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冬盾】Choices We're Given(杀手特工AU) (2)

随缘地址 原作地址 

传送门:(1)


 -o-


 “你不该让他逃掉的。”Natasha开口道,语气中却并没有多少失望。她一直侧着头看Steve,试图找出他身上所有逃过了医护人员法眼的伤口。


 “我明白。”Steve说。


 “你至少应该知道他叫什么?”


 “在我用刀刺他和他肘击我的过程中,真的没时间问这个。”


  Natasha哼笑出声,但很快就克制住了。“你能——?”


 “给我半个小时和一本素描本。”


 “他把你伤得可不轻。”Natasha评价道,语气比眼神中显露的意味要更为闲适。


 “他还杀了Parrish。”Steve的声音沉闷极了,他无法忘记Parrish死在床上的画面。Steve家里有一条同样的白色被子,在允许回家之后他会尽快将被子换掉。“不过我没想到能拿到这个。”他将硬盘递给了Natasha。


  Natasha睁大了眼睛。她迅速拿走Steve手中的硬盘藏在了身上。她的这套作战服看上去不像有口袋,即使有她的衣服也太过紧身应该很容易看到物品的凸起。但是不知为何,Steve什么都没看出来。


 “现在你能告诉我硬盘里是什么了吗?”Steve边走边问。


 “换个地方说。”


  Steve还没来得及问去哪就被粗鲁的推进了左边一扇门里,Natasha匆匆跟在后面进了房间。随着门被锁上,房间里的灯自动亮了起来。Steve并不像多年前第一次认识Natasha时那般惊讶,他环顾四周,房间里只有一个床头柜、一张狭窄的床以及少量的家具,这让他不禁皱了皱眉。


 “这就是你的房间?”他问道,而Natasha走向墙边的衣橱,取出一件T恤,一件卫衣,以及一条牛仔裤。


 “此时此刻来说,是的。”她说。Steve转过身,给了她留出了一些私人空间。“最底层的柜子里应该有可以画画的东西。我去把硬盘拿给Fury,很快回来。”


  和Natasha不同,私人时间里Steve从不在神盾总部多呆。他有自己的公寓,也有与工作分隔开来的私人生活,他需要这些。如果连这些都失去,他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份工作有着能够吞噬一切的力量,Steve无法与之抗衡。


  正如Natasha说的那样,Steve在最底层的柜子里找到了笔记本和一支笔头已经钝掉的铅笔。他对于翻找Natasha的私人物品感到非常抱歉,但他必须在脑海中的记忆褪去、重要细节遗忘之前尽快描画出来,不然他们将永远没有办法弄清楚这个将Steve揍得不轻的人究竟是谁。


  Steve必须承认,那个男人确实将他揍得不轻。他的确带回了硬盘,但如果继续打下去,如果那个男人没有放弃,Steve很可能是最后的输家。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能这样与他势均力敌的人了,这不仅让他感到战栗,更有些猝不及防。


  对于Steve来说,绘画和战斗没什么两样。它轻而易举,成为了身体自动自发的行动,他甚至不需要去思考,只需要……去做。冰冷的双眸,硬朗的粗眉,深色的胡茬,长直的头发,抿成强硬线条的柔软嘴唇。Steve逐渐沉迷其中,铅笔不停的在纸上画着,直到Natasha清嗓子时才发现她已经回来了。


 “那两个守卫还活着。”她告诉他。“他们都得到了很好的救治。要么是那个枪手失手了,要么就是他根本没打算杀了他们。”


 “他是故意的,”Steve没有抬头。“他没打算杀他们。我们交手时他就说打算留我一条生路,直到我用刀刺了他。”


 “这种行为确实会将人激怒,不是吗?”


  Steve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铅笔。“之后他将硬盘还给了我,他——他将硬盘扔了过来。”


  Natasha皱起眉头,和他一起坐到了狭窄的床上,一缕头发被划到了耳后,“这没道理。他不可能会还回来,除非——?”


 “除非他本来就不是为了硬盘来的,”Steve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画。“他的目标是Parrish,带走硬盘只不过是临时起意,并不是主要目的。”他用手指擦了擦画上男人的下巴,将胡茬的颜色弄浅了一些。“硬盘里究竟是什么?”


 “我们也不知道。”


  Steve猛地抬头。“什么?”


 “我们是故意让Parrish拿到硬盘的。”Natasha承认道。“里面的信息全部经过了加密,我们能破解硬盘,但无法读取任何信息。如果没有密钥,就算是神盾局的技术人员也无法解密。我们本来希望从想要这个硬盘的人手中得到解密方法,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仍然不知道他们究竟是谁。”


 “如果他们已经知道了呢?”


  Natasha偏了偏头。“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这个硬盘的主人,”Steve说,“也许他已经知道我们正在寻找解密办法,所以才派人杀了Parrish?他们不关心我们是否拿到了硬盘,因为知道我们无法破解,但Parrish也许能告诉我们谁能做到。”


 “所以他们在他有机会开口前将他除掉了。”


 “没错。”


 “也或许,”Natasha若有所思,“他们原本派来取硬盘的人做砸了。无论如何,我们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Natasha倾身将下巴搁在了Steve的肩膀上,眼睛盯向了那副素写。没过一秒她就拿走了笔记本,然后抽身回退。“就是他?”


 “Well,我还没有画完,”Steve试图将笔记本拿回去,但Natasha站起来后退了几步,转过身低头凑近看那副画。

 

 “Natasha?”


 “给我他的个人信息。”Natasha仍然背对着的他,开口命令道。


  Steve叹了口气。“身高大概五英尺十英寸,蓝眼棕发,以及他的左手是……”


 “是什么,Steve?”


 “我想应该是金属制成?我不——我不敢确定,但是看上去像,触感也像。”


  Natasha终于转过身递还了那本笔记本。“这就能肯定他确实是来杀Parrish,而不是取硬盘的。”她说,“没人会派他这样的人去做回收物品的事,他们只会让他去杀戮。”


 “你知道他?”


  Natasha无意识的隔着卫衣摩擦自己的腹部,她抬起肩膀说道,“他是九头蛇的人。”


  Steve吐出一口气,向后靠在了床上,手掌置于柔软的棕色被子中任其陷落。


  他们对九头蛇了解的并不多。即使是面对神盾局这样技术和力量并存的机构,九头蛇依然成功的躲藏了数年。他们所知道的是:九头蛇在蓄养杀手。近十年来他们麾下杀手做下的暗杀数量已经多到被视作是一种国际性的威胁。神盾局自他们出现时就想要将他们铲除,但从未成功。铲除一个特工,就会出现另一个,在彻底审问他们之前,他们就会死去。


  九头蛇的特工就像幽灵一般,在必要时从黑暗中现形,任务完成后又会回归黑暗。当你需要某个人死掉时,不需要去联系他们;他们会来联系你。所有委托过他们的人都拒绝提供九头蛇的信息,他们很清楚,就算是神盾局也无力在他们说出九头蛇的秘密后保护他们不被伤害。


 “九头蛇的人不该冷血无情吗?”Steve眉头皱起。“他为什么放过了我?”


 “也许他觉得无法彻底击败你。”Natasha说的很婉转,但他们都知道这不可能是事情的真相。“我也不知道,Steve。我唯一知道的是这个硬盘比我们之前所想的更为重要。”


 “而且我们依然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


 “你说话的语气真是乐观。”她哼了一声,嘴唇翘起。“你不是放了几天假吗?”


 “对,”Steve承认道,呻吟一声站了起来。他试图伸直身体将疼痛排解出去,却发现它们依然顽固的存在着。他有种预感,等他回家洗澡时肯定会发现自己身体上有一大块像油画一样的淤青。“你呢?你答应过Sam改天再来一个电影之夜的。他一直记着。”


 “我们做个交易,”Nat说。“如果你保证先去一趟医务室的话,我就去。”


 “我是替Sam问你,不是为我自己。”Steve说道。他的视线开始有些模糊,眨眼时整个房间都在旋转。“但我想这是个好主意。”


  她翻了个白眼,却掩不住溺爱,就和他生命中的大多数人一样。他的母亲曾说他天生就有能让他人关心的本领,虽然他并非有意如此,但她确实很对。他觉得Natasha应该也会表示赞同,但他怀疑她应该不会愿意承认。


 “照顾好自己。”Steve离开时说道。


 “你才是那个该照顾好自己的人,Rogers。”


  Steve的笑意直到房门彻底关闭才渐渐褪去。他向后靠在房门旁边的墙壁上,闭上了双眼。他希冀这堵墙足够厚,这样Natasha就不会听到他因肋骨剧痛而发出的呻吟声。


  看来他确实有必要在离开之前去一趟医务室了。

 
 
   第一章  完




21 Feb 2015
 
评论
 
热度(27)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