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Our Golden Age 我们的金色时代 (第一章:时间线:即将服役(24岁))

SY现在很随缘,正文搬到这里存个档。


Summary:

在本文里,Bucky是王储,Steve仍然将成为一个英雄。

翻译:@缄默的情人   WEIBO:http://weibo.com/liangmin315

正文英文原文地址:AO3

正文翻译版:随缘


第一章:时间线:即将服役(24岁)

Bucky三步并作两步的上了楼,伸手在口袋里摸索自己的钥匙。然而房门并未上锁,所以——感谢老天——这意味着Steve现在在家。

Bucky脱了鞋,将自己的袖扣扔进了他之前留在Steve家的烈酒杯里。他解开领带,然后躺上了沙发,腿搁在咖啡桌上。Steve会将一些模型放在沙发上,此时就有同一种样式五种不同的模型散布着。Steve的moleskine笔记本面朝下的躺在一圈干掉的咖啡上,Bucky将它拿了起来。

“Hey。”Steve走进客厅,用一只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我以为你整个晚上都要耗在晚宴上。” 

“上帝将我从一堆贵族中解救了出来,他们一直在不厌其烦的跟我介绍自己优秀的女儿。”Bucky转变了一下脚的位置,让Steve能够坐在沙发上。“就好像我这一堆烂摊子还没够一样。”他将脚踝搭在了Steve的大腿上,拿过毛巾故意向他脸上掷去。

“Steve。”Bucky用特有的甜言蜜语劝诱道。“今晚和我一起出去吧。”

Steve脸上的笑容褪去,他将自己的笔记本从Bucky的指间拿了回来。“拜托Buck,你知道那里不适合我。”

“我两天后就要去服役了。”Bucky争论道。“来吧Steve。”

“我才刚洗完澡。”Steve认真的看着Bucky。而Bucky皱着眉,露出让人无法拒绝的表情。

Steve叹了口气。“那你的保镖怎么办?”

“Halley才不关心这个。”Bucky咧嘴笑了。“穿那件蓝色的衬衣。”

_____

一如往常,Halley离着半条街区的距离尾随着他们(Bucky的手机和手表,以及他不知道的其他物品里的GPS,让他没有办法真的甩掉自己的保镖)。他拉着Steve一起越过酒吧前的等待线,门口的保安替他们拉开门,对着Bucky露出了一个微笑。没走出五步他的手上已经有了一杯培恩酒,而一个漂亮的女服务生走过来跟他说请走这边,殿下。

和Bucky在一个酒吧里玩乐的人往往都衣着光鲜:富有,被宠坏的,以及难以置信的无趣。当Bucky走近时Cherie刚刚滑上Jackson的大腿,而Bucky感觉到Steve在那一瞬间有些迟疑。他拽着Steve的手腕将他拉入一个卡座,两人紧挨着坐在一起,在有限的空间里,两人的腿轻轻碰触着。

“喝点东西吧。”Bucky说着,朝一个女服务生招了招手。“别那么紧张,你该享受这个。”

Steve的头朝他靠近了些。“你难道不会有完全无法相信我们会变成现在这样的时候吗?”

Bucky的视线从女服务生转回了Steve。他露出了一个假笑。“该死的每一天我都会这么想。”

_____

事情是这样的:Bucky在他人生中的第一个8年里,只是个布鲁克林孤儿院里无人关心的无名小卒,除了那个总是将自己卷入一场又一场必输战斗里的骨瘦如柴小子,他一无所有。这就是他的过去。

Bucky有时候会想,如果他们并没有来寻找他,如果女王没有染上卵巢癌仍然有机会受孕,事情会如何发展。他也许会一直困在布鲁克林,毫无疑问的,过着一种他甚至都没有机会尝试的,截然不同的生活。也许他在高中就会辍学,也许他会跟着Steve去随便哪个城市,在这个书呆子上着某所精英学校时,他会在当地的职校里学习汽车修理。当他明白不会有人愿意收养一个年长的男孩,更不会有人愿意两个男孩一起收养时,他就已经放弃了继续抱有幻想。

很难去设想如果他的母亲从未抛弃他,他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子。在那个人生里,他将永远也不会遇见Steve。

_____

Cherie 抬起头,看向酒吧的另一边。“有人看上你的男孩了。”

Bucky抬起了头。这个美丽的金发姑娘在刚刚过去的五分钟里一直在他耳边低语着一些下流的情话,趁机亲吻了他的脖颈,舌头滑过了他的肌腱。然而即使当她的手掌滑入他的大腿时,Bucky仍然有些分神。

Steve正对着一个用双手做着某种手势的男孩露出微笑。一只手从Bucky的正装长裤里拉开了他的衬衫,手指深入其中摩擦着。Bucky并没有停止审视那个正在和Steve说话的陌生人,他个子不高,一直轻推着脸上的眼镜,看上去有些紧张。金发姑娘的手滑进了Bucky的裤子里,在他真丝的四角裤上摩擦着。

“你想让我去将那个男人吸引走吗?”

搔痒着他一边脖颈的头发离开了,Bucky对于VIP卡座的隐蔽性很满意,因为此时他的四角裤已经被脱了下来。Bucky看着Steve,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不用了。”Bucky说道。他移动了一下臀部的位置,头颅略微后仰。Steve听着那个男人说的话笑了——Bucky不用听就能隔着遥远距离分辨出Steve从礼貌微笑到真挚笑容的转变。那个男人探身过去,当他说话时手掌抚在Steve的手臂上。Bucky舔了舔自己的后槽牙,用力的吞咽着。

Steve摇了摇头,然后那个男人退开了。Steve看向了Bucky,而Bucky回以注视。

他非常安静的射了出来,对此他有过很多次的练习经验。金发姑娘坐了起来,用一杯放在桌上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清洗了自己的嘴。Bucky将自己的衣服塞了回去拉上拉链,然后转过头接受了弥漫着辛辣酒味的亲吻。

他听到了身边打火机的轻响,以及Cherie的声音。“你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可真是混乱而又糟糕,你知道的。”

不,只有我是如此。Bucky这样想着,但是他大声说出的却是,“把烟灭掉。”

_____

他醉倒在了Steve身上。因为比起让Halley载他回宫殿,去Steve那儿打扰要更加方便一些。Bucky不止一次的支付了Steve的房租,因为每个月他都会无数次的闯入这里住下。但Steve只是耐心的微笑着,然后在沙发床上铺上干净的被单,从自己的床上拿了一个枕头递给了他。

Bucky最喜欢的就是此刻:蜷缩在散发着Steve清洁剂味道的被单下,鼻子压进有着Steve头发味道的枕头里。在他彻底清醒前假寐的那几分钟里,他能够欺骗自己,想象着自己实际上是躺在Steve的床上。他愿意用一整个月在陌生人身边醒来的时间,去换这样的一分钟。

今天的宿醉感并不是太糟,但是他该死的必须去小便了。Steve非常老练的让他在睡之前喝了足够多的水,他看到了咖啡桌上的玻璃杯,就放在他手机旁。

已经是接近早上八点,这意味着Steve还没有起床。Bucky小便完很快的洗了个澡,希望自己没有将Steve吵醒。广告业和自由职业让Steve几乎很少能有好好睡一觉的时间。

冰箱几乎空空如也,但是有足够多的鸡蛋和牛奶可以做法式吐司。Bucky开始煮咖啡,然后在烘箱里加热了一些黄油。等Steve慢吞吞的走进厨房时,Bucky已经将吐司齐整的堆叠在盘子里。

Steve从底部拿起一片已经冷却的吐司咬了一口。Bucky将Steve最喜欢的杯子推了过去,Steve感激的用另一只手拿了起来。

“你应该知道你的手机响了。”Steve过一会儿说道。

Bucky用洗碗布擦了擦手,然后走回客厅。手机因为来电而发光,但是并没有发出声音——他一定是不小心调到了静音状态。当他拿起手机的那一刻,屏幕暗了下去。他解锁之后发现有五个未接来电。

“你是忘记今天有什么重要事务要处理吗?”Steve看着他,手上还拿着半片吐司。

“没有,”Bucky说道。“如果是有重要的事,他们会派人来接我。”

他将手机放回口袋中,拿起自己挂在扶手椅上的领带。他从Steve指间将吐司偷走咬了一口。

“混蛋。”Steve又拿了一片吐司。Bucky嘴里塞的满满当当的笑了,他又偷喝了一口Steve的咖啡。

“你要走了?”Steve问道,看着Bucky用沾满黄油的手指戴上袖扣。Bucky的裁缝如果知道半数Bucky穿衣服时沾上过的东西,一定会哭出来的。

“也许是该走了。”Bucky说。“你知道的,去为昨晚提前离开晚宴而道歉。”

Steve坐直了身子看着他。“晚些时候是你过来还是我去找你?”

“我会顺道过来。”Bucky说,然后将Steve拉进一个单手的拥抱。“别再熬夜了,Charlie的训话已经变得越来越长了。”

Steve靠向他,片刻都没有松开。但是接着他抽身后退,笑意并没有完全到达他的眼中。“那么一会儿见。”

_____

Bucky讨厌回到现实世界。他将一壶咖啡递给保镖Halley,然后在回宫殿的整段路程都没有说话。

他换上了他的军官制服,戴上了中尉的军衔,任由他的公关人员替他整理衣领,直到她看上去终于满意了。有人轻触着他的脸颊打上一些粉底,然后他走下礼堂,和女王一起参加为军队将领代表团举办的午餐会,他们从明天开始就将成为他的上级。

他和他们握了握手,脸上一直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房间里有很多手持相机的记者,所以Bucky得确保自己看上去对任何说话之人的话题都很感兴趣。

“你会把我儿子安全带回来的,对吗?”他的母亲在某个时刻微笑的问道。军官们互相交换着眼神,有些记者发出了令人不快的笑声。

“我们会竭尽全力的,女王陛下。”军官们中的其中一个说道。

“我很高兴能够奉献出自己的生命。”Bucky说道,心里想着这也许是Steve会说的话。

_____

Bucky并不愚蠢。他知道从开始到现在所有事都在跟他对着干:他是王室的私生子,被人从城市贫民阶层拉出来再扔进一个他完全不属于的世界,再厉害的军校也不能让他将那些自作聪明的家伙揍的不再说他的闲话,而他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被人从酒吧里拉出来,醉得一塌糊涂。令人惊讶的是那些街头小报从没有厌倦在头版卖弄他对于酒精和姑娘的嗜好——就好像在此时此刻这些还能让任何人感到惊讶一样。

Steve一直在他身边默默的陪伴着他,告诉他也许是时候该考虑对自己的人生更加认真一些,这样人们也会开始认真的将他作为一个王储看待。他说Bucky是时候该考虑安定下来了。

Bucky很难告诉Steve,他对于和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安定下来没有丝毫兴趣——但这并不代表Bucky会付诸行动。他不希望有一天美国媒体将所有的压力都指向他有哮喘的好友,像他们对Bucky做过的那样将Steve彻底撕碎。

但是也许Steve是对的。也许他是时候该学习怎么变得成熟起来了。

_____

他耐着性子和几位德国大使吃了一顿极其痛苦无聊的晚餐,对于希腊金融危机的足够了解,让他和坐他左边的女士展开了一场关于德国是否有权利退出欧盟的简短讨论,然后他又被迫和坐他右边的公爵夫人开始了一场关于他甚至都没看过的电视节目的闲聊。

女王一直看着他,就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就像知道他的思想已经飞离了这个房间一样。她也许比他所想的更了解他——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他们的关系从未像Bucky曾期望过的那样有任何发展。童话故事都是假的。Bucky常常觉得她其实希望自己没有将他从她的过去中拉扯出来。

他并不责怪她。某种程度上,他也如此希望着。

_____

他绕着华盛顿东面转了几圈,在去见Steve之前甩掉了跟着他的狗仔队。每次他去Steve那里都很小心——他不想让记者像曾经敲开Steve的上一间公寓那样敲开Steve如今的家门。有些时候如果他的安保团队心情不错或者刚好无聊,会安排出一辆诱饵车吸引狗仔的注意力。

当Bucky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时已经接近午夜。客厅的灯依然亮着——一个建筑学的视频正在Steve的手提电脑上小音量的放着。Steve在沙发床上蜷缩成一团,睡在早上Bucky用过的被单下。他睡着了,而Bucky几乎不想吵醒他。

“Hey。”他低语着,坐了下来。Steve动了一下,然后睁开了眼睛。

“我不确定你今天还会不会来。”Steve困倦的低语着,靠近了他,将被单拉近自己的脸庞。Bucky脱掉了上衣。“你看上去很不错。”

“你已经无数次的看过我穿军服的样子了。”Bucky笑着说。

“你穿着总是很好看。”Steve说,而Bucky的胸膛一紧。老天。

“你一切都没问题吗?”Bucky说。“我是说金钱上。”

“拜托Buck。”Steve睁开了眼睛。“什么时候我会被钱困住了?”

“你的医疗保险还正常吗?”Bucky坚持说。

“我以为我才是那个应该担心的人。”Steve微笑着。“我会没事的。”

Bucky并未感觉到放松。“我会给你发邮件,也许我还能跟你打几个电话。”

“我会给你邮件你错过的所有的关于猫咪的视频。”

Bucky推了推他的腿,Steve咧嘴轻笑着。

“你的晚餐吃的怎么样?”Steve问。

“相当无聊。”Bucky边说边看着Steve的手提电脑。“你在看什么?”

“纪录片。”Steve说。“也挺无聊的,因为我看睡着了。”

“你该多睡一些。”Bucky说。

“好的,老妈。”Steve翻了个白眼。Bucky这次真的推了他一下,Steve笑了。Bucky向后躺了下来,考虑着是否要脱掉自己的裤子,这样就不会弄皱它们。他应该有一条运动裤留在这里的什么地方。而且见鬼的——即使他没有裤子在这里,Steve的东西差不多都远远超过了Steve自己的尺码,他完全可以借来穿。

“你想听我说些听上去很傻的事吗?”Steve问道。

“你说的不是一直都挺傻的吗?”

Steve笑了,但是当他再度开口时笑容就褪去了。“你知道自从我满18岁时起就一直试图入伍。”

Bucky转过头,这样他能清楚的看着Steve的侧脸轮廓。

“我的意思是,他们很明显不愿意要我。”Steve说,仍然盯着天花板。“但是我想,无论你去哪里,我都想跟你一起去,你知道的?”

“你说得对,”Bucky说。“这听上去确实挺傻。”

Steve看着他。

“我更宁愿你安全的呆在这里。”Bucky说,因为他永远也没办法说清他内心深处有多么不希望Steve加入军队。这里没有子弹,没有红外线跟踪式导弹,也不会有精神上的创伤。

“我也更希望你能安全。”Steve安静的说。

Bucky闭上眼,将整个身体转向Steve。Steve伸手滑过Bucky的发间,然后将手停在了他们中间。

“别想摆脱我。”Bucky的手动了动,几乎触摸到Steve的手。“抱歉。”

_____

早上五点,他最后一次走出Steve的公寓。Addison将车停在路边,递给他刚刚熨过的士兵服和一套露营用具。然后她递给了他一张去科威特的单程票。

Bucky将从Steve那里偷来的笔记本卷起塞进了口袋里,然后上了车。


04 Jul 2016
 
评论
 
热度(66)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