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Our Golden Age 我们的金色时代 (第四章:时间线:高二的夏天(16岁))

SY现在很随缘,正文搬到这里存个档。


Summary:

在本文里,Bucky是王储,Steve仍然将成为一个英雄。

翻译:@缄默的情人   WEIBO:http://weibo.com/liangmin315

正文英文原文地址:AO3

正文翻译版:随缘


第四章:时间线:高二的夏天(16岁)

当Bucky从福吉谷放假回来时,他喜欢自己清洗衣物——将衣服从行李箱里拿出,区分开深色和浅色,然后将它们扔进宫殿地下室里4台洗衣机中任意一台里。只要他不弄坏机器,女仆们随他折腾。她们一定觉得这样的行为古怪胜过迷人——Bucky曾发现她们越过他的肩膀盯着正隆隆作响的洗衣机,就像在怀疑他弄错了洗涤程序一样.

也许这是他怀旧的一种方式。他还记得和修女Marie一起度过的那些下午,他和Steve将衣服分成两堆,一边听修女英语中夹着西班牙语,喋喋不休的谈论她的姐妹和侄子,一边因整个孤儿院脏衣服里散发出来的汗味和尿臭味皱着鼻子。怀旧这样的事真是傻透了。

在期末考试紧张的学习压力之下,Bucky总会将自己那安排爆满的夏季日程忘至脑后——日程表里无情的排满了各种晚宴和见面会,而他几乎得24小时学习各种相关材料,然后穿上西装微笑着面对镜头。他很确定他绕着整个美国到处跑时,睡在酒店床上的时间远比睡在宫殿里自己床上的时间要多得多。

其实这并不算太糟,除了一件事:Steve。他上了阿灵顿的华盛顿-李高中,距离福吉谷至少有145英里远。这个夏天他将没法和Bucky一起参加各种展会,无论Bucky如何争取都没用。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烘干机嗡嗡作响提示烘干结束,所有衣服都放回行李袋之后,Bucky走出了门,车钥匙在他的指间愉快的摇摆着。

_____

他们已经连续3个夏天在波科诺山租同一间度假小屋,每次都会呆上半个星期。这起初是Halley的主意,因为Halley是他的员工里唯一一个还有理智的人,他已经受够了看着Bucky永无止境的出席夏季职业棒球大联盟和支持青年组织的各种活动,也或许是他已经受够了听Bucky一直抱怨自己和Steve见面实在太少了。

在Bucky敲门后,Steve的养母Susanne打开了门。她的棕发在脑后束成了马尾,衬衫上的图画显示她参加了阿灵顿举办的5公里健身跑。她给了Bucky一个拥抱,朝着停在路边的Halley挥了挥手,然后将Bucky拉进了屋里。“Steve还在楼上整理行李。我去弄一壶咖啡,等会你带给Justin开车时喝。”

Bucky三步并作两步的上了楼。Steve的屋子里正安静的播放着某个另类摇滚电台——Bucky听到了Muse某首歌的最后几句,紧接着就是电台主持人说话的声音。房门半掩着,Bucky敲了两下推开了。

“Hi。”Steve说,刚转过身就被Bucky一把拉入了拥抱中。Steve笑了——他用一只手回抱了Bucky,然后将他推开。

“我得赶紧把行李整理完。”Steve说。Bucky坐在Steve的床上仔细的观察他——Steve的头发又变长了,轻柔的卷曲在他的耳边。他的快速发育期来的很缓慢,因此他仍比Bucky要矮上几分。

“需要我帮忙吗?”Bucky问道,向后倒在了床上。Steve将他的小旅行箱拉上拉链,然后把素描本放进了背包里,整个过程没有给Bucky一个眼神。Bucky皱了皱眉,看着Steve的后背。“你没事吧?”Steve一只手放在背包里,浑身僵直,就好像被抓住做了什么事一样。Bucky坐了起来,担心的说。“Steve?”

“我没事。”Steve转身朝Bucky微笑了一下,但是Bucky并不愚蠢。他太了解Steve所以不会轻易被他蒙混过去。“真的没事。”

“你身体不舒服吗?”Bucky问。“如果你觉得不舒服的话我们可以延期再去。”

“不!”Steve说,突然安静了下来。“我很好,我发誓。真的没有什么问题。我们走吧。”

Bucky看着Steve,他正紧紧的抓着他的背包,指关节泛白,笑容看起来很勉强。Bucky有些迫切的想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是他太过熟悉Steve的倔脾气,知道这只会是一场注定失败的尝试。

“好吧。”Bucky说道,希望自己的笑容看上去足够明亮,他从Steve的床上站了起来。“我们走吧。”

____

 

Bucky行驶在I-270高速公路上,Halley跟他们隔了三辆车的距离。Bucky看到Halley变换了车道,于是加紧踩了踩油门。

“你快要超速15公里了。”Steve坐在乘客座适时的指出。

“我才不会让Halley在这里打败我们。”Bucky说,但是稍稍松了松油门。Steve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笑,继续按着Bucky的iPod.

“快点,选一首歌。”Bucky说,“评判我的音乐品味真的需要花这么久的时间吗?”

“勇者无畏乐队之后就是小甜甜布兰妮?”

“你非得只看名字是B开头的那一栏吗?”Bucky呻吟道。

Steve提出让Bucky来做选择,Bucky点开了蛋糕乐队的歌,音乐瞬间让整个车厢为之震颤:“我想要疯狂的爱你,此时此刻我想爱上你。”

Bucky轻敲着方向盘,然后瞥了一眼Steve。此时的Steve与往常截然不同,整个人一动不动的盯着后视镜。他们已经开出华盛顿30英里远,他却没有接过Bucky任何话。

快啊,他想着,快啊Steve,快啊。

____

 

刚过哈里斯堡没多久他们就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Bucky傻到在离开华盛顿时忘记了加油。Steve走进休息站的洗手间,而Halley去买了一些格兰诺拉燕麦卷。他朝Bucky扔了两个,Bucky反射性的接住。“别开那么快,Barnes。”

他们充分利用此时的休息时间吃完了。当Steve从洗手间出来时,Bucky扔了一个燕麦卷到他大腿上。

“我不饿。”Steve说。

Bucky翻了个白眼,从汽车加油泵边起身。“不管怎么样吃掉它。”他们驶上入口匝道而Halley开车紧跟其后开回了高速上。Steve剥开了燕麦卷的包装,一句话也没有说。

____

他们驶进I-80高速公路,此时至少已经放完了两张Coldplay的专辑。Bucky终于打破寂静开口道,“Steve。”

Steve仍然沉默。Bucky短暂的将视线从公路上收回然后瞥了Steve一眼,看到他此时正两眼紧闭——这个混蛋是真的打算装睡吗?他正想用大脑中那些措辞极其不合适的话朝着Steve喊叫出来,Steve却小声的说了些什么,Bucky甚至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是gay。”

“什么?”Bucky问道,因为,什么?

“我很确定我是gay。”Steve大声说道。

“我——”Bucky开口,然后闭嘴了。他之前想Steve是不是生病了不想告诉他,或者在学校里被恶霸欺负,或者类似的一些愚蠢问题——他没想到——他没想到会是这个。“好吧。”他放松了下来,因为该死的除了这个他想不到还能说什么。

“我想亲口告诉你。”Steve说,“我想我发现这一点已经有段时间了。”

Bucky什么都没有说,一直盯着路面。

“不过这并没有改变什么。我还是我。我只是更确定我是什么样的人了。”Steve停了下来,看着Bucky的脸,然后用更小的声音说,“我想是这样。”

“好吧。”Bucky这么说,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感觉自己毫无用处。有多少次他在玩反恐精英时说过死基佬(faggot)这个词?有多少次当他认为某些人是gay时表现得格外反感?老天。

“好吧。”Steve重复了一句,然后看向了窗外。

____

车厢里的音乐从Coldplay变成了喷火战机乐队,Bucky尽力把好方向盘,努力不让自己猛的转弯引发一场交通事故。他在接下来的旅途中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他弄不明白为什么让自己的大脑绕过这个问题变得如此艰难,Steve和从前并没有什么两样——他仍然是那个不知道远离战斗的笨蛋,那些已经痊愈的伤痕会一次又一次的回到他脸上,他的手仍然像是一块满是画笔痕迹的画布,痕迹清洗后消失,然后另一些重新出现。他闻上去依然像是Susanne一直在用的那款清洁剂的一样。

但是他已经有5个月没有见到Steve了, 5个月的时间漫长到能发生任何事。他很害怕现在坐在他身边的Steve已经不再是那个他深信不疑的Steve了。

他太傻了,他简直傻透了。

____

 

当他们来到3英里外的杂货店里,Halley在他们之间来回扫视了一下。“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Bucky说,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沉重。“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Halley递过来的眼神充满讽刺,令人畏缩。

“我们去拿点蔬菜。”Bucky说,抓住Steve的手臂将他拉向农产品区。“一会儿在收银台见。”

Steve跟着他走向一堆预制沙拉和小胡萝卜。

“我们也许应该拿点洋葱。”Bucky为了避免尴尬,开口道。

Steve只是点了点头。

“听着,Steve,”Bucky说,“我——”他什么?“——只是需要——”他有些支支吾吾。他试图说一些安慰的话,但是此时此刻他所能想的都是Steve未来将会因为他的性向面临多少困难,以及那些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在新闻里的仇恨犯罪,先行的永远是血淋淋的细节,名字变得无关紧要。

“我们得拿些灯笼椒。”Bucky僵硬的结束了自己的话,而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实际上正因为Steve是gay这个事实而感到愤怒。

Steve只是茫然的看着他。

Bucky转头去拿了那该死的辣椒。

____

 

Halley给他们每人烤了一块牛排,而Steve将土豆块捣碎,和黄油混在一起烹煮。这个后院被屋顶和纱门很好的遮掩了起来,Bucky用木勺在沙拉里耙了一下,将调味品撒匀,然后一直盯着他的野菜沙津

Halley将一瓶啤酒放在他面前,Bukcy抬起了头。Halley用钥匙扣开了瓶盖,然后说,“如果你不愿意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会逼你。”

Bucky拿了起来喝了一口。他仍然不喜欢啤酒的味道,但即使嘴里满是酸苦,他依然喝了下去。

____

 

他们睡在同一个房间,两个单人床,窗户开着。Bucky一边听着窗外蟋蟀的声音,一边听着Steve的呼吸声。他非常清楚Steve熟睡时是什么样的,此刻的呼吸声太轻了。Steve正盯着天花板,和他一样。

Bucky弄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会因为Steve是gay而如此心神动摇。这太愚蠢了,Bucky知道这跟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但他觉得这就如同是他的私事一样。就像Steve掩藏了Bucky永远也不会猜到的一部分,他会注意其他男孩,在被人发现前转移开视线,而Bucky怎么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Bucky本来应该是那个比Steve更了解他自己的人:那些眼镜,那些大素描本,那些他买下然后毫无预警的寄给Steve的漫画。而他却不知道——不知道这个。

他叹了口气。睡在他左边那张床上的Steve换了个姿势,床单发出了沙沙声,旧床垫吱呀作响。Bucky看了过去,他看到了Steve缩成一团的肩膀,以及他的后脑勺。

说些什么。说些什么。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____

他是最后一个醒来的人。Steve的床已经整理好了,整个房子里除了Bucky再无他人。他穿上一条短裤,然后脱掉睡衣换上了一件预备役军官衬衫。

现在只是早上8点,但是太阳已经非常耀眼,正朝着天空上的顶点缓慢挪动。Bucky推开庭院的纱门,看向了湖泊。他看到了岸边的两个黑点,其中一个拿着鱼竿,那一定是Halley和Steve。

他穿过草坪走进那条将湖岸和小屋隔开的石头小路,他隐约能听到Steve模糊不清的说话声。他现在走过去会不会打断他们的悄悄话?他几乎可以确定他们正在谈论他。

Halley回头看了过来,发现了站在石头上,手正插在兜里的Bucky。他倾身和Steve说了些什么,Steve点了点头。Halley站起来走向了Bucky。

他靠近后和Bucky视线交汇,低声说,“你需要好好弥补一下。”然后擦肩而过,往小屋那边走去。

Bucky走到Steve身边说。“Hey。”

Steve迅速用他尺码过大的运动衫擦了擦脸。“Hey。”Bucky假装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

“我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Bucky说道,坐在了Steve身边的沙地上。Steve看向他,双腿抵在自己胸前,看上去比平常更加瘦小。“你是我最好的朋友Steve。任何事都不会改变这一点。”

Steve对着自己的膝盖轻轻微笑,但是笑容很快就消失了。

“我应该在一开始就说些什么。”Bucky说道,“我是个笨蛋,我是个傻瓜。”

“说话小心一点。”Steve闷声说,“你骂的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Steve,”Bucky直起身,手臂环住了Steve瘦弱的肩膀,将脸埋进了Steve的头发里。“我很抱歉,我很抱歉,我很抱歉。”

____

 

他们在篝火上烤棉花糖。Halley一边在院子里看管着他们,一边在昏暗的日光灯下读着约翰·格里森姆的小说。Bucky已经开始感觉到蚊子在叮咬他的脚踝了,而他本没有必要紧挨着Steve和他坐在一起,但是他觉得他需要这么做,需要去弥补和Steve之间的关系。

“我想我是气坏了,因为我以为自己了解你所有的一切。”Bucky连续烤坏了三只棉花糖后坦白承认道。Steve总是能烤的很完美,Bucky已经从他那边偷吃了两个。“这样听上去是不是很蠢?”

Steve透着火光看他——他们坐的太近,以至于甚至有些尴尬,但是他并没有挪动位置。“我从不觉得自己了解你所有的一切。”

但是难道你不想吗?Bucky盯着面前的篝火,并没有说出来。也许这就是让他心神不宁的原因——不是Steve的问题,而是他自己的问题。

“你的棉花糖烧起来了。”Steve告诉他。Bucky将它从火焰中拿了起来,但是已经太晚了。

“没关系。”Bucky说,“反正我会偷吃你的。”

 

 

Notes:

1、华盛顿-李高中Washington–Lee:美国最受欢迎的公立高中之一,位于华盛顿阿灵顿,以开设有很强的大学先修课程和国际文凭课程而闻名。

2、波科诺山Poconos:位于宾夕法尼亚州,因其令人兴奋的景点,游乐活动,历史背景和自然奇迹年度巡回而成为有名的旅游景点,这里有着真正壮观的景色,独特的历史风景名胜和一系列的室外运动包括高尔夫,皮划艇和远足。游客同时有机会享受市中心区的遗产和在波科诺山呈现出的不断发展的艺术风尚, 尤其是在Stroudsburg,Milford, Jim Thorpe and Honesdale这些文化古镇的艺术画廊里。

3、faggot:对同性恋男子的一种侮辱性贬称,这个英文单词最早的意思是指“做为燃料用的一束木柴棍”。而这个词汇被用人形容男同性恋的一种说法是,在中世纪天主教审判异教徒的时候,那时宗教裁判所常会对一些异端分子施以火刑。因为那些同性恋者本身也会被处以火刑,或者被当成燃料,用来烧死那些异教分子。

4、针对同性恋的仇恨犯罪:目前在美国仍有不少同性恋当街被人辱骂甚至杀害的犯罪案例,罪犯和受害人并不相识,也没有任何冲突,仅仅只是因为受害人的性向而被谋杀。

5、作者表示保镖Halley的原型是英国男演员伊德瑞斯•艾尔巴(Idris Elba)——他饰演过环太平洋的StackerPentecost(就是那个超级酷的黑人指挥官),以及雷神里守护彩虹桥的海姆达尔。

 


04 Jul 2016
 
评论
 
热度(31)
  1. Lizz__y遥远地球之歌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更新了!!(奔走相告~)感情特别细腻,回忆杀特别美好,日常特别有爱的一篇文章。没有太太前期的辛苦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