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Our Golden Age 我们的金色时代 (第九章:时间线:春假,大四(21岁))

SY现在很随缘,正文搬到这里存个档。


Summary:

在本文里,Bucky是王储,Steve仍然将成为一个英雄。

翻译:@缄默的情人   WEIBO:http://weibo.com/liangmin315

正文英文原文地址:AO3

正文翻译版:随缘


第九章:时间线:春假,大四(21岁)

他西点军校的哥们儿在春假的时候一起去了拿索——他们谈论这次巴哈马之旅已经好几个月了,然而无论何时这个话题被提及,Bucky都很擅长避开它。并不是说不喜欢他们这样,他只是不想再听那四个哥们儿一直怂恿他,让他把七天假期都浪费在热带的某个地方。这帮哥们儿抱怨他每个周末都不能和他们一起去城里玩乐的话他已经听够了。

事实上,春假时Bucky去了蒙托克。他没有与任何人商量,在那里订了一间度假屋。他知道有人会发现他的所作所为——Halley有查看他银行记录的权限,并且能够出于安全考虑随时用GPS追踪他的手机。但是能够这样全凭自己的意愿不受他人约束的做一件事,感觉真的很棒。

他在预定时用了Steve的名字。

_____

 

早上4点左右Bucky就离开了学校,此时其他人都还在睡梦之中。一个半月前他用某些很站不住脚的理由朝Halley借了一辆车,那个理由的具体内容他已经完全忘记了。他带上了些换洗衣服,在荒凉的高速上开着车,iPod里放着后摇滚风格的音乐。

在过隧道前他给Steve打了个电话。Steve的声音模糊不清,充满睡意。“Hi.”他在电话里说。Bucky曾经见过一次他大清早接电话的样子:一边蜷缩在被单下,一边把手机夹在耳朵和枕头之间。

 “早上好。”Bucky温和的说。

 “Hi。”Steve重复着,听上去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你什么时候到?”

 “大概20分钟后。”

 “好,”Steve说,“一会儿见。”

_____

 

Steve家里有那么多Bucky的生活用品其实挺傻的,毕竟他们之间只有1个小时的路程。不久前因为临时睡在Steve家,他在CVS买了一支牙刷,直到现在那只牙刷Steve都替他收在医药箱里。他在Steve家有一条专属毛巾,但Steve在洗熨方面实在糟糕透了,所以基本上后来他都是在用Steve的那条。他还有自己专属的杯子——白色的,上面印了一片披萨。他买下这个杯子的原因是它看上去滑稽极了,而且很可能付钱的那会儿他已经喝得烂醉如泥。Steve对此翻了个白眼,但是每次看到这个杯子时都会面露微笑。他还有一只保温瓶经常会忘在Steve家——就是Steve现在递给他的这只,里面已经倒满了刚煮好的咖啡。(CVS:美国最大的零售药店和保健事业提供商。)

 “Hey。”Bucky在Steve往后座放背包时接过了保温瓶,说道。“我可以上楼帮忙的。”

Steve坐进了副驾驶座,头发因为刚睡醒显得乱七八糟。Bucky拿着保温瓶的手指瞬间收紧,强忍住了想要伸手穿过Steve发间抚摸翘起头发的冲动。

 “没事。”Steve说,在路边灯光下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这附近也没有能停车的地方。”

 “谢谢你的咖啡。”Bucky举起手中的保温瓶示意了一下。Steve哼了一声作为回应,闭上眼睛将头仰靠在头垫上。

Bucky调高了车里空调的温度,调低了音响的音量。

 “你不用这么做的。”Steve睁开眼睛低声说。

 “现在还早。”Bucky将车从之前停靠的消火栓前驶了出来。“到地方我会叫你。”

_____

 

度假屋的前门上挂了一只保险箱,里面放着门钥匙。Bucky旋转出了正确的密码,拿出钥匙打开了屋子的大门。Steve在清晨的空气中打了个寒战——此时太阳才刚刚从地平线上升起。

屋里很温暖。地方不大,全花岗石和不锈钢打造——做室内设计的人一定很欣赏现代的设计美学。

 “先吃早餐?”Bucky问。他脱了鞋,把背包扔在玄关,走进厨房拉开了冰箱门。冰箱里已经备满了食物,正如Bucky预定时要求的那样。他从一堆蔬菜中拿出一盒鸡蛋,也许他可以先做一些鸡蛋饼。

Steve从玄关走了进来,站在客厅里向外望去。夺人心魄的日光穿越了墙上的窗户,淡红色的光芒从东南越过大西洋海面涌入了整个房间。Bucky一边寻找着搅拌碗,一边注视着光芒下Steve的轮廓:瘦削的肩膀,略微抬起的下巴,稳稳站立着的双脚。

Bucky吞咽了一下,强迫自己挪开视线看向外面的大海。他向自己保证过能做到这一点,能够将这种冲动拒之门外,然而这在最初的几个小时里总是很难,尤其是他已经很久没有与Steve见面的时候。他的身体不受意志操控的靠向Steve,肩膀上的重量陡然消失了。然后负罪感随之而来。

外面的风景真的很美——在甲板遥远的另一端,阳光直射入大海,穿行在水中摇曳的海草之间。但是Bucky却无法控制的回首看向了Steve。

_____

Steve干掉了他盘子里一半的鸡蛋和一些香蕉面包,开口道,“我去小睡一会儿。”

他一整个星期都在给Bucky发短信说自己毕业设计,却从没有给Bucky发过哪怕一张照片。我想让它成为一个惊喜,当Bucky试图诱哄他拍些照片给他看时,Steve这么回答。他的画展将于五月初举行——离现在只有几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Bucky不知道Steve还有多少进度要赶,但是他能从Steve疲惫而又空洞的双眼中看出——眼中还有些许兴奋的光芒——他真的很有必要好好休息一下。

Bucky的嘴里塞满了食物,用手中的叉子比划着知道了。Steve手捂着嘴,遮掩住了一个即将出口的哈欠,他半是微笑的看着Bucky,“一个小时后叫醒我?”

 “好。”Bucky把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Steve将他的盘子收拾了一下放进了厨房的水池里,他并没有把盘子里剩下的鸡蛋扔进垃圾箱——Bucky知道他对于不能浪费食物有些执念,总是想着过一会儿回来再全部吃掉,然而90%的可能Bucky会在扫光自己的盘子后将Steve盘子里的食物也解决掉。

 “大的那间房留给你。”Steve一边说着,一边消失在了走廊里。

_____

更大的那个房间有一个门直通露台,在那里能够俯瞰延伸入大海的一部分礁石海滩。Bucky把背包放在了床脚,光着脚走进了露台。

这里闻起来全是海的味道。Bucky短暂的思考了一下,他们也许应该去山上度假而不是来海边——山上有新鲜干燥的空气,而不像海边这样满是咸湿的海风和海藻。那里也许对Steve的肺更好一些。

_____

 

当Steve从房间里出来已经是下午了。中途Bucky去他房间看过几次,Steve平躺着睡在床上,胸膛浅浅的起伏着,头发落满前额。Bucky的手指因努力克制而有些抽搐疼痛,但是他成功的让它们呆在了自己的帽衫口袋里,关上门回到了客厅。

 “Hey。”Bucky从PSP上抬头看了Steve一眼,说道。他保存了游戏进程然后关掉了它,因为如果再让Steve看到他在玩愚蠢的模拟高尔夫游戏,Steve绝对会取笑他到地老天荒。“我给你做了三明治。”

 “我睡了多久?”Steve茫然的抓了抓自己的手肘,然后问道。“我还以为自己定了闹钟的。”

 “是我把闹钟关掉了。”Bucky说,他把游戏机放在了玻璃咖啡桌上。“你看上去需要好好睡一觉。”

Steve打开冰箱,拿出了一盘火鸡三明治。Bucky知道Steve应该不会在午饭时间醒过来,所以在半个小时之前做好给Steve留着的。Steve拿着它走了过来,挤着Bucky的腿在沙发上落座,盘子搁在了Bucky的腹部。“你吃另一半吗?”

 “你应该全部吃掉。”

 “我没那么饿。”Steve咬了一口三明治。“再说我还想留点肚子吃橘子。”

即使Bucky并不像Steve那样喜欢吃加了蛋黄酱的火鸡三明治,他还是把那一半拿了过来。他们安静的咀嚼了一会儿,Steve微笑着问他。“你那个神奇的动漫高尔夫游戏玩的怎么样了?”

Bucky报复性的用膝盖顶了顶他的后背,并且一点也不觉得抱歉。

_____

 

他们本来准备去镇上喝点酒,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进了一家旅游商店。Steve仔细的翻看着店里的明信片准备寄回给Susanne,而Bucky从走道边架子上众多的灯塔雕塑中拿了一个出来。架子远处摆放着雪花玻璃球,更远处还有印着灯塔和卡通龙虾图案的烈酒杯。那看起来真是俗气的令人发指。Bucky考虑着买一个回去放在Steve家里。

“不行。”Steve一边说一边从Bucky手中拿走了那个烈酒杯。“我们可不会买这个。”

Bucky跟着Steve走向收银台。“那至少让我给你买个龙虾布偶。”他一边说一边从旋转展示架上拿下了一个有磁性的龙虾手指布偶。

“绝对不行。”Steve看都没看Bucky一眼就开口道。站在收银台后面的女人把Steve选中的明信片输入到收银机里,视线和Bucky接触了一下。她笑了起来,似乎是觉得他们两个很可爱。

“他从不让我给他买东西。”Bucky对她说。可以这样和陌生人尽情交谈的机会并不常有。

“你就等着,20年后再看他。”她说着,将Steve的明信片放进了纸袋里。

一种无声而又怪异的快乐潜入了Bucky的心中,因为一个站在收银台后的陌生人认为他们会一直在一起,一直到二十年后依然如此。他朝Steve露出微笑,而Steve正努力的让自己板着一张脸,最终却还是克制不住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_____

 

当地的贩酒店居然有云岭(Yuengling)啤酒卖,该死的他妈的老天啊,Bucky甚至因此起了一丝怀旧之情。Steve买了一打,但当Bucky拿它们去结账时,站在收银台后的孩子对Bucky说“我也需要你的ID卡,先生。”这使得他们让Steve出面买酒的策略完全失效了。(云岭啤酒Yuengling:Yuengling是美国总统奥巴马最爱的啤酒,也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啤酒,1829年开始生产,在美东地区影响极深。1986年Yuengling啤酒厂被列入美国国家史迹名录。)

Bucky把他的驾照递了过去——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James Buchanan Barnes,上面是一张在机动车辆管理局拍的极其糟糕的证件照。因为当时他刚刚结束一个正式的午餐会,所以照相时还穿着一件该死的西装。收银台后的孩子愣了一下,惊讶的多看了他几眼。Bucky木然的盯着柜台后摆放的灰雁伏特加。如果明天有博客撰文猜测他酗酒,再配上一张用手机拍摄的模糊照片,他一定会气炸的。

“总共18.29美元。”那个男孩说。Bucky在Steve拿出银行卡前就递了一张20美元过去。他把找回来的零钱塞进口袋里,拿起啤酒转身离去。

“祝您度过愉快的一天,呃……”那个男孩说道,声音逐渐减弱。尽管Bucky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还是回头看了一眼,是的,那个男孩拿出了他的手机,Bucky的经验丰富无比,他很清楚人们会在什么时候小心翼翼的拍他。

“我们晚饭叫外卖吧。”当他们回到车上时Steve说。

Bucky把兜帽戴了起来。“好。”

_____

 

太阳下山之后外面变得有些寒冷,但Bucky一直坐在后门廊上远眺大海。Steve递给他一瓶刚开盖的啤酒,用毯子裹住肩膀坐进了椅子里。露天甲板的灯光给苍白冰冷的栏杆覆盖上了一层温暖的光芒,大海满潮时海风的气味有所减弱,穿过海岸一直吹拂到了他们坐着的地方。盈满的月亮映射在大海上,漫天都是没有被光污染的闪耀星辰。

 

“Spectrum公司那边回复你了吗?”Bucky问,一只手指划过已经冷凝住的啤酒瓶口。

“还没有,”Steve抬头仰望天空。“我同时也申请了纽约的其他几家出版代理公司,不过他们大部分都要求有工作经验,而我曾经在Spectrum公司实习过。”

“他们会看到你的作品的,”Bucky说,“如果他们不聘用你那真是傻透了。”

“我其实并不怎么精于设计,”Steve说,“但是谢谢你,Buck。”

Bucky喝了一口啤酒,试图辨认出大海与天空相连、一切起始与终结之处。他听着Steve的酒瓶敲击在甲板上的声音,听着海水冲击海岸的声音,听着Steve轻轻叹气的声音。

“我想你毕业之后应该会上前线服役?”

Bucky耸了耸肩。“我猜这取决于Amanda是怎么考虑的。”

“但是,你想去吗?”

这就是最糟糕的地方,不是吗?因为他花了十年时间去憎恨Amanda把他摆布成的这个样子,又花了刚刚过去的四年时光去学怎么做一个军官,兴致缺缺的听他们灌输男权主义的思想。因为他清醒着的每一秒,都有人时刻在提醒他这就是他欠整个美利坚的债,这个国家好心的将他从一无是处的处境拉出来,给了他所有的一切——

“并不是很想。”Bucky说。

“那么你就不应该去。”Steve说道,好像事情真的就如此简单一样。Bucky对着他的啤酒瓶微笑着;他们两个其实都心如明镜。

“你有想过如果一切重新开始我们的人生会是什么样的吗?”过了一会儿Bucky问道。

“肯定会有人要收养你。”Steve说。

“见鬼的才不会。”Bucky哼了一声。“你可不能这么轻易的甩掉我,Rogers。”

Steve重新望向了天空。“如果那样,”他一边思考着一边说。“也许一切都会更容易些。”

_____

 

如果说Bucky没有想过这些,那是假话。

他起的有些晚,走进客厅时Steve正在用新鲜蓝莓做薄烤饼。Steve穿着平角裤和一件旧T恤衫,Bucky很确定那是他们高中时Steve从他那儿拿走的那件。Bucky想要走到Steve身后用双手搂住他,让手掌停留在他的腹部,脸埋进他的后脖颈里,然后对着他的皮肤道出一声早安,然而这个念头须臾之间就消散了。Bucky坐进了厨房的凳子里,开口道。“你做的这些薄烤饼都是给我的,对吧?”边说边偷拿了一些蓝莓,只为了掩饰自己握的死紧的双手。

当Steve倚着沙发在方寸之间的日光下小睡时,衬衫撩起露出了一片苍白的皮肤。这已经是Bucky第五次阅读Steve的复刻版蒲公英酒同一页了。因为他无法将视线从Steve身上挪开,他想要将手滑入Steve的衬衫下,用亲吻唤醒他。

但是Bucky还有一些仅存的自制力。

Bucky甚至没有想到,他们其实可以像他想要的这样度过这一个星期,也没有想到他们其实可以秘密的让这段感情进行下去。也许会得到所有,也许会一切尽失。然而Bucky觉得Steve值得拥有一段正常平凡的感情,即使他是如此的特别,特别到值得让Bucky去竭力争取自己失去已久的隐私和私人生活。

_____

 

这个星期刚刚过去一半,一场暴风雨就在午夜不请而至。厚密的雨水倾斜而下击打在窗户上,雷霆在低沉的天空中蜿蜒闪现。Bucky被风声和雨水重击屋顶的声音唤醒,再也无法入眠。他躺在床上定定的看了一会儿天花板,正考虑着要不要去厨房时,听到了Steve安静的声音。“Hey。”

Bucky坐了起来看向门口。Steve手里拿着他的笔记本电脑,脸庞从屏幕上露了出来,正从门边向他走来。“睡不着?”

闪电照亮了房间外的阳台。Bucky迅速让开了一些。床上的空间并不小,但是看上去Steve执意要挪到床中间,好和Bucky靠在一起似的。Steve把电脑放在床上,屏幕上是网飞的观看列表。

“如果你又要给我看某个字体的纪录片,我向老天发誓。”Bucky说着,Steve趁机从他那里偷走了一个枕头,搁在自己肚子上,下巴压在上面。他仔细翻找考量了一下,打开了一个叫做噬人鲨恶斗大乌贼的电影。播出的预告片里一只鲨鱼把飞机咬成了两半,这让Bucky瞬间被吸引住了。

Steve是最先睡着的那个。他蜷缩在一边,脸庞朝着Bucky,屏幕昏暗的灯光闪烁在他的脸上,显露出他微分的唇瓣曲线和纤长的眼睫毛。

暴风雨已经有所减弱,外面的雨滴轻快的滴答作响。Bucky看着Steve的脸庞,想像着另一种可能的,截然不同的人生。接着就将自己的大脑完全放空了。

每过一天,他都越发清楚该如何将感情分离开来并且拒之门外,这样就足够了。


04 Jul 2016
 
评论(1)
 
热度(19)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