的。他有太多见鬼的事想做了。他想要自己的生活不那么见鬼的糟糕,他想要牵起Steve的手,他想要所有事都变的好起来。

Steve一直看着他。

“我想要一台出租车。”Bucky终于开口道,然后看着Steve转身离去。

_____

 

在洛杉矶国际机场等待换乘航班时,他把安保人员甩掉跑去买了些早餐三明治和布洛芬,就在那时他发现了那份小报。他没有把那张见鬼的报纸拿起来看,但是当他拿着那瓶旅行用剂量的药片排队等付账时,盯着它看了很久。通常排队付账并不会花去太长时间,但是很显然今天一切都进行的相当缓慢。

他是用现金付的款。在洛杉矶的自恋狂实在太多,所以收银员并没有对他室内还带着墨镜太过在意。即使有人发现他的身份,他所戴的消音耳机也会让他躲开一切烦扰。

_____

 

机长关掉了安全带指示灯,Amanda坐进了他身边的那个座位,把自己的iPad递给了他。他打起精神准备迎接一场训诫,她却说,“我会假定你给我发的是个玩笑,或者你当时的头脑并不怎么清醒。”

Bucky将屏幕挪到自己面前阅读着上面的文字。我认识的人中有哪些是适合做Steve的男友/女友的?你能筛选一下吗?我想要你给我列一个名单出来—J 发送时间,凌晨3:08。

Bucky盯着这段话,完全不记得自己写了这些。他的第一反应是想要大笑出声,然后声明是的,这是个玩笑,因为这看上去和他真正想要的东西大相径庭,而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做这个,为何会这样精细的措辞,并且没有任何错误的在小巧的手机键盘上输入了进去。

但是Steve值得更好的人,对吗?与某个不愿放手,一直顽固不化、不让任何人接近Steve的混蛋好友相比更好的人?

所以他听见自己开口道,“不,我是认真的。”他说这些话的气势真是漂亮极了——只是下巴冷漠的线条背叛了他。他将iPad递还了回去。

“James,”Amanda说,“我不是你手下的媒人。”

“你为我效力,不是吗?”

“我是为整个王室家族效力。”

Bucky看着她。“很好,”他说,“鉴于目前我是这个王室家族最后一个能够行使一切王室权利的人,我想你是为我效力的。而我非常希望你能给我列出一个名单出来。”

Amanda盯着他的脸,表情充满谨慎——但是Bucky和她共处了这么久,十分清楚当她愤怒时,她一边太阳穴的脉搏会跳动抽搐着直深入到她的发际线里。而她现在正在狂怒之中。

“非常好,王子殿下。”她说着,然后从座位上起身离开了。

_____

他在日本呆了三天才收到Amanda的回复。这三天他一直在考察日本的教育体系,并考虑借鉴一些他们的优点来改进美国的公立教育体系。护卫队在第三天送他离开了东京,去到了某个很小的乡下小镇里。那里基本上全是山脉和低矮的建筑,Bucky拍了一些当地的照片,在拿到入住酒店的wifi密码后,条件反射的发给了Steve。当地的教育部长和翻译带着他漫步在小学干净的走廊里,学生们都被召集到了操场上,一边看着Bucky一边私下里说着悄悄话。之后,当他等待着去往下一站的火车准备离开时,看到两个男孩远远的离开了人群,在一个笔记本前挤成一团,其中一个男孩正在上面作画。

Amanda给了他三个经过调查和综合考虑后最为合适的人选。Bucky在名单上看到了Peggy Carter的名字还有她最新的邮件地址。他已经有接近半年都没想起或者听到她的消息了。

另外两个人选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联系。Bucky对他们俩都很有好感,但如果他们其中一个和Steve非常合得来的话,很可能就不再会了。

_____

 

Bucky并不常记得自己的梦,然而从日本回来的第二天下午四点,他在自己的床上醒来,那些模糊的梦境紧紧的依附在他的脑海中。他记得其中的一些片段:明亮耀眼的阳光从巨大的窗户里照射进来,Steve蜷缩在他身旁,而他的手指在Steve的发间,嘴唇轻轻抵住了他的太阳穴。Steve将手停留在Bucky的胸膛上——蕴含其中的爱意散发出了非同寻常的温暖,毫不羞涩的持续存在着,这是他在现实中永远也无法想象的感觉。

 

那些梦境渐渐褪去了。Bucky一直盯着天花板上经过抛光打磨的硬木反射出来的光芒。王宫里的女佣一定是最近才抛光上的蜡,因为他现在都还能够闻到蜡油的味道。还没有给Steve发短信。他的手指紧紧的握在手掌中。他还没有给Steve发短信。

过了很久,他翻了个身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开始写一封邮件。

_____

 

“她很棒。”Bucky将车停在了一家餐厅的停车位里,开口说道。“你会喜欢她的。”

“如果她连你都喜欢的话,那我对这一点可不敢打包票了。”Steve笑着说。Bucky开车门时轻推了他一把。“那样的话她的品味可太差了。”

“反正我这样的对你来说已经够好了。”Bucky说道,刻意的走在了Steve身后。

Diane坐在餐厅靠前的窗户边,当她透过窗户看到Bucky时,笑着朝他小幅度的挥了挥手。Bucky没有让人领他们到座位那边——他和Steve径直走了过去。

“Barnes。”她站起来给了Bucky一个拥抱,然后转向Steve和他握了握手,“你一定是Steve,我叫Diane。”

Steve微笑着和她握了手。Bucky安排Steve坐在了Diane对面的座位——这让他迷惑的看了Bucky一眼,但Bucky刻意的忽视了他的目光。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Steve问道——Bucky只跟他提过她是一位老朋友,这周正好在休假中。Bucky提到她时故意的含糊了过去,但是要猜出她很可能也是西点军校的学生并不难。

“我曾无数次的在田径项目上把他比得屁滚尿流。”Diane咧嘴笑着说。

“咱们就别提那个了。”Bucky摆摆手说。

“他永远都是这么的输不起。”Diane朝Steve倾身,加了这么一句,

Steve看了看Bucky,然后朝Diane笑着说。“我已经开始喜欢上你了。”

_____

 

餐点还没上齐Steve就已经和Diane聊得火热。Bucky从来都不知道Diane在聊到艺术史时这么书呆子气十足,他和Diane之前的偶尔碰面可大多都是在聊一些没营养的闲话。

Bucky假装接到一个电话起身离开了席位,他一边独自对着电话,一边远远的看着Diane和Steve。Diane说了些什么让Steve笑了,Bucky不知道自己此时到底是该微笑还是该立刻转身离去。

“Hey。”他回到了座位上。“临时有些急事,我必须先走了。”

“出什么事了吗?”Diane问。

“没事,就是,你知道的——”Bucky含糊的做了个手势。他有时候会用王子事务做借口来从某些情况下脱身,Steve是唯一一个不会被这种把戏骗到的人,因为他已经见过太多次了。

“那我们现在走吧?”Steve问。

“不,你应该留下来。”Bucky说。“我的意思是,我们已经点好餐了,Diane也好久没回来了,你们应该好好聊聊,开心一下。Diane,之后你会送Steve回去的,对吗?”

Diane耸了耸肩,微笑着说,“当然。”

“太棒了!”Bucky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过分的热情。Steve一直看着他。Bucky克制住自己的冲动,拿出了钱包。“这顿算我的。给我个面子,好吗Steve?”

“你不该这样,”Diane说,“我会觉得很不好意思的。”

“别,”Bucky说,“不能陪你提前离开我已经觉得很抱歉了。”

“我们可以下次再约。”Diane说,“这完全没问题。”

Steve仍然在看着他。Bucky离开时将视线转向了Steve,努力露出一个随意的微笑。“回头见。”

_____

 

他开车在外面呆了很久,久到连Halley都给他打电话问他到底在发什么疯。他通常不会管Bucky的事,只不过Bucky明日早些时候在华盛顿DC还有一场午餐会需要参加。

几天之后,Diane给他发了封邮件为那顿晚餐致谢,并且表示希望很快还能再聚一聚。Steve人很棒,她在邮件结尾加了一句,有他在身边你真的很幸运。

Bucky一遍又一遍的读着那最后一句话,不敢确定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实在没有勇气开口询问。

_____

 

Hey,几周后Bucky给Steve发了条短信,我有个朋友在作品集上需要一些帮助,你能看看吗?帮我个忙。

_____

 

Lewis一直没有给Bucky发邮件告知他们约会的情况。Bucky做了最坏的假设,犹豫着是否要让Amanda再替他调查一些人,这一个半月以来她对他表现的可是冷淡极了。

然而Steve在王室领土的室内游泳池里找到了Bucky,当时他刚刚在游泳池的泳道里用蝶泳游了一圈,并不知道Steve究竟靠在门边看了多久。他从水里起身,水珠滴落在了泳池边上。“Hey,”

“Hi.”Steve说着,目光停留在Bucky的脸上。Bucky从跳水板上拿起了自己的毛巾,擦拭着头发。

“听着。”Steve说道,他透过窗户看向花园,然后将视线移回了Bucky身上。“我知道你在做什么,我很感谢,但是你真的没必要这么做。”

Bucky眯着眼看他。

“我现在还不想开始一段恋情。”Steve说,“你的朋友们人都很棒,但我现在真的没办法去做这个。”

Bucky把毛巾从头发上拿了下来。Steve的视线顺着水珠一直滑落到Bucky的脖子上,然后又迅速的移回到脸上。Bucky吞咽了一下。

“好吧,”Bucky说,“我很抱歉Steve。”

Steve起身离开了门口,手插回口袋里,视线下垂。“你不需要道歉。”

Bucky将毛巾披在肩上,一边说话一边想着另外的一些事。“无论如何我很抱歉。”

_____

 

他常常会想牵起Steve手的感觉。那已经有些模糊的重量,被梦境中几乎忘却的记忆片段拼凑了起来。

 

他想要不再沉溺。

 

 

 

Notes:

1、Bauhaus包豪斯:德国魏玛的一所艺术设计类大学魏玛包豪斯大学(Bauhaus-UniversitaetWeimar)的简称,该校是世界现代设计的发源地,对世界艺术与设计的推动有着巨大的贡献,20世纪初最具影响力也最具有争议的艺术院校,在当时它甚至是乌托邦思想和精神的中心。无论是在建筑学、美术学、工业设计,包豪斯都占有主导地位。

2、Dadaism达达派:也被称为达达主义,是一场兴起于一战时期的苏黎世,涉及视觉艺术、文学(主要是诗歌)、戏剧和美术设计等领域的文艺运动。达达主义是20世纪西方文艺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重要流派,是第一次世界大战颠覆、摧毁旧有欧洲社会和文化秩序的产物。达达主义作为一场文艺运动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波及范围却很广,对20世纪的一切现代主义文艺流派都产生了影响。


04 Jul 2016
 
评论
 
热度(21)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