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盾】Our Golden Age 我们的金色时代 番外(九)

正文英文原文地址: AO3

正文翻译版:随缘


10月19日作者姑娘发表的午夜钢琴番外。(原文地址


一月,大二

music: le onde - ludovico einaudi

  


此时已过午夜。尽管女王已经返回房间休息,晚宴上的不少宾客依然在王宫休息室里徘徊不去。他们慢慢收拾着自己的外套退场,人群之中不乏喧闹和欢笑声。Steve喜爱聚会结束后的寂静——只剩下王宫里的工作人员一边互相开着玩笑,一边整理桌椅收拾空的长脚香槟杯,然后一切重归寂静。


Bucky打开会客室的门,里面一片黑暗,丝毫没有受到宴会的影响。他们两人都因香槟酒有些微醺踉跄,那些气泡有着让一切都变得异常兴奋欢快的魔力。Bucky按开了灯,整个房间瞬间亮了起来,盈满了轻柔的金色光晕。Steve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间,坐进了很不舒服的沙发里,而Bucky朝角落里的那台小型钢琴走去。“我都忘了它还在这里。”


Steve朝他看去。Bucky推开琴盖,坐在琴前敲击了几个音符。他很可能自从去了西点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它,但这台钢琴的音色依然是如此的完美。


“你想听什么?”Bucky问。


“你现在还能弹?”Steve惊讶的问。


“我大概还有五首最后保留曲目,”Bucky说。他弹奏了一个音阶,然后加了一句,“再说西点也是有音乐室的。”


Steve从沙发上起身走到钢琴边。“那首当代的怎么样?就是你的老师总是因为你弹太快而念叨你的那首。”


Bucky抬头看了他片刻,然后视线重新移回到琴键上。他试了好几次才找到正确的音符,但弹奏完这首曲子的第一个小节后,肌肉记忆就接管了一切。没过多久他就不再看自己手上的动作,而是抬头看向了Steve。


这就是最不公平的地方:因为Steve在纽约大学花了足足两年的时间才真正寻找到自我,因为他自大一开始到现在已经交往了四个不同的男友,不到四个月前刚经历了笨拙而又尴尬的第一次性爱,并且自那以后还来过几次。他知道这样的境况有多愚蠢,他几乎已经放弃对Bucky的情感,选择将内心的炙热埋在了筋疲力尽带来的麻木下,但当现在这样的时刻出现时——当Bucky低头看向自己双手,眼睫毛扇动在脸颊上时,当他抬头看向Steve,露出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柔微笑时,当Bucky无心的弹奏——真正的弹奏——流淌而出音乐与Steve内心深处绷紧的情感纠缠在一起时——


Steve一直隐藏的那部分自我从内心深处爬了出来。它们展露得是如此明显,他不得不移开了视线。他只能盯着Bucky笔直的脊骨投射在王室逝去先祖画像上的影子,因为他无法直视Bucky的眼睛。这糟糕极了,这就是Steve必须掩藏的东西——世间有无数歌曲赞美爱情,有成千上万的陈词滥调诉说着它的美丽——Steve却不得不把它紧紧攥成一个小球,狠狠推回深渊之处。


钢琴曲逐渐变缓,最后停了下来。Steve松了一口气。Bucky的手放在钢琴上,静止不动的看着琴键。


“我弹得怎么样?”Bucky问。他的声音比Steve所预想的更加安静,就好像是在对这个问题真诚的发问。


“很好。”Steve说。


Bucky笑着抬头看Steve。“我都不知道你喜欢这首曲子。”


“你弹奏的我都很喜欢。”Steve没有多想的脱口而出。


“Well,”Bucky说,“你马上就要后悔说出这句话了。”他立刻开始弹奏了一段糟糕得要命的D大调卡农。Steve大笑出声,心中紧紧揪住的情感放松了下来。


两分钟后,他们被生气的王宫工作人员从会客室里赶了出去。



Steve在itunes上有鲁多维科·艾奥迪的整张专辑。但他已无法再听那首曲子第二遍。


END

注:Bucky为Steve弹奏的这首曲子名叫《LeOnde》,意为“海浪”,1996年发行,试听可以直接点文前的播放器。曲子的作者是鲁多维科·艾奥迪(Ludovico Einaudi),意大利著名的交响乐作曲家和钢琴演奏家。

21 Oct 2014
 
评论(1)
 
热度(20)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