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盾】Our Golden Age 我们的金色时代 番外(十)

各位小伙伴平安夜快乐!><

正文英文原文地址:AO3

正文翻译版:随缘


12月20日作者姑娘发表的酒后真言番外。(原文地址


二月,大四 (Steve POV)

Steve展露给Peggy的比他所打算的更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知道吗,”当Peggy从Steve的外套口袋里拿出钥匙,试图弄清哪一把能开他公寓大门时,他这样说。他的脸埋在她的肩膀里,声音被围巾蒙得含混不清。“他见鬼的还会打鼾。” 


“我需要点帮助。”Peggy一边试第三把钥匙一边开口道。Steve的钥匙着实不少:两把画室钥匙,两把公寓钥匙,两把华盛顿DC家里的钥匙,一把他本不该拥有的王宫侧门钥匙。还有一把是他在艺术厅里放画画时穿的衣服的小储物柜钥匙,挂在Bucky作为伴手礼从亚利桑那州带回来的仙人掌形状开瓶器钥匙扣上。


“CVS。”Steve开口。


Peggy拿起CVS钥匙卡旁边的钥匙试了试,成功了。片刻之后,她把Steve拖进公寓里,让他靠在墙上,自己转身去开灯。Steve逐渐跌落,顺着墙壁慢慢下滑,当Peggy开灯回来时发现他已经几乎坐到了地上。 


“起来。”Peggy说,拉着他的手试图让他站起身来。他有些蹒跚不稳,但还是努力站直了身体,在她关上大门开始拉他外套袖子时些许摇晃了一下。他开始脱下自己的外套。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Peggy问,离他的距离比他所想的还要近。她闻上去就像她常用的那款香氛,一股温暖的花香味。Steve朝她倾了倾身,她接过他的外套,转身去挂了起来。

 

“我没事。”Steve喃喃道。他累了。 

 

“你想刷牙吗?”Peggy问,轻轻拉着他绕过了与这小型公寓相比过大的桌子。Steve摇了摇头,但幅度并不大,因为这让他有些晕眩。“你想把毛衣脱掉吗?”


Steve再次摇头,直接将脸埋进了床里。他闭上眼睛忍受着短暂的恶心和晕眩感,直到最终褪去。他感觉到Peggy脱掉了他的鞋。 


也许只过了几分钟,又也许已经过了好一会儿——他不确定。但Peggy推了推他的肩膀,将他翻了过来,告诉他说,“Steve,坐起来。” 


Steve抗拒了片刻,试图翻过身趴着睡去——但Peggy相当的坚持不懈。他最终还是坐了起来。

 

“喝掉。”Peggy说,将一杯水递到了他嘴边。Steve抬手接过,喝了起来。

 

“明天早上你一定感觉很糟。”Peggy说,一只手穿过Steve的头发,将之从对方脸上拨弄开去。她坐在他的床沿看着他。 


Steve喝完了杯子里的水,Peggy接了过去。他躺了回去,头颅枕在了她的大腿上。 

 

“我应该再给你倒杯水来。”Peggy说,但她并没有移动。她的手一直抚摸着他的头发,指尖抵着他头颅的一侧。这种感觉真的很棒。Steve闭上眼,浑然忘了时间。 

 

“Tom打鼾吗?”过了很久Peggy问道,重启了之前被打断的对话。 


 “谁?”Steve想都没想的问,然后记起自己已经和Tom约会两个星期了。他的话语听上去有些含混不清。“不,我们还没上过床。”他收起腿,让自己越发的蜷缩起来,“打鼾的是Bucky。”


她放在他头上的手静止了片刻,然后继续抚摸他的头发。“我不知道你们——?” 

 

“我知道,”Steve说,“不是那样的。”他静静的呼吸了一会儿,将被子拉起来盖过了肩膀。“我们永远也不会变成那样。也许如果他不是——你知道的。或者假如我不是这么——一直病弱的话。” 

 

“Steve。”Peggy说,语气中充满抚慰。 

 

“我是说真的,”Steve说——也许是因为他已经将这些藏在心里太久了,也许是因为他在这么长久的人生中从未如此直白的诉诸他人,以至于他此刻有些难以自控。他说,“我想他也知道这一点。因为有些时候他看着我的样子就像——就好像我们能够——”Steve吞咽着。“有时候他看着我就像——”

 

“也许这只是我痴心妄想。”他最终说。 


Peggy缄默不语,只是一直抚摸着他的头发。

 

“我讨厌这一点,”Steve说,“我讨厌自己的无法克制,讨厌对他的深爱,讨厌自己是如此无法自拔的爱着他。我爱他已经超过十年,为什么还不能终结?我是哪里出了问题吗?这样永远等着他是不是很傻?我难道不应该有点自尊吗?”


直到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到了Peggy的牛仔裤上,他才意识到自己哭了出来。他把头挪回了自己床上,将身体越发蜷缩,让膝盖抵在了胸前。他的脸庞埋进了被子里,将自己掩藏了起来。

 

“有时候他看着我,”Steve在被子里说,“我就不想再相信其他可能。” 

 

“你告诉他了吗?”Peggy安静的问。她的手置于他脑后,带着一种抚慰的力量。 

 

“有什么用呢?”Steve说,“他不仅仅是Bucky。他不属于我一个人。我不配他。” 

 

“Steve,亲爱的。”Peggy开口,但看上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合适。她摸了摸他的肩膀,叹了口气。 

 

“我很抱歉,”Steve说,“我不该把这些压到你身上。” 

 

“别道歉,”Peggy说,“这并不是负担。或者至少,让我帮你承担一些。” 

 

“你太好了,我不值得你这么做。”Steve说。 

 

“嘘。”Peggy说,继续抚摸着他的头发。

 

“你应该回家,”过了很久后Steve喃喃道。“已经很晚了。”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清醒不少,”Steve承认道,“很累。” 

 

“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留下来。”

 

“你应该回去休息。”


一时之间Peggy没有移动,接着她从床上站了起来。Steve听到她进厨房打开了冰箱。她给他又倒了一杯水,然后拉开了抽屉。他听到了布洛芬药瓶的声音,她走回到他身边,将杯子放到了他的床头柜上。

 

“水和布洛芬,”她说,“你床边还有一个垃圾桶。” 

 

“我爱你。”Steve说。 


Peggy吻了他的太阳穴。“晚安Steve。” 


他听着她逐渐远去的脚步声。灯暗了下来。公寓门打开然后关上了。 


当Steve入睡时,他希冀自己早晨醒来能够将这一切彻底忘却。

 

END

24 Dec 2014
 
评论(7)
 
热度(38)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