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维勇]OBS&BH 恒星(夙敌系列第二部,竞争对手AU,NC17,第二章【1】)

原名:Of Bright Stars and Burning Hearts

作者:Reiya

译者:@缄默的情人 

原文地址:AO3

夙敌系列第一部:《UMFB&MHA夙敌》翻译传送门


第二章


 [胜生勇利—自由滑夺冠表演]

1,074,127 点击

 

评论 · 2294

热门评论 ˅

Linneakou [13 天前]

他滑得太美了,这枚金牌名至实归!

点击查看所有69条评论˅ 

 

mmeishi [1 小时前]

我赞同以上所有评论。他这一场滑的确实不错,但他在美国站的表现更好。如果尼基弗洛夫在场的话,我觉得他压根拿不到金牌。

 

 totally-am-not-a-witch [10 分钟前]

^^^ 赞同

 

cmdrrockhard [4 天前]

胜生这些年真的成长太多了!我好爱他

点击查看所有34条评论

mywanderlustqueen [2 小时前]

而且他不仅仅是滑冰进步神速( ͡° ͜ʖ ͡°) ( ͡° ͜ʖ ͡°) ( ͡° ͜ʖ ͡°)

看看他棱角分明的颧骨

 

 deadlychildartemis [1 小时前]

对吧!看他原来的录像就是个可爱的孩子,但是见鬼,他现在真的长开了

 

sageandginger [7 天前]

是啊是啊是啊,胜生好的不行,但是我等不及真正的花滑帝王回归了。上个赛季没有维克托简直枯燥至极!

点击查看所有28条评论˅ 

 

i-love-her-anyway [6 小时前]

这个赛季维克托就要回来了,我好想看他把胜生打的屁滚尿流的样子!

randompasser [2 小时前]

这个赛季他会轻而易举让胜生输的满地找牙的。胜生绝不可能赢过维克托,永远都不可能!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

这个夏天,维克托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刻苦训练。经过物理治疗,他终于重新站上了冰面,但为了恢复到伤退前的状态,仍然在冰场里花费了难以计数的时间。

维克托每天这样起早贪黑的训练,引来了冰场伙伴们奇怪的目光,但他一点都不在意。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赶在大奖赛前找回巅峰状态更重要的事了。他将在那里和勇利再次碰面,这个念头给了他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兴奋感。 

在养伤期间,他一直虔诚的关注着勇利的动向。即使是勇利夺冠的世锦赛与尚未到来的大奖赛分站赛中间的这几个月里,他也没有错过哪怕一点讯息。虽然这个夏天勇利没有参与任何比赛,但还是有不少捕捉到他的镜头的。

让维克托失望的是,勇利在网络上并不活跃,他的社交账户几乎都是空的。但是还好幸运女神没有完全抛弃维克托——勇利的朋友披集和他一样,是一个社交网络深度中毒者,这个泰国男孩经常会更新一些状态,发的不少照片和视频中都会出现勇利的身影。

维克托曾在深夜的莫斯科老旧冰场里,着迷的看着勇利滑他过去的节目,对方肢体中流露出来的情感以及滑冰时无与伦比的美丽让他深深为之惊艳,自那时起,他就极度渴望见到更多的勇利。哪怕他已经看过对方所有的比赛节目,还是一遍又一遍的反复播放,费力的从低画质老视频中寻找那个不知不觉捕获他的心的人。这些节目被看烂了之后,他开始在披集·朱拉暖的众多社交账户中翻找,寻找着他非常熟悉的那个黑发黑眼年轻人的痕迹。

勇利在冰面内外完全判若两人,离开冰场,他不再那么紧绷,笑容中多了一丝轻松,从踏上冰面起就专注到看不见其他事物的双眼也蕴含了些许轻柔。照片中的他和朋友在一起,于微笑的瞬间定格,头发松散凌乱,眼镜抵在鼻梁上,这个画面简直让人陶醉。虽然此时的勇利和那个在冰面上吸引所有人注意力的人完全不一样,但同样美丽动人。

勇利在朋友社交账户上出现的不仅仅只是照片,还有不少视频,虽然维克托永远也不会承认,但他全都仔细看过了,而且看的最多的就是勇利训练时的影像。勇利和维克托一样,在训练时长上不输给任何人,同时还拥有钢铁般的决心、献身精神,以及不到完美决不罢休的固执。每当维克托多了解一些勇利,心中的温暖爱意就会蓬勃壮大一分,只要看到对方,这些爱就会闪耀出快乐的光芒。

但是维克托心中的感情已经不仅仅是爱了。当他翻看着勇利为即将到来的大奖赛分站赛进行训练的视频时,看到了一个简短的影像片段——勇利和他的朋友一起站在冰场边,似乎刚刚经历了一整天的紧张训练,汗淋淋的正在说笑。勇利的眼睛充满快乐、明亮极了,他的刘海黏在了额头上,汗珠从脖颈的线条一路滑了下去。他笑着伸手将潮湿的头发从眼前捋开,这个画面让维克托的呼吸窒在了胸腔里,身体熟悉的热了起来。

这种吸引力对维克托来说并不陌生,他很早前就客观的认识到勇利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人。但是这么多年来,维克托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在了勇利的滑冰和美丽灵魂上,他专注于对方的微笑,以及独独不属于他的友善中。直到这一刻,他才突然意识到了勇利所拥有的另一种美丽,他渴望的美丽。

他想要将手指插进勇利的发间,将对方勾起来的双唇吻到红润肿胀,让勇利因为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原因喘息不已。这个念头并不怎么意外,但仍然让维克托有些措手不及。他知道这是正常的,知道想要了解勇利、想要和勇利在一起的渴望总有一天会演变成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欲望。维克托23岁了,在这种事上并不是一无所知的愣头青,对于他来说,这只不过是在不断被勇利吸引的事上又多了一件罢了。每当想起对方,他胸腔中燃烧的火焰就会不断蓬发起来。

维克托在不断流逝的时光中逐渐为胜生勇利倾心,并在几个月前的某个夜晚里,猝不及防却又无可救药的彻底陷了进去,这一段记忆一直被他珍视在心中。如今这种爱意和欲望混合在了一起,随着时间的推进,每一天都在不断增长。

让维克托觉得很有趣的是,他似乎不是唯一一个痴迷于观看胜生勇利节目的人。圣彼得堡冰场里的不少选手都看了勇利的比赛视频,试图借此找到灵感,就像他们看维克托的比赛一样。

其中有一个年轻的选手,维克托好几次都看他在冰场边皱着眉头看手机,瞪着屏幕上滑行的勇利。这个男孩稚气未脱,甚至还没有进入青少年组,但距离入组也差不太远了。雅科夫曾经好几次提起过他,说他非常有潜力,但维克托并没有认真注意过。

然而当他发现这个男孩在看勇利的比赛视频时,反而产生了兴趣。一天,少年组课程结束后,维克托滑到了金发男孩所在的冰场一侧,看到对方正皱着眉,低头看着屏幕上滑着接续步的勇利,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播放着视频。那是勇利刚刚在世锦赛赢得金牌的表演,雅科夫将其作为范例拿来给少年组选手观看,强调表演和步法的重要性。

维克托之前在冰场另一头滑着自己的节目时,这个金发男孩一直在练习这些动作,每犯一次错都会一脸阴沉的重新来过。

 “他真的很棒,是不是。”维克托滑到男孩身边停了下来,随意的开口。金发男孩惊了一跳,手机差一点就摔到了地上。他瞪了维克托一眼,不屑一顾的哼了一声。

 “也许是吧。”他嘟囔着说,并没有直视维克托的眼睛。“不过他的跳跃可真烂,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他的。”

 “你会的。”维克托笑了起来。这样孩子气的傲慢与自信十分可爱,而男孩因为他的回应射过来的愤慨目光中也没有多少敌意。这个孩子尚且年轻稚嫩,只有11岁还是12岁,但和勇利同时在成年组竞技并非不可能的事。甚至这个孩子也有可能和维克托同组比赛,如果他比其他人更加长久的呆在竞技赛场上的话。

 “不过你确实喜欢看他的表演。”维克托有些调侃的说,男孩的脸颊上染上了一丝薄红,即使露出怒容也遮掩不住。“我已经好几次看你这么看他了。”

 “是啊,并不是所有人都崇拜你的!”经过几秒钟的暴怒预热,男孩突然愤慨的开口,然后转身飞快的滑走了,最后还不忘回头瞪了维克托一眼。

维克托咧嘴笑了起来。这个男孩真的挺可爱的,也许一会儿雅科夫会因为他的举动教训他一番,但他并不后悔。

他有些心不在焉的猜想这个年轻的金发男孩是否真的能够和勇利同场竞技。也许未来有一天可以,但现在机会是属于维克托的,他一分一秒也不会浪费。

————————————————————————————————

当大奖赛分站赛终于来临时,维克托已经做好了蓄势待发的准备。在远离赛场的这一年,他重新找回了巅峰时期的状态,并且用漫长的训练时间将自己的节目打磨到了完美无瑕的程度。他的短节目舒缓柔美,是从莫斯科见到勇利的第二天起就开始创作的节目,但是真正吸引了众多目光的还是他的自由滑,原因维克托非常清楚。

这个节目,是他从想要了解勇利到逐渐产生某种完全不同的欲望时应运而生的。维克托可以很明确的承认,他早在之前就已经爱上了勇利,但现在他开始渴望勇利的思想、身体以及灵魂,这种热切的渴望之前从未有过。从他看到勇利滑冰的那一刻起,一切就发生了改变,在这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中,他就已经彻底的沦陷了。

也许勇利心中的某一块地方,某个被隐藏起来、仅仅在俄罗斯站比赛的当夜才偶然被维克托窥见的地方,并不讨厌维克托。但是维克托每一次靠近时,勇利都会表露出来的明显反感仍然让他踌躇不前。

然而无论如何,维克托还是爱上了对方,并且再也没有办法移开视线,因为勇利无论是哪方面都迷人得要命,即使他对维克托怀着足以和维克托的爱意相匹敌的强烈厌恶,他也依然对维克托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这一点不会有任何改变。

维克托爱上了因为某个他不知道的原因而深深厌恶他的人,但他仍然为对方沉沦了。

滑完俄罗斯站的比赛后,他拿到了自己的分数,登上了得分榜第一的位置,而克里斯拿到了值得称赞的第三名。他们一起坐在冰场边的长凳上,避开了人们的视线,周围的人以及观众们发出的喧嚣声盖住了他们的声音。两人头顶上的屏幕正在播放所有进入总决赛的选手的片段,维克托看到了在画面中旋转的自己,他轻而易举的超越了所有选手,直冲到了得分榜的首位,整个人激情四射,神采飞扬。

 “你知道吗,你真的很好猜。”克里斯说。他同样注视着屏幕上的维克托,俄罗斯选手的自由滑的音乐从扩音器中传了出来,既深沉又优美。“Quel est l'homme qui détournerait son regard d'elle. Sous peine d'êtrechangé en statue de sel*你是来真的,维克托?”(*维克托自由滑曲目《Belle》中的唱词:“谁人能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冒着变成沙像的危险?”)

维克托只是略微耸了耸肩,看着屏幕上转变成了克里斯的表演画面。瑞士选手毫不费力的就听懂了维克托自由滑音乐的歌词,并且以他这么多年对维克托的了解,也立刻就明白了背后隐含的意思。这句歌词非常贴合维克托的心情,他无法从勇利身上移开视线,没有任何人能做到。勇利身上有某种东西,从他在冰上做出动作、从他舞动中流淌了出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让人们无法看向其他任何人。

 “如果你只是对他有无伤大雅的迷恋,那是挺可爱的。”克里斯从屏幕上移开视线,看向了维克托,继续说道。“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对他已经远远不止如此了,是不是?”

维克托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那天晚上发生在冰场里的事——他看到勇利滑出了他过去的节目,然后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对方,并且因此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克里斯一向敏锐,而且他是对的,维克托从来都不擅长掩饰。

 “这能怪我吗,克里斯?”他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也见过他了,应该很清楚他拥有能够让人轻易爱上的魅力。”

 “是的,维克托,他滑冰时确实很美。”克里斯叹了口气,看上去有些恼火。“而且他长着一个漂亮脸蛋,屁股挺翘,看上去人也不错,但他讨厌你。我想就算是你,也能看出来这其中的问题所在。”

维克托当然能够看出其中的症结所在,毕竟正是这一点让他踌躇了这么长时间,但他仍然轻易的将克里斯的话抛在了脑后。自从看到勇利滑他的节目,他就知道勇利对他的反感并不是简单的嫉妒或者刻薄,只要弄明白原因,他就可以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现在他只需要一个和勇利谈话的机会,等到两人之间的误会消除,他们也许就能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维克托并没有自大到觉得勇利会立刻爱上他,但他天性浪漫,总觉得勇利心中的某个地方正在呼唤他,并将他们两人维系在了一起。维克托需要做的就是移除他们之间被厌恶和敌意筑起来的藩篱,到那个时候,也许勇利能够看清他的内心,然后他们可以开始铸就一段全新的关系。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他对克里斯说。克里斯谨慎的点了点头,目光中充满思虑。“我需要做的就是弄明白为什么,然后解决它。”

他们头顶屏幕上的画面再次切换,展示出了那些已经进入总决赛,但是没有在俄罗斯站比赛的选手。勇利出现在了屏幕上,他滑行的身体曲线极其优美,脸庞棱角分明,充满了如火焰一般炽热的决心。克里斯在维克托身旁低声吹了个口哨。

 “Belle(美人)”他开口评论,然后转头看向维克托,抬起眉毛。“虽然你也许给自己揽了个大麻烦,但不得不说,你品味真不错。”

屏幕上的勇利漂亮极了。他正是20岁出头的年纪,开始绽放出了比过去任何一刻都要夺目的美丽。当他滑行时,眼中的深沉和坚决让人为之倾倒,维克托望着他,胸口中浮现出了某种熟悉的暖意。

 “好吧,如果你真的能让他停止讨厌你,并且跳上你的床,千万记得我很乐意加入你们。”克里斯戏谑的朝维克托眨了眨眼睛。维克托笑了,用肩膀轻轻撞了撞对方。他知道克里斯只是在开玩笑,他们并不是那样的关系,就算克里斯是认真的,应该也清楚维克托绝无可能和他人分享勇利。他并不是只想和勇利保持床伴关系,他还希望对方能永久的呆在他的生命里,想永久的拥有对方的一切,这是他希望能在不久的未来里实现的愿望。

 “那么,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搞清楚为什么你最强劲的对手会这么讨厌你,想办法让他爱上你,然后两个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克里斯的视线仍然聚焦在维克托脸上。他的声音轻快调侃,但是却隐藏了一丝担忧。

 “说真的,这能有多难呢?”


TBC

抱歉久等了,我回来啦

10 Mar 2018
 
评论(147)
 
热度(766)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