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维勇]UMFB&MHA 夙敌(竞争对手AU,NC17,第十二章【2】)

第十二章 怦然心动 

(2)


在第二天的短节目表演中,勇利一直将这个念头铭记于心。俄罗斯站和总决赛之间的这几个星期里,他增加了节目的难度,将所有的跳跃都放到了节目的后半段,同时为了加分,额外放了一个四周跳进去。在赛季中,大部分选手都会对节目进行完善和调整,既然勇利想要剑指金牌,那么在这一点上同样难以免俗。

当他真正上冰表演时,整个短节目发挥得也比之前要好。与日本站相比,他更像是回到了俄罗斯站的状态。在俄罗斯站之后的比赛中,他再也没有穿过当初的那套表演服,虽然不会承认,但他确实非常想念它。而且他现在同样也知道,当他在冰上表演时,维克托一定会在某个地方看着他。

他的节目中,每一个动作都需要炽热的情感,每一个步伐都需要伴随音乐和动作展现出诱惑力,这一次,他发现自己格外轻松的就进入了状态。虽然和当初在莫斯科时想要让对方欲求他,想要不顾一切的勾引对方的感觉不尽相同,但这种诱惑始终如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在一起时,让维克托欲求他已经变成了诱惑的终极意义。虽然他并不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但当他滑冰时,对象一直都是维克托,哪怕全世界都在看他,他也只关心维克托一个人。他们此时再次相遇,即使只有极为短暂的一段时间,他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表演结束后,勇利带着一个相当不错的分数离开了等分区,和切雷斯蒂诺一起走到了看台上,等待着最后一个短节目表演。按常理来说,此时的勇利应该已经被虎视眈眈的记者们围住采访了,但是他真的非常想看维克托的表演——他很少有机会能现场看到对方的滑冰,哪怕是两人同场竞技,这种机会也少之又少,因此,他不想错失这个宝贵的机会。

在多年之前、尚且年少时,勇利第一次在电视屏幕上见到维克托,那个时候就已经深深爱上了他的滑冰。维克托在冰上滑行的英姿让他简直无法呼吸,哪怕是世事变迁,他的敬畏之情也从未真正消失过。

过去的他总是将这种想法刻意推开,让败北的苦涩遮掩了对方滑冰时的美丽,但这一次不同了。此时的他终于能够安然稳坐,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看着维克托滑冰,并发自内心的去享受这场表演。

维克托滑的是一首节奏欢快的曲子,并不是他惯常的选择类型,但又非常符合他的风格——总是喜欢给观众带来惊喜,一年又一年的刷新着大众对他的观感和认知。他今年的节目充满了活力和热情,这是勇利多年来从未见过的情景。虽然维克托在滑冰时从来都是全身心的投入,完全沉浸在音乐和动作中,但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生机勃勃、充满活力过。他在用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在冰上演绎着一个全新的故事,让几千双眼睛为之震撼和屏息。

维克托简直完美无缺。无论是技术上还是表演上,他都完成得无可挑剔、毫无瑕疵,让勇利和其他观众一样无法呼吸。当节目结束时,勇利几乎都要因为失望和不舍叹息出声了。一旁的切雷斯蒂诺看到勇利塌下来的肩膀,安慰的用手臂环住了他,让他差点惊了一跳。过了一秒勇利才反应过来,明白了切雷斯蒂诺这个举动的含义。

这是当然的。维克托刚刚作出了一场完美无瑕的表演,换做过去的他,此时一定会感到苦闷和怨愤,会担心该怎么完善接下来的比赛节目,该怎么一举翻盘,击败维克托。

但是这一次勇利完全投入在了维克托的滑冰上,没有其他任何想法。就算是分数公布出来,维克托以几分的优势暂列他之上,他也仅仅只是感觉到了些许的挫败。被人赶超并不是多么愉快的感觉,但他没什么不能接受的。维克托的表演确实精彩绝伦,这个得分名至实归。

今天的比赛全部结束后,勇利恨不得立刻和维克托见面,但实际上这件事并没有那么容易实现。媒体记者仍然在会场里等待,没有散去,而勇利已经在自己的短节目后逃脱过一次魔爪,不可能永远都不露面。不仅如此,他还得对记者讲一些官方的说辞,拍摄一些简短的采访,虽然很讨厌这种官方宣传,但这都是他逃脱不了的职责。

等他终于能够逃回酒店,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了。一回到房间,勇利就立刻换下了自己的表演服,洗了个澡,飞快的穿上了舒适的衣服。一整天下来,勇利早已饥肠辘辘,他点了餐送到房间里,没怎么在乎味道的狼吞虎咽了下去。饱餐一顿后,他盘坐在床上,摆弄着手机,考虑着要如何开口。

他想再次见到维克托。这真的有些荒唐,毕竟他们才一起生活了那么短的时间,他就已经习惯并且想念维克托的陪伴了。不过也没有那么奇怪,毕竟维克托一直与勇利的人生紧紧纠缠在一起,无论是哪种意义的存在,勇利都已经无法想象没有维克托的人生。他早已经习惯了对方,也许这就是他会如此渴望见到对方的原因。

勇利坐了几分钟,不断地在手机短信页面输入内容,又飞快的删除,反复寻找着更好的措辞。他不能直接告诉维克托自己的想法,那样显得太可悲了。维克托可能也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做,比如说庆祝自己短节目的胜利之类的。

但是只要勇利开口,每一次维克托都来了。这是他们多年来从未改变的定律、一个一定能见到维克托的办法。勇利想见维克托,这一次他的心中不再有负罪感,不再一遍又一遍的保证这将是最后一次。他此时非常的清楚和明白,这就是他想要的,而他永远也不希望他们的关系走向终结。

最后,他发了一条简明扼要的短信。之前维克托给他发短信时就很直白,只有一个楼层和房间号,而昨夜维克托已经知道他住在哪里了,因此勇利只是飞快的在手机上打了一个‘我的房间?’,就趁着自己还没来得及后悔发了出去。这一次切雷斯蒂诺没有和他住同一个房间,他终于可以邀请维克托到他的房间里来了。这对于勇利来说是件好事,因为切雷斯蒂诺仍然不知道他和维克托之间的关系,没人知道。勇利希望这件事永远不会有被人发现的一天,他实在不想面对必须作出解释的尴尬局面。

他手中的手机刺耳的响了起来。勇利低头,看到自己刚刚发送的那条短信下面跳出了一条新短信。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马上来

勇利悄悄的舒了口气。不管怎么样,维克托还是有拒绝邀请的可能性的,勇利很高兴对方没有这么做,至少这一次没有。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种邀请和相会已经逐渐发展成了常态,成了他们两人之间某种奇异的定律。

勇利开始犹豫是否要稍微打理一下,比如取下眼镜,将头发往后梳之类的。但是真的,其实没什么必要。维克托已经看过更糟糕的他,而勇利也愿意保持这个状态,愿意让维克托看到真实的自己。他们几个星期前在俄罗斯共度的那段时光既轻松又自然,实在没有必要因为这点小事感到焦躁。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勇利的思绪,他飞快的走过去拉开了门,看到了正站在走廊上的维克托。对方穿的也很随意,上身套了一件旧衬衫,下身穿着一条宽松的裤子。

 “嘿。”勇利往旁边走了一步,给维克托让出了进来的空间。

 “嘿。”维克托走进了房间,转过身看向勇利。

 “恭喜你,短节目拿到了不错的成绩。”勇利说。维克托似乎因为这句话松了口气,肩膀立刻从之前的略微紧绷放松了下来。

 “你也是。”维克托向他走近,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你的表演非常精彩,简直让人移不开眼睛。”

勇利因为意想不到的赞美有些脸红,但又不由自主的雀跃起来。维克托确实在他表演时一直看着他,再一次的将视线只投注到了他一个人身上,一刻都没有移开过。

维克托靠得更近了一些,伸手抚上了勇利的脸颊。他用手指挑起勇利下颚,拇指温柔的擦过了脸颊。这个熟悉的动作维克托曾经无数次对勇利做过,勇利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觉得它如此的舒适、熟悉、自然,但这种感觉就是这么突如其来的出现了。


吃炸猪排盖饭点我


TBC


音乐:
Viktor’s SP: You Only Live Once from the YOI soundtrack


11 Aug 2017
 
评论(88)
 
热度(532)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