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盾】Our Golden Age 我们的金色时代 番外(十一)

新年快乐,爱你们=3= 


正文英文原文地址:AO3

正文翻译版:随缘


11月19日作者姑娘发表的生日番外。(原文地址



“让我去吧,”Bucky说,“求你了?我保证接下来的三个月绝不会再提任何要求。我会闭嘴不再抱怨会议安排的时间,也不再抱怨那些安保细节。 


“是啊,你不会。”Amanda精准了然的说,然后挂掉了他的电话。 


但五分钟后,新行程表发到了他的邮箱里。Amanda在他的航班确认号码下写了一段意味深长的注释:你在华盛顿DC总共有26个小时时间,之后将飞回德国。说真的,你总能让我大吃一惊。


_____


当Bucky回到华盛顿DC时,Steve仍然在出门赴宴中。他之前给Bucky写过一个简短的邮件提到了他的计划——他将如何和正好回华盛顿的大学老朋友合办一场庆祝生日的晚宴,并将如何邀请两人在DC的共同好友参加。如果这个大学老朋友是Steve前男友的话Bucky应该会认出来那个名字,但他没有,所以。 


Bucky进了Steve的公寓。他脱下西装,将之搭在了椅背上,然后脱掉鞋,边解开领带边倾身看向扔在客厅桌子上的海报草图——一堆乐队演出传单与已经过期的健康节博览会、领养机构广告宣传单混杂在一起。他把领带搭在西装外套上,走进Steve的房间试图翻找出那条Steve在公寓里常穿的,很可能还是从Bucky那儿偷拿去的大尺码运动短裤。 


Steve的公寓里没有装有线电视,尽管Bucky能够完全随意自如的翻Steve的衣柜(反正主要都是在找Bucky他自己的衣服),他却绝不会碰Steve的笔记本电脑。Bucky拿起Steve面朝下留在咖啡桌上的书,坐进沙发里,从Steve停住的地方看了起来。


没过多久时差袭来,他抱着枕头沉入梦乡,书本从指尖滑落到了地上,发出了几近无声的沉闷敲击。 


_____

 

“Hey。” 


Bucky慢慢醒转过来。有人在轻轻摩擦着他的手腕。对方闻起来像是Steve须后水的味道,还有些轻微的香烟味。他睁开了眼睛,仍然有些迷糊。


“Hi,”他说,声音比想像中的还要粗糙刺耳。Steve背靠着沙发坐在地上,手掌覆在Bucky悬在沙发边缘的手腕上,拇指在脉搏附近心不在焉的画着圈。 


“我以为你人在丹麦。” 


Bucky转向Steve。“我是不会错过你的生日的。” 


Steve的头向后靠在沙发上,露出了脖颈伸展时的修长弧线。Bucky吞咽了一下,仅仅放任自己的视线在那里短暂停留片刻就转而看向Steve的脸庞。“你收到礼物了吗?国际运费简直贵得要命,如果东西在运送时弄坏了我会气炸的。” 


“你没看到么?”Steve问,“我把它们挂在卧室里了。” 

 

“我有点意识迷糊了,”Bucky承认,“我现在还在倒时差,现在欧洲那边差不多凌晨3点。”

 

“想来些茶吗?”Steve问道,站了起来。他拉了拉Bucky的手。“来吧,别睡在沙发上。” 


Bucky用手揉了揉眼睛,跟着Steve进了厨房。Steve推开一堆空啤酒瓶拿到了电热水壶,然后转身从冰箱里拿出滤水壶。Bucky盯着微波炉上的时钟——差不多10点半了。 

 

“今晚你不是要出去喝酒吗?”Bucky问,“你提到过要去一间艺术酒吧?” 

 

“我提早脱身了。”Steve用电热水壶接满水,朝Bucky露出一个微笑。“还好这么做了,不然明天早上你一定会因为脖子酸痛生自己气的。” 

 

“我也很想你,”Bucky说道,从柜子里拿出一袋饼干。他拿起一块扔进嘴里,又递了一块到Steve嘴边。 

 

“我这里只有CVS的绿茶。”Steve说,无视了那块趣多多。 

 

“不符合我的口味。”Bucky边说边翻阅着厨房一角小桌子上散乱的邮寄广告单,又吃了两块饼干。 

 

“那对你来说太悲剧了,我只有这个。”Steve说,从橱柜里拿出两个不配套的马克杯。

 

“晚餐怎么样?”Bucky问。 

 

“我打包了一些回来,”Steve说,“你饿吗?”没等Bucky回答他就从橱柜里又拿了一个盘子,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外卖盒。果然是Steve的风格,牛排几乎都没动,土豆泥吃了一半,芦笋和蘑菇都吃完了。 


Bucky走上前一步从Steve手里拿走了餐叉。“Hey,你看上去很累的样子。” 


Steve的身体松弛了些许,朝Bucky露出了一个疲惫的微笑。 

 

“我来,”Bucky说 ,“你去上床睡觉。” 


_____


他一边用毛巾擦拭着湿淋淋的头发,一边研究着一周半前他从伦敦寄给Steve的两幅生日礼物中的其中一幅。那是两张1940年时期的战时宣传海报,一张英国,一张法国。外框和运费的花销差不多都抵得上这曾被大规模印刷的海报如今的价格了。 


“它们太棒了,”Steve躺在床上喃喃道。Bucky几乎因为突然发声跳了起来——他敢保证自己的动作一直非常轻,而Steve在他去浴室清洗空中旅行带来的一身风尘后就睡着了。 


他转过身看到了Steve脸上困倦的微笑。“我非常喜欢。”Steve安静的说。 


Bucky将散发着湿气的毛巾挂在Steve的椅背上,下面是早已搭在那里的毛衣和外套。他在Steve的床上坐下,环视房间里经过了重新布置的熟悉物件。 


他看向Steve。对方已经闭上了眼睛,尽管并没有睡着。 

 

“明天我有个预约。”Steve说。 

 

“医生?” 

 

“纹身。” 

 

“你准备好了?” 


Steve哼了一声。


Bucky的视线重新回到海报上,盯着看了很长时间。窗式空调被调成了制冷模式,开始发出低沉机械的呼呼声。 


Steve翻了个身转向墙壁,留出了一个明显的空位给Bucky。“把灯关掉,好吗?” 


_____


现在是凌晨4点。因为生物钟彻底乱掉,Bucky在这样奇怪的时间点醒了过来。Steve身边的百叶窗半开半合,街边的灯光从外面漏了进来。


这样的光线已经足够在半明半暗中看清Steve的脸庞。他的眼睛闭合着,松握的手掌搁在脸旁的枕头上。Bucky平躺着听空调单调乏味的声音,将头半转向Steve。因为空调的干燥凉意,Steve掩在厚厚的被子下缓缓的呼吸着。 


Bucky转向他并开始细细研究他的面庞。如今这种爱恋的情感已经成为一种本能——而让渴求平静下来也几乎成了一种条件反射。但今晚他无法自控的伸出了手——指尖置于Steve耳朵上方的柔软头发,手指轻轻的擦过Steve的细微绒毛。他感觉到自己在微笑。 


“我爱你。”他对着Steve的睡颜低声说。 


空调开始了又一轮制冷循环。一分钟后一辆车从街边驶过,车头灯短暂的照亮了房间,然后很快的离开了。Bucky没有移开他的手。Steve仍然沉睡着。 


然而对于Bucky来说,他的半边世界都已经消弭倾塌。不再有责任,不再有四处奔波,不再有各种会议,不再有记者盯着等待引用他的话,不再有摄影师让他转向他们所在的方向——只有他的手停留在Steve的发间,只有想要忘却一切,不用从他面前这个美好的面庞上挪开视线,永远微笑下去的巨大渴望。


这就是他抢先于一切的那一部分。这就是他等待着剩余世界追上来的那个部分。 


_____


Steve醒的很晚。当他打着哈欠从床上起来时,Bucky已经把厨房清理干净,并把客厅除了放Steve所有工作物件的桌子以外的地方都整理了一番。 

 

“这算是我的另一个生日礼物吗?”Steve问,接过Bucky在已经焕然一新的厨房里做的法式吐司。虽然Steve家中没有枫糖浆,但蜂蜜的味道已经足够相似了。 

 

“要纹身的话,你需要好好补充能量。”Bucky说,将煎鸡蛋盛入盘子里。 

 

“你不需要替我打扫的,”Steve边说边将吐司切块。“不是说我对此不感激,只是我自己做的还算不错,Buck。” 


Bucky将平底锅放进里面积了一个星期的盘子刚被清洗一空的水池里。Steve正努力想要戒掉咖啡因,但Bucky已经习惯了用咖啡开始一天的工作,所以还是煮了一些。他拿起马克杯将剩余的咖啡全部喝掉,耸了耸肩。“我起的比较早,反正也没什么其他可做的。” 

 

“你什么时候飞回去?”Steve问道,有条不紊的将吐司送进嘴里咀嚼。他的眼底有黑眼圈,就好像根本没怎么睡一样,但Bucky清楚他已经睡了将近十个小时了。 


Bucky看了看表。“我晚上9点的航班。” 


Steve眯着眼看他。“你飞回来只为呆一天?星期一你不是该在德国吗?” 


我想见你,这句话徘徊在Bucky舌尖但他却绝对不能诉诸于口。取而代之他露出了一个潇洒的微笑。 


“我是王子,”他说,“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 


_____


Steve每年都会去同一家纹身店在背部上方添加一块纹身,作为给自己的生日礼物。Bucky陪他去了很多次,以至于Marianne——那个纹身师——在他们出现时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她递给他们两人一人一瓶水,然后开始看Steve画在纸上的图案。当Marianne询问Steve打算纹的位置时,Bucky浏览起了墙上的各种纹身样式。 


“我应该在后腰处纹一个(tramp stamp)。”当Steve走到他身边越过肩膀看他注视的纹身图案时他说。墙上大部分样式都很漂亮——Marianne毫无疑问是这一行业非常有才能的一个,找她预约的话得提前一个世纪才行。(tramp stamp:主要指纹在后腰背处的纹身,这种纹身在美国有浪荡和性爱的意味,Bucky在这里影射了自己的风流成性。) 

 

“Amanda会超级喜欢的。”Steve说。 

 

“Amanda会一拳把我打晕,然后拖着毫无知觉的我去做纹身去除。”Bucky表示赞同。 


Steve大笑起来,稍稍朝Bucky倾了倾身。 

 

“好了伙计们,”Marianne说,拿着消过毒的器械从后面走了出来。“我想我已经准备好了。”


_____


夏天Steve不情愿的脱掉上衣以均匀手臂与身体晒出来的不同肤色时,Bucky有仔细观察过他的纹身。尽管Steve所在的非盈利机构着装要求松懈的甚至可以穿深色丹宁牛仔裤,Steve上班时还是坚持穿polo衫和商务衬衫。 


当Bucky从Steve的polo短袖瞥见他肩膀上隐约的纹身时,不止一次的想象着自己的手指伸入Steve的袖子里,沿着彩色墨水的轮廓描摹到肩膀,然后从后背往下滑的画面。 


Bucky想用指尖沿着Steve纹身描摹的念头自打他们第一次走进纹身店里时就开始了。这么多年过去,Steve后背上的纹身变得越来越复杂,但对于Bucky来说依然抽象得难以理解。Bucky不知道纹身的意思,但他倔强的不想去问Steve,因为他难道不该足够了解Steve,以至于能够轻易理解对方永久性纹在身上的是什么吗? 


然而Steve是抽象表现主义的爱好者,喜欢毕加索晚期的画作更胜过早期——这些Bucky都一窍不通。他有预感Steve的纹身很可能属于他不熟悉的这些其中之一。 


当Marianne 在肩胛骨上开始纹身时,Steve用手腕遮掩住了一丝畏缩。这是Bucky所熟悉的部分——Steve疼痛着,并耐心的忍受着——因为他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在看着Steve毫无抱怨的忍受病痛和疲惫。Bucky一句话也没有说,伸手握住了Steve的手。 


他的拇指在Steve的指节上来回摩挲。Steve看着他的动作。Marianne继续纹了下去,机器发出了沉闷的嗡嗡声。 


_____


当他到达里根机场时已经晚上8点半了。Halley开车送他过来,而Steve坚持同行,虽然Bucky知道Steve已经相当疲惫,应该会更愿意呆在家里。 


他将和一些已经登机的CEO一起乘坐包机飞往德国。Amanda已经开始给他发送邮件,明天下午他有一些慈善活动参加。8月之前他将不会再有回华盛顿DC的机会。 


Steve拥抱了他。Bucky想要拥抱回去,却又顾及着对方背后新近的纹身。不过他仍将鼻子埋进了Steve的发间,在Steve头侧露出了微笑。 

 

“谢谢,”Steve在Bucky耳边安静小声的说。“我一直很想你。” 

 

“回头见。”Bucky微笑着说。


END

31 Dec 2014
 
评论(8)
 
热度(31)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