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Choices We're Given(杀手特工AU) (3)

随缘地址 原作地址 

传送门:(1) / (2) 


Chapter 2
  

  对于Steve来说,私人时间的多寡不定已经成了一种常态。他没法发展新的业余爱好,没法做兼职,没法追一部需要固定每周看一集的剧集,除了Sam Wilson,他的生活中再也无力接纳新鲜事物,而他也在很早之前就对这种状态放弃了挣扎。但即使是对他来说,这样无所事事的状态也实在是太漫长了。
  

  严格来说,他现在本该在家好好休养的。那天他从神盾总部回来时带着包着绷带的手腕,擦伤的指节,瘀紫的肋骨,出乎意料的没有脑震荡。他被告知在家放松休息几天,以备下一次命令的召唤,但放松这个词Steve从来都没能彻底理解实现过。
  

 “也许你需要真正的休个假,”晨跑时Sam说。他没有提为什么Steve今天跑得比往常慢,因为Sam是个好人,更是个很好的朋友,无论他对此是怎么想的,他对Steve的照顾都比Steve觉得自己值得的要多得多。“一个永久的休假。我听说街角的那家星巴克正在招人。”
  

  Steve一边擦去眉毛上的汗,一边咧嘴朝他微笑。“你想去应聘?”
  

 “我们可以一起去。或者更好的办法是,我们可以将手头上的钱集合起来开一间自己的咖啡厅。Wilson和Rogers,整座城市最棒的咖啡。不搞什么见鬼的超大杯,只有正常容量。南瓜咖啡全年供应,因为我们遵从大流。”


 “列个预算再来找我,我考虑一下。”


  Sam笑了起来,声音被一阵风携卷而去,但他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某种担忧出现在了脸上。“我是说真的,Steve。”他低声说道。


 “我很喜欢我现在的工作。”Steve辩解道,因为他确实如此。“我喜欢拯救他人,也喜欢帮助他人,实在无法想象自己从事另一份工作的样子。我有时候确实会在工作中受伤,但什么工作没有风险呢,对吗?”


 “最近你受伤的程度已经远超往常了。”Sam一针见血的指出。
                                   

  Steve跑步的速度慢了下来,他弯下腰双手支撑在大腿上,肺部猛烈的灼烧着。“只是些身体上的小伤,没有骗你,我保证。”
  

 “你是不是又中枪了?”Sam问道。“你最好别是带着枪伤出来跑步的,Rogers。”
 

 “我没有中枪。”Steve朝Sam摆了摆手,以示安抚。“只不过肋骨上有些瘀紫,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很好。”
 

 “不,你就是个蠢蛋。”Sam纠正道。“你现在怎么样?需要我背你回去吗?” 


 “如果你这么自告奋勇的话我不拦着你。”


  Sam翻了个白眼,动作和Natasha有种毛骨悚然的相似。“说实话,你为什么不呆在家里,坐沙发上吃大把零食?你现在到底是在干什么?这可不是正常人受伤之后的所谓休息。”


 “说到坐沙发吃零食,”Steve转移了话题,“Natasha说她很快就会来参加下一个电影之夜了。”
  

  Sam的眼睛睁大了一些,但很快又眯成了一条缝,“不,你别想用辣妹分散我的注意力。别想再次得逞。这种招数只有一次成功机会,你已经用完了。”


 “所以我也不该让她把Clint带来?”Steve戏谑道。他直起身往来的方向走了几步,做好了再次跑起来的准备。
 

 “别,”Sam警告,而Steve在这一刻跑开了,避开了Sam的大堆说教。

 “你不能用你那些火辣的朋友来诱惑我,Steve!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不管他们究竟有多火辣迷人,你依然是个傻瓜!”


  Steve真希望Sam有听到自己边跑边留下的大笑声;他没有余力转身看Sam的表情。突然他口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紧接着熟悉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Steve叹了口气,将手机从运动衫的口袋里拿了出来。


 “喂?”


 “Rogers,”Fury在那头说,他的语气听上去比往常要友善不少。“休假过得怎么样?”


 “我终于有时间好好看几集肥皂剧了,所以还算不错。”
 

  Fury大笑起来,这样的笑加上之前轻柔的语气,已经足以让Steve内心敲响了警钟。“很好,很好,”他说。“事实上我是来找你帮忙的。”


  Steve捏住了自己的鼻梁。“好吧。”他说。


 “对于加勒比海群岛你有什么感想?”


  噢。Steve放下了捏鼻梁的手,咧嘴笑了。“一直没机会下决心去。”


 “那你愿意去吗?”
 

 “又是卧底?”
 

 “并不完全是,”Fury慢慢说。Steve升起了一丝希望。“Mary Houston。你听过这个名字吗?”
 

 “那个,呃——慈善家?”Steve努力回想猜测着。他的大脑里浮现出了一个深色卷发年长女士的脸庞,但已经记不清她都做过什么了。他唯一记得的是她很爱笑,常常公开进行慈善捐款。“对吗?”
 

 “就是她。”Fury承认。“我们需要对她进行为期几周的保护性监禁。有人正在找她,而她已经接受了我们的建议准备离开美国一段时间。我们需要安排些人保护她。你来吗?”


  Steve没有多问为什么会有人想要伤害一个像Mary Houston这样的好人。他很早就知道人们如果想要一个人死的话理由简直无穷无尽,而Steve的工作就是确保这样的事不会发生。

 

 “是的,长官。”
 

 “很好。这两天你就出发,明天我在总部等你,9点进行任务简报。”


  Fury从不在电话结尾说再见,所以当对方没有多说就挂了电话时Steve并不怎么惊讶。他将手机放回口袋,在Sam赶上他时忍不住的咧嘴微笑。这才是他擅长的事,而不是某个需要戴上人皮面具,偷偷摸摸追寻敌人踪迹的工作。Steve擅长保护他人,擅长让他人逃脱死亡威胁。他也很擅长根除威胁,但他宁愿正大光明的以自己的身份去做,而不是假装成另外一个人。


  这个活计实际上就是个保镖;但Steve不在乎。至少与另外一种工作相比已经好上太多。 


 “你什么时候走?”Sam问。他太了解Steve脸上的表情所代表的意味了。
 

 “明天。”
 

 “等你回来我们再重订电影之夜。”Sam坚决的说。“如果你再放我鸽子,我会抛弃你另外找人合作开咖啡厅。你等着瞧。”
 

 “那我至少还能得到免费咖啡吧?”


  Sam双手环胸,Steve将胳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我会去的。”他保证。他会的。他不能让所有事都为工作让步,这不值得。尤其是和朋友的电影之夜。“我到时候会带爆米花来的。”
 

 “我可记着了。”
 

 “但如果我先到家,”Steve放下手臂。“就换你带爆米花。”
 

 “等等,我可没——”Steve此时已经率先跑远了。“我可没同意这个!”

-o-


  他并没有多少时间去旅游,但圣卢西亚的这个度假村绝对是Steve去过的地方里最美的一个。它犹如世外桃源一般与世隔绝,地方并不大,但相当的奢华高档。距离度假村不远就是一片美丽的海滩,这使得他完全不明白在度假村中心建造大游泳池的意义何在,但这里确实很值得游览一番。


  而且这里比家里要暖和得多。


  Mary Houston与其说正在躲藏避难,不如说更像是在享受一个美妙的假期。Steve被上级告知必须寸步不离她的身边,对她去的任何地方都要进行危险评估,但他同样也被告知必须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除非必要不得打扰到她。这意味着他必须一直穿着保守的坐在泳池边,或者在她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鸡尾酒时坐在酒吧里,亦或者在她做水疗时,盯着一个表情平和的男人用肘部按摩她的后背。


  然而整个任务过程并不糟糕可怕。她直呼他的名字时非常彬彬有礼,他在非工作时间也很享受额外的福利。他并不是神盾安排到她身边的唯一一位特工,因此他也拥有休息时间,可以好好睡上一觉。


  说真的,他在这里休息得比在家休息的还要好,甚至连皮肤都晒黑了一些。总体说来这个任务让他毫无抱怨之处。如果说到无聊,好吧。他确实没有多少动手的机会,但有时候让节奏慢下来也挺不错的,尤其是这还可以让他的肋骨和整个身体休养痊愈。如果Sam现在能见到Steve的话,肯定会为他的恢复感到骄傲的。Natasha也许会嫉妒死了,她超级喜欢这样的任务,并且能够天衣无缝的融入到这种高级度假村的气氛中,Steve对这一点可相当嫉妒。


  此时此刻周围的人不是太多。Mary坐在一张柳编桌子旁的高脚凳上,小口啜饮着鸡尾酒,而Steve坐在酒吧里离她有些距离的位置上喝着饮料——不含酒精,毕竟他在出任务——酒杯被他松散的执在手中,冰块在杯中缓慢融化。这间酒吧位于度假村边缘的一间小屋里,能够一览无余整片海滩的美景,但也相当糟糕的毫无遮防。不过Steve能从他坐的地方清楚的看到每一个走进或者离开酒吧的人,Mary所坐的地方也与海滩有一定距离,没人能从那里开枪射中她,如果真的有人试着这么做的话。


  Steve觉得没人会做这种无谓尝试。如果他们真的做了,那他们就可以见识一下他的宽松卡其短裤和印花衬衫下的荷枪实弹了。
 

 “能给我一杯曼哈顿鸡尾酒吗?也给我的这位朋友来一杯。”


  Steve循声望去,惊讶的发现有人坐在了他身边的高脚凳上,这让他的心跳几乎停止跳动。一双淡蓝色的眼睛迎上了他的目光,浓密的眉毛挑了起来。今天对方的脸上没有多少胡茬,腿看上去也不怎么跛,之前一缕一缕的半长发也被剪短。他穿着长袖衬衫,金属手上戴了一只皮革手套,但Steve不用看也知道是他。


  总会有一些人让你印象深刻难以忘记,这个男人就是其中之一。他居然进到了这里,进到了酒吧之中,没引起Steve任何注意的坐到了近得足以触摸Steve的地方,这让Steve震惊得差一点让冰凝的杯子从指间滑落下去。


  有那么一刻Steve几乎都要以为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他虚幻构想出来的人物,然而酒保带着礼貌的微笑说,“马上来,先生。”Steve立刻意识到,不,这绝不是他的臆想。


  他惊得说不出话来,也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你知道的,”男人戴着手套的手指敲击着吧台,说话的声音轻柔沉闷,“直盯着别人看可不怎么礼貌。”


  Steve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朝Mary那边瞥了一眼准备站起身来。一只牢固结实的手压在他肩膀上制止了他,男人嘴唇抿成不赞同的线条说,“你可不会想在这里发生些什么,是不是?”


  不,当然不。这间酒吧也许不算拥挤,但仍然有不少人。在这里打起来会让他们身处险境,如果Steve想要拯救其他人,那他就没法保护Mary。Steve习惯辨别他人身上是否佩戴武装,眼前的这个男人身上至少有一把枪,也许还有一把匕首,以及其他的鬼知道什么东西。如果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开枪,会有相当大的可能性会伤到平民。
 

 “我叫Bucky,”男人伸出手说。“顺便说这是个昵称,你在任何数据库都查不到的。”
 

 “你想干什么?”Steve问,语气比往常听上去要冷漠得多。事实上此时此刻的他听上去更像是Nat。没人能像她一样声音如冰山般冷漠,他几乎要为自己骄傲了。
 

 “我想你和我一起喝一杯,Steve Rogers。”Bucky说,他将手垂回了自己身侧。


  这个男人知道他的名字,Steve的胃中就像是有了个不安的结一般,但他拒绝表现出来。他让自己看上去面无表情,轻松的在座位上转了个身,这样他俩都面向了吧台。因为担心失手,他放下了酒杯。
 

 “有人跟你说过你装扑克脸的技术非常糟糕吗?”Bucky朝他笑。“是的,我知道你的名字,知道你在哪里工作,知道你住在哪里。”


  Steve咬住嘴唇内部,试图保持冷静。“你准备用这些信息做什么?”


  Bucky朝他耸了耸肩。“什么也不做,”他说,“除非有人下令。”


  Steve并没有因此紧张起来。“你总是执行别人的命令吗?”
 

 “怎么?”Bucky挑衅的说。“你也想对我下命令吗?”


  Steve没来得及弄清这句话的隐含意味,更别说回答,那个酒保就将两杯酒放在了吧台上,其中一杯推给了Steve,另一杯推给了Bucky。Bucky立刻拿起来喝了一满口,然后放了下来。Steve一边看着他,一边想这怎么可能是两周前的那个男人。


  上一次的他看上去就是他该有的样子:一个冷酷的,训练有素的杀手。他所有的一切,无论是衣着、眼神还是行动的方式都有着致命的危险力。而现在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任何一个出现在度假村里的普通人,穿着只扣上了少许扣子看上去几乎可以称得上情色的白色衬衫,头发后梳,神态随意。他看上去就像是某个即将回大学继续学业,正处于度假期间的百万富翁之子。


  这就是Steve讨厌卧底任务的另一个原因:它们会提醒他其他人能够和他一样轻易地戴上人皮面具,假装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你想干什么?”Steve重复道。他从来都不擅长玩游戏,也不擅长陪别人一起玩。
 

 “我想你和我一起喝一杯。”Bucky说。同样的问题,同样的回答。
 

 “为什么?”
 

 “因为如果你不喝的话,”Bucky喝干了自己酒杯中的酒,朝Steve的酒杯伸过手去,“我只有自己喝了。”


  Steve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Bucky。他一直在想该怎么不造成任何伤亡的解决目前的情况。上一次他让Bucky逃掉了;这一次他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他需要想个办法不造成伤亡的逮捕Bucky,他需要在拔枪前让Bucky远离他人,然后希冀这一次能够不让Bucky占到上风的压制住他。Steve在这里没有任何后援,如果走向不利,将没有任何人能出现帮他一把。


  他必须小心一些,虽然目前为止他还没想出什么好办法。Steve擅长战斗,但并不擅长面对这个,不擅长这样与敌人突如其来的对话。他能想出许多面对这种情况会得心应手得多的特工,他们会知道该怎么和Bucky言语交锋,该怎么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不幸的是他们都不在这里,这里只有Steve和Bucky,还有 Steve必须保护的女人,以及一堆在酒吧里喝酒放松的富人。


  也许他该听从Bucky的提议。
 

 “我不会伤害你,”Bucky过了一会儿叹了口气。“你可以别用那种好像我马上就要拿出枪把你脑袋射爆的表情看我了。”
 

 “为什么不会?我又不是你准备杀的第一个人。”


  Bucky稍稍转动了一下酒杯中最后的酒水,闭着眼置于唇间一饮而尽。“我不做无谓杀戮。”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不在我那个该死的名单上,所以除非你逼着我这么做,不然我是不会杀你的。”


  Steve回想着他们的初次见面,当他听到枪响时以为两个守卫已经身亡,但实际上他们只是失去意识并没有生命危险。而且通过Natasha,Steve知道他们现在恢复得相当迅速。“之前那次也是这样吗?”他问道。他知道如果Bucky真的想杀掉那两个守卫,简直轻而易举。


  Bucky看了他一眼,嘴唇充满魅力的挑起,毫无掩饰。“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到这里来吗?”他突然转移了话题。
 

 “如果不想知道的话我就不会问你两次了。”
 

 “我需要之前给你的那个硬盘。没有带走它给我带来了不少麻烦——当然,我得解释一下,那通常不属于我的工作范畴。”


  Steve发出了惊讶的声音,但很快克制住了自己。“我——硬盘不在我身上。”他摇摇头说道。“如果你知道我在哪工作,就应该知道这种东西不会呆在我身上。”
 

 “我知道,”Bucky体谅的点了点头。“我也知道你能拿到它,如果你真的想这么做的话。”
 

 “那我猜你也知道我不会那么做。”
 

 “是的,”Bucky承认。他心不在焉的盯着整个酒吧。“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因为你看上去就是这种类型。高尚到不顾自身安危,固执到听不进劝说。但是她?”他朝Mary点了点头,Steve后脖颈的毛发瞬间立了起来。“她在我的名单上。”他站起身来,将几张钞票放在了吧台上。“这一次别再挡我的路了,Steve。”



21 Feb 2015
 
评论(4)
 
热度(37)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