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维勇]UMFB&MHA 夙敌(竞争对手AU,NC17,第十一章【4】)

第十一章  以吻封缄

(4)


第二天早上,勇利开始感到恐慌。

这一次他不是因为比赛紧张,而是因为某些更糟糕的事。这几天他一直和机场保持着联系,希望在短节目开赛前及时找回丢失的旅行箱。他的箱子当初被遗忘在了底特律,没能和他一起飞过来,对此,航空公司向他保证会尽快弥补错误,帮他运送过来。在得到这样的承诺后,勇利放下了心,将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然而就在短节目开赛的前一天早上,他一醒来就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写着他的旅行箱出现了一些问题,还得多花两天时间才能运到莫斯科,顿时,他心中的恐慌感全部浮现出来了。

这个消息让勇利的胃里像是沉了铅球一样。虽然他的箱子能赶在自由滑比赛日之前抵达,但短节目是百分之百赶不上了。他手上现在没有任何能够代替的表演服,只有赛前准备时穿的宽松款运动装,就凭这个他绝对没可能打动评委的心,一定会成为笑柄的,然而他此时却是完全束手无策。

一整个早上他都有些心神不宁,最后就连维克托都察觉到了。因为俄罗斯站的比赛即将开始,雅科夫必须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其他参赛的选手身上,维克托得到了一天的休息时间。在注意到勇利的心神不宁后,他建议勇利也休息一天,放松一下。勇利听到这个提议,几乎想都没想就同意了。他的紧张不安和难过沮丧实在太过强烈,就算去训练也没有任何助益——仅仅是不够专心都会让他的节目跳不成功,更别提这样的打击了。

不用训练后,勇利突然感到了一丝空虚和茫然。维克托看他心神不宁了一早上,提议他带着马卡钦出去走一走,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勇利感激的应了,知道这种明确的目标能够更好的帮他消除紧张感。当维克托提议说能不能和勇利一起去散步时,勇利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就打消了这种想法。马卡钦毕竟是维克托的爱犬,如果他要更好地照看自己的宠物,会想和他们一起去是很正常的。

因为不熟悉路,勇利再次让马卡钦主导了他们的散步路线。一旁的维克托看上去没有丝毫意见,跟在勇利身边聊起了散步过程中的所见所闻。勇利一直觉得莫斯科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但是这一天显得尤为不同。寒冬的积雪已经消融殆尽,城市重新复苏了过来,虽然莫斯科和长谷津、底特律都很不一样,但他还是爱上了这座城市——也许不像他过去生活的地方,但它的美丽没有丝毫逊色,维克托在一旁的实时解说也让勇利更加兴致勃勃的忘记了之前的烦忧。

几个小时后,维克托变成了那个带着他们到处游玩的角色。他带勇利去逛了一些莫斯科有名的景点,去了某个很棒的小吃摊吃了特色美食,在勇利忍不住流连欣赏某个特别的雕像或者建筑时,维克托也都会很纵容他,不会催促,马卡钦则快乐的在两人的脚边来回嗅探。

其中有一次,当勇利正全神贯注的欣赏着某个独特有趣的古迹石碑时,突然听到身边传来了手机拍照的咔嚓声。因为身边全是观光的旅客,他本以为是其中哪个游客在拍照,然而当他转过身时,发现维克托正拿着手机,将镜头对准了他。

 “我想你也许会想要拍些纪念照片。”维克托随意的耸了耸肩,解释道。“你一直都在欣赏游览,却没有拍过照。”

勇利有些吃惊,意识到维克托是对的。虽然他本身很少自拍,但是这里毕竟是一个美丽的异国城市,确实应该拍些照片留作纪念。维克托帮他想到了这一点,可以说非常的周到。

 “而且,”维克托目不转睛的看着处于整座城市中心的勇利,脚下的马卡钦快乐的哈着气。“如果你想要牢记什么的话,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   

经过几个小时的城市观光后,马卡钦终于露出了一丝疲态,于是在勇利的提议下,他们踏上了返程的路。虽然勇利忘却担忧好好玩了一天,但还是很快的回到了糟糕的现状中,知道自己逃不过面对现实的命运。

然而,当他们回到公寓时,摆在门口的东西让勇利止住了脚步。堆叠如山的大箱子整齐的放在门口,箱子上都贴了同样的logo,包装牢固。勇利完全想不出来维克托究竟是订了什么东西,将整个走廊都塞得满满当当的,但还是那句老话,维克托并没有义务告诉他。

让勇利有些惊讶的是,维克托伸手碰了碰其中一个箱子,检查了一下签条,飞快的朝他解释起来。

 “你之前跟我说表演服被他们弄丢时,我就担心他们没法及时给你送过来。”他看上去有些内疚。“为了以防万一,我让人把我的一些旧衣服从圣彼得堡运了过来,这样你明天上场就不至于没有衣服穿。”

勇利顿住了,他的胸口乃至嗓子眼里都升起了一股暖意,一时之间有些说不出话来。维克托这样不可思议、体贴周到的举动是勇利从未预料到的,甚至连想都不敢想,毕竟他并没有帮助勇利的理由和义务。勇利没有请求他,但他还是这么做了,除了他人真的很好之外再无解释。如果不是完全被感激之情淹没,勇利一定会非常惊讶。

“谢谢你。”他闷闷的说,声音中有一丝裂纹。“维克托,真的很感谢你。”

 “你的旅行箱现在还没有送到,对吧?”维克托问道。勇利摇了摇头作为回答。“那你最好快点帮我把这些搬进去,这样你就能挑选明天要穿的衣服了。”

————————————————————————————————   

两人将所有的箱子都搬到了公寓里,之后维克托就去解决他们的晚饭了,留下勇利一个人在堆积如山的箱子里翻找挑选。维克托说过他只运了一部分旧衣服过来,但是当勇利开始翻找清理时,发现对方几乎是把第一个赛季开始的所有衣服都弄了过来。

勇利对这里的每一件衣服都有印象,大部分都在同场竞技时看维克托穿过,但其中有一些印象格外深刻。他满脸通红的将一件红色的衬衫塞回了乱七八糟的箱子里,某些鲜明的记忆从脑海深处浮现了出来。他知道自己是绝无可能穿着这一件衣服站在冰上的。还有一些表演服是维克托还在青少年组时穿的衣服,那时勇利已经下定了决心不再关注他,也不再看他的表演,所以并不是那么熟悉。

这里的每一件表演服都很漂亮、独特、完美,和维克托表现出来的形象完全贴合。虽然勇利之前的表演服也不错,但和维克托的衣服相比仍然有些黯然失色。维克托在服装上的品味远远比勇利要好,还常常喜欢用勇利刻意避开的那些明亮、抓人眼球的颜色,衬得他的皮肤更显白皙。

虽然勇利知道得选一件在明天的比赛中穿,但他真的没有办法想象自己穿上任何一件的样子。不仅如此,尽管他和维克托一样都是运动员体型,身材结实瘦削,但维克托的肩膀还是要比勇利宽阔坚实不少,身高也要高个几英寸。如果勇利想要试穿他近几年的衣服的话,看上去会相当滑稽、不合身。

勇利只能继续翻找,最后终于找出了一箱衣服,让他脑海中非常遥远的回忆浮出了水面。这是维克托青少年组时期穿的服装,那时勇利还崇拜的将他视为偶像,没有任何人能与之比肩。维克托少年时期体型要小一些,更加修长,雌雄莫辩,体格也与现在的勇利相差无几。勇利翻找了几分钟,看到了一件维克托很多年前穿过的,缀着网眼和亮片的纯白表演服,他犹豫了一下,很快就因为太过亮眼而放弃了。他需要更简单,更像他风格的衣服。

将白色的表演服拿开后,勇利的手指碰到了某个光滑的黑色织物,他定住了。即使被束之高阁这么多年,这件衣服依然质地柔软,保持了最完美的状态。勇利将这件衣服从箱子里完全拿了出来,在面前展开,仔细看着它的全貌。

这是维克托多年来穿过的所有表演服中,勇利印象最深的一件。它由黑色的布料织就,上面有大片网纱,肩膀和腰部点缀着一些水晶,飞舞的布料像半片裙子一样,背面是鲜艳的红色。

这就是每天晚上从墙上凝视他的维克托穿的衣服,几乎从记事起就已经深深的烙在了他的脑海里。勇利将维克托穿这套表演服的海报贴在房间的墙上,既是激励,也是提醒——当他尚且懵懂时,维克托穿着这件衣服在冰上表演,成为了他心目中最不可思议的人;也正是穿着这件衣服的维克托彻底伤了他的心,让他们两人多年来一路纠缠,走到了现在的境地。很多年前的某个夜晚,他站在空无一人的俄罗斯冰场上,想象着自己穿着这套衣服,滑出了某个深藏在记忆中、几乎快要遗忘的节目,这也成为了当时的他唯一能够寻求到宁静的方式。

这一件简简单单的衣服背后深藏了太多回忆,让勇利几乎无法呼吸。然而他很清楚自己没有别的选择,这就是他明天必须穿的衣服。这么多年来,维克托和勇利的人生紧紧纠缠在一起,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件衣服确实再合适不过。它那种奇异的轮回感,就好像是上苍正在朝他们露出别有深意的微笑一样。

勇利没有再去看其他的衣服。他已经做出决定了。 

 ————————————————————————————————   

那天晚上,当维克托在一臂之隔的另一侧熟睡时,勇利凝视着他,用眼神一寸寸的描摹着他白皙的脸庞,克制着想要伸手触摸的冲动。这些天的回忆历历在目,某些全新的发现也浮出了水面。

多年来,勇利的脑海中一直都有一个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不知疲倦的在他耳边诉说着恶毒的语言。无论过去多久,那些痛楚的回忆仍然会在脑海中反复播放,从未褪色。勇利一直都知道维克托是什么样的人,他讨厌他,想要击败他,哪怕需要翻山越岭、历尽艰辛也在所不惜。

但是突然之间,勇利脑海中的那个心怀恶意、冷酷无情,轻飘飘的就将一个孩子的梦想击碎的人,变成了现在这个截然不同的,安静放松的躺在他面前,沐浴在银色月光下的男人。这个男人在知道勇利有难时,毫不犹豫的邀请他到自己家里暂住;这个男人明明没有任何责任和义务,却还是大费周章的将自己的表演服运过来,就为了让勇利能够有所准备的上场比赛;他还给了勇利从未拥有过的快乐,让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躺在他面前的这个维克托不仅非常迷人,还很友善。他做的一切仅仅只是出于善意,从未要求过回报。

在勇利仍是孩童时,维克托曾经伤过他的心,但那时的维克托也是一个孩子。他们都曾经年少轻狂过,就像勇利早已不是过去的自己一样,说不定维克托也已经改变了。岁月在他们身上都落下了雕琢的痕迹,他们不可能永远还是过去的模样。

也许现在的维克托,已经不再是盘桓勇利脑海多年的那一个了。

虽然勇利已经练习了很长时间,但短节目比赛日来临时,他还是觉得自己准备得不够充分——即使现在冰鞋和表演服都已齐备,经过这些天的赛前练习,他仍旧不知道该怎么表演自己的节目。

切雷斯蒂诺让他去诱惑观众,让他在滑冰时展现自己的性感和魅力,然而勇利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他不知道该怎么诱惑他人,更不用说那些手握决赛入场券的评委了,但他们却是掌握着他命运的人,既有可能给予他决赛的一席之地,也有可能让他两手空空的打道回府。

维克托已经进了决赛。如果这个赛季勇利连对方的面都没碰上就失败的话,他将永远也没脸再见对方。这场分站赛结束后,他就将向维克托道别,然后离开俄罗斯。如果没能进入总决赛,那他们将至少有好几个月不会再见了。

出于必要,比赛这天一大早,他们就在维克托的公寓道了别。勇利直接去往会场进行晨间练习,维克托则去见雅科夫和其他的俄罗斯选手。严格意义上来说,维克托不是此次比赛的正式参赛选手,本来没有资格进冰场观看比赛的,但他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会阻止他进入冰场。

在其他选手表演时,勇利不停的在脑海中回放着自己的节目,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那些跳跃和接续步,直到能够完美的具象化出来。但他依然觉得有些东西缺失了,整个节目显得呆板苍白,缺少他滑冰时赖以生存的情感。勇利心中不断升腾起对自己的质疑——也许这就是他从顶端摔下来的一刻,也许这就是他运动生涯衰败的开端。

如果勇利真的想要赢,就必须弄明白对于他来说,诱惑到底意味着什么。

虽然勇利永远也不会承认,但他关于诱惑的唯一一点宝贵经验,全都来自于一个人。他只与这一个人有过肌肤之亲,也只与这一个人享受过性爱,他就是维克托。

也正是这个人,自从勇利来俄罗斯之后,他就再也没碰触过他,没有对他表示过任何兴趣。除了共住同一个屋檐,他总是随时随地的和勇利保持距离,不愿意靠近他。

自从他们上一次过夜,真正的过夜,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那一夜维克托出乎意料的要求勇利留了下来,打破了勇利固有的认知,让他奢侈的多享受了一会儿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也让他将那一夜朦胧梦中的轻柔碰触、耳边的哼唱牢牢地的刻印在了脑海里。

他们在一起从不意味着永恒。勇利一直都知道,但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要珍藏和对方的记忆,想要它们在消逝之前尽可能多保留一会儿。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绝望的渴求着更多,渴求能够再次拥有维克托,渴望能够与对方靠的再近一些。

勇利之前曾经拥有过维克托。虽然不知道为何,虽然古怪而又没有道理,但他曾经完完全全的得到过维克托,得到过对方的所有需求、欲望、热情。至少在短暂的一个夜晚,一个瞬间,他能够得到和拥有他。勇利一次又一次的做到,一次又一次的成功,而维克托也纵容了他,同样的渴求着他。在那些时刻,在那些夜晚,即使只是短短一瞬,他依然成为了维克托整个世界的中心。

勇利并不清楚该怎么诱惑观众,也不知道怎么引诱评委,但他突然发现自己明白了诱惑的意义。

其他人同样也能拥有维克托,也能像勇利一样和他做同样的事,因为他是维克托,是炽热的太阳,勇利无法永远的留住他。但是勇利可以短暂的攫取维克托的注意力,可以抓住对方的目光,尽可能久的紧紧攥在手心中。他可以让男人的眼光专注到他身上,他一个人身上。

他之前就引诱过维克托,现在也能再次做到,能让维克托再次欲求他。这就是勇利对于诱惑的认知和理解。他将用这个节目来诱惑维克托,为他一个人而滑,然后像过去那样重新得到他。

在上场前的最后几分钟时间里,勇利做下了决定。他在脑海中描摹着画面,酝酿着完成这个节目所必须的情绪和欲望。当他走上冰场时,这些画面依然清晰的留在了脑海里。从几个月前开始练习这个节目到现在,他第一次感觉自己准备好了。

勇利往冰场中央滑去,他一路环视着会场的观众,目光在那些人的脸上逡巡而过。有那么一瞬间,他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开始担心维克托并没有来这里,并没有来看他的表演。但是当他摆出开场姿势时,一道银光一闪而过,他看到了雅科夫和格奥尔基身边的维克托,看到对方正站在场外,注视着冰上的他。

 ‘用你的滑冰去诱惑观众。’切雷斯蒂诺这样对勇利说。但勇利知道自己要做的不仅如此。‘用你的滑冰去诱惑维克托。让他渴望你,让他没有办法从你身上移开目光,这样你就能再次得到他。’

音乐在会场中响了起来,弦乐流淌而出,勇利随着节奏动了。音乐中有一个轻微的停顿,勇利利用这个细节转向了维克托所站的位置,隔着半个冰场与对方目光交错,保持了对视。

 “看着我。”他想说,想要通过眼神和身体来传达这个信息。“看着我,不要移开视线。”

因为横跨半个冰场,勇利无法清楚的看到维克托是否在看他,但他希望如此。勇利随着音乐滑行,挑逗的音色支配着他的动作,滑冰的同时那些记忆也重新浮出了水面。记忆中的维克托紧紧的盯着他,双手在他身上游移,炙热的吻几乎让他无法呼吸。在那些夜晚中,他们之间没有任何阻挡隔阂,维克托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投注在了勇利一个人身上;当他们的身体合二为一时,勇利能够体验到对方给他带来的炙热和快感,体会到重新拥有维克托的感觉。

勇利任由这些记忆支配着他的动作,浸润到他的身体和正在讲述的故事中。他曾经施展诱惑和魅力,成功的让维克托为他着迷,现在也将再次重现自己的诱惑力。他会让身体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旋转都充满致命的吸引力,因为这个节目是为一个人跳的,他需要对方看着他,需要对方永远无法从他身上移开视线。

也许维克托已经不想再要他了,也许对方已经决定要结束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认为是时候结束了。但是如果他没有这么想,如果他还想要勇利,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没有采取行动的话,勇利也同样不想让这一切结束。维克托有着和勇利一样的解读滑冰的能力,他一定能够清晰读出这个节目传递的信息,就像勇利不是站在冰场滑冰,而是从屋顶上大喊出声一样。

 “你已经拥有过我,你还可以再次这么做。”勇利想要这样说。他和维克托之间的关系太过错综复杂,但这件事是他唯一知道的、简单并且一直存在的事。

“你只需要渴望我就好。你只需要提出你的要求。”

在比赛前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勇利都无法很好的掌握这套节目,无法滑出节目需要的情感,无法创造出一个能诱惑评委以及观众的故事。但是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感觉棒极了。他在表演这个节目时,就好像与整个节目融为了一体一样,他不愿意结束,不想失去强大又充满诱惑力的感觉,更不想失去正在某个地方注视着他的维克托。

但是无论如何,节目还是走向了终结。随着音乐逐渐攀高,勇利做出了最后一个旋转,然后双手环抱自己的身躯,不停的喘息着,疲惫感扑面而来。

周围的观众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他们不停的说着赞美之词,将花束和玩具扔到了冰面上。然而勇利的视线依然紧紧地只投注到一个人身上。因为没有眼镜,他看不清维克托的脸庞,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也没法看到那个人内心的情感波动。但是在勇利的视线里,维克托的轮廓清晰可辨——对方正面朝着勇利,目光紧紧的注视着冰上的他。

维克托在看着他。维克托全都看到了。而最重要的是,维克托一直都没有移开视线。 

————————————————————————————————   

meshkol  @ meshkol · 10分钟前

胜生勇利今天在冰上太他妈火辣#大奖赛俄罗斯站

 

jahloveangel  @ jahloveangel · 9分钟前

我不知道胜生勇利为什么会在俄罗斯站换掉他的短节目服装,但是我完全没有意见!!#大奖赛俄罗斯站#看上去真棒

 

Erik  @ erikashinigamichan · 8分钟前

胜生勇利如果能用冰鞋踩在我身上,我可能会非常感谢他#大奖赛俄罗斯站#天赐的男孩 #短节目太棒了

 

Redmau  @ redmau · 8分钟前

我现在都没从胜生的短节目中缓过来,估计一辈子都不会了#大奖赛俄罗斯站

 

Vkings  @ vkings · 7分钟前

今天胜生勇利的短节目服装看上去非常熟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o.O

instagram.com/p/Man6FoALPHN/  #大奖赛俄罗斯站#你觉得我们可能不会注意到 #但是我们注意到了

 

Crimson  @crimsonrebel · 6分钟前

@vkings 我的老天不会吧

 

Viktuuri  @ history-maker-viktuuri · 6分钟前

@vkings  我就说在哪里看过这套衣服!!!!

 

Sulfuric Animus  @ sulfuric-animus  · 5分钟前

我简直不敢相信,胜生勇利居然穿着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曾经穿过的表演服滑了他的短节目,我要死了,这代表着什么?????#大奖赛俄罗斯站 #维勇

 

Wanderer  @ thatwandercat  · 5分钟前

大家都冷静一下,胜生换表演服的事已经有解释了,没你们想的那么夸张。

nbcsports.to/8iaPRl  #大奖赛俄罗斯站

 

Supreme Kohai  @ supreme-kohai  · 4分钟前

这就是西皮粉们因为某些愚蠢的事集体高潮、无视真相的典型案例#大奖赛俄罗斯站 #厉害了我的哥

 

Noir  @ leblacknoir  · 3分钟前

给所有对胜生/尼基弗洛夫表演服好奇的人解释一下,官方说法是胜生的行李箱……1/3

 

Noir  @ leblacknoir  · 2分钟前

……在去俄罗斯的路上丢了,正好尼基弗洛夫和他的教练还有结对伙伴都在莫斯科,就临时找他借了之前的表演服……2/3

 

Noir  @ leblacknoir  · 2分钟前

……所以说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天花乱坠,而且是的,这个说法有证据……http://ipt.it/8jKp8Bzaq  3/3

 

Reese  @rreese996  · 1分钟前

我知道胜生临时更换表演服的事已经有正式的解释说明了,没有我们想的JQ,但我还是忍不住的想……#大奖赛俄罗斯站

 

TBC


音乐:

Yuuri’s SP – Eros from the YOI soundtrack


译者的话:朋友们,你们感觉到了维克托的爱了吗

26 Jun 2017
 
评论(70)
 
热度(843)
  1. _(:з」∠)_遥远地球之歌 转载了此文字
    天啊天啊he的曙光
© 遥远地球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