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Our Golden Age 我们的金色时代 (第七章:他人视角:Halley(11)

SY现在很随缘,正文搬到这里存个档。


Summary:

在本文里,Bucky是王储,Steve仍然将成为一个英雄。

翻译:@缄默的情人   WEIBO:http://weibo.com/liangmin315

正文英文原文地址:AO3

正文翻译版:随缘


第七章:他人视角:Halley(11岁)

Halley早上4点钟就起了床。他扣紧袖口走进厨房,咖啡机已经嗡嗡作响的开始工作。领带绕上脖颈,快速打结,咖啡被倒入保温瓶中。枪套上肩,西服外套穿好。

他出了门。

早上的交通堵塞尚未开始,Halley喜爱在此刻的宁静中驱车。

_____

 

Halley为特勤局工作的条件之一,就是希望能够保留自己的住处,远离王宫。他家离王宫并不遥远,如果发生紧急情况需要立刻出勤,他走过来连半英里路都不到,但是对于他来说,这已经足够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和王室拉开距离的生活。他的家并不大——以10个街区为半径,王室领土周边的鞋盒公寓租金差不多要花去他每月过半的工资。这也意味着他最终选择的这个一居室,成为他这辈子买过的最贵的东西。他办了按揭贷款,起码20年之后他才能真正的拥有这个地方。

厨房和盥洗室用花岗岩和不锈钢打造,他的家具遵循了最简式抽象派风格——为了避免全部都是灰色调,很多家具都选择了咖啡色。他在墙上挂了杰克逊波洛克第14号作品的复制版,墙对面摆放的则是他一直都没有时间看的电视。

不过他倒是一直都有记得给厨房吧台上的植物浇水。

_____

 

“早上好。”当James在桌边坐下时Halley说。James咕哝着回了一句早安,然后伸手去拿已经涂好黄油的面包——他的习惯和常人不同,喜欢将上面的黄油刮的只剩下薄薄一层。女王因为身体原因讲求健康饮食,虽然她此时此刻并没有下来吃早餐。

Halley有时会为女王表现出来的冷淡而感到担心。她对James的关心甚至不及那些因为某些原因她表示支持却并不热心的活动。Halley听王宫的安全主管Ordway提到过,女王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关在窗帘紧闭的房间里,一点一点的吃着饼干和维他命,将其作为真正食物的可怜替代品。

王室的家族医师亲自审查了全国近百名理疗师,留下了最好的两位,王室法律团队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让他们在能想到的每一个保密协议上签了名,然而没到第三个疗程,女王就把两个理疗师全都解雇了。

“Hey Halley,”James嘴里塞满面包,将一张笔记本活页纸推到了他的面前。“你能帮我检查一下我的阅读报告吗?”

Halley拿了过来。纸张的边角沾上了一点黄油,James那难以辨认的字迹歪斜的爬行着,大部分都歪出了纸上的横线。他的家庭教师非常努力的试图纠正他的书写习惯,但是布鲁克林的老师教他的书写方式实在根深蒂固,这显然是一场必败之仗。

“我想超人这本漫画应该不是写阅读报告的合适选择。”过了一会儿Halley说。

“反正我读了。”James争辩道,面包屑喷洒的桌子到处都是。Halley给了他一个非常尖锐的眼神,James拿起了他的餐巾,优雅的擦了擦嘴。

“这个什么时候要交?”

James耸了耸肩。“今天。”

Halley摇了摇头。他把阅读报告还给了James。“祝你好运。”

_____

“我真希望自己的阅读报告写的也是漫画书。”当他们在去洛威尔学校上学的路上,Steve说。Halley从后视镜里看到他手里拿着James的阅读报告,远比其他人更轻松的阅读着那糟糕的字迹。

“她说不定会让我重写一份。”James说,“就像上一次作业那样。”

“也许你确实应该按照她说的来写作业。”Steve说。

James呻吟着,在安全带后不住的往下滑。

“我们到了。”Halley将车停在了学校前门,提醒道。

_____

 

James在学校里上课的时候,他必须呆在学校附近,但他或多或少的也有些例行的习惯。学校附近有一家咖啡店,他常常会去买一杯卡布奇诺和一份华盛顿邮报。他也喜欢读快报,虽然他基本上只有去华盛顿的哥伦比亚特区才能买的到。

Amanda往往会在午饭时间结束前,给他邮件一些对于James来说有潜在发展可能的公关机会。Halley会顺便去一趟图书馆使用里面的电脑,花一美元将邮件打印出来,再顺便打印一些他觉得对于自己做出选择有用的资料。他会带着资料在12点15分到达常去的那家三明治店,此时他的鲁宾三明治已经在柜台旁等着他了。

他的三明治刚刚吃了一半,正一边阅读着保护热带雨林的文章,一边思考着如果王子公开反对巴西伐木公司砍伐热带雨林的种种行径,会产生什么样的政治影响。突然他的手机响了。

“你好Justin,”校长在电话那边说——他们已经很熟了,因为她常常需要给他打电话,“你能来一下学校吗?”

_____

 

当Halley走进学校办公室时,最先看到的是James被打的发青的眼眶,以及Steve严重擦伤的膝盖。James正一边用湿纸巾轻轻擦着Steve的左腿膝盖,一边抱怨着让Steve别动。

James看到Halley进来时身体立刻挺直,试图让自己面无表情。他的视线下垂,既没有在看自己的膝盖,也没有在看地板。Steve倒是能够直视Halley,但是脸上写满了反抗。Halley忍住了没让自己叹息出声。

“又一次?”他问。

Steve挪开了视线。James懒洋洋的耸了耸肩。

“你好Justin,”校长说(她的名字叫Kathryn,他突然想了起来),她的头朝门口示意了一下。“我们出去说?”

_____

 

“我知道这个情况比较微妙,” Kathryn说。他们站在走廊,孩子们呆在她的办公室里。她的声音很低,手臂交叉在胸前。“但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他们现在已经被停学了。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我所能控制的范围。”

“我知道你很失望,”Halley说,“如果这件事我能做主,我会支持你像处理其他学生一样处理他们,但是我不是那个做决定的人。停学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了。”她说。

Halley默然无言。他想把手插进兜里,但是忍住了。

“至少——”她摇了摇头,“——至少让Steve一个人停学。也许这能让他们俩都规矩点别再犯事。”

“当然可以——”他说,“—如果你想让王子James在Steve停学期间变成彻底的噩梦的话。”Halley朝办公室门那边点了点头。“你也看到了,王子James很可能会将这种行为看做是私人的挑衅和冒犯,所以你要停学的话最好两个人一起停——但我们不能这么做。”

Kathryn叹了口气,用手摩擦着前额。

“课后留校,”她说,“一个月。”

_____

 

Halley从教室门上的窗户观察他们。想到因为课后留校他们必须得呆到很晚,Halley已经开始感觉到这一个月的漫长了。坐在教室前面的老师正在批改试卷,根本没有抬头,而Bucky和Steve分别坐在教室两端,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们和对方说话。James此刻本来应该在写检讨书,但他却正用不会引起老师注意的力道在面前的纸上敲击着。当他连续两次敲击出无-聊(B-O-R-E-D)时,Halley认出了他敲的是摩斯密码。

Steve并没有看向Bucky,而是低头看着手中的纸,但他的手指也在敲击着桌面,长停顿后是短停顿。晚-饭。(D-I-N-N-E-R)

吃-什-么。(W-H-A-T-F-O-O-D) 

Steve想了一下,然后回道。鸡-肉。(C-H-I-C-K-E-N)

James笑了,敲击回复道,好-的。(O-K)

_____

 

如果James能把学摩斯密码一半的功夫用在好好写一份读书报告上,他的大部分功课也许就不会勉强维持C的成绩,而Halley也就不用坐在家长会上,听着老师们告诉他王子James真的是个聪明的年轻人,他们真的非常高兴有他这样的学生,但是他们希望他能够在读书上更用功一些。

 

Halley能够通过他们的反应来分辨谁是新来的老师——一个黑人为白人孩子担负监护责任,尤其这个孩子还是王子,新来的老师脸上的笑容总是紧张而又勉强,充满不确定。

这其实挺滑稽的,因为Halley很确信他是唯一一个真正关心James的人。Amanda关心的方式更为抽象,她关心的是王子James作为国民模范的形象,以及如何在未来为他保持这个形象。但Halley关心的是James每一次功课的分数,关心他带回家后立刻扔进垃圾桶的考试成绩。而他也不寻常的关心着这个孩子的自尊心。

Halley从没想过要一个孩子。

他有长达12年的战斗经验,5年的特勤局工作经验。虽然他身上携带着枪支,但事实上他就是James的保姆。

_____

 

Susanne给他开了一罐啤酒,他安静微笑着接过了。“谢谢。”Steve和James在厨房里洗着碗碟,他能听到Steve的笑声从厨房里传了出来。

“他们又打架了,哈?”Susanne问道。她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酒。Halley摇摇头,叹了口气。

“是啊,这差不多也是我的感想了。”她说。

“Steve通常都是个乖孩子。”他说。

“是啊,没错。”Susanne哼了一声。“但是就我所知,他才是那个惹上事并将James扯进去的那个。我告诉过他别再这么做,别去理会那些争斗。”她挥舞了一下她的杯子,酒差点撒了出来。“我也不认为洛威尔学校会有那么多霸凌的情况存在。我是说,你在处理他们在学校惹的麻烦上,已经足够尽心尽责了。”

Halley喝了一口他的啤酒。一阵笑声从厨房里传了出来,Susanne后仰着身子大声喊道,“你们俩最好赶紧把盘子洗了!”

她转向了Halley,语气并不太好。“刚刚过去的两周就打了两架,课后留校绝对不会管用。”

“可以尝试再次将他们隔离开来。”Halley说。上次他们这么做时,James差一点被绑架,只因为他偷偷从王宫溜了出去,想坐早上5点的公交去Rogers家。而在那之前,James曾为了搭便车去找Steve,差点上了一辆非常可疑的汽车,还好Halley及时阻止了他。他们放学之后躲过了Halley,这让Halley不得不一路找他们找到石溪公园,而他们那时也许正躲在某棵见鬼的树下或沿溪下行。除此之外,他们试图将James和Steve中的一个转移到另外一间学校,另外一个地区,或者另外一个国家——这是Amanda提出的建议,而Halley还真的考虑过——然而对于Halley来说,如果他还必须保证James的安全,那将他们两个分开几乎毫无可能。就算他真的那么做了,Halley不确定James是否会疯狂到独自一人坐飞机去找Steve,即使他只有11岁。

“然后让我再一次面对他们的绝食抗议?”Susanne问,在酒杯后隐藏着讽刺的微笑。“还是不要了谢谢。”

他们陷入了沉默,思考着。

“你知道的,”Susanne说,“我们就像一对非常讨人厌的父母。你知道——就是那种认为自己的孩子不能犯任何错的人?让我们看看这次学校是否真的能控制校园里的霸凌问题吧。”

Halley用手摩擦着自己的头。“我甚至都没做过父亲。”

“是啊,但是——”Susanne对他微笑着。“——你基本上已经是了。”

_____

 

当他们晚上开车回王宫时,James的头靠着乘客位的车窗上。街上路灯灯光闪过了他的脸庞,而他一直安静的看着窗外。Halley用眼角的余光瞥向他。

“你想跟我说说为什么你会去打架吗?”

James从窗户上抬起了头,但是并没有停止看向窗外。“他总是欺负Steve。”

“你的眼睛怎么样了?”他们在去Steve家的路上用冰袋敷过,后来将已经融化了的冰袋换了一袋能够消肿的豌豆。

“没事。”James说,“你说Amanda会让我用化妆盖上眼睛的青肿吗?”

“也许会。”Halley说。

James叹了口气。

“不用我告诉你有多少人在关注你。”Halley说,“你是王子,你必须做出良好的表率。”

“是啊,是啊。”James冷漠的说。

“Hey,”Halley说,转头看向这个孩子。“为你的朋友出头,这种行为很值得钦佩。”

James转过头,看着Halley。“真的?”

“是的,”Halley说,“我得说你是个很好的朋友。”

James明亮的笑着。

Halley忍不住也回了他一个微笑。

Notes:

Detention:即课后留校,意味着学生在下课后,需要留下来从事打扫教室,修理草坪等类似的体力劳动,这些体力劳动的时间本应该是学生参加课外活动的时间(如到社区服务、参加各种俱乐部活动),其中有些活动的参与时间是有要求的(如本学期参加社区服务活动至少12个小时),所以受到detention处理的学生就不得不另外找时间去补上自己错过的活动时间。


04 Jul 2016
 
评论
 
热度(30)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