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维勇]UMFB&MHA 夙敌(竞争对手AU,NC17,第十三章【4】)

第十三章 陌路

(4)


很多年前,勇利曾经向自己发誓,再也不会去在意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再也不会让对方走进心里,因为他实在被伤的太深太深了。然而现在勇利做了和当初一样的事,他将自己毫无保留的献给了对方,心却再次被击得粉碎,只不过这一次他怪不了别人,这完全是他自己的错。是他自己敞开心胸让维克托走了进来,无论维克托是否有心,他都将勇利再一次撕得粉碎。

勇利从房间里逃出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了切雷斯蒂诺。他的教练在知道事情经过后勃然大怒,立刻给国际滑联的人打了几个电话,语气十分激烈。然而最终他还是告诉勇利,指控已经被正式提交,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那些人是错的。

国际滑联是站在你这边的,切雷斯蒂诺说。官方一早就知道勇利服药的事,不仅知道还给予了全权许可。然而他们不能对兴奋剂的指控置之不理,只能按照官方程序展开调查,对于勇利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予以配合,证明自己没有什么需要掩藏的。

因此,在决赛开始前的几个小时里,勇利没有像往常一样进行自由滑的练习,而是在大楼里接受了一系列羞耻至极的身体检查。在整个过程中,切雷斯蒂诺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如同一个沉默的守卫。

在备受折磨的体检过程中,勇利的手机不停的震动,一刻都没有安静过。最终,切雷斯蒂诺将勇利的手机从身边的桌子上拿了起来,看到了一连串未接电话以及来电人的名字。切雷斯蒂诺一秒都没有犹豫,直接将对方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让手机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一旁的勇利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在伤口还鲜血淋漓时,他不想见到维克托,也不想听到对方的声音。

当他们知道这件事被泄露给了媒体时,切雷斯蒂诺抱住了勇利,让他将脸埋在了自己温暖的肩膀上。勇利并不觉得羞愧,也拒绝感到羞愧,但这并不意味他愿意让人们知道这件事,愿意让数不清的陌生人对他评头论足,让他们对他的人生肆无忌惮的发表意见。

他并不希望人们知道,因为这是他的隐私。而更让他难过的是,这原本是他的人生,应该是由他自己决定是否将这些信息公之于众,然而现在这个选择权轻而易举的就被人剥夺了。

勇利现在只想离开,只想回家。一想到马上就要再次面对所有人,他就十分恐惧和抗拒。然而他还有自由滑的比赛要比,他不能退缩,不能弃权,因为这就像是认输了一样,他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因此他穿上了自己的冰鞋,在不得不上场的最后关头离开了休息室,身边是一直陪着他的切雷斯蒂诺。

切雷斯蒂诺提前做好了交涉,确保勇利可以直到最后一刻才进入冰场,避免被大众的目光窥伺。但是等勇利站到冰面上时,他仍然觉得人们的目光重重的压在了肩膀上。即使观众们欢呼鼓掌,送上了他们的支持,他也仍然能够听到弥漫在整个会场里的窃窃私语。

他不想出现在这里,不想站在冰面上。此时此刻,他感觉不到对滑冰的热爱,也感觉不到丝毫热情与渴望,只有压倒性的、将他喉咙狠狠扼住的悲哀与迷惘,让他几近窒息。此时勇利就连动起来都十分吃力,更别提在动作中加入那些让他的滑冰充满生命力的情感了。

勇利的每一个动作都僵硬死板,毫无生气。他很大一部分跳跃都触地了,还摔了一个之前从未失误过的后外点冰四周跳(4T),接续步也是草草完成,失去了原本的灵巧与精致。然而就算是这样,他也完全提不起精神去在意,因为失去一枚奖牌,和几个小时前失去的那个构想中的美好未来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节目滑完后,勇利快速离开了冰面,没有看周围的观众。他们仍然在为他欢呼,仍然在鼓掌和吹口哨,向他表示着支持,但他还是能够尝出空气中潜伏的浓浓的失望。他们是来看他赢得比赛的,但他只给他们带来了失望,而最糟的是,他已经丝毫不在意了。

当分数最终公布时,勇利并没有理会,他已经知道结果不会太好看了。他尽可能快的离开了等分区,身后是紧紧跟随的切雷斯蒂诺——他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待下去,现在只剩下一个节目还没表演,一个他并不想看的节目。

然而尽管怀抱着这样的想法,他还是在出口停了下来。他的理智在朝他喊叫,让他赶紧离开,但他却依然在最后一秒下意识的转过了身。他需要时间,需要好好整理脑海中的想法,毕竟这一天有太多的事发生,他完全没有机会理清乱麻一般的情感,也没有时间去想该何去何从。但是他仍然停下了脚步,仍然回过了头。他终其一生都在像这样不停的回头看那个人,哪怕这样做会让他粉身碎骨,他也依然无法克制的回头了。

最后一个上场的是维克托。在勇利表演时他没有出现,但是勇利现在看到他了,看到了那个在空旷会场中显得越发渺小的身影。广播中已经喊到了维克托的名字,但他并没有上冰,反而一直站在场边,脸转向一旁,没有丝毫上场的打算。当年迈的教练试图强迫他上场时,他不为所动,浑身紧绷的站在原地,脸朝着他的教练,却没有看他,而是在四周的观众中仔细搜寻着什么。

雅科夫朝维克托喊了一句,勇利站得太远,无法听清。然而就算他站得近一些,那句话应该也会被周围观众惊讶的窃窃私语盖过去。头顶的广播再次叫到了维克托的名字,雅科夫几乎是从身后强行推了维克托一把,逼着他迈进冰场,但即便如此,维克托依然纹丝未动,和自己的教练激烈的争辩起来,眼睛仍然不停的在场中搜寻,手上挥舞的动作尖锐而又充满怒意。

广播第三次叫到了维克托的名字,这一次雅科夫的眼睛眯了起来。他不再冲着维克托大喊大叫,而是一反常态的低声对维克托说了什么。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勇利依然能看到维克托的肩膀颓然跌落,所有的抗拒和斗志都在一瞬间消弭殆尽。过去,维克托上场时总是带着明快的微笑,朝着观众们挥手致意,但是这一次他低头看着冰面,直接滑到了冰场中央,动作草率,和勇利认知中的那个选手截然不同。

维克托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即使音乐响起也没有回神。当他开始表演时,动作显得急躁、草率,勉勉强强才合上了音乐的节拍。这样的场景让勇利的心都揪在了一起——维克托的滑冰应该是优美的,充满快乐和生命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毫无灵魂,迫不及待的希望节目赶紧结束一样。

维克托在其中一个跳跃上出现了失误,落冰时绊了一下,膝盖跪地了。观众们纷纷惊呼,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是后内点冰四周跳(4F),维克托最为拿手的跳跃,也是在许多年前的青少年大奖赛上,勇利第一次看他做出的跳跃。维克托从未在这个动作上失误过,这是头一次。

维克托终于表演完了整个节目,只维持了一秒结束动作就放了下来,匆匆的滑到了冰场出口。他一边滑一边转头,眼睛仍然在观众中不断搜寻。

勇利此时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会场出口前,跟冰场隔了一定的距离,然而维克托看过来时,勇利立刻就知道他发现了他。他们之间跨了大半个冰场,勇利无法看清维克托的表情,但还是能看到维克托猛地的抬起了头,脚步从匆忙变成了疾奔,快速缩短了冰场边最后几米距离。维克托一跨出冰面,就立刻开始解自己冰鞋的鞋带。

他们两个人被整个冰场隔开,分别站在会场的对立两端,中间隔了难以企及的、如同鸿沟一般的距离。

 “勇利,走吧。”切雷斯蒂诺说道。勇利回头,这才意识到他几乎忘记了正等在一边的教练的存在。他半转过身,准备和切雷斯蒂诺一起走出这扇大门,却仍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维克托已经解开鞋带,毫不犹豫的将冰鞋扔在了地板上。雅科夫走到了维克托身边,手扶在了他的肩膀上,充满安抚意味。然而维克托挥开了教练的手,转身绕着冰场边缘跑了起来,眼睛依然紧紧的盯着勇利所在的地方。

整个会场里一片交头接耳,粉丝们仍然为刚刚的表演感到震惊,互相诉说着彼此的困惑,声音一个比一个响亮。会场里十分嘈杂,勇利看到维克托的嘴唇动了动,但发出的声音被人们的交头接耳淹没了下去。隐约间,他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但是在这样的吵闹中,他无法准确的辨别出来。

勇利的心中有一个声音在祈求他做出回应,祈求他迎向维克托,但他没有理会,依然转过了身。他需要空间,也需要时间——他对维克托的爱并没有减少分毫,只是他现在无法见对方,也无法和对方在一起。

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他产生了毁灭性的打击,到现在,他都还没来得及处理自己的想法和感情。勇利仍然爱着维克托,仍然全心全意的深爱着他,但是背叛感以及之后发生的一切仍然在他的心中隐隐作痛。勇利知道自己需要时间好好想想,也需要私人的空间稍作喘息。他不想和维克托说话,也不想见到对方,至少现在不行。

于是他将维克托和冰场抛在了身后,跟着切雷斯蒂诺一起走了出去。也许这样的行为像是逃跑,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勇利需要时间,也需要私人空间,而且最重要的,他需要家的温暖。这个家指的不是底特律,是他真正的家,真正能给他安全感,成为他避风港的家。那个远离所有人耳目,没有外界压力的遥远小镇,那个可以让他躲藏起来,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做的地方。

勇利几乎没有费什么功夫就将自己的东西全部收进了行李箱。对切雷斯蒂诺做了一番简短解释后,不到一个小时,他就坐上了去往长谷津的火车,8年来第一次朝家乡驶去。他已经不在意赛后晚宴,也不在意表演滑了。他只想离开。

他的脑海里塞满了太多东西,几乎要将他整个淹没。事情发生的太快,几乎是一瞬间就颠覆了他的整个世界,让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怎么做。

这时,勇利的手机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提示音。他冷淡的拿起了手机,屏幕上是某个体育新闻app的通知,细小的信息气泡上显示出了今天比赛的最终结果。

克里斯的名字排在了第一位,紧随其后的是勇利欣赏的那位哈萨克斯坦选手。顺着比分名单往下看,他和维克托的名字处在了前所未有的、低的惊人的位置,两个分数杵在那里,就像是在讥讽他们居然能拿到这么低劣的排名一样。他们都没能得到奖牌,在作出那样僵硬、匆忙、毫无生命力的表演后,勇利也没有抱过什么希望。

他以极小的分数优势位列在了维克托之上,但这没有任何意义。他们都没能拿到奖牌,勇利却依然击败了维克托,依然做到了汲汲一生追求的事。

然而他没有感觉到丝毫胜利。


第十三章 


译者的话:下一章最终章: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17 Sep 2017
 
评论(65)
 
热度(727)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